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69)东部战区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69
【字号】    
   标签: tags:

第六十九章 东部战区

中部战区两大集团军沿着京沪、京福高速公路向着南京和福州推进,铁路上也装满全副武装士兵的运兵车向着南京和福州运送。

作为战略空军打击力量的歼击机16、歼击机10、轰炸机轰6K出现在东部战区的天空,呼啸而过,形成极大威慑。中共窃政以来从未出现的内战局面一触即发。

东部战区管辖江西、江苏、安徽、浙江、福建、上海几个经济繁荣、交通发达的地区,是面对日本和台湾的前沿战区,配备二炮、空军、远程火箭炮等打击力量,实力不可小觑。

但是面对作为战略后备队的中部战区两大集团军的实力压迫,还是感到了窒息的气氛。

东部战区司令何金元、政委何光都来自六十三集团军,一尊在漳州当地区书记时,和他们相识、接近。

一尊上台后,迅速提拔两人担任重要战区东部战区的第一第二把手,成为一尊的亲信武装力量。

但此一时彼一时,这时候战略集团军压境,威逼南京城,让每个人都有了不同想法。

在栖霞山地下的东部战区军事堡垒里,宽大的作战大厅,东部战区参谋部大部分成员聚集于此。

墙上挂着巨幅电子军事布置图,执行参谋不时向坐在前排座位的东部战区司令、参谋长、政委汇报着两大中部战区集团军挺进的位置,以及空军穿越东部战区的架次和机型。

一位通讯参谋快步走到司令何金元身旁,将一纸电文递给他。何金元蹙眉看着电文,回头看看参谋长和政委说道:“你们也看看吧!李参谋长下达通电指示了。”

参谋长周树声接过电报,上面写道:

“东部战区司令何金元、政委何光、参谋长周树声:

鉴于伪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已经逃窜贵部,妄想继续伪政权的统治,对抗全国维持秩序委员会的命令。

现命令贵部,执行联合作战参谋部的命令,保证战区各个单位坚守原地待命,保证中部战区两大集团军通过贵部防守战区,不予阻挠;配合中部战区两大集团军对不执行命令的部队予以彻底清剿。

联合参谋部参谋长 李佐城”

政委何光看完电文,满脸通红地说道:“欺人太甚!”

参谋长周树声则低头不语,何光看到没有人附和他的意见,继续说道:“这些反叛分子太可恶了,太猖狂了!明目张胆地颠覆多少先烈用鲜血换来的人民政权,还敢要求我们和他们一同反叛。”

说完,何光用眼睛看着何金元,何金元只是望着墙壁上的地图发呆,并没有意思回复他的发言。

“何司令,我们都是受到党的培养、党的重恩的人,在这关键时刻要站稳立场,勇于站出来反击这些反叛分子。”何光对何金元的沉默态度不满,直接向何金元发难。

“周参谋长,现在中部集团军分别到达什么位置。”何光则转向周树声问话。

“高速路上坦克、装甲部队已经到达徐州一线,高铁因为我们切断了电力供应,受阻于徐州车站。”周树声清晰地回答。

徐州到南京只有345公里,按照一般坦克、装甲车速度,五六个小时即可以到达南京一线,何金元蹙眉想着问题。

目前阶段谈忠诚似乎有点多余,最重要的是考虑未来哪一方能够占上风。

毕竟何金元不同于何光,他是军事干部,就是未来军队改变,在军队也有一席之地;而何光作为政工干部,只能退役,另寻出路。所以两人的心态、想法不一致的。

虽然一尊非常看重他俩,在一尊只是一个地区地委书记的时候,非常低调、亲民,还有点江湖义气。但为了他搭上身家性命,何金元认为不值。

何光则不同,一尊把他当做心腹对待,而且他手底下有一营的保卫部队负责栖霞山军事堡垒的保卫工作。

这是当年一尊交代他做的事情,也是一尊在部队干部之间,为了互相监督、制衡采取的手段,军事干部掌握军事指挥权,而政工干部掌握保卫力量。现在是他拥有号令东部战区的本钱和筹码。

同时,何光知道按照李佐城以及所谓过渡委员会的想法,他这样的政工干部在未来军队中没有丝毫存在价值。如果他们反叛成功时,就是他何光解甲归田的时候。

何光不愿意自己的大好前程被这些人葬送,而且目前来说东部战区的实力不容小觑,还是有和中部战区两大集团军一战的本钱。

其他战区西部、北部战区还没有完全投诚呢,正在观望。只要打垮中部战区,这些战区一定会随风倒向一尊,一尊重新掌握中国权力,夺回京城不是什么问题。

那时候他何光就是勤王的功臣,官职再上一个台阶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应该立刻命令在芜湖的空一二军,起飞轰炸机,打击他们,对反叛分子就要拿出铁血的意志、碾压的力量,粉碎他们的反叛。”何光气势汹汹地说道。

何金元则蹙眉不予以理睬,对着周参谋长说道:“你说下,三十八军为何被京城卫戍区打败?”何金元不愿意直接反驳何光的话,只能做球给周树声。

“其实不是三十八军败于京城卫戍区部队,而是败于美军的隐形轰炸机。”周树声只能如实阐述。

“哦?”何金元假装惊诧。

“这些反叛力量显然和美国勾结的,以三十八军的重装甲部队,京城卫戍区部队根本不能抵抗。但是他们之间的战斗还没有打响,美军轰炸机就飞临上空,投出智慧型炸弹,将三十八军前沿部队的重型坦克、装甲车彻底摧毁。随后三十八的二三师向李佐城投诚了。”周树声说道。

“我们东部战区、京城的防空雷达没有发现美军轰炸机吗?”何金元继续问道。

“美军这次出动的是他们最新型的B21型轰炸机,目前世界还没有雷达可以发现他们踪迹,只有他们在投弹时,雷达才能监测到。”周树声如实回答。

大厅里一片沉默,何光听到周树声的讲述,也默不作声了。

何金元看达到效果,开始下达指令:“前沿部队设置防御阵地,不主动出击,也不撤退。空军和二炮部队坚守阵地,防止特战部队偷袭。”

旁边的参谋记录了何金元的作战指令,让何金元签字,便起身向通讯中心走去,向各个作战单位传达指令。

到了这个地步,何光也不好说什么,愤懑地扭头走出了作战大厅。

何金元和周树声对视一眼,两人也离开了作战大厅,回到司令部休息室。

掩上大门,周树声给何金元沏满茶杯,有点脱劲一样瘫坐在沙发上。

“老周啊,政委对我们的命令似乎不满意啊!?”何金元试探地问道。

“不满能怎样啊?打仗又不是他上战场,都是平民子弟。”周树声不屑地撇撇嘴。

“嗯!他不了解军事,如果说只是中部战区,我们还有一战的本钱,但是他们身后有美军,就是绝无胜算的战斗了。”何金元喝了一口茶说道。

“是啊!这次看来真的要改天换日了!”周树声道。

“是啊!这次浪大了一点。”何金元也深有感触地说道。

两人都沉默不语了,各自闭目养神。

一会儿,一个参谋悄悄进来,到何金元旁边悄悄低语。

“什么?他想干什么?”何金元睁大眼睛问道。

“怎么回事?”周树声也睁开眼睛问道。

“刚才我离开司令部办事,门卫要求必须获得何政委的通行证才能离开司令部。”参谋怯弱地说道。

“啊!”周树声惊讶道。

“看来,我们这个政委想用非常手段了。”何金元笑笑说道。

“嗯!这守卫营一直是他管理的。”周树声似乎明白了。

“那我们怎么办?”周树声问道。

“暂且按兵不动,随他折腾。”何金元沉吟半晌说道。

“可这不是办法啊?万一他强迫我们发出开战命令,可是要死人的。”周树声焦虑说道。

“嗯!”何金元陷入长久沉默。

“我们附近部队,哪些能联系上?”何金元问道。

“作战部队基本不在南京城区,宪兵大队也一直都是政委在掌管。”周树声回答道。

“嗯!南京卫戍区部队呢?”何金元再次发问。

“估计也不成了,那个卫戍区司令是何政委的死党,当初你一直想换,换不了啊!”周树声解释道。

“看来这个一尊设计的这套制衡把戏真有作用了,我们身边没有一支可以调动部队。”何金元不由得苦笑道。

“嗯!确实如此,周边部队都被何政委把持。”周树声也蹙眉说道。

“没什么大不了,启动秘密通讯装置,和联合参谋部联系。”何金元站起身子来,果决地说道。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各个省市的武警部队也是隐患,他们大多和地方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地方政府维稳的打手,如何解决他们也是一个费思量的工作。
  • 中共用这样一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地痞流氓,杀人如麻的侩子手来治国安民,中国人民除了忍受无穷无尽的苦难,哪能有好日子过?
  • 北方战区最棘手的问题是靠近俄罗斯,而这个没落帝国一直是桀骜不驯,虎视眈眈东北地区,就是当今世界老大美国对他们也怵头,因为他们确实有危及美国本土的核实力。
  • 同时组织了一次十来位明星的小型舞会陪毛泽东跳舞。会散后,柯庆施单独把上官云珠留在毛泽东住的1号房,陪伴毛泽东喝茶。
  • 今晚将要会面的是北部战区的情报局局长,显然北方战区的军头不那么屈从北京的临时维持秩序委员会的领导,妄想有所作为,那么俄罗斯的态度将成为他们重要考虑的因素。
  • 寒山军事基地在基地的中部半山部位,峻岭和大树掩映之下有一片开阔地,可以存放四五架直升机,这是一个隐秘的直升机场,也是为军部最后撤退设置的逃生之路。
  • 而那个替大玢去伺候伟大领袖的小芳又是怎样了呢?有人说她被江青害死了,也有消息说毛泽东死后,她被送到海南岛五指山中一座与世隔绝的农场,以防泄露党的机密。
  • 寒山军营一张张绿色遮蔽布掀开,一辆辆坦克和装甲车从地堡里驶了出来。这次是一百多辆军用吉普车载着三人一组的单兵防空部队打头阵,在路途沿线和前方埋伏好。
  • 毛泽东私生活荒淫无耻,他糟蹋秘书、染指护士、玩弄演员,玩女人成瘾,是古今中外难找的流氓昏君。他玩弄女人可以不顾脸皮,采用一切卑鄙手段,被他玩弄过的女性有名的和无名的不计其数,何止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 那么另一条出路就是逃亡国外,可是哪个国家可以收留他呢?旁边的朝鲜,不但自身难保,而且天生是一头白眼狼;还有伊朗、叙利亚也许可以收留他,但估计会把他当作交易的筹码。唯有北方的狂人,敢和美帝叫板的普金,可以帮助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