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联合国将异见者名单私下给中共

人气 8519

【大纪元2021年02月26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Alex Newman独家报导/张婷编译改写)泄露的电子邮件证明,联合国人权官员确实在中国异见人士准备在日内瓦就中共侵权行为作证之前,将这些人的名字交给了中共政权。而此前,联合国却对这一丑闻予以否认。

事实上,泄露文件表明,将中国异议人士的名字交给这个专制政权的做法,被所有相关人员视为是“惯例”。举报人告诉《大纪元时报》(以下简称大纪元),尽管联合国否认,但这种做法一直持续到今天。

中共当局利用从联合国收到的名字阻止异见人士离开中国。至少一名异见人士被联合国指认,并在前往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总部在日内瓦)前在中国机场被中共拘捕。她就是中国知名维权人士曹顺利。曹顺利在被中共拘捕期间去世。

据首位揭发这一丑闻的联合国雇员艾玛·莱利(Emma Reilly)说,如果预计哪位异议人士会在联合国让北京难堪,而此人已经在国外,中共就会对此人进行频繁的威胁甚至绑架和折磨此人的家人。

被联合国交出姓名的中共政权批评者包括关注西藏、香港和中国西部维吾尔族的活动人士,所有这些人都因各种原因成为中共的目标。

2020年2月,《大纪元时报》报导了这一丑闻,也报导了莱利因试图揭露和制止这一做法而面临报复。莱利的案子在联合国还在进行中。她仍受雇于那里,但正在接受“调查”。

多年来,联合国一直否认其向中共提供异见人士的姓名。然而,由于有关这一做法的相关电子邮件被泄露,现在很明显,联合国就这一丑闻误导了其成员国政府和媒体。

泄露文件披露中共和联合国官员沟通细节

其中一封具有爆炸性的邮件是中共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一名外交官在2012年9月7日发出,要求联合国相关官员提供那些将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作证的中国异议人士的信息。

“按照惯例,你能不能帮我查下是否附件名单上的人要求获得参加人权理事会第21届会议的许可?”中共外交官在给联合国相关部门的电子邮件中问道,“我的代表团对这些人有一些安全关切”。

一名联合国官员在回复中向中共外交官证实,中共名单上有两名异见人士事实上已被批准并计划出席。这名联合国官员的名字已被从泄露的电子邮件中隐去。

该官员说,根据你的要求……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和耿和(He Geng)已被认可参加人权理事会第21届会议。

中国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资料照。(马有志/大纪元)

然而,这名官员证实此事的同时并没有明显担心异见人士或他们仍在中国的家人安全。

艾沙是世界维吾尔大会的主席,该大会代表中国西部新疆地区被中共残酷迫害的维吾尔族民众进行维权。

在这封电子邮件之后的一年,应中共政权代表团的要求,联合国安全人员试图将艾沙从人权理事会会议厅中赶走。然而,莱利进行了干预,阻止他被逐出。

联合国在给中共代表团的电子邮件中确认的另一位异见人士耿和,是被关押的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高智晟是一位基督徒,他写了一本关于自己因工作和信仰而遭受中共酷刑的书。

对高智晟实施残酷酷刑的原因之一是他的妻子在联合国发言,联合国官员在那封邮件中提前向中共透露了这一消息。

另一封被泄露的邮件是2013年发出,同一个中共外交官再次寻求确认那些预计在人权理事会揭露中共暴行的中国异议人士的身份。

“中国(中共)代表团在前几届会议上与您和您的部门有非常好的合作。”在一封《大纪元时报》和其它媒体获得的邮件中,中共外交官对联合国官员说。“我们对此非常感谢。”

“这次,我需要您再帮我一个忙。”这名中共外交官继续说道,“一些反中国(中共)政府的分裂分子正试图以其它非政府组织的名义为掩盖参加人权理事会会议。他们可能对联合国和中国(中共)代表团构成威胁。”

“请您核实并告知我,我下面列出的人员是否获得了参加人权理事会第22届会议的资格认证?”这个中共外交官问道,并请联合国官员通过电子邮件或打电话告知相关信息。

中共名单上的名字中再次出现了异见人士多里坤·艾沙。

联合国人权官员对中共代表团的这封邮件作出回应,提供了预计将出席人权理事会的四名活动人士的姓名。

大纪元记者出于保护和隐私的考虑,暂不透露尚未公开的这几名活动人士的姓名。

莱利:联合国将异见人士置于危险中 等于是种族灭绝的同谋

在联合国向中共外交官证实异见人士名单的同时,莱利既愤怒又惊恐。

“这是一种可怕的做法,如果联合国要这样做,至少他们必须确保它是公开的,这样人们可以知道他们将被置于危险之中,”莱利在一次视频会议采访中告诉大纪元。

“这是基本的礼仪和基本的人性标准──不要暗中把这些人置于危险之中。难道这是太过分的要求吗?”莱利问道。

世界各地的著名人权组织都抨击联合国的做法危及异见人士及其家人的生命。

莱利在给大纪元的置评中,将这种做法称为是“犯罪”,甚至认为这使联合国成为“种族灭绝的同谋”。

异见人士艾沙表示,中共特工曾出现在他在海外的家中,试图让他闭嘴。中共还逮捕了他在中国的家人,包括2018年死在中共“集中营”中的母亲。他的哥哥也被逮捕。而他的弟弟自2016年以来一直失踪。中共媒体报导说,艾沙的父亲也死了,尽管艾沙并不知道父亲什么时间以及在哪里去世的。

大纪元试着用邮件中所列的瑞士手机号码联系向联合国所要异见人士信息的那位中共外交官,但没有成功。

邮件显示,从一开始,莱利就反对向中共提供异见人士的姓名。相反,她主张通知已经成为中共目标的个人。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理事会处处长埃里克‧提斯都内(Eric Tistounet)辩称,名单是公开的,因此不能拒绝中共的要求。

事实上,泄露邮件显示,提斯都内建议尽快采取行动,避免“加剧中国(中共)的不信任”。

“什么时候这也成了(联合国)考虑的一部分?”莱利在给大纪元的评论中反问道。

泄露邮件证实联合国将中国异见人士的姓名交给中共的消息,在土耳其媒体上引起了巨大轰动。然而,在欧美国家,媒体几乎没有提及这一丑闻。

莱利:联合国的恶劣行为直到现在仍在持续

莱利告诉大纪元,在把中国异见人士的信息告知中共的这一丑闻上,联合国高级官员多年来一直试图误导联合国成员国、媒体和公众。

从2013年到2017年,联合国声称这种做法没有发生。在2021年1月,联合国发言人被引述告诉土耳其国家媒体“Anadolu Agency”,自2015年以来联合国已经停止了这种做法。

然而,2017年2月2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在一篇新闻稿中承认,它确实向外国政府确认了被核准参加其人权活动的人的身份。

“中国(中共)当局和其它政府经常在人权理事会会议前几天或几周向联合国人权办公室询问特定的非政府组织代表是否参加即将举行的会议。”OHCHR说,“在认证程序正式进行之前,在确定没有明显的安全风险之前,办事处从不确认这些信息。”

但莱利说,她对OHCHR新闻稿中的言词感到震惊。

“唯一做过的安全检查是由中国(中共)外交官做的,”她告诉大纪元。

事实上,该案的笔录显示,莱利质疑联合国在交出这些名字之前,是否有任何证据证明其所谓的“安全”检查。没有任何证据被提供。

她表示,一切都是有关这些异见人士是否将会给中共驻联合国外交官带来麻烦,“这与保证任何人的安全毫无关系。”

莱利说,这也严重违反了联合国自身的规则。如果各国政府想知道谁在参加会议,他们应该在联合国其它成员国在场的情况下问。

莱利告诉《大纪元时报》,联合国将异见人士姓名交给中共的做法至今仍在继续。

“现在,防止这种联合国共谋种族灭绝的行为,已经成为我个人的使命和责任。”她说。

联合国对揭露这一做法的举报人进行了报复。大纪元获得的文件显示,联合国系统内的一些最高级官员对莱利的努力试图进行压制、诋毁和报复。

OHCHR没有就泄露的电子邮件或更广泛的丑闻回应大纪元所发出的置评请求。

2020年初,OHCHR以正在进行诉讼为由,拒绝向大纪元发表评论。不过,莱利本周告诉大纪元,她已经给了他们全部的许可向媒体评论此案。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的多名发言人也拒绝发表评论。

在发给大纪元的置评中,莱利敦促全世界的记者检查相关文件、内部法庭案件的记录和其它证据,看看谁在说真话──然后报导这些真相,让世界人民看到正在发生的事情。

莱利说,这是联合国的一个系统性问题,“没有外部监督”。她还举出了其他举报人因试图做正确的事情而受到迫害的例子。

“除非成员国采取行动,否则这种情况将会继续下去。”她说。

莱利还对中共特工与联合国人权系统内负责保护人权的高级官员之间的密切关系深表担忧。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川普接受美媒采访 批评拜登对华政策不够硬
确认中共群体灭绝 加拿大国会通过动议
美国会议员致信拜登 要求他抵制北京冬奥会
荷兰议会:中共对维吾尔人所为是种族灭绝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思想领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种族灭绝
【新闻大家谈】中国CDC泄密 美台交往松绑
【未解之谜】两位医生经历的临死体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