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出租车司机堵布碌崙桥 要求免偿车牌贷款

不满市长6千5百万财政资助计划 坚持要债主削帐到12.5万

人气 121

【大纪元2021年03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周三(3月17日)是纽约出租车司机在市长官邸前抗议白思豪的6,500万牌照贷款资助计划的第九天。同时,在曼哈顿的布碌崙桥上,上百辆黄色出租车把大桥挤个水泄不通。愤怒的司机们要求纽约市政府与借贷方合作,将车牌的贷款降低到12.5万美元。

3月17日纽约黄色出租车堵塞了布碌崙桥抗议市长的补助计划。
3月17日纽约黄色出租车堵塞了布碌崙桥抗议市长的补助计划。(出租车联盟推特)

在这个由“纽约市出租车司机联盟”(New York Taxi Workers Alliance)组织的抗议活动上,有不同宗教信仰的出租车司机举行了不同形式的悼念仪式,纪念在过去几年中因不堪债务重负而自杀的同行们。

司机工会在给本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不同意市长月初公布的6,500万美元的补助计划,即给有债务的司机们9,000美元的六个月无息贷款;或者高达2万美元的一次性无息贷款,以让司机们偿还债主的钱。

“举例说,如果一个司机还有25万美元债务的话,牌照现在价值7万美元,那么剩下的18万美元,债主就可以吿上法庭,用司机的房屋或者10%的工资来要求偿还。”声明中说,“而如果就算只有1,000个司机每人从城市贷款2万美元的话,最大的贷方、对冲基金公司Marblegate就可以得到2,000万的现金储备;一旦清偿开始,司机们要是还不上钱,这个公司就有足够的钱来夺走司机的房子以及其它财产来抵债。”

工会要求的是:纽约市想办法要求债主抹去大部分欠债,将欠债只留下12.5万美元;然后由城市在未来20年内出资7,500万美元保护司机利益,即以4%的利息给司机每月贷款757美元。

3月17日纽约黄色出租车一度堵塞了布碌崙桥,要求减免牌照债务。
3月17日纽约黄色出租车一度堵塞了布碌崙桥,要求减免牌照债务。(出租车司机联盟推特)

换言之,司机们要求债主免去部分债务;而纽约市计划的是帮助司机偿还原有的债务。

纽约出租车背债买牌照一直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上个世纪上叶,牌照颁发部门——市出租车管理局为了遏制纽约道路上过多的出租车,就给司机发牌照,只有拥有此牌照的出租车才能在五个行政区拉客。而且指定曼哈顿东96街和西110街以下的地区,以及JFK、拉瓜迪亚机场这些热门地带都是有牌照的传统出租车的独家领域。所以,出租车牌照就成了人们疯抢的保值资产。

直到2014年以前,出租车管理局和金融机构合作,一直将出租车牌照作为可升值的金融产品在市场上公开拍卖,一度让黄色出租车牌照的价格炒到了100万美元以上。很多司机,其中多数是移民,倾家荡产购买这种牌照,欠了一屁股债。本想指望着一边拉客挣一份稳妥的生活,一边可以将牌照待价而沽,而他们却养肥了生意链中的很多放贷人、倒卖牌照者或者出租车公司老板。

但是2014年以后,Uber等网约车行业横空出世,狠狠地抢夺了传统出租车一统天下的市场。人人会用手机打Uber,人人也都可以当Uber司机,原来炙手可热的传统出租车牌照的价格直线跳水,从100万掉到2017年的20万,再到现在的区区几万美元。全市数千出租车司机就这样被套得牢牢的——不仅拉活儿挣不到养家的钱,而且身上的债也再还不起了。

3月17日纽约出租车司机悼念因不负重债而自杀的同行。
3月17日纽约出租车司机悼念因不负重债而自杀的同行。(出租车司机联盟推特)

2018年5月,一个名叫曹耀明(Yu Mein Chow)的司机跳东河自杀,原因就是承受不了经济上的压力。他2011年花71万美元买了黄车牌照,拿房子做的抵押,但是开出租根本赚不到还债的钱,妻子又得病,他就走了绝路。

在华裔司机自杀之前和之后,共有九位牌照出租车司机自杀。昨天(3月17日)司机们表示,他们今后的九天还要在市政厅门前抗议,一直到市长考虑一项计划,免除司机们丢失房屋、工资以及其它财产的风险为止。◇

责任编辑:李悦

相关新闻
市府调查报告指责出租车中介 误导移民买主
出租车司机工会要求市政豁免牌照主欠款
纽约是否永久停止网约车牌申请 下月投票
出租车管理局永久延长Uber新牌申请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说
【时事人物】破茧成蝶的新铁娘子——特拉斯
【车评】试驾全新Z跑车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未解之谜】科学还是骗局?诺奖得主的惊人发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