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2.27】美众院深夜通过1.9兆纾困案

人气 2746

【大纪元2021年02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霆、李言、张婷综合报导)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周六(2月27日)中午12点,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病例总数超过1.13亿(113,552,831)例,死亡人数超过252万(2,520,369)例。

2月26日(周五)单日新增的确诊和死亡人数:

美国73,006例确诊,2,151人死亡;
英国8,523例确诊,345人死亡;(依据Worldometers.com修正)
法国25,207例确诊,379人死亡;(依据Worldometers.com修正)
德国9,437例确诊,596人死亡;
印度16,488例确诊,113人死亡;
巴西65,169例确诊,1,337人死亡;
俄罗斯10,955例确诊,419人死亡;
日本1,057例确诊,80人死亡;
韩国399例确诊,10人死亡。

以下是有关病毒疫情的实时更新:

遏制英国变种群聚感染 新西兰奥克兰再度封锁

自周日(28日)起,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Auckland)再度实行封锁,这是一个月第二次封锁。卫生当局试图遏制传染力更强的英国变种中共病毒的群聚感染。


路透社报导,新西兰总理贾辛达.阿登(Jacinda Ardern)周六晚宣布实行为期7天的封锁。此前,当地出现了英国变种,当局随后于2月中旬下达了为期3天的居家令。

卫生当局周日表示,周六录得的一例新病例的基因排序,与现有的群聚感染有关。至此,与该群聚感染有关的病例数达到13例。正是这宗新病例促使当局实行这次封锁。

新病例被认为具有一周的传染性。此人是一名21岁的学生,在此期间去过许多公共场所。

Covid-19回应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周日对新西兰电视台(Television New Zealand,TVNZ)表示:“我们不会看到更多病例出现,这是不太可能的。目前有多少病例,我们根本不知道。”

新的封锁允许人们仅为了必要的购物和工作而出门。公共场所将保持关闭。

连续第五天 巴西单日确诊数破6万 单日死亡逾1300

根据巴西卫生部发布的数据,该国周六(27日)录得新增死亡病例1,386例、新增确诊病例61,602例。

这是巴西连续第五天单日新增死亡病例超过1300例、确诊病例超过过6万例。


自去年11月以来,这个南美国家遭受了持久的第二波疫情的冲击,感染率尚未开始下降。

迄今,巴西确诊病例总数达到10,517,232例,死亡总人数达到254,221人。

澳大利亚维州 连续两日无新增病例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已连续两天未出现新增病例。

维多利亚州周五(26日)录得两例病例。当局说,这两例病例与假日酒店(Holiday Inn)群聚感染有关。


当地时间周日(28日)早晨,卫生部门表示,前一天收到了7,440项检测结果,没有发现新病例。

本月早些时候,维多利亚州实施了为期5天的封锁。

梵蒂冈驻伊拉克大使染疫 进入自我隔离

梵蒂冈驻伊拉克大使莱斯科瓦尔(Mitja Leskovar)大主教,周六被验出对中共病毒(Covid-19)呈阳性反应。

莱斯科瓦尔是安排教皇方济各下周访问伊拉克的关键人物。

莱斯科瓦尔告诉路透社,他和大使馆其他几位工作人员正在自我隔离。

不过,他说,“这不会影响教皇的(访问)计划。这将按计划进行。”

爱尔兰反封锁抗议 多人被捕 3警察受伤

据爱尔兰警长和督察协会(Association of Garda Sergeants and Inspectors,简称AGSI)说,周六(27日),在首都都柏林的反封锁抗议中,有3名警察受伤,其中一人住进了医院。


当天的抗议有数百人参加。示威者与警方一度爆发了冲突。有多人被捕。

墨西哥单日新增7,246例病例 总数突破208万

根据墨西哥卫生部的数据,该国周六(27日)又录得783例死亡,使染疫死亡总人数达到185,257人。


卫生部的数据还显示,新增确诊病例7,246例,确诊总数达2,084,128例。

据路透社报导,墨西哥政府表示,该国实际感染人数可能大大高于确诊数。

法国单日新增近2.4万例确诊

法国卫生部的数据显示,该国周六(27日)报告了23,996例新增确诊病例,低于前一天的25,207例。

但在一周前,单日新增病例数为22,371例。


数据显示,又有186名染疫患者在医院身亡,而周五报告有286人死亡。一周前,这一数字为183人。

意大利将在米兰等地区收紧疫情限制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2021年2月22日,饭店老板、企业家和导游在罗马下议院蒙特西索里奥宫(Palazzo Montecitorio)举行全国性的示威活动,抗议正在的疫情限制措施使他们的生意关门。(ALBERTO PIZZOLI/AFP via Getty Images)

意大利政府决定加强米兰(Milan)、都灵(Turin)及其周边地区以及其他三个地区的中共病毒限制,以应对疫情的加速蔓延。从周一(3月1日)开始,伦巴第(Lombardy)、皮埃蒙特(Piedmont)和马尔凯(Marche)地区将被列为中等风险的“橙色”区域,而莫利塞(Molise)和巴西利卡塔(Basilicata)地区将成为高风险的“红色”区域。

这将引发包括关闭酒吧和餐馆在内的限制措施,并严格限制人们的行动,禁止他们离开自己的城市或城镇。据意大利安莎通讯社(ANSA)报道,一些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如巴西利卡塔地区已经宣布,将会关闭学校。

国会通过的救助法案要点

众议院预计于周五(2月26日)晚些时候通过一项1.9万亿美元的大流行救助计划,其中包括为大多数美国人提供的1,400美元支票以及为学校、州和地方政府以及企业提供的数十亿美元。

该法案规定,单身纳税人可享受1,400美元的退款,夫妻共同申报的已婚夫妇可享受2,800美元的返款,外加每名受抚养人可得到的1,400美元。收入不超过$ 75,000的个人以及收入不超过$ 150,000的已婚夫妇将获得全款。对于那些收入超过100,000美元的个人和收入超过200,000美元的已婚夫妇来说,支票金额将缩小。

美众议院深夜投票 通过1.9兆纾困案

美国国会大厦。(李辰/大纪元)

周五,美国众议院深夜对拜登总统1.9万亿美元疫情援助法案进行投票,在民主党于众院拥有微幅优势下,投票以219票对210票通过。不过外界认为,该法案在送至参院后则是场硬仗,部分核心条款恐无法顺利通过。

民主党人表示,这项纾困计划是抗击大流行所必要的,这场大流行已夺走了逾50万美国人的生命,并使数百万人失业,而共和党人则批评,这个方案太过昂贵,并且包含了一些非必要性的支出。

共和党代表黛比·莱斯科(Debbie Lesko)说:“我们需要的是有针对性的、量身定制的救济措施,实际上能对美国人民有所帮助,而非这斥资2兆美元的鲁莽之举。”

民主党的目标是让拜登法案在3月中旬之前签署成为法律,届时增强的失业救济金和一些其他类型的援助将到期。

在该方案中,包含着逐步调涨联邦最低工资至15美元的条款。不过,参议院法规专家在周四表示,不能将最低工资纳入预算协调程序。

一旦法案进入参议院,现有的刺激方案可能面临重大修改。目前至少有两名参议院民主党人和大多数共和党人,都反对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有些人认为调整幅度过大,应修改为每小时10~12美元之间。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预测,无论是否包含工资条款,该法案都将通过,但她表示民主党人不会放弃。

她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很快就会通过15美元的最低工资法案,然后我们才会停止。”

意大利报告280例死亡 18,916新病例

卫生部表示,意大利上周六(2月27日)报告了280起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相关死亡,而前一天则为253起。每天的新增感染总数则从周五的20,499人降至18,916人。

卫生部说,在过去一天中,做了约323,047例COVID-19(中共病毒引发的疾病)检测,而此前一天所做的检测为325,404例。

参议员柯林斯吁拜登美加墨边境限制

共和党参议员缅因州的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希望拜登政府重新考虑一年前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而实施的美加边境限制。

在国土安全部宣布美墨加大共同同意将陆地边界限制维持到3月21日之后不到一周,她的信就来了。

好莱坞影星贝丝琳父亲染疫去世

2016年7月22日,好莱坞女星艾碧·凯瑟琳·贝丝琳(Abigail Kathleen Breslin)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国际会议中心(San Diego Convention Center)参加2016年国际动漫展。(Alberto E. Rodriguez/Getty Images)

好莱坞女星艾碧·凯瑟琳·贝丝琳(Abigail Kathleen Breslin)父亲迈克尔(Michael)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于周五(2月26日)去世。

贝丝琳对父亲的去世深表哀痛。她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父亲一系列照片,包括与她一起参加颁奖晚会的照片等。

“哦,哇,难以言表,超出我的想像。我感到震惊,天都塌了。”贝丝琳写道:“是因为COVID-19(中共病毒引发的疾病)使我亲爱的爸爸早逝。”她还对父亲给予她和家人的爱和支持表达了感激之情。

出生于1996年4月14日的贝丝琳是曾受美国奥斯卡金像奖提名并角逐该奖项最年轻的女演员之一。她的代表作包含:《小太阳的愿望》、《爱情三选一》、《姊姊的守护者》、《尸乐园》、《飙风雷哥》、 《八月心风暴》以及《绝命连线》等。

她三岁时便开始拍广告;五岁是开始拍电影,处女作是《灵异象限》。

内华达州日增病例创下9月以来新低

内华达州过去两周报告的平均每日新增病例数已降至9月中旬以来最低水平,较12月中旬每天2,700多例的峰值相比,下降近90%。

国家卫生官员周五(2月26日)表示,过去14天平均每天新增314例病例,9月16日该州同类数据为312例。

英国大臣:英公共财政承受“巨大压力”

英国财政大臣里士·苏纳克(Rishi Sunak)表示,由于在大流行期间政府大量举债,英国公共财政承受着“巨大压力”。

苏纳克在周五(2月26日)接受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采访时说,他将在周三提交预算,“与人们共同面对”挑战。

新墨西哥州单日病例创新高

新墨西哥州卫生官员周五(2月26日)证实,该州新增659例COVID-19(中共病毒引发的疾病)感染,为三周以来最大单日增幅。

在新增病例中,将近30%涉及该州所关押的囚犯。

自大流行开始以来,新墨西哥州共报告近185,000例病例;死亡人数为3,685人,周五另有十多人死亡。

乌克兰一治疗中共病毒医院发生火灾

据乌克兰国家紧急事务部网站报道,乌克兰西部城市切尔尼夫茨(Chernivtsi)的一家治疗中共病毒(冠状病毒)的医院周六(2月27日)因氧气管起火,造成一人死亡,一人受伤,20人被疏散。

2月3日,乌克兰南部的扎波罗热(Zaporizhzhya)发生火灾,造成3名患者和一名26岁的中共病毒病房医生被烧死。

德国或将延长交通禁令

据德国媒体Funke Mediengruppe援引一份政府文件报道,德国计划将对来自中共病毒变异高发地区的旅行者进入德国的交通禁令延长至3月17日。政府还计划在周一(3月1日)讨论是否应该延长与捷克共和国和奥地利蒂罗尔州(Tyrol)的边境管制。

截至周六,德国的确诊病例总数攀升至2,436,506例,比一天前增加0.4%,新增病例9,437例。累积死亡人数为69,939人。

葡萄牙将维持旅行限制至3月16日

葡萄牙政府周六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葡萄牙将现有的暂停往返巴西和英国的商业和私人航班的措施延长至3月16日。

葡萄牙总理安东尼奥·科斯塔(Antonio Costa)周五(2月26日)已经证实,政府将维持现有的限制措施至3月16日,并表示将在3月11日提出放宽限制的计划。

葡萄牙1月份受到严峻的疫情冲击,每日感染人数在2月份有所缓解。

波兰住院患者数连续第九天上升

波兰卫生部表示,过去24小时内,波兰报告了12,100例新感染病例和303例死亡病例。住院患者人数已经连续9天增加,这是自11月以来最长的连续增长期。

澳大利亚人已接近大流行前生活

2021年2月27日,在澳大利亚昆比扬(Queanbeyan),悉尼雄鸡(Sydney Roosters)和堪培拉突袭者队(Canberra Raiders)在塞弗特椭圆赛场(Seiffert Oval)举行的NRL试用赛赛场。(Mark Evans/Getty Images)

周六(2月27日),澳大利亚人的生活趋于大流行前的正常水平。新南威尔士州和南澳大利亚诸州允许人们跳跳舞;维多利亚州允许更多人出现在体育赛事中。

这三个州拥有澳大利亚2,500万人口中近三分之二的人口。本周六未发现COVID-19(中共病毒引发的疾病)社区传播。对于人口最多的新南威尔士州来说,已经连续41天未发现本地案例。

该州除了允许多达30人在婚礼上跳舞之外,还放宽对家中访客人数的限制。南澳大利亚州从周五开始允许一些俱乐部跳舞。

维多利亚州在一次小规模疫情爆发后,于本月实施了为期五天的严格封锁。周六允许体育馆开放50%的容量。

病例再现 新西兰最大城市重新封锁

图为2021年2月14日,纽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在惠灵顿的中共病毒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奥克兰及全国的警报级别调整决定。当天,奥克兰发现一家三口感染了中共病毒。(Mark Tantrum/Getty Images)

路透社报导,新西兰总理雅辛达·阿登(Jacinda Ardern)周六(2月27日)表示,该国最大的城市奥克兰将于周日凌晨起进行为期7天的封锁,原因是当地新出现一例来源不明的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病例。

在此之前两周,奥克兰近200万居民经历了为期三天的锁定。原因是一个三口之家被诊断出感染更具传播性的英国变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导致COVID-19(中共病毒引发的疾病)。

卫生官员无法立即证实该人是如何感染的,他说新感染病例的基因组测序正在进行中。

官员说,该患者在周二(2月23日)出现症状,且被认为自周日以来一直具有传染性。在此期间,患者访问了几个公共场所。

“基于此,我们处于不幸但又必要的位置,以再次保护奥克兰人。”阿登在宣布封锁时说。

卫生当局正在试图确定新病例是否与2月初的2个病例有关。

阿登说,新一轮封锁采取了3级限制措施,要求人们只能在进行基本购物和必要工作时方可离家;公共场所将保持关闭;对该国其它地区的限制将收紧至2级,包括对公众聚会的限制。

新西兰是此次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中疫情控制最成功的发达国家之一。截至目前,该国仅有2,000多例此类患者。

新西兰板球赛说,定于周五奥克兰举行的二十二十年代板球比赛将在惠灵顿举行,比赛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拥挤。

新一轮限制也使定于3月6日在奥克兰港举行的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之间的“美洲杯帆船赛”(America’s Cup Event)越发复杂。

肺移植可传播病毒

医生报告说,即使鼻后和咽喉的拭子测试阴性,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也可能在肺里徘徊。

密歇根大学一名外科医生得到一名已故供体的肺部。供体病毒检测呈阴性反应,据报导从未染疫。此后不久,该肺移植手术受体和其中一名外科医生感染COVID-19(中共病毒引发的疾病)。

英保守党资深政要:封锁措施干涉了基本人权

1922年委员会主席、富有影响力的保守党议员格雷厄姆·布雷迪爵士(Sir Graham Brady)对英国政府计划解封表示欢迎,称其为“向前迈出的一步”。

他告诉NTD(新唐人电视台)说,为遏制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所采取的锁定措施已经干涉了基本人权。他还说,计划解封的步伐“比我们许多人希望的慢”,并且“比数据表明的可能慢”。

比利时警告每日病例再度上升

比利时卫生当局周五(2月26日)警告说,已确认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感染人数正在增加,部分原因可能是在英国首先被发现的更具传播性的变种毒株。

周五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国平均每天新增2,294例确诊病例,较前7天增长24%。不过,护理院中报告的病例数正在下降,COVID-19(中共病毒引发的疾病)死亡率继续下降。

选手备战东京奥运 可于3月7日后入境

去年日本东京奥运受疫情影响拖累1年,日本对于今年东京奥运寄以厚望,是因为东京上次在1964年主办奥运时,恰好是日本翻转的关键年。( BEHROUZ MEHRI/AFP via Getty Images)

日经新闻报导,参加今年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选手,可自日本终止紧急状态之后,开始入境日本。

报导称,紧急状态预定于3月7日到期,之后将取消针对外国选手的旅行禁令。

此外,奥运选手不须在抵达后自我隔离两周,以便为7月23日揭幕的奥运会备战,但只能在旅馆和运动场馆活动。

日本原本特别允许外籍选手在奥运前于日本境内训练,但为了控制疫情而关闭边界,暂时不准这些选手入境。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日本累计429,873万人染疫,其中有7,818人不幸病故。

奥会官员本月公布第一批防疫措施,包括禁止在赛事上呼喊,且除了饮食、睡觉、户外活动以外,所有时间都需戴口罩。

巴西重症监护室病床爆满 达疫情以来最高水平

2021年2月25日,巴西身穿防护服的工人走过Nossa Senhora Aparecida公墓的COVID-19受害者坟墓。(MICHAEL DANTAS/AFP via Getty Images)

巴西一家著名的公卫机构周五警告说,巴西的重症监护室病床使用率处于大流行以来最高水平。

巴西一家知名公卫研究机构奥斯瓦尔多·克鲁兹基金会(Oswaldo Cruz Foundation)周五发布公告称,截至2月22日的数据显示,在巴西26个州中,有12个州ICU病床占用率超过80%。

报告显示,此外17个州的ICU床位使用率也很高,如亚马逊地区的波尔图韦略市(100%)和玛瑙斯市(94.6%)、东北部的福塔莱萨市(94.4%)、中西部地区的戈亚尼亚市(94.4%)、南部城市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市(96.2%)等。

自12月下旬以来,巴西每天通报的COVID-19死亡人数超过千人,其中2月25日超过1500人。

南宫市封城 婴儿患急病求医 家长反遭威胁

图为南宫市在2021年2月15日再次在公共场所进行大规模消杀,街道上空无一人。(网络截图)
图为南宫市在2021年2月15日再次在公共场所进行大规模消杀,街道上空无一人。(网络截图)

近日,河北省南宫市一位王先生向大纪元求助,“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南宫政府没人性啊!2月24日,我去找他们给我开出行证明,带孩子去石家庄看病。他们不但不给开,还要报警,要把我送去派出所,污蔑我破坏社会治安!”

中共病毒疫情爆发期间,河北省南宫市政府实施极端防控,封门封户“一刀切”,造成当地民不聊生,百姓怨声载道。南宫降为低风险后,继续封门14天才开始陆续发放通行证,但南宫人出行仍受严苛控制。

王先生气愤地表示,“我现在郁闷死了!我的孩子只有一个月零三天,一直在拉肚子。现在孩子哭得特别厉害,孩子肚里难受。我们去南宫妇幼医院看过两次,他们治不了。我才决定带孩子去石家庄儿童医院看病。”

目前,南宫人出城必须申请“出城证明”,王先生由于无法提供72小时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相关部门不予放行。王先生表示,“该打的电话我都打了,能找的人也都找了,我真的愁死了!南宫2月8日就低风险了。现在发了通行证,但是从南关去北关都去不了。我也很郁闷,他们发这个证有什么用?”

无奈之下,王先生在网上发帖求助,但他发的帖子被网络审查,无法发表。

王先生表示,“他们(政府官员)就无法无天了?没人管了?!我们老百姓该去哪个部门吿他们去?他们都不是人养的吗?给我们百姓一个说法!我现在就是想出去给我家孩子看病,他们一句话的事,可就是不行。我现在说实话也是无能为力了。等这个事过去,我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明明白白!”

详情请阅原文

【一线采访】疫情志愿者亲历三家方舱隔离

南宫市一处方舱医院的隔离房间。(受访者提供)

在做了二十来天疫情志愿者后,河北南宫的事业单位员工小邱(化名)成了“次密接者”。随后,他被辗转隔离于三家方舱,经历了没有厕所、不准开窗、不见天日的与世隔绝日子,也亲眼见到有人被憋疯。

一个多月后的今天,他依然不知道自己何时能解除隔离。他说,当局的政策是“宁可错杀一万,也不可能放过一个人”。

邢台南宫是今年河北疫情的两个主要疫区之一,从1月6日开始封城。

小邱2月25日告诉大纪元记者,1月3日爆出疫情后,当地的事业单位就几乎全部停摆,能正常上下班的员工都投入抗疫,被分配到各个小区做卡点工作或运送物资。

“我们是没日没夜工作”,他回想当时的工作强度说,“我们卡点十多个人,有各个单位的,就是三班倒,一天上八个小时,每天都上,然后歇上十六个小时,再上八个小时。一直得工作,除了工作回去就睡觉,睡完觉就去工作。”

“因为当时刚开始有很多人来回走动的,我们主要还是守(卡)口,尽量让他们与外界隔离”,小邱说,“当时的疫情还没有扩散得那么严重,随着慢慢地确诊病例越来越多,我们一开始不让他们出小区,然后慢慢地不让他们出家。家门都一个一个封住了,主要是做这个工作。”

很多居民都无法理解突如其来的严厉封锁。有的人头天晚上出门办事,第二天回来却进不了家门。

做志愿者21天后的1月23日,小邱被确认为次密接者,要去集中隔离。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次隔离,自己居然一口气“体验”了三个方舱。

他分享说,“一开始我们住的方舱是在厂子里,是有顶棚的。我们在方舱里面看不到外面,也看不到阳光,也不知道几点,每天顶棚是有那种大灯亮着,反正你一探头出去就能看到外面是亮着灯的。别的就不知道了,你要不看手机也不知道几点。”

那里隔离了几百人,条件非常简陋。“屋里就一张床,别的什么都没有。他给你一些生活用品:洗脸的,洗发膏啥的,还有床单、被褥、电热水壶、洗脸盆。”

一开始,那里既没有无线网络,手机也收不到蜂窝信号,被隔离者一进去就和外面断了联系。经过反映,一个多星期后终于接上网线。

此外,隔间里竟然没有卫生间或任何排水系统。

那怎么解决上厕所问题?“它给你一个收纳的袋,还给你一个那种上厕所的凳子,有工作人员定点收,有专门收这种粪便垃圾的回收箱,每天堆着收一次。”小邱说。

“洗澡更别想了。有电热水壶,自己能烧水,够平常喝水用,洗脸就用凉水。我认识的有的同事,两个多月到现在还没洗过澡。洗头可以烧一点水,因为用不了很多,洗澡不行,因为没有排水,洗的话屋里都是水,没法洗。每天都有人来收废水,你洗脸、洗头的这些水都有人来回收。”

就在这样的环境里,被隔离者们不允许开窗,因为要“防止空气流通、防止交叉感染”。

在隔离期间,小邱透露“方舱里有憋疯的,有的喊,有的闹。”

“有的隔离点是大人带着孩子,有人带俩孩子,孩子还小呢。有的是爸爸带着孩子,妈妈在别的地方隔离,一家分开的这种,小孩闹得也挺厉害的。小孩一闹,大人也受不了,时间一长了大人也是很⋯⋯后来来这待了一段时间之后,有的大人一直在喊,有喊的有闹的,喊什么时候能出去,孩子不行了,天天哭。”

目前,他单位的同事能上班的已经上班了,不能上班的还在隔离着。基本上,所有人都被隔离过,有的甚至被转移了四个隔离点。

详情请阅原文

疫情下佛州安全开放经济 州长:迎来财政盈余

美国佛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共和党人)于2月26日在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上致欢迎辞。 (Photo by Joe Raedle/Getty Images)

美国佛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共和党人)周五(2月26日)在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上致欢迎辞。

他在演讲前表示,尽管在大流行期间各方“预测经济末日”,但坚持安全开放的佛州经济,终于迎来财政“预算盈余”。

佛州跟其它州在处理疫情上走了截然相反道路,没有采取封锁经济的方式,尽管媒体以及拜登政府强烈反对佛州的疫情政策。

德桑蒂斯表示,现在“我们的孩子在学校里,家长们对此很满意。我们的经济在增长,人们有工作做。他们预料经济遇厄运,特别是佛州的经济会很差,因为我们是一个旅游胜地,但我们今年的旅游业一点也没有收缩”。

现年42岁的德桑蒂斯于2018年在前总统川普(特朗普)支持下当选佛州州长。他的经济开放政策是CPAC今年选择佛州奥兰多作为活动场地的部分原因。

德桑蒂斯在演讲中说:“在一个四处都是压制性封锁的国度里,我们正处于一片自由的绿洲当中。”

自流行病开始以来,佛州已有超过3万人死于冠状病毒。但据2月最新数据,自疫情从去年开始以来,佛罗里达州的染疫死亡人数占所有死亡人数的百分比为9.7%,远低于加州的12.6%和美国的平均水平12.2%;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佛罗里达州的老年人人口比例是全美最高,而且它没有像加州、纽约等对疫情实行封锁和严格限制。

相反,很多有钱人从纽约和加州搬移到佛州。美国连锁超市的亿万富翁老板、Gristedes食品公司的总裁约翰·卡西米蒂迪斯(John Catsimatidis)2月16日告诉福克斯商业台的“早安玛丽”(Mornings with Maria)节目,他看到佛罗里达州棕榈滩正在焕发生机,跟纽约市的空城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详情请阅原文

俄外交官徒手推车离开朝鲜 揭平壤真实困境

由于食物短缺,很多朝鲜的儿童营养不良。(Gerald Bourke/WFP via Getty Images)

朝鲜为了防止疫情扩散,长时间封锁边境,本周俄罗斯驻平壤大使馆8名工作人员和家属,花了超过34个小时,辗转回国。他们向外界披露了鲜为人知的朝鲜真实困境。

据CNN2月26日报导,由于朝鲜的边界封锁,让在平壤的俄罗斯外交人员陷入困境。俄罗斯大使馆在其脸书(Facebook)页面上说,俄罗斯外交官及其家人离开该国的唯一途径,就是进行类似“迷宫”的旅途。

他们先坐火车,在朝鲜古老、维护不善、速度超慢的铁路上颠簸了32个小时,然后又乘坐两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到边境,在那里他们需要订购一个铁路手推车,把行李和孩子推过边境。

俄罗斯大使馆张贴了两张他们回家的照片,上面是三等秘书弗拉迪斯拉夫‧索罗金(Vladislav Sorokin)等人的照片,他们穿着厚厚的冬装,用手推车沿着铁轨前进,车上有家人和行李。

索罗金必须将手推车推一公里,横跨两国边界——图们河的桥梁,然后入境俄罗斯。他们一家人到达俄罗斯的哈桑(Khasan)站后,等候在那里的俄罗斯外交部的同事,帮助他们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机场。

俄罗斯驻朝鲜大使亚历山大‧麦塞哥拉(Alexander Matsegora)描述了平壤日益严峻的局势:杂货店的粮食卖光,人们大量失业。

朝鲜经济面临几十年来更容易崩溃的境地。麦塞哥拉说,“在平壤,我们的生活很不轻松。”“经过几个月的自我隔离,货架上的库存已降至最低。即使购买基本商品,如面食、面粉、植物油和糖等都很困难,如果有可以买到的东西,价格也高出三到四倍。”

详情请阅原文

【疫情2.26】请点击这里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疫情2.22】美国染疫死亡人数突破50万
【疫情2.23】纽约现更多英国和南非变种
【疫情2.24】白宫宣布继续实行国家紧急状态
【疫情2.25】全球中共病毒死亡人数破250万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3大动作抗共 赵立坚说辞软化
【横河观点】美国制裁才知中国超级电脑有假
【唐浩视界】数字人民币 藏中共6大谋霸战术
【有冇搞错】习仲勋重修惠能金身传说
【新闻看点】美对台新规踩红线 中共诡异没声
【时事军事】美海军惊人计划 快速打击剑指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