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美国文革的阴谋正在推动中

石山

人气 1656

【大纪元2021年06月01日讯】《有冇搞错》。6月2日。

今年的4月26日,加州的部分华裔发起紧急抗议集会,抵制州立法机构以提案的方式强制在学校推行共产主义“文革式”的理论,反对给学生灌输“批判性种族理论”(CRT)的教育。在当天的集会现场,民众打出“阻止种族歧视的AB101”、“AB101=仇恨教育”、“停止仇恨教育”、“反对加州共产主义文化革命”等牌子。

不过,该提案在民主党左翼议员的推动下,5月底正式通过,即将成为加州的法案,这意味着,以批判性种族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研究示范课程,将成为加州高中学生的必修课程。

关于批判性种族理论,我们以前讨论过,今天我们专门说一下“教育学生进行自我阶级划分”。

“民族研究课程”中的“社会正义课程”,会教授学生这样的理论:美国存在着系统性的种族主义,白人有特权是压迫者,而黑人和有色人种是受害者,应该崇拜非洲祖先,集体主义好、资本主义坏等等。

如果仅仅如此,问题还不大。这个课程的教学,首先要把学校里面的学生进行分类,然后学校和学生都要进行批判和自我批判。

《纽约邮报》曾经报导过在纽约进行的同样课程。

根据这个报导,学校会用一个美国西北大学美国种族研究、政治学和社会学副教授巴诺.黑塞(Barnor Hesse)开发的分类软件,首先让学生进行自我测试,测试软件会把学生自己和家长自动被分为八个类型,由红色到绿色,从最危险和最糟糕的红色,到最安全和符合标准的绿色。白人至上主义者,当然是红色,被认为是名单中最糟糕的群体,他们相信美国存在一个“明显的白人社区,它守护、认同和重视白人的优越感”。

低一个档次的白人,被该课程称作“白人窥淫主义者”,他们的罪名是:“不会公开挑战白人至上主义者”的白人。虽然这一群体中的人被描述为渴望非白人,因为它“有趣”和“令人愉悦”,但却“试图控制有色人种,消费和占有他们”。

再往下一个层级是“白人特权主义者”,这些白人可能会表面上“批判白人至上”,而他们骨子里拥护“白人利益”,虽然偶尔会同情有色人种相关社会问题,“但只是私下里同情”。

然后是“白人福利主义者”,说实话,我不明白白人福利主义者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也需要受到批判。

再往后是“忏悔主义者”,他们在向有色人种“寻求认同”,他们会忏悔美利坚的原罪,但“暴露了白人身份,长期忏悔这是对有色人种负责的一种方式……”,估计这些人只是在忏悔,却拒绝挑战那些白人至上主义者,所以也必须要被批判。

还有白人,接受各界对白人的批评,并致力于资助、揭露、批判白人政权,而且拒绝与反动的白人政府串通,所以他们是“可与之对话的白人”。

之后是白人叛徒,他们“积极拒绝与白人政府共谋”,并希望“不惜一切代价颠覆白人权威,说出历史真相”。这些是“好人”,可以差不多归为有色人种。

最后是白人废奴主义者,这是课件中要求校方真正接纳与推荐的“种族成分”,即长期致力于“拆毁白人政权”和“不允许白人掌权重新出现”的“优秀”白人,说穿了,就是那些一直想要推翻美国现存制度的“革命者”。大概就是“安提法”(Antifa)的那些人。

当然,除了民族研究课程外,加州还有其它的课程,包括要学生了解权力结构和压迫形式,挑战父权制、集权制、反土著、伊斯兰恐惧症和跨性别恐惧症,以及探索LGBTQ社区的历史和斗争。

在我看来,这个就是赤裸裸的共产主义的做法。共产主义的目标是推翻现存制度,他们的工具是利用一切工具分化社会,激化各方面的矛盾,建立一个相互仇恨对立的文化,然后社会必然解体。列宁主义和毛主义,用的方法其实差不多,唯一不同是他们使用了暴力革命的方式,直接屠杀各种反革命,但在革命和维持政权期间,他们尽可能分化社会,使用的手段和方式基本上完全一致。

1949年,中共夺取了中国大陆政权,第一件事情,就是做同样的事情。中国大陆每一个人都必须报自己的出身,主要是自己的父亲或者祖辈,在49年之前都干过什么职业和贫富。当时的划分很简单,只有几个简单类别,工人、资本家、地主、富农、贫农、中农、城市手工工商业者等。但到了后来,这种出身划分越来越细致,当然种类也就越来越多,最后就有了“家庭出身代码”。

工人是1;公社社员是2;普通农民3;雇农4;贫农5;下中农6;中农7;上中农8;富裕中农9;干部10;革命军人11;革命烈士12;职员14;城市贫民15;自由职业16;店员17;小手工业者18;小商贩19;商人20;小业主21;游民22;资本家23;房屋出租25;小土地出租26;地主28;富农29;富农兼工商业30;地主兼工商业31;职员兼地主32;破落地主(破产地主)34;管公堂35;旧职员41;旧军官42;旧军人43;旧官吏44;华侨手工业46;牧民50;奴隶52;农奴53;领主54;土司58;土司头59;百户60;千户61;其他99。

我有个朋友的父亲告诉我一个故事。中共文化大革命期间,一天他和一个朋友打扫卫生,朋友不小心把毛泽东石膏像碰到地上打碎了,他吓得全身发抖,几乎昏倒过去,朋友父亲赶紧安慰他说,不要怕,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不小心碰到的,不是你碰到的。

他们两个人的唯一区别是出身。我朋友的父亲出身贫农,而他朋友的出身,则是地主。也就是说,犯了同样的错误,如果出身是地主,很可能就变成了所谓“现行反革命”,而如果是贫农出身,那最多检讨,没其它惩罚。

文革之后讲到这个故事,听到的人都哈哈大笑,觉得荒谬。我实在没有想到,这类荒谬的事情,居然在快五十年之后在美国也同样地发生了。

说实话,对大部分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来说,美国种族批判理论是什么,基本上用鼻子都可以闻出来,因为太过于熟悉了。这个有些像是现在流行的病毒一样,我们这些人因为感染过,所以已经有抗体了。

现在不管是在加州或者是纽约,站出来反对批判性种族理论进入学校的,华裔是一股很大的力量,而且这些华裔主要是来自中国大陆。而支持的华裔,如果不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就是来自台湾或香港。这个当然一点都不奇怪。

在加州的集会上,一位家长孙先生(Kelson Sun)认为,用肤色划分人群、鼓吹种族主义,其实是在为实现种族歧视做铺垫。因而在学校教种族主义课程的内容,是在施行一种系统性的仇恨教育。他说到重点了,这种教育主要是煽动仇恨。

他说:“所有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仇杀,必须是有一颗仇恨的种子。不管是用种族划分还是其它划分,都是在煽动仇恨。在人类历史上,无论是在中国大陆、缅甸还是柬埔寨,都可以清楚地看到由于仇恨教育产生出同类相杀的事情。我相信任何一个维护美国立国之本的人,都不应该通过这样的提案。”

他补充说:“如果有美国人仍不知道(恶果),建议可以去看一下红色高棉纪念馆,看一看那累累白骨。试想为什么那些人去射杀自己的同胞?就是因为心中有仇恨;仇恨哪来的?不就是强制灌输的吗?如果不同意这种仇恨,就不能毕业、不能找到工作,我们不想让孩子陷入这种境地。”

华裔家长李先生说,该教程把美国撕裂成“压迫”和“被压迫”两个阶级。按照这种理论,白种人被划分为“压迫”阶级,其他有色人种成了“被压迫”阶级。“而我们亚裔则成了‘近附白人’(White-adjacent)的‘准压迫’阶级,这是对亚裔的一个赤裸裸的仇恨攻击。”

他说:“我们来到美国追求的是自由和人权、追求美好的生活,我们希望下一代的成长也能有各种自由,而不是被洗脑成像中国文革式的红卫兵,对我们的社会充满了仇恨,对我们周围的朋友、对我们的邻居充满了仇恨。”

我认同这些华裔家长的看法。

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前提,是一个无需证明的真理,就是美国是一个种族主义压迫的国家。

美国确实曾经有过种族问题,这一点和其它所有国家都一样。这个世界每一个种族,无论是白人黑人还是黄种人,和每一个国家,都曾经有过文化的或者种族的歧视问题。但美国现在没有制度性的歧视问题。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证明美国现在存在制度性种族歧视。

我认为,我们最需要警惕的,是有人在用经济的、种族的、性别的、各种各样的方法来分化这个社会,然后激化各个族群之间的矛盾,制造仇恨,最后他们获得社会的垄断性权力。当然,结果最后大家都知道了,当年夺权的自称的无产者,在中国大陆或者苏联,都成了特权阶级了,或者变成亿万富豪。

美国的这些极左派,最后只会走同样的一条路。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血月全食将临 太平洋沿岸都需小心
【有冇搞错】杭州失踪的金钱豹哪去了?
【有冇搞错】“躺平”对中共是个大威胁
【有冇搞错】每一颗扭紧的螺丝钉都有罪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福建疫情仍严重 传许家印突进京
【远见快评】美军将领米利私通中共暗藏玄机?
【财商天下】汇丰与美脱钩 向往“共同富裕”
【重播】美英澳首脑宣布技术共享 联合抗共
【时事纵横】美军头暗通北京 欧盟咨文强力抗共
【秦鹏直播】欧盟称中共是对手 瑞士通过友台法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