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15)谍影重重

作者:戟枫
暗战赤龙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87
【字号】    
   标签: tags:

第十五章 谍影重重

看到落在纸条末尾那个熟悉的法文签名clair,许青平打了一个机灵。心里默念难道说王阿姨已经和伟光联系上了?这个签名说明这个纸条是最近写的,而不是以前留下的。

趁着王淑华进来倒茶的机会,许青平指着那瓶紫荆花说道:“阿姨,这朵花真鲜艳,你上街买的?”

王淑华定睛看了一会:“奇怪啊,我没有买花呢,什么时候这里插了一朵花呢?”

许青平仔细端详着王淑华的眼神,确定老人家没有掩饰的表情,心里暗自琢磨:“看来这是伟光给自己留资讯了,但是是哪个人传递的呢?”

有关吴伟光的资讯,许青平还是很清楚的:从香港出逃,瓜地马拉消失;到了澳洲,又到了太平洋岛国。

谭鑫被澳洲安全部逮捕,传出他设置炸药将吴伟光炸死,但通过多种管道,并没有获得尸体检验报告,部里意见是吴伟光设置的障眼法。

最近那篇报导《世纪病毒的起源》出现,可以看出是吴伟光已经彻底背叛了这个国家。如今在这里出现他的笔迹,难道说他需要我的帮忙吗?这让许青平非常纠结,背叛这个体制、这个国家,许青平是做不到的。

最关键的是如果不是王阿姨放置的这朵花,谁还能进来放花呢?伟光的人缘很好,可是别墅负责监控的并不是他的手下,以及和他有密切关系的人啊!

许青平仔细过滤着可以进入房间的人选:自己的秘书小冉,自己的学妹,也是红色家庭背景,虽然学业很优秀,但基本没有出去历练过,也不可能和外界有什么联系;清洁工吴姨,虽然不算体制内人员,但是编外人员也受过基本的保密训练,也没有机会和外界联系;别墅周边负责监控的老李、小宋,过去和伟光不是一个部门,也和伟光没有交集。

这几个可以进入房间的人都没有可能,那到底是谁进来放置这朵花呢? 许青平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留作日后继续观察了,便找出打火机将纸条烧了。

许青平带着疑惑和王淑华告别,和秘书小冉离开了吴伟光的别墅。

将小冉送回基地宿舍,许青平并没有回到自己宿舍,而是驱车前往南沙岛,那里的风景区有一片高档别墅区。

粤港澳京等地的达官贵人都喜欢在那里置办度假住所,因为这里交通方便,又可以远离政治中心,但一旦发生什么事,却又能及时参与进来。

许一在这里同样有一间豪华别墅,赋闲期间许一就住在这里。看到许青平进来,正在给花盆浇水的许一放下水壶,示意许青平跟他到书房里。

许一是许青平认为许家第二代最有见识和智慧的人。每有疑虑问题,许青平愿意找许一谈谈。

两人坐定,许青平把了解到的关于吴伟光的情况大致介绍一下。许一点点头说道:“情况比你知道的还严重,高福在模里西斯栽了,连他带去的四个特别组员。”

“啊!”许青平惊呼一声,蹙眉沉默不语。

“看来,伟光这小子彻底反叛了,和美国方面勾搭上了。”许一沉默一会儿,又说道:“哎!是我们害了他,他这样秉性的人不应该做这一行。”

“嗯!伟光太正直了,无法容纳这样的阴暗、肮脏。”许青平也顺着说道。

“这样的话,对叔叔您的复出影响太大了,乔副部长又可以趁机做文章了。”许青平忧虑地说道。

“哈哈!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依。当下这套是持续不下去的,中美关系必须走向正轨。”许一爽朗地笑笑说道。

“可是如果真的闭关锁国,以他的思想状态,中美是不是真得走向热战啊?”许青平依然很忧虑地说道。

“怎么热战啊?你知道的,实力差距太大了,人家六代机已经研制出来,放在仓库里不用,我们的五代机只是摆出来做样子,潜艇、航母都是二代的差距。”许一轻蔑地撇撇嘴。

“可是,他就想关起门来坐皇帝怎么办啊?”

“这不是他想怎样就怎样的,中国历朝历代改朝换代,无非是老百姓活不下去,以死相争而已。”

许一双目透着光亮继续说道:“中国吃饱饭才几年,靠种地能养活十四亿人吗?不过就是依靠外部的市场,而最大的市场就是美国,所以必须和美国搞好关系,哪有和自己最大的客户打仗的道理呢!”

“可是当前怎么处理和伟光的关系呢?”许青平小心地问道。

“伟光想出走不是突然心血来潮的吧,看得出来他收集的很多资料根本不是他涉及的业务范围。”许一似乎在向许青平询问。

“嗯!目前他手上还有很多绝密的资料没有爆出来呢!”许青平加重语气说道。

“哎!他是一个天才,可惜不能为我们所用。”许一叹息说道。

“我想他会和你联系的,因为他母亲。你必须谨慎处理,不能让那些人抓住把柄,又能留有余地。”许一似乎看出许青平向他请教的目的,很明确地提醒她。

“嗯!明白了,还是叔叔智慧绝顶。”许青平轻松下来,和许一开起玩笑。

“还是那句话,留有余地,未来好相见。中美关系必然会走向和好的那一天。”许一断然下着结论。

和许一的对话,让许青平纠结的心轻松很多,知道自己将如何处理那些棘手的问题。

而且许家在这个行业耕耘太久,门下弟子没有一万,也有八千,遍及海内外,叔叔许一最终还是要出山的。

又过了一个星期,许青平提前来到了吴伟光的书房。一会功夫看到清洁工吴姨开门进来,手里拿着一朵花。

看到许青平坐在那里便打着招呼:“许处好,您今天来得真早啊。”说着走到花瓶旁,将花插进花瓶里,开始清洁房间。

许青平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暗自思讨:看来吴姨被利用了,她根本不知道她所做的事情的背景,便问道:“吴姨,你这花在哪里买的?”

“哪里是我买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个星期和这个星期,在路口都碰到一个快递小哥,问我这里位址,说是花店有顾客送花到这个别墅。我一看就是一朵花,里边放着一张纸条写着一首诗,没有什么,就答应快递小哥,顺路给带回来了。”

听着吴姨很坦然地叙述着情况,许青平陷入沉默。

“对了,快递小哥还特别叮嘱要把花放在书房里。”看到许青平沉默,吴阿姨又补充道。

“哦!没事啊,这花挺好的。”许青平开口安慰吴姨一句。

等到吴姨清洁完房间准备离开,许青平站起身来问道:“吴姨,那个花店的地址有没有?”

“有,我看过快递单,那个花店就在路口那个花场附近,很容易找到的。”吴姨想了一下回答道。

“许处,你想买花?等下我清洁完,替你跑一趟。”吴姨微笑地说道。

“哦!不用,一会我出去路过顺路买就行了,谢谢,吴姨。”许青平轻松地说道,心里默想看来吴姨确实不知情。

再待了一会,许青平便独自驾车向路口驶去。到了花场附近,确实看到一个门帘很显眼的花店,门口摆放着一座座花坛。

许青平进入后,直接找到老板娘,亮出派司,老板娘很紧张,很快叫来接电话的小妹。

小妹回忆道:早上是一个男子打电话订花,而且特别叮嘱在路口八点左右有个阿姨路过,把花交给她就可以了。

许青平看着小妹翻找出来的电话号码,一查是市区的一个公用电话,便知道这是无法跟踪线索了。

心里想着该来的一定会来,就不再去追踪这件事情。可是到了下一个星期天,书房里却再没出现花朵,这让许青平纳闷不已。

带着烦躁的心情,许青平驾车来到一座山庄,这里是许青平过去约会线人的地方,非常隐蔽。

吩咐服务员叫了一壶龙井,便坐到自己常去的包厢,独自看着窗户外苍郁的山林发呆。

一会儿功夫门开了,一个头发染着一缕黄色的青年男子探进头来,嘴里甜蜜地叫着:“青姐,好雅致啊!你一个人在这里孤芳自赏,我进来可以吗?”

许青平定睛一看,是过去大院里的发小,现在部里的混世天王,有名的纨绔子弟徐大勇。

从小跟在许青平后边玩耍的小混混,长大了仗着家里的背景进入安全部门。

人倒是随和,人畜无害,和部里上上下下关系搞得融洽,也喜欢帮助他人。所以虽然正事,部里不敢安排他去做,但上上下下对他也不排斥,他也没有威胁到他人地位的能力。

但许青平知道这个发小,私底下利用安全部门的招牌,倒买倒卖,拉关系,搞批文,能量大着呢。

“进来吧,你一天游手好闲的,居然跟踪起我来了,胆子肥了!”许青平没好气地训斥起徐大勇。

“啊呀!我的青姐,我的女神,您再借给我八个狗胆,我也不敢跟踪您啊!”徐大勇嘴里卖乖地讨好着。

“那你跑到这里干嘛啊?”

“啊呀!只有您青姐有工作做,俺就不能干点正事啊,俺也是有工作的人啊!”徐大勇说完,大大咧咧地坐到许青平的对面。

“青姐,我刚才叫老板安排一壶他们刚进的大红袍,把你那个龙井退了。”徐大勇自把自为地说道。

许青平瞪了他一眼,又把头转向外边。

“青姐,伟哥的花还好吧?”徐大勇贱贱地问道。

许青平惊诧地回过头,瞪大眼睛看着徐大勇,好像遇到了鬼魅。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座海岛经过一年多建设,早已经是一座规划整齐的军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军营宿舍,一座座训练场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岛的各个角落。
  • 多数单位为了向领导显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级领导赏识,能够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虚作假,虚报完成和超额完成上级数字和指标...
  • 这里各个部门主管、海外间谍关系都和部里的其他几位副部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表面对他很恭敬、顺从,但执行任务就大打折扣。
  • 中共为了让高价药占领市场,在交易中让回扣高的淘汰回扣低的廉价药,迫使生产廉价药的药厂关门。而且鼓励药厂每年推出改头换面的高价新药上万种,不顾人民死活地压榨病人
  • 张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实,趁着大陆的官员、富豪不在,到外边打野食,补充感情和欲望的缺失,但张素梅一次也没有干过,知道这里风险很大,而且自己年岁增大,经不起风浪。
  • 民以食为天,全面地和美国冷战、甚至局部的热战,都会使得国内经济雪上加霜。
  • 由于共产党抢走了农民的土地,拆掉了他们的住房,所以现在变得上无片瓦、下无葬身之地,在他们死后还得花1~2 万元,甚至10~20万元买块1~2 平方米的坟地。
  • 这时节加州的阳光是强烈刺目的,蔚蓝的海面上氤氲着水汽,一层层海浪怕打着细软的沙滩,给这夏日带来清凉...
  • 中共官员利用私有化大捞钱财,其贪腐程度远比抗日胜利时期国民党接收大员大捞胜利财要严重恶劣得多。
  • 吴伟光开心地望着海面翻滚的浪花,小黄在旁也乐得说道:“吴sir,你说这次中共会不会吓怕了?”“不会,在他们眼里这些走狗不值钱的,但走狗们会吓怕的。”吴伟光乐呵呵地解释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