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攻中南海”?四二五亲历者还原真相

人气 533

【大纪元2021年04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吴翔综合报导)1999年4月25日前夕,天津公安暴力抓捕法轮功学员,而天津市委的人告诉法轮功学员“到北京才能解决问题”,4月25日,北京及周边地区的一万多名修炼者自发来到国务院信访办反映情况,数位学员代表获时任总理朱镕基和其他官员接见,得以提出三点诉求。

三天后,北京各报转载了中办、国办信访局和北京市公安局的“公告”,称上访者在中南海周围“聚集”。然而到7月19日,民政部却将法轮功宣布为“非法组织”予以取缔。党媒《人民日报》8月13日刊文,称上访为“围攻中南海”,到2001年1月7日又升级为“冲击中南海”。

那么,事实究竟是怎样的?

在亲历四二五事件的法轮功修炼者中,不乏北京名校的师生。他们的忆述,成为西方媒体所说“六四事件后中国民众最大上访活动”的见证。

清华高材生:上访是为了他人知道真相

当年清华大学研究生、曾获该校特等奖学金的谢卫国博士说,1999年4月25日当天一早,他如往常一样来到清华小树林学生炼功点。“当我听说,何祚庥在天津一家杂志上给法轮功造谣,学员请该杂志更正错误,结果几十位天津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非法殴打和关押,我决定上访。”

为什么要上访?谢卫国说,上访是为了他人知道真相。法轮功利国利民,他对此有亲身体验。“我们向政府讲出各自修炼法轮功的亲身体会,这是真;我们为了他人不受谎言欺骗,为了当局者不干错事,这是善;为了世人能做出正确选择,我们承受无名苦难,这是忍。四二五上访是符合真、善、忍原则的。”

谢卫国与另外几位清华学生骑上自行车直奔中南海信访办。早8点到达时,他看到人行道上有很多人在静静地站着,有的在默默地看书。

警察疏导人群 有意形成“包围”之势

前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副教授须寅当天是一个人去的,在中南海附近待了13个小时。日后中共迫害法轮功时称法轮功学员的上访是有组织的,身为义务辅导员的须寅认为这不值得一驳:清华去了多少人,他事后才知道。当时清华九个炼功点有四百多人炼功,只有四十多人去上访;况且如果是有组织的,从北京周边去的人就不止一万人了,很可能是十万、几十万。

须寅在早上7点多到达府佑街北口时,不知信访办的具体位置,他和现场学员就都站在路口等待。警察布好了警戒线,不让行人进入中南海西墙外的府佑街。

大概8点,路口聚集了几百人。须寅惊讶地看到,警察打开府佑街北口的警戒线,将学员引向中南海西门,对面就是通往信访办的胡同入口。事后他才知道,另一些警察同时也把另外一些学员从府佑街的南口向北引领。

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被警察从府佑街北口引入中南海北边的大街——文津街。这种所谓“包围中南海”的阵势其实是圈套,是为了日后诬蔑法轮功“围攻中南海”。其实,中南海的东面和南面都没有学员,西、北墙外一侧的人行道也没有站人。

一位参与执勤的警察回忆,起初警察在通往天安门的各个路口拦截法轮功学员,后来由警察带路,把人疏导向中南海,其实他们都是来找信访办。

朱镕基接见学员代表

8点15分左右,时任总理朱镕基从中南海西门出来,挑选了站在身边的三位学员进入中南海,了解他们上访的心声,当时正在中国科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的石采东就是其中一位。

石采东回忆,“朱镕基边走边大声问道:‘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不是做了批示吗?’”“可是我们没有接到他的批示,中间不知被谁给截住了。”

中午,朱镕基又找来信访局负责人、公安部、国安部、国务院办公厅负责人,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学员和几位北京学员作为代表再一次进入国务院,申诉了三点要求:1. 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2. 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合法、宽松的修炼环境;3. 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

经历过中共反右迫害的朱镕基,面对法轮功学员的合理请求,重申了国家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

须寅记得,下午两三点,有穿便衣的人沿途给学员派发“两办”的通知,称政府从来没有反对任何人练气功、人人都有练功自由、大家不要被坏人利用。看到传单的学员不少,但没有人走。

到晚上9点,默默等待了一天的法轮功学员得知天津公安放了人,在把身边打扫干净之后无声地散去。须寅是最后走的,他说,成千上万的人不到半个小时就走光了,地面洁净得像在发光。

谢卫国则说,当时在场的一位女警察很受感动,说从没见过表现这么好的上访人,在那待了十多个小时,走后地上干干净净的。

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 化解中共阴谋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记载,四二五当天,江泽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北京卫戍区,询问若学员至深夜不散,驻京军队可否迅速集结架走法轮功学员。下午,江还出去“视察”了一番。天津事件的始作俑者何祚庥和司马南则现身中南海二十多分钟,挑衅用意明显。

当时在现场的法轮功学员说,她的一个邻居在北京某医院当医生,第二天(4月26日)就告诉她,她们医院昨天被武警奉命紧急征用,所有病房晚饭前腾出,还准备了大量外伤医疗用品,说有紧急任务;她同学所在的几家医院也都接到同样的命令并做好了准备。

当日北京公安、武警、包括便衣全力出动,沿街巡查、录像,面对法轮功学员的和平、理性、善良,却完全无从下手。

江泽民与中共为何迫害法轮功

《九评共产党》指出,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这面道德的镜子照出了中共的一切不正,在中共看来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否定党的领导”。

江泽民本人靠谎报简历起家,以镇压民众而飞黄腾达,以勾心斗角的党内斗争维持权力,生活极其荒淫腐化,庇护亲信贪污犯罪,无所不用其极,因此十分惧怕“真、善、忍”的道德力量和法轮功所讲的善恶有报。

《江泽民其人》一书也说到,江泽民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妒恨多年;最让江受不了的是,时不时有人在其耳边钦佩地说起李大师的高风亮节。

1998年洪灾期间,江在视察一处大堤时看到一群人在埋头苦干,得意地对手下说:“这些人一定是共产党员。”随后经证实是法轮功学员,当时江妒火中烧,阴着脸掉头走开了。

当时,中共自身面临重重执政危机,作为江氏“军师”的曾庆红给江出了“树立国内假想敌”的策略,目标定为和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团体。

外界分析,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还有其它原因:它看到朱镕基对“四二五”事件的处理受到外界赞赏,很不高兴;先前它还愤于乔石对法轮功的支持,乔石公开了邓小平指定胡锦涛为第四代领导核心的消息,等于宣布江到“十六大”必须退休,也让江愤愤不平。

江泽民在部署镇压法轮功的中央会议上称“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更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一系列“群体灭绝”密令。

自1999年7月20日至今,在中共倾尽国力的镇压迫害中,千千万万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在遭受各种谎言污蔑、诽谤的同时,被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和虐杀。而以“四二五万人上访”为开端,全球法轮功学员坚持和平理性反迫害,为中国民众开创了维权的先河。

江泽民曾叫嚣“三个月铲除法轮功”,然而,22年过去,法轮功已洪传到一百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修炼者上亿。法轮功获得各国各级政府的褒奖、支持议案和信函已超过四千八百项,李洪志大师本人四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中共政权却在迫害中走向衰退、灭亡。今天的中国社会异象频出,法律系统被摧毁,公检法权力黑社会化,都与中共迫害“真、善、忍”信仰和中共的邪恶本质有直接关系。

责任编辑:李缘 #

相关新闻
孔维京:4·25 我被朱镕基带进中南海
“4·25”走入法轮功修炼的人权律师
王友群:回顾“四二五”大上访前的四件大事
中共何以令一位精英人士流亡美国(1)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近平险遭袭击?官方放猛料泄底
【拍案惊奇】华尔街大佬进京救火?许家印两出路
【秦鹏直播】大陆最惨富豪缩水270亿 下个是谁
【新闻大家谈】美英澳组小军事联盟 习严重误判?
【新闻看点】福建疫情仍高烧 中共欲打港富豪?
【财商天下】恒大如炸弹 救或不救中共陷两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