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航:现代版“偷听敌台罪” 中共立规禁“翻墙”

人气 892

【大纪元2021年11月24日讯】“偷听敌台”是毛泽东时代的罪名,现在的年青人可能觉得很遥远,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人对此都有印象。如今与时俱进,罪名被中共改版成了“翻墙”罪,但换汤不换药,本质上一样,都是中共为阻挡大陆人接触揭露中共的真相信息而设置的所谓处罚罪名。

自从国内互联网普及,中共就把资讯、舆情控制瞄准了网络,“防火长城”“金盾工程”“网络警察”“大数据审查”下的中共网络墙如今是国际一流,一切不利于“和谐”的信息都被屏蔽在外。而对于胆敢越“墙”一览的,轻则被公安警告、喝茶,重则判刑。11月14日,中共国家网信办更是发布了关于《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明确禁止“翻墙”。并对“违法翻墙”规定了相应的处罚措施。

网友说:“历史是个轮回,一声叹息。”50多年前的中国,那时没有网络,不存在“翻墙”违法,但“偷听敌台”可是一个重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人,尤其是文革中上山下乡的知青对“偷听敌台”都有经历,甚至不少人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谁在“偷听敌台”?

如果现在谁说哪个电台是“敌台”,人们会觉的小题大作,太可笑,是因为现在人们获得资讯的方式太多,广播已不是现代传媒的主要方式。但在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处于“反右”“大跃进”“文革”等政治运动中的中国人,要想得到一点儿自己身边之外的消息,唯一的渠道就是通过收音机。

半导体收音机在当时算是贵重的家电。“敌台”是指几乎中国以外的所有外国电台,除了几个共产主义小兄弟,朝鲜、越南、古巴、阿尔巴尼亚等。“敌台”不仅包括“美国之音”“BBC”、台湾的“自由中国之声”,甚至包括前苏联的“莫斯科广播电台中文台”,那时称苏联为“苏修”,也是敌对国家。

当时的人们不敢“偷听敌台”,很多被判刑的人,罪名上就有“偷听敌台”。但人本性有求知欲,中共长年累月从上到下一个模子的党话灌输,已经让稍有思想的人备感枯燥。当拨动一台小收音机的指针,不经意调到某个短波波段,突然传出不同于中央电台声调的汉语广播时,人们一旦发现还有这种信息获取的方式,而且能获得对事件完全不同于中共的解读,高压的外界环境反而越发促使人们暗地里“收听敌台”。

“美国之音”“BBC”对华广播建立在二战时期的1941年,1949年中共篡政后,对华广播主要是西方民主国家为揭露共产主义的邪恶,向中国人传递真实信息的途径。在信息极度闭塞的年代,“敌台”成为有思想的中国人多方面获得信息、籍以评判中共的唯一通道,很多从民国时期过来的人以及当时的年青人都偷听过“敌台”。

海外的对华广播覆盖了全中国,如果大家都听“敌台”,中共的“超英赶美”“资本主义国家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谎言就蒙不住中国人了,所以中共必然会想尽办法封锁“敌台”。电台的无线电信号是通过大气层传播过来,封锁是封不住的,那么就“干扰”。

中共在城市里都设置了干扰台。像在北京,“美国之音”是听不清的,听到的就是刺啦刺啦的干扰声音。然而在偏远、边疆地区,比如黑龙江、宁夏、云南、西藏,那时中共还没有能力建那么多干扰台,在这些地方听“敌台”,清晰度如同晴空万里的天空一样透彻清新。

“外边世界说的话跟你的感觉是符合的”

龚小夏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谈了她对“偷听敌台”的体会。龚小夏的父母在“文革”中被批斗,爷爷被抓去坐了四年牢,她说:“我知道他们(亲人)是谁,我知道,我心里头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呢,外界就告诉你,你不能信这个,你要信党的。”

“那么我们这些人从来是内心很有挣扎的。外边来的这个信息让我们感觉到,我们能够再次相信我们自己的亲身的体会。也就是说这是疼的啊!外面告诉你,人家打你很疼,你说的确很疼,而共产党说,不疼啊,这是爹娘爱孩子。你知道他说的是不对的。”

中共试图摧毁正常人判断事物的天性,“敌台”则把普世价值传给了被红魔控制的中国人,人的本性被唤醒。龚小夏表示,“中国这种政权,这种专制政权,毛泽东时代,很重要的一件事,他们做得非常成功的一个事情,就是将人的常识感和人的这个价值观念完全分开。”

“在这个时候听美国之音你就会发现,外边有整整一个世界,很大的一个世界,他们说的话是跟你的感觉是符合的。这太重要了!”

中共历次运动,几乎一半中国人被它迫害过,被迫害者与许多有良知的旁观者从内心对中共所谓的运动是怀疑的,因此造成的认知失衡,人们通过听“敌台”,就明白了,和自己的认识能符合上,找到了共鸣,也就有那么多人宁愿“被犯罪”也要“偷听敌台”,这不能不说是人们对真实资讯、对普世价值的出于天性的靠近。

很多国内发生的重大事件,像林彪事件、唐山大地震、“四人帮”被抓,人们都是从“敌台”中了解到的。一些人通过“偷听敌台”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有的知青说他们早在文革初期,就通过收听“美国之音”知道了中共所谓的政策是害人的,这对于中共妄想通过一场场暴力运动和谎言洗脑中国人的企图,无疑是一大嘲讽。

除了听取真实信息、拓宽眼界,娱乐也是人们“偷听敌台”的目的。那时单调乏味的样板戏、从早到晚的革命口号和革命歌曲几乎摧毁了人的精神生活。在“敌台”传播过来的娱乐节目中,最受欢迎的莫过于邓丽君的歌曲。

邓丽君不仅歌曲甜美动人,她一生不入大陆、反对共产暴政荼毒中华,其“我赴大陆演唱的那一天,就是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那一天!”的志愿更让国内无数歌迷折服。对同时代的人来说,邓丽君已经不仅仅是歌唱的代表,她毕生热衷公益、到军中演唱、热爱中华文化、抵制中共等等真挚正义的理念,更是生活在红色政权下的大陆人心灵的依托和抚慰。如今仍有很多当年的知青一谈到“偷听敌台”,都不约而同地要提及听到邓丽君歌曲的激动的心情,邓丽君不幸早逝的消息是很多人印象最深的听“敌台”的经历之一。

“偷听敌台”该当何罪?

“偷听敌台”是件极其危险的事。家里的父母“偷听敌台”,不能让孩子知道;孩子“偷听敌台”,也要背着父母,连父母都不让知道,更别说外人了。邻居更要防着。有的人就是因为收音机的音量开的大了点,被邻居举报,公安人员把收音机和人一起带走。

那个年代,给人扣上“反革命”帽子就可以枪毙人,“偷听敌台”轻则被警告、劳教,重则判刑,甚至枪毙。贵州的李志美就因“偷听敌台”被枪毙,周围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很好的教师,临死前他还昂首挺胸面带微笑和轻蔑。南京知青任毅因“长期偷听敌台”被判死刑,后来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出面说话,任毅才没被枪毙。

同济大学数学系讲师孙国楹,30多岁,因听短波新闻,跟人谈起,被举报“收听敌台”。1968年孙国楹被关押和“批斗”,在被关押的同济大学大礼堂二楼上吊身亡。

内蒙古工大有个英语老师,天天收听美国之音的“英语900句”,他向香港指定地点发邮件索要“英语900句”教材。1968年“一打三反”运动中被人举报,他被打成美国特务,不久便被枪决。

中共为恐吓听“敌台”的人,专门拍了部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电影中马路上奔跑着的搜索发报电波的汽车,就是中共专门用于抓听“敌台”的人。很多知青在回忆当年偷听情形时,都说到脑子里总会想起《永不消逝的电波》,紧张地不由自主地幻想自己可能被抓的情景。

不只是搜索电波的汽车,被灌输而变成具备“共产主义觉悟”的群众才是最危险的。很多听“敌台”的人是被周围人举报,如同今天被“朝阳大妈”举报。中共擅长的就是挑动群众斗群众。

共产党领导人也“偷听敌台”

有意思的是,除了被压抑的普通民众想多了解点外界信息,共产党的高官及家属也不例外,也有不少“偷听敌台”。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就是通过听“敌台”知道了林彪被摔死,并尽快把消息告诉了邓小平。赵紫阳、陈希同也专门听过“美国之音”。

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1964年在政变中被下台后,美国之音和BBC成为他主要收听的“敌台”,而这两个电台是他当政时下令要干扰的。更具嘲讽的是,后来赫鲁晓夫自己写的回忆录被苏联官方禁止出版,赫鲁晓夫不得不利用从“敌台”中获得的信息,找到当年被他整肃的“持不同政见者”,帮助他把手稿偷偷运到美国出版。

“新时代偷听敌台”罪

没有人想回到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偷听敌台”好像远离了现代中国人的生活。然而近几年,不断有人被冠以“浏览境外‘非法’网站”而遭公安处罚,甚至被判刑。“非法网站”一如当年“敌台”。11月14日,中共国家网信办发布的关于《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更加明确要以“翻墙”罪对违反者明令处罚。

有网友说:“不是老宣称:制度自信吗?!这么优越的制度,发展这么牛B,还怕啥呢?”

“以前是偷听,现在是偷偷翻墙。都一样,49年后没有改善。”(Inthepastitwaseavesdropping,butnowitissneakingoverthewall.It’sallthesame,noimprovementafter49years.)

黄明志的一曲《墙外》听哭了众多墙内人,人们渴望自由的心依然不变,反人性、反天理的中共红墙必将倾倒,那时必将重现中国社会的传统价值,恢复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关系。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中共全面打击VPN 国民“翻墙”更难了
浙江“翻墙”被罚人数剧增 分析:审查出海
偷听敌台罪?广州村官接受外媒采访被停职
中共罪行录之二十二:少年“反革命”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恒大危机及金融体系运作内幕
【直播】拜登就Omicron最新情况发表讲话
【新闻大家谈】迄今最糟毒株来袭 你须知这些
【未解之谜】外星人访谈录(4)挑战进化论
【微视频】赌王周焯华被查 揭红电影洗脑又洗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