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114)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30
【字号】    
   标签: tags:

第四十二章 人肉宴会

人肉宴会世无双申报记录吉尼斯

文武杀人是战略无辜同胞当试忠

免费串联传经念把水搅浑好摸鱼

先杀现炒乐无穷天地不容臭万年

根据毛共文革的战略部署,红卫兵在首都点燃了文革大火,仅月余就帮毛共抢到了无数的金银珠宝、黄金、美钞、英镑、古董、文物等。毛泽东在北京指挥红卫兵大搞打砸抢烧杀,他是在做给全国红卫兵、造反派观摩学习和政敌看的。

他为了把这一套无法无天丧尽天良的经验传遍全国各个角落,所以他把全国各地的所有交通工具一律免费,让红卫兵到全国各地去串联点火。他要发动工农大众造反夺权,然后选择最忠于毛路线的走狗爪牙组成领导班子,进一步实现毛泽东称霸世界和毛家天下的政治野心。

南湖中学是肖泽的二个女儿育红、美红就读的学校,育红是邱月凤拖油瓶拖过来的,而美红是肖泽和邱月凤生的。

南湖中学高二66班中有八个人的串联队,由肖美红带队。她对大家说过去我们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天天不读书而在外打砸抢杀烧,是文革的英雄和功臣,现在毛主席让我们出去享享福,让我们免费乘车、吃饭和住宿,要我们到全国各地去串联、传授交流经验,让全国都掀起打砸抢烧杀高潮。我们可以趁此机会跑到全国各地的名山大川游山观景,在毛泽东领导的社会主义里真是幸福快乐。

于是他们选中的第一站是桂林,游过桂林后第二站是广西柳州。在笆斗江旁他们被江面上漂着的许多死尸吸引。美红问身旁的当地民众,那人向她介绍说,这些死尸是从笆斗江的上游、南宁宾阳一带漂来,因为那一带武斗激烈,二派都从军火库里取得大量各种武器,所以武斗时连机枪坦克大炮都用上。笆斗江上漂浮着的死尸是前一段时间在武斗中打死的,后来毛泽东要群众学习锻炼杀人,以试其对毛党的忠诚,所以他们就把武斗的责任推到阶级敌人身上,他制造舆论说,二派革命群众的武斗完全是一小撮阶级敌人在背后挑拨煽动起来的,所以各地造反派停止了自相残杀,调转枪口专门杀害五类分子。现在的这些死尸,都是被造反派打死后,抛进江里顺流漂下来的,但这一段时间里死尸明显少了。

育红问这是为何,是不是有些地方停止了对五类分子的杀害。那人摇摇头说不,现在已发展到更加惨无人道,他们不仅要杀五类分子及其家属,而且还要开人肉宴会随手煮熟吃掉。我看共产党也太残酷了,他们把好事归共产党,而坏事却都推给阶级敌人。其实这些人早已低头认罪夹着尾巴做人了,他们并没有犯错,但共产党偏要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加在他们头上,煽动群众把他们杀掉吃掉。据我所知,在湖南道县农村还组成贫下中农高等法院,大队可以随意处决人,该县红色大屠杀的结果有上万无辜同胞被屠杀。除了我省滨阳外,还有隆安、大兴、上林、武鸣、蒲北、灵山、贵县等七县也都发生大规模的杀人、吃阶级敌人的事。这样无辜的杀人,天理难容,难道共产党不怕历史和后人咒骂?

美红听了这个当地人的介绍,怒火万丈,她认为这个人是阶级敌人的代言人,她想指挥她手下的七名同党把他打死。然后抛进江里喂鱼。后来再一想,不能!他是本地人我是外地人,弄得不好,他们反会把我们抛进江里喂鱼的。后来她对同学们说我很欣赏南宁宾阳一带干部,把所有阶级敌人斩尽杀绝吃掉的办法,阶级敌人在中国的土地上越少越好,我们至今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大场面,不妨大家到那里去参观学习经验,开开眼界。

于是第二天她领着七位同学向宾阳出发,当他们途经宾阳县城关镇的闹市区时,只见街上横七竖八死尸遍地,道路堵塞,电线杆上还挂着人头,因为没有人敢收尸,所以一股恶臭味熏得八位红卫兵小将头昏目眩。

美红问当地老乡,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市民向他们介绍说,昨天下午革委会主任罗永清在这里召集全县各公社民兵,开了一个杀阶级敌人的现场会议,由城关镇和各公社带来五类分子数十人。会上罗永清宣布,这些人坚持反革命立场,与人民为敌,死不悔改。他问下面的民兵怎么办?底下发出了一片吼声,杀!于是早就安排好的民兵拿着步抢、刺刀、砖头、铁锹一拥而上。当这些被公社骗来,跪在台下的阶级敌人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时,就被这些暴徒弄死,有的被割下头挂在电线杆上。最后罗主任讲话他要求各公社回去以后,贯彻这次会议精神,在各公社召开这样的斗争大会,县里还将派特派员到现场督战。这样严峻的形势还有谁敢去收尸和掩埋。

由美红带队的红卫兵在县城住了三天,他们又得到了宣武县举办人肉宴会的消息。美红对大家说,这倒是个新鲜事,我想去亲眼看看,并尝尝人肉到底是啥滋味。于是她带了同学到宣武县看人肉宴会。县革会的领导非常欢迎来自北京的同学,特地派了办公室主任李一民陪他们到先锋公社红光大队开五类分子的人肉宴会。这些同学又在公社革委会主任造反派头头董秋廷的陪同下,来到红光大队。当他们一踏进会场,只见十几个阶级敌人,有吊在行条上,有的绑在柱子上。还有一个被称为狗崽子十多岁的小学生高小良,哭得眼泪都哭干了,看见这群人就求他们救他,有几个同学见此情景暗暗为他流泪。

参加会议的人都是毛党的忠实信徒,坚强的革命造反派,他们个个手拿匕首或刺刀,眼睛里带着血丝,杀气腾腾。斗争大会开始,大队革委会主任造反派头头张百灵讲话,他说今天捆绑在这里的人都是坚决要推翻共产党,领导复辟资本主义,让我们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反革命分子、地主、老财和狗崽子。我们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因此我们要剥他的皮、抽他的筋、食他的肉,方解我们心头之恨。我们今晚在这里举办一次特别宴会,参加的人必须要有坚强的阶级觉悟,爱恨分明,有胆量,有勇气,如果没有请赶快退出。言毕,造反派的喽啰们在会场中央摆起10张八仙桌,桌上摆放着香烟老酒,这些费用都是造反派抄家时抢来的家俱变卖后贪污所得。

肖美红领着的北京红卫兵,由县里乡里干部陪同坐在一桌。酒过几盅,大队的张百灵主任站起来说道,我们大队以县里乡里为榜样,在这里举办这个人肉宴会,各位想吃被绑人的那一个部位可以亲自去摘取,送厨房烹、炒、蒸、煮,任你自由选择,这是个世上独一无二的宴会,是对在座的每个人忠不忠毛主席,仇不仇恨阶级敌人,是真革命还是假革命的真实考验。

言毕他带头到被捆绑的小孩面前说道,我要吃童男子的心肝和鞭(生殖器),随手一刀戮开胸膛,再用膝盖往胃上一顶,一只活剥鲜跳的心脏就滚了出来……随即他又取了小孩的生殖器,送厨房烹炒,下酒吃进了肚里。

大队造反派副司令张钟伟挑选被捆绑者的肝和腰子,其他在座者为表示对毛泽东的忠心也不甘落后,他们上去挖取各自的下酒器官,有的选精肉,有的选大腿做蹄膀,个个有吃有笑,兴致勃勃。他们还猜拳喝酒,热闹非凡。

宴会从晚上6时开始,一直吃到深夜12时多才结束。很多喝醉了酒的造反派借酒兴装神弄鬼,他们不是吐着白沫胡说,就是滚到桌底下面去了。他们口中说道,你们吃了我身上的肉,我去向阎罗王告状,叫你们患上肝癌、胃癌和肺癌不得好死。

与肖美红同坐一桌的县办主任和公社副主任不断地给在座的红卫兵挟人肉吃,向他们介绍说,我们开头听说杀人很害怕,但杀惯了,如同杀只鸡一样不当一回事了,我们开头吃人肉时感到有腥味和酸味,后来吃惯了觉得很香很好吃。美红要尝人肉味,所以大块大块地照吃,但其他同学实在咽不下去。县里和公社的二个陪同动员说,你们是不是怕吃了人肉,今后死者会来寻你们报仇?不要怕,我们有毛主席的保护,这些鬼神是不敢上你们身的。于是这些红卫兵只好闭了眼睛把人肉塞进嘴里吞下肚去。

宴会快结束的时候有个老太婆挖了死者的二只眼睛,她说吃了人眼睛,自己的眼睛会雪亮。还有一个老头拿了一根小管子,先用𨱍头砸碎死者尚存的头颅骨,再把管子插进脑门吸取脑浆。还有些造反派临走时,还割些人肉拿回家去当酒菜。

肖美红等红卫兵回到宿舍想到刚才发生的事,他们深怕吃了人肉,死者找来报仇,所以越想越恶心,越想胃里越难过,一股腥味不断地往嘴里冒,结果呕吐不止,吐到连胃里的黄水也吐了出来。好不容易睡着,但恶梦连绵,一会儿是杀人,一会儿是挖心、挖肝、挖眼睛、吃脑浆,一会儿那些被杀害的人领着母刹野鬼,提着大刀钢叉来向他们索命,二话未说,劈头就砍,吓得他们大喊救命,于是在第二天他们就赶快离开先锋公社和宣武县城。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中共高官在会上简直像一群疯子、瞎子和聋子……真像安徒生童话中皇帝的新衣一样,他们跟随在毛泽东皇帝屁股后面游街,恬不知耻地拼命吹棒毛泽东的光荣正确伟大。
  • Heaven
    要各地按大跃进上报的粮食产量数字,向农民强征粮食,搜刮出更多的粮食。农民因粮食被征光没有粮食吃,开始浮肿饿死。
  • Heaven
    不仅和苏联的赫鲁雪夫弄得反脸,而且东欧共产党国家和几乎所有世界上共产党都远离他,他第一次出征就被钉子碰了回来。
  • Heaven
    在知青们再接再厉的巨大力量冲击下,终于把中共不得人心的上山下乡政策冲垮,几千万的知青才逐渐回城、就业、成家
  • Heaven
    幸亏她插队农村的大女儿育红和其他知青一起冲垮了共产党的上山下乡政策, 回城做了工人,认了这位给她和原来家庭带来灾难的母亲
  • Heaven
    她们除了进城当工人,上工农兵大学和当兵,再没有别的办法了,但要走这条路,必须先要巴结共产党的头头。
  • Heaven
    现在知青回不了城、参不了军、上不了大学、结不了婚,所以只能在这里学习当年毛共领导一帮子穷光棍,做贼、做流氓
  • Heaven
    欺骗学生说,农村是广阔天地,在那里大有作为,提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把知青骗到农村,以解决由于毛泽东发动文革,造成国民经济崩溃的恶果
  • Heaven
    听说有很多红卫兵借串联为名逃到香港去了,如今我们在广州,一跨就到香港,何不趁机也逃到香港去,尝尝那里资本主义生活到底是个啥样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