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114)

作者:老臏遜
Heaven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31
【字號】    
   標籤: tags:

第四十二章 人肉宴會

人肉宴會世無雙申報記錄吉尼斯

文武殺人是戰略無辜同胞當試忠

免費串聯傳經念把水攪渾好摸魚

先殺現炒樂無窮天地不容臭萬年

根據毛共文革的戰略部署,紅衛兵在首都點燃了文革大火,僅月餘就幫毛共搶到了無數的金銀珠寶、黃金、美鈔、英鎊、古董、文物等。毛澤東在北京指揮紅衛兵大搞打砸搶燒殺,他是在做給全國紅衛兵、造反派觀摩學習和政敵看的。

他為了把這一套無法無天喪盡天良的經驗傳遍全國各個角落,所以他把全國各地的所有交通工具一律免費,讓紅衛兵到全國各地去串聯點火。他要發動工農大眾造反奪權,然後選擇最忠於毛路線的走狗爪牙組成領導班子,進一步實現毛澤東稱霸世界和毛家天下的政治野心。

南湖中學是肖澤的二個女兒育紅、美紅就讀的學校,育紅是邱月鳳拖油瓶拖過來的,而美紅是肖澤和邱月鳳生的。

南湖中學高二66班中有八個人的串聯隊,由肖美紅帶隊。她對大家說過去我們執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線,天天不讀書而在外打砸搶殺燒,是文革的英雄和功臣,現在毛主席讓我們出去享享福,讓我們免費乘車、吃飯和住宿,要我們到全國各地去串聯、傳授交流經驗,讓全國都掀起打砸搶燒殺高潮。我們可以趁此機會跑到全國各地的名山大川遊山觀景,在毛澤東領導的社會主義裡真是幸福快樂。

於是他們選中的第一站是桂林,遊過桂林後第二站是廣西柳州。在笆斗江旁他們被江面上漂著的許多死屍吸引。美紅問身旁的當地民眾,那人向她介紹說,這些死屍是從笆斗江的上游、南寧賓陽一帶漂來,因為那一帶武鬥激烈,二派都從軍火庫裡取得大量各種武器,所以武鬥時連機槍坦克大炮都用上。笆斗江上漂浮著的死屍是前一段時間在武鬥中打死的,後來毛澤東要群眾學習鍛煉殺人,以試其對毛黨的忠誠,所以他們就把武鬥的責任推到階級敵人身上,他製造輿論說,二派革命群眾的武鬥完全是一小撮階級敵人在背後挑撥煽動起來的,所以各地造反派停止了自相殘殺,調轉槍口專門殺害五類分子。現在的這些死屍,都是被造反派打死後,拋進江裡順流漂下來的,但這一段時間裡死屍明顯少了。

育紅問這是為何,是不是有些地方停止了對五類分子的殺害。那人搖搖頭說不,現在已發展到更加慘無人道,他們不僅要殺五類分子及其家屬,而且還要開人肉宴會隨手煮熟吃掉。我看共產黨也太殘酷了,他們把好事歸共產黨,而壞事卻都推給階級敵人。其實這些人早已低頭認罪夾著尾巴做人了,他們並沒有犯錯,但共產黨偏要把各種莫須有的罪名加在他們頭上,煽動群眾把他們殺掉吃掉。據我所知,在湖南道縣農村還組成貧下中農高等法院,大隊可以隨意處決人,該縣紅色大屠殺的結果有上萬無辜同胞被屠殺。除了我省濱陽外,還有隆安、大興、上林、武鳴、蒲北、靈山、貴縣等七縣也都發生大規模的殺人、吃階級敵人的事。這樣無辜的殺人,天理難容,難道共產黨不怕歷史和後人咒駡?

美紅聽了這個當地人的介紹,怒火萬丈,她認為這個人是階級敵人的代言人,她想指揮她手下的七名同黨把他打死。然後拋進江裡餵魚。後來再一想,不能!他是本地人我是外地人,弄得不好,他們反會把我們拋進江裡餵魚的。後來她對同學們說我很欣賞南寧賓陽一帶幹部,把所有階級敵人斬盡殺絕吃掉的辦法,階級敵人在中國的土地上越少越好,我們至今還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大場面,不妨大家到那裡去參觀學習經驗,開開眼界。

於是第二天她領著七位同學向賓陽出發,當他們途經賓陽縣城關鎮的鬧市區時,只見街上橫七豎八死屍遍地,道路堵塞,電線杆上還掛著人頭,因為沒有人敢收屍,所以一股惡臭味熏得八位紅衛兵小將頭昏目眩。

美紅問當地老鄉,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個市民向他們介紹說,昨天下午革委會主任羅永清在這裡召集全縣各公社民兵,開了一個殺階級敵人的現場會議,由城關鎮和各公社帶來五類分子數十人。會上羅永清宣布,這些人堅持反革命立場,與人民為敵,死不悔改。他問下面的民兵怎麼辦?底下發出了一片吼聲,殺!於是早就安排好的民兵拿著步搶、刺刀、磚頭、鐵鍬一擁而上。當這些被公社騙來,跪在台下的階級敵人還沒有弄清怎麼回事時,就被這些暴徒弄死,有的被割下頭掛在電線杆上。最後羅主任講話他要求各公社回去以後,貫徹這次會議精神,在各公社召開這樣的鬥爭大會,縣裡還將派特派員到現場督戰。這樣嚴峻的形勢還有誰敢去收屍和掩埋。

由美紅帶隊的紅衛兵在縣城住了三天,他們又得到了宣武縣舉辦人肉宴會的消息。美紅對大家說,這倒是個新鮮事,我想去親眼看看,並嚐嚐人肉到底是啥滋味。於是她帶了同學到宣武縣看人肉宴會。縣革會的領導非常歡迎來自北京的同學,特地派了辦公室主任李一民陪他們到先鋒公社紅光大隊開五類分子的人肉宴會。這些同學又在公社革委會主任造反派頭頭董秋廷的陪同下,來到紅光大隊。當他們一踏進會場,只見十幾個階級敵人,有吊在行條上,有的綁在柱子上。還有一個被稱為狗崽子十多歲的小學生高小良,哭得眼淚都哭乾了,看見這群人就求他們救他,有幾個同學見此情景暗暗為他流淚。

參加會議的人都是毛黨的忠實信徒,堅強的革命造反派,他們個個手拿匕首或刺刀,眼睛裡帶著血絲,殺氣騰騰。鬥爭大會開始,大隊革委會主任造反派頭頭張百靈講話,他說今天捆綁在這裡的人都是堅決要推翻共產黨,領導復辟資本主義,讓我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反革命分子、地主、老財和狗崽子。我們決不能讓他們的陰謀得逞,因此我們要剝他的皮、抽他的筋、食他的肉,方解我們心頭之恨。我們今晚在這裡舉辦一次特別宴會,參加的人必須要有堅強的階級覺悟,愛恨分明,有膽量,有勇氣,如果沒有請趕快退出。言畢,造反派的嘍囉們在會場中央擺起10張八仙桌,桌上擺放著香煙老酒,這些費用都是造反派抄家時搶來的傢俱變賣後貪污所得。

肖美紅領著的北京紅衛兵,由縣裡鄉里幹部陪同坐在一桌。酒過幾盅,大隊的張百靈主任站起來說道,我們大隊以縣裡鄉里為榜樣,在這裡舉辦這個人肉宴會,各位想吃被綁人的那一個部位可以親自去摘取,送廚房烹、炒、蒸、煮,任你自由選擇,這是個世上獨一無二的宴會,是對在座的每個人忠不忠毛主席,仇不仇恨階級敵人,是真革命還是假革命的真實考驗。

言畢他帶頭到被捆綁的小孩面前說道,我要吃童男子的心肝和鞭(生殖器),隨手一刀戮開胸膛,再用膝蓋往胃上一頂,一隻活剝鮮跳的心臟就滾了出來……隨即他又取了小孩的生殖器,送廚房烹炒,下酒吃進了肚裡。

大隊造反派副司令張鐘偉挑選被捆綁者的肝和腰子,其他在座者為表示對毛澤東的忠心也不甘落後,他們上去挖取各自的下酒器官,有的選精肉,有的選大腿做蹄膀,個個有吃有笑,興致勃勃。他們還猜拳喝酒,熱鬧非凡。

宴會從晚上6時開始,一直吃到深夜12時多才結束。很多喝醉了酒的造反派借酒興裝神弄鬼,他們不是吐著白沫胡說,就是滾到桌底下面去了。他們口中說道,你們吃了我身上的肉,我去向閻羅王告狀,叫你們患上肝癌、胃癌和肺癌不得好死。

與肖美紅同坐一桌的縣辦主任和公社副主任不斷地給在座的紅衛兵挾人肉吃,向他們介紹說,我們開頭聽說殺人很害怕,但殺慣了,如同殺隻雞一樣不當一回事了,我們開頭吃人肉時感到有腥味和酸味,後來吃慣了覺得很香很好吃。美紅要嚐人肉味,所以大塊大塊地照吃,但其他同學實在咽不下去。縣裡和公社的二個陪同動員說,你們是不是怕吃了人肉,今後死者會來尋你們報仇?不要怕,我們有毛主席的保護,這些鬼神是不敢上你們身的。於是這些紅衛兵只好閉了眼睛把人肉塞進嘴裡吞下肚去。

宴會快結束的時候有個老太婆挖了死者的二隻眼睛,她說吃了人眼睛,自己的眼睛會雪亮。還有一個老頭拿了一根小管子,先用鎯頭砸碎死者尚存的頭顱骨,再把管子插進腦門吸取腦漿。還有些造反派臨走時,還割些人肉拿回家去當酒菜。

肖美紅等紅衛兵回到宿舍想到剛才發生的事,他們深怕吃了人肉,死者找來報仇,所以越想越噁心,越想胃裡越難過,一股腥味不斷地往嘴裡冒,結果嘔吐不止,吐到連胃裡的黃水也吐了出來。好不容易睡著,但惡夢連綿,一會兒是殺人,一會兒是挖心、挖肝、挖眼睛、吃腦漿,一會兒那些被殺害的人領著母刹野鬼,提著大刀鋼叉來向他們索命,二話未說,劈頭就砍,嚇得他們大喊救命,於是在第二天他們就趕快離開先鋒公社和宣武縣城。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暗戰赤龍
    從中王淑華漸漸體會到兒子一些思想軌跡,也感到兒子正在向一個「深淵」滑去,逼近危險。
  • 阿爾巴尼亞駡中共修正主義;朝鮮罵中共把美國戰火放在朝鮮打;越南則用中共武器、金錢、糧食反過來攻擊中國;蘇俄則在珍寶島與中共大打出手,還想用核武器斬首。
  • 暗戰赤龍
    得到這位「叛逃」人員相助,可以釐清近幾年來美國中情局在中國的臥底不斷被清算的真相,查清潛伏在美國情報系統內部內的「鼴鼠」...
  • Heaven
    1960年12月雲南宣武暴動,有417人參加,他們的口號是實行二次土改、平分土地、土地回老家、不交公糧、不賣餘糧、解散食堂等口號。
  • Heaven
    中共高官在會上簡直像一群瘋子、瞎子和聾子……真像安徒生童話中皇帝的新衣一樣,他們跟隨在毛澤東皇帝屁股後面遊街,恬不知恥地拼命吹棒毛澤東的光榮正確偉大。
  • Heaven
    要各地按大躍進上報的糧食產量數字,向農民強徵糧食,搜刮出更多的糧食。農民因糧食被徵光沒有糧食吃,開始浮腫餓死。
  • Heaven
    不僅和蘇聯的赫魯雪夫弄得反臉,而且東歐共產黨國家和幾乎所有世界上共產黨都遠離他,他第一次出征就被釘子碰了回來。
  • Heaven
    在知青們再接再厲的巨大力量衝擊下,終於把中共不得人心的上山下鄉政策衝垮,幾千萬的知青才逐漸回城、就業、成家
  • Heaven
    幸虧她插隊農村的大女兒育紅和其他知青一起衝垮了共產黨的上山下鄉政策, 回城做了工人,認了這位給她和原來家庭帶來災難的母親
  • Heaven
    她們除了進城當工人,上工農兵大學和當兵,再沒有別的辦法了,但要走這條路,必須先要巴結共產黨的頭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