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15)諜影重重

作者:戟楓
暗戰赤龍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87
【字號】    
   標籤: tags:

第十五章 諜影重重

看到落在紙條末尾那個熟悉的法文簽名clair,許青平打了一個機靈。心裡默念難道說王阿姨已經和偉光聯繫上了?這個簽名說明這個紙條是最近寫的,而不是以前留下的。

趁著王淑華進來倒茶的機會,許青平指著那瓶紫荊花說道:「阿姨,這朵花真鮮豔,你上街買的?」

王淑華定睛看了一會:「奇怪啊,我沒有買花呢,什麼時候這裡插了一朵花呢?」

許青平仔細端詳著王淑華的眼神,確定老人家沒有掩飾的表情,心裡暗自琢磨:「看來這是偉光給自己留資訊了,但是是哪個人傳遞的呢?」

有關吳偉光的資訊,許青平還是很清楚的:從香港出逃,瓜地馬拉消失;到了澳洲,又到了太平洋島國。

譚鑫被澳洲安全部逮捕,傳出他設置炸藥將吳偉光炸死,但通過多種管道,並沒有獲得屍體檢驗報告,部裡意見是吳偉光設置的障眼法。

最近那篇報導《世紀病毒的起源》出現,可以看出是吳偉光已經徹底背叛了這個國家。如今在這裡出現他的筆跡,難道說他需要我的幫忙嗎?這讓許青平非常糾結,背叛這個體制、這個國家,許青平是做不到的。

最關鍵的是如果不是王阿姨放置的這朵花,誰還能進來放花呢?偉光的人緣很好,可是別墅負責監控的並不是他的手下,以及和他有密切關係的人啊!

許青平仔細過濾著可以進入房間的人選:自己的祕書小冉,自己的學妹,也是紅色家庭背景,雖然學業很優秀,但基本沒有出去歷練過,也不可能和外界有什麼聯繫;清潔工吳姨,雖然不算體制內人員,但是編外人員也受過基本的保密訓練,也沒有機會和外界聯繫;別墅周邊負責監控的老李、小宋,過去和偉光不是一個部門,也和偉光沒有交集。

這幾個可以進入房間的人都沒有可能,那到底是誰進來放置這朵花呢? 許青平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留作日後繼續觀察了,便找出打火機將紙條燒了。

許青平帶著疑惑和王淑華告別,和祕書小冉離開了吳偉光的別墅。

將小冉送回基地宿舍,許青平並沒有回到自己宿舍,而是驅車前往南沙島,那裡的風景區有一片高檔別墅區。

粵港澳京等地的達官貴人都喜歡在那裡置辦度假住所,因為這裡交通方便,又可以遠離政治中心,但一旦發生什麼事,卻又能及時參與進來。

許一在這裡同樣有一間豪華別墅,賦閒期間許一就住在這裡。看到許青平進來,正在給花盆澆水的許一放下水壺,示意許青平跟他到書房裡。

許一是許青平認為許家第二代最有見識和智慧的人。每有疑慮問題,許青平願意找許一談談。

兩人坐定,許青平把瞭解到的關於吳偉光的情況大致介紹一下。許一點點頭說道:「情況比你知道的還嚴重,高福在模里西斯栽了,連他帶去的四個特別組員。」

「啊!」許青平驚呼一聲,蹙眉沉默不語。

「看來,偉光這小子徹底反叛了,和美國方面勾搭上了。」許一沉默一會兒,又說道:「哎!是我們害了他,他這樣秉性的人不應該做這一行。」

「嗯!偉光太正直了,無法容納這樣的陰暗、骯髒。」許青平也順著說道。

「這樣的話,對叔叔您的復出影響太大了,喬副部長又可以趁機做文章了。」許青平憂慮地說道。

「哈哈!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依。當下這套是持續不下去的,中美關係必須走向正軌。」許一爽朗地笑笑說道。

「可是如果真的閉關鎖國,以他的思想狀態,中美是不是真得走向熱戰啊?」許青平依然很憂慮地說道。

「怎麼熱戰啊?你知道的,實力差距太大了,人家六代機已經研製出來,放在倉庫裡不用,我們的五代機只是擺出來做樣子,潛艇、航母都是二代的差距。」許一輕蔑地撇撇嘴。

「可是,他就想關起門來坐皇帝怎麼辦啊?」

「這不是他想怎樣就怎樣的,中國歷朝歷代改朝換代,無非是老百姓活不下去,以死相爭而已。」

許一雙目透著光亮繼續說道:「中國吃飽飯才幾年,靠種地能養活十四億人嗎?不過就是依靠外部的市場,而最大的市場就是美國,所以必須和美國搞好關係,哪有和自己最大的客戶打仗的道理呢!」

「可是當前怎麼處理和偉光的關係呢?」許青平小心地問道。

「偉光想出走不是突然心血來潮的吧,看得出來他收集的很多資料根本不是他涉及的業務範圍。」許一似乎在向許青平詢問。

「嗯!目前他手上還有很多絕密的資料沒有爆出來呢!」許青平加重語氣說道。

「哎!他是一個天才,可惜不能為我們所用。」許一歎息說道。

「我想他會和你聯繫的,因為他母親。你必須謹慎處理,不能讓那些人抓住把柄,又能留有餘地。」許一似乎看出許青平向他請教的目的,很明確地提醒她。

「嗯!明白了,還是叔叔智慧絕頂。」許青平輕鬆下來,和許一開起玩笑。

「還是那句話,留有餘地,未來好相見。中美關係必然會走向和好的那一天。」許一斷然下著結論。

和許一的對話,讓許青平糾結的心輕鬆很多,知道自己將如何處理那些棘手的問題。

而且許家在這個行業耕耘太久,門下弟子沒有一萬,也有八千,遍及海內外,叔叔許一最終還是要出山的。

又過了一個星期,許青平提前來到了吳偉光的書房。一會功夫看到清潔工吳姨開門進來,手裡拿著一朵花。

看到許青平坐在那裡便打著招呼:「許處好,您今天來得真早啊。」說著走到花瓶旁,將花插進花瓶裡,開始清潔房間。

許青平睜大眼睛看著這一切,暗自思討:看來吳姨被利用了,她根本不知道她所做的事情的背景,便問道:「吳姨,你這花在哪裡買的?」

「哪裡是我買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上個星期和這個星期,在路口都碰到一個快遞小哥,問我這裡位址,說是花店有顧客送花到這個別墅。我一看就是一朵花,裡邊放著一張紙條寫著一首詩,沒有什麼,就答應快遞小哥,順路給帶回來了。」

聽著吳姨很坦然地敘述著情況,許青平陷入沉默。

「對了,快遞小哥還特別叮囑要把花放在書房裡。」看到許青平沉默,吳阿姨又補充道。

「哦!沒事啊,這花挺好的。」許青平開口安慰吳姨一句。

等到吳姨清潔完房間準備離開,許青平站起身來問道:「吳姨,那個花店的地址有沒有?」

「有,我看過快遞單,那個花店就在路口那個花場附近,很容易找到的。」吳姨想了一下回答道。

「許處,你想買花?等下我清潔完,替你跑一趟。」吳姨微笑地說道。

「哦!不用,一會我出去路過順路買就行了,謝謝,吳姨。」許青平輕鬆地說道,心裡默想看來吳姨確實不知情。

再待了一會,許青平便獨自駕車向路口駛去。到了花場附近,確實看到一個門簾很顯眼的花店,門口擺放著一座座花壇。

許青平進入後,直接找到老闆娘,亮出派司,老闆娘很緊張,很快叫來接電話的小妹。

小妹回憶道:早上是一個男子打電話訂花,而且特別叮囑在路口八點左右有個阿姨路過,把花交給她就可以了。

許青平看著小妹翻找出來的電話號碼,一查是市區的一個公用電話,便知道這是無法跟蹤線索了。

心裡想著該來的一定會來,就不再去追蹤這件事情。可是到了下一個星期天,書房裡卻再沒出現花朵,這讓許青平納悶不已。

帶著煩躁的心情,許青平駕車來到一座山莊,這裡是許青平過去約會線人的地方,非常隱蔽。

吩咐服務員叫了一壺龍井,便坐到自己常去的包廂,獨自看著窗戶外蒼鬱的山林發呆。

一會兒功夫門開了,一個頭髮染著一縷黃色的青年男子探進頭來,嘴裡甜蜜地叫著:「青姐,好雅致啊!你一個人在這裡孤芳自賞,我進來可以嗎?」

許青平定睛一看,是過去大院裡的髮小,現在部裡的混世天王,有名的紈絝子弟徐大勇。

從小跟在許青平後邊玩耍的小混混,長大了仗著家裡的背景進入安全部門。

人倒是隨和,人畜無害,和部裡上上下下關係搞得融洽,也喜歡幫助他人。所以雖然正事,部裡不敢安排他去做,但上上下下對他也不排斥,他也沒有威脅到他人地位的能力。

但許青平知道這個髮小,私底下利用安全部門的招牌,倒買倒賣,拉關係,搞批文,能量大著呢。

「進來吧,你一天遊手好閒的,居然跟蹤起我來了,膽子肥了!」許青平沒好氣地訓斥起徐大勇。

「啊呀!我的青姐,我的女神,您再借給我八個狗膽,我也不敢跟蹤您啊!」徐大勇嘴裡賣乖地討好著。

「那你跑到這裡幹嘛啊?」

「啊呀!只有您青姐有工作做,俺就不能幹點正事啊,俺也是有工作的人啊!」徐大勇說完,大大咧咧地坐到許青平的對面。

「青姐,我剛才叫老闆安排一壺他們剛進的大紅袍,把你那個龍井退了。」徐大勇自把自為地說道。

許青平瞪了他一眼,又把頭轉向外邊。

「青姐,偉哥的花還好吧?」徐大勇賤賤地問道。

許青平驚詫地回過頭,瞪大眼睛看著徐大勇,好像遇到了鬼魅。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趙靜似乎對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這讓林軍非常惱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財富在悉尼大學華裔學生中不說數一數二,至少目前沒有發現超過他的。
  • 這座海島經過一年多建設,早已經是一座規劃整齊的軍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軍營宿舍,一座座訓練場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島的各個角落。
  • 多數單位為了向領導顯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級領導賞識,能夠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虛作假,虛報完成和超額完成上級數字和指標...
  • 這裡各個部門主管、海外間諜關係都和部裡的其他幾位副部長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表面對他很恭敬、順從,但執行任務就大打折扣。
  • 中共為了讓高價藥占領市場,在交易中讓回扣高的淘汰回扣低的廉價藥,迫使生產廉價藥的藥廠關門。而且鼓勵藥廠每年推出改頭換面的高價新藥上萬種,不顧人民死活地壓榨病人
  • 張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實,趁著大陸的官員、富豪不在,到外邊打野食,補充感情和慾望的缺失,但張素梅一次也沒有幹過,知道這裡風險很大,而且自己年歲增大,經不起風浪。
  • 民以食為天,全面地和美國冷戰、甚至局部的熱戰,都會使得國內經濟雪上加霜。
  • 由於共產黨搶走了農民的土地,拆掉了他們的住房,所以現在變得上無片瓦、下無葬身之地,在他們死後還得花1~2 萬元,甚至10~20萬元買塊1~2 平方米的墳地。
  • 這時節加州的陽光是強烈刺目的,蔚藍的海面上氤氳著水氣,一層層海浪怕打著細軟的沙灘,給這夏日帶來清涼...
  • 中共官員利用私有化大撈錢財,其貪腐程度遠比抗日勝利時期國民黨接收大員大撈勝利財要嚴重惡劣得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