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航:現代版「偷聽敵台罪」 中共立規禁「翻牆」

人氣 874

【大紀元2021年11月24日訊】「偷聽敵台」是毛澤東時代的罪名,現在的年青人可能覺得很遙遠,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國人對此都有印象。如今與時俱進,罪名被中共改版成了「翻牆」罪,但換湯不換藥,本質上一樣,都是中共為阻擋大陸人接觸揭露中共的真相信息而設置的所謂處罰罪名。

自從國內互聯網普及,中共就把資訊、輿情控制瞄準了網絡,「防火長城」「金盾工程」「網絡警察」「大數據審查」下的中共網絡牆如今是國際一流,一切不利於「和諧」的信息都被屏蔽在外。而對於膽敢越「牆」一覽的,輕則被公安警告、喝茶,重則判刑。11月14日,中共國家網信辦更是發布了關於《網絡數據安全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明確禁止「翻牆」。並對「違法翻牆」規定了相應的處罰措施。

網友說:「歷史是個輪迴,一聲嘆息。」50多年前的中國,那時沒有網絡,不存在「翻牆」違法,但「偷聽敵台」可是一個重罪。五六十年代的中國人,尤其是文革中上山下鄉的知青對「偷聽敵台」都有經歷,甚至不少人想起來還心有餘悸。

誰在「偷聽敵台」?

如果現在誰說哪個電台是「敵台」,人們會覺的小題大作,太可笑,是因為現在人們獲得資訊的方式太多,廣播已不是現代傳媒的主要方式。但在五六十年代的中國,處於「反右」「大躍進」「文革」等政治運動中的中國人,要想得到一點兒自己身邊之外的消息,唯一的渠道就是通過收音機。

半導體收音機在當時算是貴重的家電。「敵台」是指幾乎中國以外的所有外國電台,除了幾個共產主義小兄弟,朝鮮、越南、古巴、阿爾巴尼亞等。「敵台」不僅包括「美國之音」「BBC」、台灣的「自由中國之聲」,甚至包括前蘇聯的「莫斯科廣播電台中文台」,那時稱蘇聯為「蘇修」,也是敵對國家。

當時的人們不敢「偷聽敵台」,很多被判刑的人,罪名上就有「偷聽敵台」。但人本性有求知慾,中共長年累月從上到下一個模子的黨話灌輸,已經讓稍有思想的人備感枯燥。當撥動一台小收音機的指針,不經意調到某個短波波段,突然傳出不同於中央電台聲調的漢語廣播時,人們一旦發現還有這種信息獲取的方式,而且能獲得對事件完全不同於中共的解讀,高壓的外界環境反而越發促使人們暗地裡「收聽敵台」。

「美國之音」「BBC」對華廣播建立在二戰時期的1941年,1949年中共篡政後,對華廣播主要是西方民主國家為揭露共產主義的邪惡,向中國人傳遞真實信息的途徑。在信息極度閉塞的年代,「敵台」成為有思想的中國人多方面獲得信息、籍以評判中共的唯一通道,很多從民國時期過來的人以及當時的年青人都偷聽過「敵台」。

海外的對華廣播覆蓋了全中國,如果大家都聽「敵台」,中共的「超英趕美」「資本主義國家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謊言就蒙不住中國人了,所以中共必然會想盡辦法封鎖「敵台」。電台的無線電信號是通過大氣層傳播過來,封鎖是封不住的,那麼就「干擾」。

中共在城市裡都設置了干擾台。像在北京,「美國之音」是聽不清的,聽到的就是刺啦刺啦的干擾聲音。然而在偏遠、邊疆地區,比如黑龍江、寧夏、雲南、西藏,那時中共還沒有能力建那麼多干擾台,在這些地方聽「敵台」,清晰度如同晴空萬里的天空一樣透徹清新。

「外邊世界說的話跟你的感覺是符合的」

龔小夏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談了她對「偷聽敵台」的體會。龔小夏的父母在「文革」中被批鬥,爺爺被抓去坐了四年牢,她說:「我知道他們(親人)是誰,我知道,我心裡頭知道他們是什麼樣的人,但是呢,外界就告訴你,你不能信這個,你要信黨的。」

「那麼我們這些人從來是內心很有掙扎的。外邊來的這個信息讓我們感覺到,我們能夠再次相信我們自己的親身的體會。也就是說這是疼的啊!外面告訴你,人家打你很疼,你說的確很疼,而共產黨說,不疼啊,這是爹娘愛孩子。你知道他說的是不對的。」

中共試圖摧毀正常人判斷事物的天性,「敵台」則把普世價值傳給了被紅魔控制的中國人,人的本性被喚醒。龔小夏表示,「中國這種政權,這種專制政權,毛澤東時代,很重要的一件事,他們做得非常成功的一個事情,就是將人的常識感和人的這個價值觀念完全分開。」

「在這個時候聽美國之音你就會發現,外邊有整整一個世界,很大的一個世界,他們說的話是跟你的感覺是符合的。這太重要了!」

中共歷次運動,幾乎一半中國人被它迫害過,被迫害者與許多有良知的旁觀者從內心對中共所謂的運動是懷疑的,因此造成的認知失衡,人們通過聽「敵台」,就明白了,和自己的認識能符合上,找到了共鳴,也就有那麼多人寧願「被犯罪」也要「偷聽敵台」,這不能不說是人們對真實資訊、對普世價值的出於天性的靠近。

很多國內發生的重大事件,像林彪事件、唐山大地震、「四人幫」被抓,人們都是從「敵台」中了解到的。一些人通過「偷聽敵台」認識到了中共的邪惡,有的知青說他們早在文革初期,就通過收聽「美國之音」知道了中共所謂的政策是害人的,這對於中共妄想通過一場場暴力運動和謊言洗腦中國人的企圖,無疑是一大嘲諷。

除了聽取真實信息、拓寬眼界,娛樂也是人們「偷聽敵台」的目的。那時單調乏味的樣板戲、從早到晚的革命口號和革命歌曲幾乎摧毀了人的精神生活。在「敵台」傳播過來的娛樂節目中,最受歡迎的莫過於鄧麗君的歌曲。

鄧麗君不僅歌曲甜美動人,她一生不入大陸、反對共產暴政荼毒中華,其「我赴大陸演唱的那一天,就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那一天!」的志願更讓國內無數歌迷折服。對同時代的人來說,鄧麗君已經不僅僅是歌唱的代表,她畢生熱衷公益、到軍中演唱、熱愛中華文化、抵制中共等等真摯正義的理念,更是生活在紅色政權下的大陸人心靈的依託和撫慰。如今仍有很多當年的知青一談到「偷聽敵台」,都不約而同地要提及聽到鄧麗君歌曲的激動的心情,鄧麗君不幸早逝的消息是很多人印象最深的聽「敵台」的經歷之一。

「偷聽敵台」該當何罪?

「偷聽敵台」是件極其危險的事。家裡的父母「偷聽敵台」,不能讓孩子知道;孩子「偷聽敵台」,也要背著父母,連父母都不讓知道,更別說外人了。鄰居更要防著。有的人就是因為收音機的音量開的大了點,被鄰居舉報,公安人員把收音機和人一起帶走。

那個年代,給人扣上「反革命」帽子就可以槍斃人,「偷聽敵台」輕則被警告、勞教,重則判刑,甚至槍斃。貴州的李志美就因「偷聽敵台」被槍斃,周圍的人都知道他是個很好的教師,臨死前他還昂首挺胸面帶微笑和輕蔑。南京知青任毅因「長期偷聽敵台」被判死刑,後來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出面說話,任毅才沒被槍斃。

同濟大學數學系講師孫國楹,30多歲,因聽短波新聞,跟人談起,被舉報「收聽敵台」。1968年孫國楹被關押和「批鬥」,在被關押的同濟大學大禮堂二樓上吊身亡。

內蒙古工大有個英語老師,天天收聽美國之音的「英語900句」,他向香港指定地點發郵件索要「英語900句」教材。1968年「一打三反」運動中被人舉報,他被打成美國特務,不久便被槍決。

中共為恐嚇聽「敵台」的人,專門拍了部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電影中馬路上奔跑著的搜索發報電波的汽車,就是中共專門用於抓聽「敵台」的人。很多知青在回憶當年偷聽情形時,都說到腦子裡總會想起《永不消逝的電波》,緊張地不由自主地幻想自己可能被抓的情景。

不只是搜索電波的汽車,被灌輸而變成具備「共產主義覺悟」的群眾才是最危險的。很多聽「敵台」的人是被周圍人舉報,如同今天被「朝陽大媽」舉報。中共擅長的就是挑動群眾斗群眾。

共產黨領導人也「偷聽敵台」

有意思的是,除了被壓抑的普通民眾想多了解點外界信息,共產黨的高官及家屬也不例外,也有不少「偷聽敵台」。鄧小平的兒子鄧朴方就是通過聽「敵台」知道了林彪被摔死,並儘快把消息告訴了鄧小平。趙紫陽、陳希同也專門聽過「美國之音」。

前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1964年在政變中被下台後,美國之音和BBC成為他主要收聽的「敵台」,而這兩個電台是他當政時下令要干擾的。更具嘲諷的是,後來赫魯曉夫自己寫的回憶錄被蘇聯官方禁止出版,赫魯曉夫不得不利用從「敵台」中獲得的信息,找到當年被他整肅的「持不同政見者」,幫助他把手稿偷偷運到美國出版。

「新時代偷聽敵台」罪

沒有人想回到五六十年代的中國,「偷聽敵台」好像遠離了現代中國人的生活。然而近幾年,不斷有人被冠以「瀏覽境外『非法』網站」而遭公安處罰,甚至被判刑。「非法網站」一如當年「敵台」。11月14日,中共國家網信辦發布的關於《網絡數據安全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更加明確要以「翻牆」罪對違反者明令處罰。

有網友說:「不是老宣稱:制度自信嗎?!這麼優越的制度,發展這麼牛B,還怕啥呢?」

「以前是偷聽,現在是偷偷翻牆。都一樣,49年後沒有改善。」(Inthepastitwaseavesdropping,butnowitissneakingoverthewall.It’sallthesame,noimprovementafter49years.)

黃明志的一曲《牆外》聽哭了眾多牆內人,人們渴望自由的心依然不變,反人性、反天理的中共紅牆必將傾倒,那時必將重現中國社會的傳統價值,恢復人與人之間的正常關係。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中共全面打擊VPN 國民「翻牆」更難了
浙江「翻牆」被罰人數劇增 分析:審查出海
偷聽敵台罪?廣州村官接受外媒採訪被停職
中共罪行錄之二十二:少年「反革命」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騰訊App暫停更新 微信也出事?
【遠見快評】滴滴退市騰訊遭連擊 習一石三鳥?
【新聞看點】彭帥「活動自由」?趙克志為何丟官
【財商天下】三胎催生失靈 中國出生率跌跌不休
【方菲訪談】程曉農:中共「新時代」針對美國
【秦鵬直播】南非出現新變種 美英等發旅行禁令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