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69)東部戰區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71
【字號】    
   標籤: tags:

第六十九章 東部戰區

中部戰區兩大集團軍沿著京滬、京福高速公路向著南京和福州推進,鐵路上也裝滿全副武裝士兵的運兵車向著南京和福州運送。

作為戰略空軍打擊力量的殲擊機16、殲擊機10、轟炸機轟6K出現在東部戰區的天空,呼嘯而過,形成極大威懾。中共竊政以來從未出現的內戰局面一觸即發。

東部戰區管轄江西、江蘇、安徽、浙江、福建、上海幾個經濟繁榮、交通發達的地區,是面對日本和台灣的前沿戰區,配備二炮、空軍、遠程火箭炮等打擊力量,實力不可小覷。

但是面對作為戰略後備隊的中部戰區兩大集團軍的實力壓迫,還是感到了窒息的氣氛。

東部戰區司令何金元、政委何光都來自六十三集團軍,一尊在漳州當地區書記時,和他們相識、接近。

一尊上台後,迅速提拔兩人擔任重要戰區東部戰區的第一第二把手,成為一尊的親信武裝力量。

但此一時彼一時,這時候戰略集團軍壓境,威逼南京城,讓每個人都有了不同想法。

在棲霞山地下的東部戰區軍事堡壘裡,寬大的作戰大廳,東部戰區參謀部大部分成員聚集於此。

牆上掛著巨幅電子軍事布置圖,執行參謀不時向坐在前排座位的東部戰區司令、參謀長、政委匯報著兩大中部戰區集團軍挺進的位置,以及空軍穿越東部戰區的架次和機型。

一位通訊參謀快步走到司令何金元身旁,將一紙電文遞給他。何金元蹙眉看著電文,回頭看看參謀長和政委說道:「你們也看看吧!李參謀長下達通電指示了。」

參謀長周樹聲接過電報,上面寫道:

「東部戰區司令何金元、政委何光、參謀長周樹聲:

鑒於偽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已經逃竄貴部,妄想繼續偽政權的統治,對抗全國維持秩序委員會的命令。

現命令貴部,執行聯合作戰參謀部的命令,保證戰區各個單位堅守原地待命,保證中部戰區兩大集團軍通過貴部防守戰區,不予阻撓;配合中部戰區兩大集團軍對不執行命令的部隊予以徹底清剿。

聯合參謀部參謀長 李佐城」

政委何光看完電文,滿臉通紅地說道:「欺人太甚!」

參謀長周樹聲則低頭不語,何光看到沒有人附和他的意見,繼續說道:「這些反叛分子太可惡了,太猖狂了!明目張膽地顛覆多少先烈用鮮血換來的人民政權,還敢要求我們和他們一同反叛。」

說完,何光用眼睛看著何金元,何金元只是望著牆壁上的地圖發呆,並沒有意思回覆他的發言。

「何司令,我們都是受到黨的培養、黨的重恩的人,在這關鍵時刻要站穩立場,勇於站出來反擊這些反叛分子。」何光對何金元的沉默態度不滿,直接向何金元發難。

「周參謀長,現在中部集團軍分別到達什麼位置。」何光則轉向周樹聲問話。

「高速路上坦克、裝甲部隊已經到達徐州一線,高鐵因為我們切斷了電力供應,受阻於徐州車站。」周樹聲清晰地回答。

徐州到南京只有345公里,按照一般坦克、裝甲車速度,五六個小時即可以到達南京一線,何金元蹙眉想著問題。

目前階段談忠誠似乎有點多餘,最重要的是考慮未來哪一方能夠占上風。

畢竟何金元不同於何光,他是軍事幹部,就是未來軍隊改變,在軍隊也有一席之地;而何光作為政工幹部,只能退役,另尋出路。所以兩人的心態、想法不一致的。

雖然一尊非常看重他倆,在一尊只是一個地區地委書記的時候,非常低調、親民,還有點江湖義氣。但為了他搭上身家性命,何金元認為不值。

何光則不同,一尊把他當做心腹對待,而且他手底下有一營的保衛部隊負責棲霞山軍事堡壘的保衛工作。

這是當年一尊交代他做的事情,也是一尊在部隊幹部之間,為了互相監督、制衡採取的手段,軍事幹部掌握軍事指揮權,而政工幹部掌握保衛力量。現在是他擁有號令東部戰區的本錢和籌碼。

同時,何光知道按照李佐城以及所謂過渡委員會的想法,他這樣的政工幹部在未來軍隊中沒有絲毫存在價值。如果他們反叛成功時,就是他何光解甲歸田的時候。

何光不願意自己的大好前程被這些人葬送,而且目前來說東部戰區的實力不容小覷,還是有和中部戰區兩大集團軍一戰的本錢。

其他戰區西部、北部戰區還沒有完全投誠呢,正在觀望。只要打垮中部戰區,這些戰區一定會隨風倒向一尊,一尊重新掌握中國權力,奪回京城不是什麼問題。

那時候他何光就是勤王的功臣,官職再上一個台階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應該立刻命令在蕪湖的空一二軍,起飛轟炸機,打擊他們,對反叛分子就要拿出鐵血的意志、碾壓的力量,粉碎他們的反叛。」何光氣勢洶洶地說道。

何金元則蹙眉不予以理睬,對著周參謀長說道:「你說下,三十八軍為何被京城衛戍區打敗?」何金元不願意直接反駁何光的話,只能做球給周樹聲。

「其實不是三十八軍敗於京城衛戍區部隊,而是敗於美軍的隱形轟炸機。」周樹聲只能如實闡述。

「哦?」何金元假裝驚詫。

「這些反叛力量顯然和美國勾結的,以三十八軍的重裝甲部隊,京城衛戍區部隊根本不能抵抗。但是他們之間的戰鬥還沒有打響,美軍轟炸機就飛臨上空,投出智慧型炸彈,將三十八軍前沿部隊的重型坦克、裝甲車徹底摧毀。隨後三十八的二三師向李佐城投誠了。」周樹聲說道。

「我們東部戰區、京城的防空雷達沒有發現美軍轟炸機嗎?」何金元繼續問道。

「美軍這次出動的是他們最新型的B21型轟炸機,目前世界還沒有雷達可以發現他們蹤跡,只有他們在投彈時,雷達才能監測到。」周樹聲如實回答。

大廳裡一片沉默,何光聽到周樹聲的講述,也默不作聲了。

何金元看達到效果,開始下達指令:「前沿部隊設置防禦陣地,不主動出擊,也不撤退。空軍和二炮部隊堅守陣地,防止特戰部隊偷襲。」

旁邊的參謀記錄了何金元的作戰指令,讓何金元簽字,便起身向通訊中心走去,向各個作戰單位傳達指令。

到了這個地步,何光也不好說什麼,憤懣地扭頭走出了作戰大廳。

何金元和周樹聲對視一眼,兩人也離開了作戰大廳,回到司令部休息室。

掩上大門,周樹聲給何金元沏滿茶杯,有點脫勁一樣癱坐在沙發上。

「老周啊,政委對我們的命令似乎不滿意啊!?」何金元試探地問道。

「不滿能怎樣啊?打仗又不是他上戰場,都是平民子弟。」周樹聲不屑地撇撇嘴。

「嗯!他不了解軍事,如果說只是中部戰區,我們還有一戰的本錢,但是他們身後有美軍,就是絕無勝算的戰鬥了。」何金元喝了一口茶說道。

「是啊!這次看來真的要改天換日了!」周樹聲道。

「是啊!這次浪大了一點。」何金元也深有感觸地說道。

兩人都沉默不語了,各自閉目養神。

一會兒,一個參謀悄悄進來,到何金元旁邊悄悄低語。

「什麼?他想幹什麼?」何金元睜大眼睛問道。

「怎麼回事?」周樹聲也睜開眼睛問道。

「剛才我離開司令部辦事,門衛要求必須獲得何政委的通行證才能離開司令部。」參謀怯弱地說道。

「啊!」周樹聲驚訝道。

「看來,我們這個政委想用非常手段了。」何金元笑笑說道。

「嗯!這守衛營一直是他管理的。」周樹聲似乎明白了。

「那我們怎麼辦?」周樹聲問道。

「暫且按兵不動,隨他折騰。」何金元沉吟半晌說道。

「可這不是辦法啊?萬一他強迫我們發出開戰命令,可是要死人的。」周樹聲焦慮說道。

「嗯!」何金元陷入長久沉默。

「我們附近部隊,哪些能聯繫上?」何金元問道。

「作戰部隊基本不在南京城區,憲兵大隊也一直都是政委在掌管。」周樹聲回答道。

「嗯!南京衛戍區部隊呢?」何金元再次發問。

「估計也不成了,那個衛戍區司令是何政委的死黨,當初你一直想換,換不了啊!」周樹聲解釋道。

「看來這個一尊設計的這套制衡把戲真有作用了,我們身邊沒有一支可以調動部隊。」何金元不由得苦笑道。

「嗯!確實如此,周邊部隊都被何政委把持。」周樹聲也蹙眉說道。

「沒什麼大不了,啟動祕密通訊裝置,和聯合參謀部聯繫。」何金元站起身子來,果決地說道。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各個省市的武警部隊也是隱患,他們大多和地方政府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是地方政府維穩的打手,如何解決他們也是一個費思量的工作。
  • 他出賣主權奉送領土,默認沙皇奪去的我國東北的大批領土,承認蒙古獨立。抗日時勾結日寇夾擊國軍,甘願當日本漢奸賣國賊,還多次面謝日本的侵華。他建政後又把中國的周邊領土送給越南、朝鮮、緬甸和印度等國。
  • 但斯特拉霍夫知道,這個只是畫餅,按照總統府的意見,如果美軍真的派戰機協助平亂,俄羅斯只能口頭抗議,而不能涉入太深。一則和未來的北京政府沒有了任何轉圜餘地,第二也是最關鍵的,俄羅斯確實沒有和美國常規軍事力量對抗的本錢,也不會因為東北三省和美國發生核威懾衝突。
  • 對那些利用權力貪污受賄,或利用公有制和轉為私有制侵吞國家人民財產的,對靠政府官員和官員老子,或官商勾結得到不義之財的暴發戶,一律要追回他們的不義之財,沒收他們的非法所得,包括已轉移到國外的資金和財產。
  • 前邊那架直升機還是沒有迫降在海灘,而是衝進了海岸邊的山林裡,眼見著直升機翻滾起來,好在沒有發生爆炸,但機內的人員有的被甩出機艙外直接摔死,留在機艙內的人員估計也受傷不輕。
  • 在群眾運動非暴力的強大壓力下,如同蘇俄東歐共產黨一樣,中共必會自我解體。因此以後政權更迭,會像中東的茉莉花革命那樣,只要一根火柴燃起的火光,就可把中共推翻。
  • 這樣的原始森林在中國只剩下大興安嶺了,而在俄國城市的近郊就是原始森林的起點。俄國遠東地區空曠如也,人跡罕至,大片的土地沒有開發,資源沒有獲得利用,沉寂在遠東深深冬夜裡。
  • 中共建政以來,共產黨對東北資源無休止的調撥,而當地居民卻沒有獲得應有的回饋,致使東北大地在資源枯竭之後,產業落後,年輕人就業無門,空有肥沃的黑土地,當地居民卻流離失所,到全國甚至國外打工求生。
  • 中共用這樣一群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地痞流氓,殺人如麻的儈子手來治國安民,中國人民除了忍受無窮無盡的苦難,哪能有好日子過?
  • 北方戰區最棘手的問題是靠近俄羅斯,而這個沒落帝國一直是桀驁不馴,虎視眈眈東北地區,就是當今世界老大美國對他們也怵頭,因為他們確實有危及美國本土的核實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