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强拆 江苏泰州万达广场背后的故事

人气 2076

【大纪元2021年06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江苏泰州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有“国泰民安”之意。岁月往替,在一轮轮城建拆迁中,不少百姓却从此失去家园,投诉无门。民众痛斥“流氓拆迁”,“黑水太深”!

江苏泰州的宋宜霞女士告诉记者,她们家从2010年遭政府强拆,一直没有获得赔偿,到2018年当地政府又炮制出一份假的调解书,称她家的拆迁问题解决了。

宋女士家的原地址位于泰州海陵区城南高桥,一大家人生活在这里。她说,“这个地方比较有名,有上千年的历史。我家是祖上留下的产业,买下这块地,有二百多年前的地契。手上都有手续的。”

宋女士家的“立卖绝文契”照片。(知情人提供)

宋女士提供的“立卖绝文契”照片显示,上面有“作价”、“名下子孙永远安居为业”、“足权契不必另立再照”等字眼。宋女士还同时提供了一份《公议单》。

宋女士家的家产《公议单》照片。(知情人提供)

2010年8月,万达集团在泰州投资建设泰州万达广场。坊间传闻是时任市委书记张雷邀请王健林来建万达广场的,因为泰州达不到三线城市。张雷曾到负责拆迁的凤城河管委会调研,大力推动城建。

公开资料显示,张雷2008年至2014年任泰州市委书记,当年7月被提名为江苏省副省长,三年后又成为辽宁省副省长,是现任辽宁省委常委,沈阳市委书记。

宋女士介绍,当地政府在没有拿到批文的时候,就靠打压强拆。“人还在上面住,一边建一边征用,相当于把我们连人带地卖给了万达,空手套白狼。”

她回忆,当时几个月的时间里,一边拆迁一边施工。“在一个很短的时间把我们从家里赶出来,没有达成任何拆迁补偿协议,找了黑社会的把我们绑起来,把家搞掉了。”

2010年6月起,拆迁户被断水断电。

2010年8月12日,万达集团在泰州万达广场举行奠基典礼,董卿等名星过来搞开工仪式。

2010年8月18日,宋家被强拆。宋女士描述,她家前面是一条河,强拆者以高压枪冲淤泥的方式冲击石坝,把房屋打垮了,楼房不能住了,来了9辆挖土机把房子扒掉了。拆迁现场十分惨烈,宋女士的小姨被警察打瞎了,右眼失明(后来只赔了15万)。

她们买了军用帐篷守在老宅上,等政府来人跟她们谈。到了11月6日夜里,一群黑社会人员动作很快地用刀把帐篷划破了,把她们一个个用胶带绑住双手,封住嘴巴,把她们的东西全部扔到地下河沟里。

当时天比较冷,她们都是穿着衣服睡觉,听到家里狗一叫,附近有人过来了,帮忙拍下照片。

宋女士家人被黑社会绑架。(知情人提供)

宋女士和其他失去家园的几户人家又买了帐篷,长期在原住址守侯,她们打出横幅,怒拆“流氓拆迁”。也多次被黑社会殴打。

宋女士等人搭上帐篷,在原住址守侯,多次遭黑社会殴打。(知情人提供)

“打我们的人是街道办和拆迁公司搞的,几个外地的农民工抓起来了,也判了刑,但是对我们这边并没有什么说法。”宋女士说。

国务院裁定征收违法 不了了之

宋女士等人一直在打行政官司、民事官司,把江苏省政府、泰州市政府、泰州市建设局、城南街道列为被告。

“一个官司打下来都要好多年。拆我们房屋的时候,它没有规划没有批文。我们一直告到国务院,撤销了规划许可。”她说,“我们江苏这边拆迁全是031号批文,就像过去的全国粮票,全国通用的,拿着031号批文快搞,不管大街小巷全靠031号。”

由于宋女士不会上网,没能把相关文件传给记者。但是知情人提供的当地另一份国务院行政复议裁决书可以为证。该裁决书认定江苏省政府在对高桥村征地时存在告知、确认程序履行不到位,报批材料伪造签名问题,裁定该征收决定违法。

国务院裁定高桥村征地违法,要求整改。(知情人提供)

她们还多次到万达北京总部,2013年见到了万达董事长王健林。“泰州公安到那里去抓我们几户人,王健林不许他们在万达总部抓我们,把我们护送到公车上让我们回家,并出面调解。总部出了函让泰州的老总跟市政府交涉。”

“正当要处理的时候,当时负责搞拆迁建设的市长贾春林就被抓起来了,自己进了监狱,我们的事情就搁浅了。后来我们的事情一直没人管。”她说。

记者致信给万达集团,寻问当年修建泰州万达广场的付款方式及其协调无果的原因,但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回应。

公开报导显示,原泰州市政府副市长贾春林于2015年1月落马,被控在担任泰州市建设局局长、兴化市委书记、泰州市副市长期间,受贿130万人民币。

贾春林被曝在兴化大拆大建,改造城中村抓人,2011年还发生过强拆自焚事件。但当时贾春林的仕途并未受损。2016年9月,贾春林被以受贿罪判刑四年六个月。后获减刑七个月,已于2019年6月回家。

宋女士表示,拆迁项目牵扯到当地很多领导,他们打压拆迁户,动不动就把人抓起来,关到黑监狱。泰州梅兰春酒厂退休的高级工程师管瑞华,被强拆后一直和老伴守候在废墟上,宋女士请网友帮忙把她的照片发出来,因此宋女士也被抓。

遭强拆的管瑞华老人。(截图由知情人提供)

炮制调解书?

宋女士家被强拆八年以后,2018年10月,泰州医药高新技术开发区法院出面调解并出具了一份行政调解书。称于2018年9月12日立案受理(原告)宋宜霞诉泰州市海陵区政府城南街道办事处、第三人泰州市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原泰州市凤城河景区管理委员会)拆迁补偿纠纷一案。

该调解书承认,在2010年当地老藤坝街整治工程中,“原告(宋宜霞)未获补偿,多次向被告、第三人提出补偿请求。”

调解书称,第三人已与与原告达成价值176万元的补偿方案(实际支付1,603,529元),另行以位于泰州市海陵区济川华庭4号楼1801室作为对原告的补偿。

宋女士指调解书是假的,她没有收到相关补偿。(知情人提供)

调解书还称,宋宜霞“服从本次调解意见”;“自愿放弃其余诉求及其它未尽事宜”;“同时承诺对本协议内容保守秘密,不在任何时候向任何单位和个人公开”。

但宋女士告诉记者,她从未作为原告向法院提交诉讼状,法院收到的起诉状的签名是伪造的。她没有缴费,也没有收到案件受理告知书,从头到尾都不知情。“调解书上说给了我160万,给我女儿一套房。简直是胡说八道。”

去年6月,她去海陵区纪委反映情况,膝盖骨被打碎了,碎片至今留在里面。“街道政法书记拎住我的衣服把我摔在地上,我抱着他的腿,他就跪压在我的腿上,叫嚣着往死里打。”她表示没有精力去医院,一直等着包公来帮她把事情搞平。

宋女士表示她的诉求是,“违法的虚假诉讼要撤销,并向我们赔礼道歉,搞假的栽害我们。另外你搞拆迁,该赔偿的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赔偿。”

记者致电城南街道,工作人员称宋宜霞的拆迁问题早就解决了,房子和钱都拿了。她并跟同事确认大约是2018年、2019年。但是当记者问到是否凤城河管委会出钱时,她表示具体问题不清楚。记者多次致电凤城河公司,但电话均无人接听。

本案的代理律师谢阳向记者表示,在该土地征收案件中,法官、律师和政府机关,相互勾结在一起,在当事人没有向法院提起申请的前提下,他们伪造诉讼材料,伪造当事人的签名,启动了这样一个案件,然后做出了一个虚假的行政调解书

他从法律关系上来分析,第三人泰州市文旅集团是泰州市财政局的企业,是用来囤积土地的。就是说老百姓拆迁的时候,它代表财政局买单的。但是它本身跟拆迁行为没有直接的关联性,因为拆迁的主体是城南街道办,所以把泰州市文旅公司定为第三人也是非常荒唐的。

公开资料显示,泰州市文旅集团成立于2017年9月,总资产超300亿元,实际控制人是泰州市财政局。而负责万达地块拆迁的凤城河建设公司成立于2007年,由泰州市财政局和江苏省财政厅9比1控股。

谢阳说,“对于(宋女士)她们来说,她们是很普通的中国百姓,可能从来没听说过告状还有第三人,就是原告和被告,她不可能想出一个第三人来,想出第三人来的肯定是个专业人士。非专业人士绝对不会想出法律诉讼里还有一个第三人。”

他表示,案件有很多的疑点,还需要进行调查。但政府态度傲慢,不接受调查。

责任编辑:孙芸 #◇

相关新闻
胡锦涛现身江苏泰州市祭祖前后连发诡异事件
神像堂改骨灰堂 泰州道长揭民宗局官员敛财
五一前北京多地降雪“入冬” 网民:天有异象
王友群: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把中共变成最腐败的党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周伟雄:港人莫放弃 将来再起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