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天主教孤儿院遭政府变相打压 未来堪忧

人气 713

【大纪元2021年0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近期,位于河北省境内的天主教黎明之家”康复中心(亦名孤儿院)遭到当局的变相打压,十八岁以下的残障残疾儿童被迫送到政府部门的福利院。该中心一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康复中心的未来走向无法预估。

这名工作人员向大纪元记者证实,4月13日,三个康复中心共有21名18岁以下的残障儿童被迫送入福利院。当局以疫情为由,福利院实行隔离严格管控,因此被送入的孩子现况无法详知。

“不愿意去的话,当时也是和他们协商,其实我觉得这个也不方便多说,基本上你可以了解一下,把孩子养大这个过程里面是有很深的感情的,就这样决定吧,也是自上而下的吧。孩子们可能也是需要有一个适应的阶段。他们以后满了18岁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但是18岁以下也是身不由己。”

她还表示,目前当局是不允许民办孤儿院的存在,因此只能听任政府的说法,“孩子带走没有协议,因为咱们大陆是不允许民办孤儿院存在的,是这样一个情况吧,所以我们也不是说正规的孤儿院”。

她无奈地说:“之前都是正能量的报导,现在实行这个政策,我们也是不理解,好多事情到底为什么我们也说不清,反正全国各地都是这样的,我们可能也是其中的一个吧。”

当记者询问康复中心是否会有被关闭的危机,她表示完全无法预估。

“这个可能性有没有我不知道,肯定是政府的力量也大了,各方面的能力也强了,所以接下来孤儿会怎么样我们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方向。疫情现在都解封了,但是管制还是属于那种管制。政府说是疫情就是疫情,它说不是疫情也就不是疫情了,也有安全的原因吧,避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一丝一点点的可能性要尽量的避免吧。”

据了解,1982年在教友聚会的地方出现了弃婴,还有在火车站,路边、医院门口都在出现弃婴,他们被天主教信友收留并轮流照顾。王宠林主教发现,孩子们由于没有固定的生活环境难以健康成长。

于是,1988年王主教在边村借用了40平米的民宅创办了孤儿院,并交托给边村德兰女修会管理。

1998年孤儿院正式更名为黎明之家。目前黎明之家共分为三个机构:边村黎明之家护理中心、高邑县黎明之家康复站、宁晋县黎明职能康复中心。迄今已收容照顾过600多名残障弃婴,约四成是患有大脑麻痹症的儿童。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自成立以来康复中心完全是靠公益众筹,捐赠的方式在持续经营下去,他们现在每节康复课程一节费用只有35元,比大陆各地的康复中心费用都最少的,因此无盈利可谈,仅是一种可以正常坚持运营。

她还透露,自中心成立以来,他们仅有7名儿童获得政府的康教费补贴,每人一年1万余元,仅仅给了2年,之后未获得任何政府方面的支持,反而是各种的打压(她不愿意透露更多的信息)。

她最后表示,无论外界的环境如何,他们会坚持照顾这些残障儿童,让他们在社会上会有一立足之地,她看到孩子们的快乐也让她身受同感,做此工作的意义所在。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近日,以化名“P. Wendao”的神父向天主教传媒投书孤儿院收容的残障孤儿全部被迫离开熟悉居所之事,他恳求教宗关注事件。

投书中指,中共政权有了新的政治目标,即“想尽一切办法减少天主教会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因此无论是教会公益活动或教友信仰生活都受到政府加倍的无情打压。

这位神父痛心指,现在中国教友就像黎明之家所收留的身障婴儿,他们是最弱势的族群,被父母与社会抛弃,承受身心痛苦只能发出微弱呼喊,他想问问普世教会的圣父教宗,“您可以听到中国教会最微弱最真实的声音吗?”

责任编辑:方晓

相关新闻
布朗巴克:中共活摘器官 世界不能袖手旁观
中梵协议续2年?台外交部:中共迫害信仰自由更严重了
解读文艺复兴之后两百年间的美术(2)
蓬佩奥吁梵蒂冈在宗教自由上强硬对抗中共
最热视频
【未解之谜】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新闻大家谈】三亚8万人被锁 海南省长喊备战
【微视频】三亚封城 上海游客自救带动本地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