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134)

作者:老膑逊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52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五十三章 改恶从善

改恶从善三中会,墨迹未乾命严打,

三个战役那条法,定出指标杀人命。

无辜生灵遭劫难,祸殃连绵本质定,

磨难何止无人知,抬头试问老苍天。

三中全会是中共统治中国几十年后的唯一一次反思,是一次有机会改恶从善的会议,理应改掉过去那一套邪恶的治国理念,重新赢得民心,让人民真正当家作主,过上民主自由公平公正的幸福生活。但共产党本性难改,它拒绝了历史给予的宝贵机遇。

全会文件墨迹未干,就与越南交战,发动严打运动,用残暴的手段强行计划生育,六四开枪杀学生,镇压法轮功,与苏俄签订边界条约卖国送领土,以及实行的医改教改房改,强行拆迁等等政策,都说明共产党还是共产党,根本不会改恶从善,而是继续作恶,变本加厉,旧债未还又欠下累累新的血债,开历史倒车与人民为敌,辜负了人民的期望。

那是1983年的10月,在一天深夜12时,全国各城镇同时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百姓们从睡梦中惊醒,中共开展的严打运动开始了。

其实共产党政法部门早在几年前就在作杀人捕人的准备工作了,他们先确定这次严打的百分比、人数和名单,为了完成和超额完成数字创造成绩,他们把一些轻微犯罪或违法的人暂时放着不抓不管,却在大量扩建拘留所、监狱、劳改和劳教农场。

就在那天晚上由政法委领导同时开始了全国大抓捕,因为被抓捕的人数太多,所以只好暂时把他们关在学校、政府和各机关的院子里。

由邓小平下令发动的严打运动又是一次无法无天的,把检察院、法院、宪法、刑法等甩在一边的杀人运动。省县乡要抓多少人?抓谁?是杀是无期?都由不懂法律的政法委(公安局)事先定好,再在检察院法院走走过场办办手续,而且规定这次严打不准请律师辩护……

这天陈坚带着洁芬去看望表弟钱明,钱明见到表哥表嫂来到十分高兴,热情款待,大家无话不谈。正在高兴的时候,突然从窗外传来一阵又一阵警车警笛声,这是邓小平定的严打第一战役第一批抓捕行动的开始。

陈坚、洁芬在窗边观望,只见很多荷枪实弹的军警在一些人的家门口,把青年一个一个地押上卡车。

陈坚说道共产党好了伤疤忘了痛,又要把大刀架在人民脖子上了,看来共产党作恶多端的杀性难改。

洁芬开口道,邓小平和那些老家伙们虽然在文革中吃了不少苦头,口口声声说以后要依法办事依法治国,但这些人在娘胎里就有毛病了,所以他们不可能找出新的民主治国理念,因为他们明白如果共产党离开了欺骗和杀人,它的非法政权一天也存在不下去。由于这几年社会治安严重恶化,所以他们不得不重新拾起毛泽东的那套治国方法。

我北京的同学告诉我这次邓小平为什么要如此凶狠,不顾一切地要发动大规模的严打运动,是什么东西触动了他的神经使他旧病复发?

1. 1980年10月29日,北京车站南二楼发生爆炸,炸死10人,炸伤89人。经侦破该犯因失恋和未能把他调进北京工作而引发爆炸杀人。

2. 1981年4月2日,北海公园内三个女学生被三个外逃的劳改犯强奸。

3. 1983年夏天,邓小平在北戴河消暑,在返回北京的路上突然遇到一伙持菜刀青年,他们围住邓小平的车队,个个挥舞着菜刀向他们要钱。一辆开道车和这伙人纠缠时,邓小平的司机趁乱开车闯了出去。

后来查明这些年轻人是唐山地震时活下来的孤儿,他们无依无靠生活没有着落,于是聚在一起用菜刀拦路后讨些钱生活而已。谁知他们今天遇上的是邓大人车队,他龙颜大怒,回到北京怒气冲冲,立即招政法部门开会。

他不顾人大新通过的刑法、法院检察院组织法等重要法律,下令在全国开展声势浩大的从重、从严、从速的严打运动,并步署三大战役,杀人许可权又下放到地方,一场全国性又有百万人头落地的杀人运动就此开始。

这次严打大屠杀,声势之大,杀人之多,不亚于土改镇反运动,全国有二百余万人被杀害,杀得民众心惊胆颤。

钱明很留心这次杀人运动,天天傍晚在大街上观看张贴在墙上的许许多多杀人和判决布告,还能听到群众对严打的各种议论。

1. 有个钢铁厂的工人介绍说,他厂里的一名青年工人李元明在我家多喝了几盅酒神志不清,在回家的中山路墙角上撒了一把尿,被便衣发觉抓住,他们加油加酱凑百分比,定他为现行流氓判刑5年,送新疆劳改。

2. 公交公司一位司机说,我公司有个叫于学忠的青工在蚌埠出差时嫖女人不给钱,严打前捕后定他是奸淫妇女判刑5年,他不服上诉改判他15年徒刑,此案拖到严打重新改判他死刑。

3. 一个在长河居委服务的退休工人范沛泉说,我们居委最近枪毙了三个青年李小林、刘长庆、王一明。这三个人辍学在家,平时称兄道弟,常在一起吃吃喝喝和歌舞厅鬼混。原先他们和长河派出所的民警曹国俊是同学和小兄弟,曹国俊通过开后门混进了派出所。

一天,他们在长河桥堍碰见民警曹国俊,于是他们三个上前向曹国俊打招呼,谁知这个小民警一反常态爱理不理。李小林立即作出反应说,我们都是脚碰脚的小兄弟,如今你不过比我们多戴了一顶大盖帽,神气什么?随手把曹国俊帽子摘下往空中一抛,王一明、刘长庆接住帽子也向天空抛。曹国俊说别的玩笑可开,但抛员警帽子要罪加一等的,说着一声不吭走了。

严打时说这三个青年流氓成性,经常打架斗殴,结伙攻击员警等罪行,判处死刑。仅仅因为开玩笑,抛了一顶员警帽子,竟断送了三个年轻人的性命,中国人的生命也实在不值钱了。

4. 一个在机电公司的职工说,我公司的范如生、邹云祁、王富民三个供销员出差去广州。他们在广州一个餐厅饱餐一顿后,醉醺醺地上了火车。在车厢,王富民对他们二个说,哪个有胆量敢去吻一吻前面的那个女士,我奖他50元。

范如生一听奖50元动了心,他趁着酒兴傻里傻气真的走上前去不问三七二十一吻了那女士一下,被那女士臭骂了一顿,并找来乘警。这三个人不仅不道歉,还和乘警大吵起来。在严打中这三人作流氓团伙罪,判处王富民、范如生15年,邹云祁7年徒刑。

5. 有一个机械厂的职工王金龙从苏州出差回来,他对人说,有一群失学无业青年骑自行车到农村游玩,被一个叫李财富的农民引诱到他家赌博,结果几个青年百来元全部输光,他们靠着人多势大,强迫那个农民吐出钱来,然后骑车就跑。但有个叫祝一彪的青年因车锁难开,逃迟了一步,被李财富拦腰抱住,于是祝一彪用水果刀戮穿了李财富的手心。

祝一彪被抓住后遭到李家毒打,还灌屎给他吃,以后把他扭送派出所。严打时诱赌的人无事,他们三个却以赌博罪、抢劫罪、杀人罪将祝一彪判处死刑,其他二个同学判处三到五年徒刑。

钱明旁边有个上了年纪的老者开口道,我活了八九十岁的年纪,经历了清朝、民国、日本、汪伪政权和共产党数个朝代,他们都没有像共产党那样如此残酷、草菅人命。

后来钱明母亲病了,钱明回老家探望,顺便向其堂弟钱平询问农村严打情况。钱平告诉他,现在我们队里的青年农民几乎在严打运动中都被共产党抓进牢房去了。

钱明奇怪地问,这是为何?钱平叙述说,前几年我生产队长袁茂忠为了增加社员收入,在村旁的一个建筑产品厂承包全年的出垃圾任务,年收益是三万元。他每天派拖拉机和几个社员到该厂把建筑垃圾运出该厂,并把运回队里的垃圾作铺路的石子用,而把水泥渣子里的废钢筋、铁丝收集起来,积少成多然后送到废品收购站出售,所得收入给参加劳动的社员均分。

本来这是变废为宝的好事,但到了严打,派出所为了完成上级抓捕40名罪犯的指标,他们用矮子里面拔长子的办法,把供销社三年内全部收购到的废钢铁30多吨,全部说成是生产队社员从建筑厂盗窃来的赃物,一举将队里13名年轻社员逮捕,并把生产队长说成是盗窃团伙为首分子判处死刑,其它社员分别判了三到五年徒刑。

钱平接着又说,我家村旁的陈家生产队有个叫陈坤元的社员,他与孙家生产队孙如生的女儿孙文芹相好,但文芹的父亲不同意,后来文芹逃到坤元家里,于是孙如生喊了一帮子宗亲,到陈坤元家将女儿抢了回去。严打中孙如生诬告陈坤元拐骗他女儿,并把她患有精神病的女儿强奸,因此陈坤元在严打的第一战役中被判处死刑。

这时钱平的女儿钱颍在旁边插嘴说,我们标准件厂共有员工2,500多人,在严打的第一战役中,上面给我们规定抓捕30人。要一下子抓这么多坏人并非易事,于是工厂头头动足脑筋,翻遍每人档案寻找线索,连在厕所里写过怪话,偷过别人几块钱,偷过工厂板头钳头,而这些都已作过处理,但他们上报公安局凑数字,结果统统批准逮捕法办。

钱颍又说这次严打所捕杀的人都只是有一点轻微的犯法,只要通过教育或处罚就可以改好的,就是有罪也罪不该死,根本没有必要在全国掀起大规模的滥杀无辜的严打杀人运动。再说,造成青少年无法无天走上犯罪道路,主要责任应由领导这个国家的共产党负责。

钱平说中共标榜三中全是一次总结历史教训、以后不再搞政治运动要开创依法治国的会议,怎么墨迹未干,邓小平又要搞杀人运动,照这样下去,中国人民的灾难何时能了?

钱明回答说,从共产党过去一贯的历史来看,不管它开过什么会,或向人民作过什么样的承诺保证,它根本不会改恶从善。

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些都是他利用军中的特权和妻子一家人合伙走私石油、贩卖紧俏物资赚来的。这让赵德志有点气馁,吴伟光不但绑架了女儿,连他的资产也准备下手,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封自己的资产。
  • 不惜代价,用重金收买无赖国家和流氓政客,还用钜款收购西方国家的媒体网路,让他们帮中共说谎,欺骗世界人民。中共对他们既赠钱又赠物,让他们参观旅游访问事先精心设计安排好的地点、事与人,还供他们玩弄最漂亮的女人。
  • 赵静似乎对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这让林军非常恼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财富在悉尼大学华裔学生中不说数一数二,至少目前没有发现超过他的。
  • 这座海岛经过一年多建设,早已经是一座规划整齐的军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军营宿舍,一座座训练场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岛的各个角落。
  • 多数单位为了向领导显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级领导赏识,能够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虚作假,虚报完成和超额完成上级数字和指标...
  • 这里各个部门主管、海外间谍关系都和部里的其他几位副部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表面对他很恭敬、顺从,但执行任务就大打折扣。
  • 中共为了让高价药占领市场,在交易中让回扣高的淘汰回扣低的廉价药,迫使生产廉价药的药厂关门。而且鼓励药厂每年推出改头换面的高价新药上万种,不顾人民死活地压榨病人
  • 张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实,趁着大陆的官员、富豪不在,到外边打野食,补充感情和欲望的缺失,但张素梅一次也没有干过,知道这里风险很大,而且自己年岁增大,经不起风浪。
  • 民以食为天,全面地和美国冷战、甚至局部的热战,都会使得国内经济雪上加霜。
  • 由于共产党抢走了农民的土地,拆掉了他们的住房,所以现在变得上无片瓦、下无葬身之地,在他们死后还得花1~2 万元,甚至10~20万元买块1~2 平方米的坟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