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何迟迟不公布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

人气 10882

【大纪元2021年05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中国去年底完成的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中共国家统计局原计划在4月上旬公布,但至今仍迟迟未公布。英国《金融时报》4月底披露,原因是数据“非常敏感”,需官方内部达成共识后才公布。那么,中共为何迟迟不公布?又为何要内部达成共识后才公布?

4月27日,英国《金融时报》引述知情人士称,中国人口普查已于2020年12月份完成,但因总人口数下降至14亿以下,数据“非常敏感”,需要政府各部门就数据解读达成共识后才公布。

而今年3月中旬,中共国家统计局曾表示,4月上旬会公布人口数据结果,但已到5月了仍未公布。

对此,美国华盛顿信息与战略研究所学者李恒青对大纪元表示,原定4月公布的人口普查结果迟迟不公布有两方面原因。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

李恒青认为,中共不敢公布数据可能是因为普查数据远远低于官方预期,也就是说,中国的实际人口数和政府想公布出来的数字可能相差非常大,有过亿的差距,“之前中共宣称的中国人口可能超过14亿,现在可能也就12亿出头,那个人为制造的虚假数字太大了,没有办法公布,这就是现在不公布的一个原因。”

李恒青认为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数据反映目前中国的政治博弈,“有些人还要继续说假话,因为他们要为所谓建党100年献礼,如果出了这么大的丑闻,这是一个要砸锅的事情。”

国民经济战略发展是基于可靠可信的人口数据。李恒青表示,“刚刚制定的第十四个5年规划和那个所谓的两个100年蓝图都是建立在人口不断增长的数学模型上,现在发现,人口不仅没有增长,而是负增长,那原来制定的政策全是错的,按照易富贤人口结构分析,是一个不可实现的目标。所以,这次第7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不敢公布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前几年的计划生育政策推行过程中,因为它跟各方面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大家都在编造这个数据,把中国的人口数变得虚高。”他说,“现在如果把那个真实数据放出来,马上暴风骤雨就要来,所以,他们会把它经过调整了的也是假数据摆出来。”

“(其实)他们现在的骗局没有办法继续骗下去了,要破产了。”他说。

专家:存在人口数据腐败

4月24日,在李恒青主持的波托马克文化沙龙,作客的著名人口问题研究专家、《大国空巢》一书作者易富贤认为,从2000年开始,中共的人口数据越来越不真实,其原因是存在人口数据严重腐败,并用数据详细揭示了这些腐败。

在沙龙直播中,易富贤认为,随着人口预期寿命的提高、城市化后妇女从事非农业占比越来越高,妇女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生育率会自然下降。但中国(中共)政府却一直迟迟不废除计划生育政策,还篡改数据维持这个政策。

“中国的人口学家、国家计生委、国家统计局一次一次篡改人口数据。比如2000年,中国的生育率只有1.22,官方将生育率篡改为1.8;2010年,生育率只有1.18,官方篡改为1.63;2015年,生育率只有1.05,官方又篡改为1.6。”他说。

易富贤表示,它们用篡改后的数据来说明,如果放开一胎化政策,人口会无限增长,导致粮食、医疗等资源耗尽,所以要维持一胎化政策,而根本原因“是因为利益集团的人口数据腐败”。

国家统计局用教育数据“校正”出生数据

易富贤在沙龙直播中说,国家统计局用上小学的人口数据来修改中国的出生人数。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991—2014年出生4.3亿(43040万人)人口,6年后,1997—2020年小学一年级的招生4.38亿(43874万人)。易富贤说:“但是这个(招生)数据是有问题的、虚高的,数据存在巨量水分。”

为什么要“修正”?易富贤认为,是为获取利益。中国的教育经费是由中央跟地方分担,西部省中央承担80%,地方承担20%;中部省中央承担60%,地方承担40%,“这就导致地方政府的教育机构及学校拚命地虚报(招生)人数来获取教育经费。”他说。

虚报招生人数,中共媒体也有相关报导。2012年1月7日,中央电视台报导,安徽省界首市上报小学生51,586人,实际上只有36,234人,虚报42%,套取经费1,063万元。

同年5月4日,中国青年报报导,湖北阳新县两所中学,一所中学实际人数只有2,147人,上报5,266人;另一所学校实际人数只有700,上报3,000人。

易富贤表示,“国家统计局根据教育数据调节出生数,必然导致中国的出生数存在大量的水分。”

李恒青也持同样的观点:“各级教师、学校及教育系统大家就联合起来造假,约定俗成,都在里面分赃。所以,这个数字是假的。”

专家:户籍水分比统计局的更多

在波托马克文化沙龙直播中,易富贤还披露,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根据2015年的户籍数据推算,2008—2013年的总和生育率为1.61,与当初他自己的预测一致,然后翟振武在2020年获得教育部科研成果二等奖,“说他通过户籍指标来论证他们以前所修改的数据是准确的,而这个数据很可能误导2020年普查。”

他认为,户籍的水分事实上更多,“如2000—2019年,统计局报出增加人口是1.33亿,户籍报出增加人口是1.74亿”,“因为与户口挂钩的权利(利益)有二十多项,导致很多人有多个户口,前几年每天报导的房姐房妹很多。”

易富贤表示,2018年人口实际已经负增长,而统计局认为当年出生了530万人,户籍则认为增加了924万。户籍数据也很容易造假,一个小派出所可以轻易地虚报很多户口,“比如,河南中牟县刁家派出所2010—2011年办出1980个空户口;大连市正厅级‘黑老大’徐长元有二千七百多套房产,很多是买来的户口上户。”

“中国二三十年的造假户口累计有1.5亿个虚假户口,尤其2010年后放开低龄上户限制,水分暴涨。”易富贤说。

李恒青补充说,“无论城市、农村,只要多报一个户口,在分宅基地、土地、拆迁的时候,多一个户口是一个很大的事情。”

卫生部门出生数存在水分

易富贤还披露一个情况,中国从2003年试行新型农村医疗合作,2008年已覆盖全国,称农民生孩子可以报销医疗费,“导致个人、医院管理机构拚命虚报活产数冒领医疗经费。尤其是2010年放开低龄上户,导致很多人去买出生证。”他说。

据网上搜索,“买卖出生证”有数百条信息。2016年9月25日《民主与法制报》报导,安徽蒙城县妇幼保健站4,000份空白出生证被盗卖,而这些出生证可以上户口。2019年10月24日央视报导,多省医院以3万元卖出生证。

易富贤说,虚报出生数、卖出生证有更多利益,“所以,卫生部门的出生数也是有水分的。”

专家披露人口普查数据也被篡改

易富贤在沙龙直播中还谈到人口普查数据、生育率遭篡改的情况。

他举例说,2000年,中共国家统计局预测,2000年中国人口会达到12.67亿。但2000年普查汇总数远远低于12.67亿,“之后官方有所谓复查、补漏,变成12.45亿人口,之后,又额外增加2,072万,然后国家统计局对外公布说,2000年人口普查是12.66亿人口,生育率是1.22,计生委篡改为1.8”。

为什么要篡改生育率?易富贤说,“依据国家计生委法规司于学军说,如果生育率只有1.2就不必实行计划生育了,我们生育率要1.8,所以还要实行计划生育,官方实际很明白,篡改生育率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持计生政策的延续。”

易富贤又举出几组数据,2010年,国家统计局预测2010年人口达到13.41亿,而2010年普查汇总数远远低于预期,于是官方调整为13.40亿。“福建普查办内部明电:原始汇总人口3329万,但福建省最终公报是3689万,多出10.8%。2010年总生育率本来只有1.18,被篡改为1.63。”

“利益集团为了利益用一个虚假的数据来误导公众,如发生在美国,这应该是很严重的事件,不亚于水门事件。”易富贤在直播中说。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中共打压下 新东方宣布停止经营大陆教培服务
分析:中共限电将加速外企离开大陆
对恒大年报发表“无保留意见”普华永道被查
中共推进房地产税试点 地产股应声跳水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思想领袖】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