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高档社区陷游民危机 居民受暴力威胁

人气 1280

【大纪元2021年11月15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amie Joseph报导/姜琳达编译)威尼斯海滩(Venice Beach)曾是南加著名旅游景点,一度成为闻名世界的海滨小镇。而位于海滩心脏地带的阿伯特金尼大道(Abbot Kinney Boulevard)更是瑰宝秘境,街道两旁聚集了大量精品店和著名餐厅。

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生活在这个小镇的商家和居民却都陷入相同困境:游民营(无家可归者营地)越来越多。

这个问题对整个洛杉矶来说并不陌生。根据最新的游民数据,目前住在洛杉矶县的游民超过了6.6万名──预计到2023年时,这一数字可能达到近9万。

威尼斯如今也约有2,000名游民,是仅次于洛杉矶市中心贫民窟的第二大游民聚集地,毒品、针头、垃圾、暴力、火灾和游民帐篷随处可见。有社区代表说,城市领导人对社区的求助往往都是置若罔闻,而游客、屋主、工人甚至是一些游民,更成为某些暴力人群肆意袭击的受害者。

一个“疯狂的世界”

“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威尼斯居民黛博拉·基顿(Deborah Keaton)告诉大纪元记者,“但这也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是自由主义者、民主党人,是我们投票支持了这些使很多类似行为合法化的措施。”

基顿说,当她走出自己位于北威尼斯大道的家门时,30年前那种带有白色栅栏的迷人社区环境早已不复存在。如今她所面对的是一个游民营地,包括几辆突然出现在她家附近的房车,这使她的家成为离附近犯罪和毒品交易新聚点最近的一栋房子。

她说,住在房车内的游民不分昼夜地播放着嘈杂的音乐。当她向警方提交了一份针对房车营地头目布兰登·华盛顿(Brandon Washington)的报告时,这名头目找上门威胁她和家人,并扬言要杀了她的丈夫,“这真的很可怕。”

基顿说她的门铃摄像头记录下整个过程,不过她认为这些游民有恃无恐,“他们不能被拘留,他们知道这一点。这些人中有很多人已经被捕了400次。”

还有的邻居称,这名头目华盛顿似乎经常吸毒,除了向其他游民贩卖冰毒的有效成分——甲基苯丙胺外,还在房车里组织妇女卖淫。

而这些故事在威尼斯已经司空见惯。

安萨·埃尔·穆罕默德(Ansar El Muhammad)在威尼斯被称为“Brother Stan”,他表示自己与华盛顿同在当地出生和长大,因此相对了解华盛顿的情况,“是毒品让他变成这样,因此我也非常理解邻居的观点。”

穆罕默德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邻里保护者,他创办了一个名叫“H.E.L.P.E.R”的基金会,这是一个为威尼斯和Mar Vista社区服务的帮派干涉联盟。

威尼斯居民表示,他们信任穆罕默德,因此在面对游民制造出的安全或噪音问题时会先给他打电话。该地区的游民也信任他,因此他能够维持和平。

穆罕默德说,威尼斯的大多数游民即使还不是正式的帮派成员,也都参与了某些帮派活动。而且吸毒成瘾的现象在游民群体中也很猖獗,这使他们更难接受外界的帮助。因此他希望建立融洽的关系,适当帮助游民摆脱毒品和游民身份。

洛杉矶县的一些外联工作人员也告诉大纪元记者同样的事情,即一些游民在愿意接受帮助时,他们需要反复与游民进行沟通和联系。

社区不满当地政府政策

今年6月23日,洛杉矶县警署(LASD)警长维拉纽瓦(Alex Villanueva)在威尼斯海滩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向公众介绍,威尼斯海滩的犯罪率大增、卫生设施匮乏、企业生存困难。“这是整个洛杉矶县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缩影。”“居民们受够了,我们必须加速解决。”

根据年初至今的数字,与2020年同期相比,当地抢劫案几乎增加了两倍。与游民相关的抢劫案增加了260%,与游民相关的使用致命武器的袭击案增加了118%,财产犯罪和盗窃案增加了85%,盗车案上升了74%。

另据洛杉矶消防局报告,2021年洛杉矶地区超过54%的火灾都是游民营引起的,营地火灾的数量也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媒体在随后的报导中抨击了当地市府领导没有解决这些问题。

9月8日和9日,洛县警署游民外展和服务小组(HOST)针对房车周围的人行道进行了清理,维拉纽瓦亲自部署执行任务。但洛杉矶市警局(LAPD)却未执行任何移走游民房车的措施。基顿说:“洛市警局说他们接到市长办公室的指令,不能执行(驱逐房车措施)。但根据县警长办公室的说法,洛市警局不应该接受市长办公室的命令。”

当时维拉纽瓦也批评洛杉矶市长贾西迪和洛市议会“捆住了洛市警局的手脚”,不让警员采取执法手段阻止游民在海滩和人行道上露营。

在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期间,代表威尼斯社区的洛杉矶第11区市议员迈克·博宁(Mike Bonin)宣布将威尼斯海滩的木板路设为庇护区,结果当地居民看到很多游民从其它城市被送到木板路。

当威尼斯游民问题爆发后,博宁仍然反对维拉纽瓦清理游民问题的努力,反而要求洛杉矶游民和贫困委员会将500万美元的预算援助用于资助他选区的住房计划。这些资金实际被送到威尼斯的圣约瑟夫中心,用于安置木板路游民的项目上。

包括威尼斯社区的游民布奇·萨伊(Butch Say)也认为市政府疯了。他告诉记者,威尼斯的大多数游民并不需要安置帮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更喜欢住在街上。

民间发起罢免运动

许多原本投票支持博宁的威尼斯民众,包括基顿,正在撤回他们的支持。2021年初,民间启动了罢免博宁的运动。11月10日,民间表示已征集到足够启动罢免选举的选民签名数量。

民间将游民激增和街头游民营地执法不力归咎于博宁,尤其是10月22日,当洛杉矶市议会投票决定用“反露营法”,即禁止在54个指定区域扎营来应对游民问题时,也只有博宁与另一名市议员拉曼(Nithya Raman)投下两张反对票。自认为是中间派的锡伯杜(Robert Thibodeau)说,他相信博宁不支持“反露营法”的投票表态,就是想将威尼斯变成一个“收容区”。与此同时,博宁还继续规划在威尼斯海滩和Mar Vista的几个大型支持性住房开发项目。

身为威尼斯邻里委员会成员的锡伯杜表示,博宁的激进观点与特殊利益集团和极左翼活动家的理念是一致的。他曾向博宁的办公室发送过数十封电子邮件,均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让居民更感沮丧的是,洛市警局对洛市政府“抓了就放”的政策也感到束手无策。犯罪的游民如果拒绝接受帮助,通常会在被抓后的数小时内就被送回街头。

罢免博宁运动由威尼斯海滩的两位居民于今年6月中旬正式发起,民间共收集到39,188个签名,远超2.7万的所需签名门槛,所有签名已提交至洛市政府书记官办公室等待审核。而博宁也是洛杉矶2021年内第三位面临罢免危机的市议员。◇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三年过百亿援助 加州游民仍增
游民营毁掉南加第二大景点
亚市未撤游民屋兴建计划 提120天方案
洛县无家可归者人满为患 警长倡宣布紧急状态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腾讯App暂停更新 微信也出事?
【远见快评】滴滴退市腾讯遭连击 习一石三鸟?
【新闻看点】彭帅“活动自由”?赵克志为何丢官
【财商天下】三胎催生失灵 中国出生率跌跌不休
【方菲访谈】程晓农:中共“新时代”针对美国
【秦鹏直播】南非出现新变种 美英等发旅行禁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