黃琦親友團發公開信 要求司法部長給說法

人氣 612

【大紀元2020年09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四川成都「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被關押至今已四年整,他的會見權、通話權被剝奪。黃琦親友團每日向巴中監獄打電話呼籲,四川省監獄管理局推卸監管責任,讓親友團向檢察院反映。

給司法部長唐一新的公開信

據北方天網消息,今日(7日),黃琦親友團成員起草了一封給中共司法部長——唐一新的公開信,要求唐一新儘快釋放黃琦,使其能夠堂前盡孝和就醫治病。

公開信中寫道:且不論他的罪名是否成立,不論他一介平民是否夠資格、有條件「洩露國家機密」,也不論訪民的信訪材料被界定為「國家機密」是否荒唐!作為中國居民,我們對中國司法深惑不解,因此給您寫這封公開信:

1、為何四川監獄拒不執行《中國監獄法》,一再欺騙黃琦九旬絕症老母,不讓她看兒子一眼?
2、為什麼死活就是不讓絕症黃琦治病就醫?

執法者有恃無恐、公開違法犯法、無視人倫、無視天道,究竟是什麼原因?請司法部長給全國人民一個說法!

我們翹首期盼部長及時答覆並依法儘快釋放黃琦就醫治病、堂前盡孝!

病痛中唯一牽掛──見兒子一面

北方天網公民記者、維權人士危文元說,「今天早上8時許和黃琦的母親蒲文清聯繫上,蒲文清說,她才去醫院住了一個星期。」

蒲文清說,「8月27日晚上突然血壓升高到179mmHg,大汗淋漓,雙腳發麻、發脹不能走動,就打120去溫江區醫院住了7天。」

蒲文清的糖尿病引發周圍神經病變,已經很嚴重,醫生說是不可治了。因為有些針打了會過敏,又不能輸液,住了7天院就出院了。因為醫保要有輸液才能住院。

危文元:「您給黃大哥打電話了沒?」

蒲文清:「我給監獄獄政科科長打了電話,說讓黃琦打電話回家,他說監獄有規定,問他什麼規定他又不說。我說按照規定黃琦每個月固定時間都可以打電話回家的,他就把電話掛了。」

她說,「他們(受刑人)是可以打電話的,我估計是他們心中認為表現好的才可以打。黃琦已經8個多月了不讓他給家裡打電話,而且我還申請了給他打電話的。我要求會見黃琦,到現在沒有消息,他們口頭上答應我了,但是都沒有行動。」

危文元:「原來不是說讓您會見黃琦?」

蒲文清:「原來說5月份,又說是疫情;後來又說7月份,也沒兌現;又說8月份,現在8月也沒兌現。現在9月再申請了,『監獄法』有規定,他們不讓我見兒子,是他們違法。我天天講,我沒有他們的電話,就請看管我的人負責跟他們聯繫,他說要跟上級聯繫,上級哪一個他都說不清楚,結果上級不露面。不知道他們在玩什麼(把戲),他們遲遲不按中央政策執行。」

令危文元擔心的是,黃琦是不是有什麼意外?不然他們老這樣推拖不讓他母子見面。「不見面也可以通話呀!」

四川巴中監獄近三個月來一直不用人工接聽電話,改採語音留言方式應付親友團的來電。但是對於來電者的電話卻都做有記錄,甚至追蹤為何人來電。今日,黃琦案另一被告楊秀瓊,因參與親友團打電話至巴中監獄,遭到綿陽市菩城區公安機關的恐嚇電話。

蒲文清強調:「他們把關心我的人都整進去(監獄)了,他們是要被清算的。」

責任編輯:方明  #

相關新聞
黃琦不在巴中監獄? 王晶:獄警信口瞎說
【一線採訪】探望蒲文清 訪民遭國保毆打失聯
為黃琦發聲 多名維權人士遭警方威脅
上海警察洗腦不成 反被黃琦親友團成員洗腦
最熱視頻
【重播】CPAC大會第二日 蓬佩奥演講
【有冇搞錯】美國的「新排華法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