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134)

作者:老臏遜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五十三章 改惡從善

改惡從善三中會,墨蹟未乾命嚴打,

三個戰役那條法,定出指標殺人命。

無辜生靈遭劫難,禍殃連綿本質定,

磨難何止無人知,抬頭試問老蒼天。

三中全會是中共統治中國幾十年後的唯一一次反思,是一次有機會改惡從善的會議,理應改掉過去那一套邪惡的治國理念,重新贏得民心,讓人民真正當家作主,過上民主自由公平公正的幸福生活。但共產黨本性難改,它拒絕了歷史給予的寶貴機遇。

全會文件墨蹟未乾,就與越南交戰,發動嚴打運動,用殘暴的手段強行計畫生育,六四開槍殺學生,鎮壓法輪功,與蘇俄簽訂邊界條約賣國送領土,以及實行的醫改教改房改,強行拆遷等等政策,都說明共產黨還是共產黨,根本不會改惡從善,而是繼續作惡,變本加厲,舊債未還又欠下累累新的血債,開歷史倒車與人民為敵,辜負了人民的期望。

那是1983年的10月,在一天深夜12時,全國各城鎮同時響起了刺耳的警笛聲,百姓們從睡夢中驚醒,中共開展的嚴打運動開始了。

其實共產黨政法部門早在幾年前就在作殺人捕人的準備工作了,他們先確定這次嚴打的百分比、人數和名單,為了完成和超額完成數字創造成績,他們把一些輕微犯罪或違法的人暫時放著不抓不管,卻在大量擴建拘留所、監獄、勞改和勞教農場。

就在那天晚上由政法委領導同時開始了全國大抓捕,因為被抓捕的人數太多,所以只好暫時把他們關在學校、政府和各機關的院子裡。

由鄧小平下令發動的嚴打運動又是一次無法無天的,把檢察院、法院、憲法、刑法等甩在一邊的殺人運動。省縣鄉要抓多少人?抓誰?是殺是無期?都由不懂法律的政法委(公安局)事先定好,再在檢察院法院走走過場辦辦手續,而且規定這次嚴打不准請律師辯護……

這天陳堅帶著潔芬去看望表弟錢明,錢明見到表哥表嫂來到十分高興,熱情款待,大家無話不談。正在高興的時候,突然從窗外傳來一陣又一陣警車警笛聲,這是鄧小平定的嚴打第一戰役第一批抓捕行動的開始。

陳堅、潔芬在窗邊觀望,只見很多荷槍實彈的軍警在一些人的家門口,把青年一個一個地押上卡車。

陳堅說道共產黨好了傷疤忘了痛,又要把大刀架在人民脖子上了,看來共產黨作惡多端的殺性難改。

潔芬開口道,鄧小平和那些老傢伙們雖然在文革中吃了不少苦頭,口口聲聲說以後要依法辦事依法治國,但這些人在娘胎裡就有毛病了,所以他們不可能找出新的民主治國理念,因為他們明白如果共產黨離開了欺騙和殺人,它的非法政權一天也存在不下去。由於這幾年社會治安嚴重惡化,所以他們不得不重新拾起毛澤東的那套治國方法。

我北京的同學告訴我這次鄧小平為什麼要如此兇狠,不顧一切地要發動大規模的嚴打運動,是什麼東西觸動了他的神經使他舊病復發?

1. 1980年10月29日,北京車站南二樓發生爆炸,炸死10人,炸傷89人。經偵破該犯因失戀和未能把他調進北京工作而引發爆炸殺人。

2. 1981年4月2日,北海公園內三個女學生被三個外逃的勞改犯強姦。

3. 1983年夏天,鄧小平在北戴河消暑,在返回北京的路上突然遇到一夥持菜刀青年,他們圍住鄧小平的車隊,個個揮舞著菜刀向他們要錢。一輛開道車和這夥人糾纏時,鄧小平的司機趁亂開車闖了出去。

後來查明這些年輕人是唐山地震時活下來的孤兒,他們無依無靠生活沒有著落,於是聚在一起用菜刀攔路後討些錢生活而已。誰知他們今天遇上的是鄧大人車隊,他龍顏大怒,回到北京怒氣衝衝,立即招政法部門開會。

他不顧人大新通過的刑法、法院檢察院組織法等重要法律,下令在全國開展聲勢浩大的從重、從嚴、從速的嚴打運動,並步署三大戰役,殺人許可權又下放到地方,一場全國性又有百萬人頭落地的殺人運動就此開始。

這次嚴打大屠殺,聲勢之大,殺人之多,不亞於土改鎮反運動,全國有二百餘萬人被殺害,殺得民眾心驚膽顫。

錢明很留心這次殺人運動,天天傍晚在大街上觀看張貼在牆上的許許多多殺人和判決布告,還能聽到群眾對嚴打的各種議論。

1. 有個鋼鐵廠的工人介紹說,他廠裡的一名青年工人李元明在我家多喝了幾盅酒神志不清,在回家的中山路牆角上撒了一把尿,被便衣發覺抓住,他們加油加醬湊百分比,定他為現行流氓判刑5年,送新疆勞改。

2. 公交公司一位司機說,我公司有個叫於學忠的青工在蚌埠出差時嫖女人不給錢,嚴打前捕後定他是姦淫婦女判刑5年,他不服上訴改判他15年徒刑,此案拖到嚴打重新改判他死刑。

3. 一個在長河居委服務的退休工人范沛泉說,我們居委最近槍斃了三個青年李小林、劉長慶、王一明。這三個人輟學在家,平時稱兄道弟,常在一起吃吃喝喝和歌舞廳鬼混。原先他們和長河派出所的民警曹國俊是同學和小兄弟,曹國俊通過開後門混進了派出所。

一天,他們在長河橋堍碰見民警曹國俊,於是他們三個上前向曹國俊打招呼,誰知這個小民警一反常態愛理不理。李小林立即作出反應說,我們都是腳碰腳的小兄弟,如今你不過比我們多戴了一頂大蓋帽,神氣什麼?隨手把曹國俊帽子摘下往空中一拋,王一明、劉長慶接住帽子也向天空拋。曹國俊說別的玩笑可開,但拋員警帽子要罪加一等的,說著一聲不吭走了。

嚴打時說這三個青年流氓成性,經常打架鬥毆,結夥攻擊員警等罪行,判處死刑。僅僅因為開玩笑,拋了一頂員警帽子,竟斷送了三個年輕人的性命,中國人的生命也實在不值錢了。

4. 一個在機電公司的職工說,我公司的范如生、鄒雲祁、王富民三個供銷員出差去廣州。他們在廣州一個餐廳飽餐一頓後,醉醺醺地上了火車。在車廂,王富民對他們二個說,哪個有膽量敢去吻一吻前面的那個女士,我獎他50元。

范如生一聽獎50元動了心,他趁著酒興傻里傻氣真的走上前去不問三七二十一吻了那女士一下,被那女士臭駡了一頓,並找來乘警。這三個人不僅不道歉,還和乘警大吵起來。在嚴打中這三人作流氓團夥罪,判處王富民、范如生15年,鄒雲祁7年徒刑。

5. 有一個機械廠的職工王金龍從蘇州出差回來,他對人說,有一群失學無業青年騎自行車到農村遊玩,被一個叫李財富的農民引誘到他家賭博,結果幾個青年百來元全部輸光,他們靠著人多勢大,強迫那個農民吐出錢來,然後騎車就跑。但有個叫祝一彪的青年因車鎖難開,逃遲了一步,被李財富攔腰抱住,於是祝一彪用水果刀戮穿了李財富的手心。

祝一彪被抓住後遭到李家毒打,還灌屎給他吃,以後把他扭送派出所。嚴打時誘賭的人無事,他們三個卻以賭博罪、搶劫罪、殺人罪將祝一彪判處死刑,其他二個同學判處三到五年徒刑。

錢明旁邊有個上了年紀的老者開口道,我活了八九十歲的年紀,經歷了清朝、民國、日本、汪偽政權和共產黨數個朝代,他們都沒有像共產黨那樣如此殘酷、草菅人命。

後來錢明母親病了,錢明回老家探望,順便向其堂弟錢平詢問農村嚴打情況。錢平告訴他,現在我們隊裡的青年農民幾乎在嚴打運動中都被共產黨抓進牢房去了。

錢明奇怪地問,這是為何?錢平敘述說,前幾年我生產隊長袁茂忠為了增加社員收入,在村旁的一個建築產品廠承包全年的出垃圾任務,年收益是三萬元。他每天派拖拉機和幾個社員到該廠把建築垃圾運出該廠,並把運回隊裡的垃圾作鋪路的石子用,而把水泥渣子裡的廢鋼筋、鐵絲收集起來,積少成多然後送到廢品收購站出售,所得收入給參加勞動的社員均分。

本來這是變廢為寶的好事,但到了嚴打,派出所為了完成上級抓捕40名罪犯的指標,他們用矮子裡面拔長子的辦法,把供銷社三年內全部收購到的廢鋼鐵30多噸,全部說成是生產隊社員從建築廠盜竊來的贓物,一舉將隊裡13名年輕社員逮捕,並把生產隊長說成是盜竊團夥為首分子判處死刑,其它社員分別判了三到五年徒刑。

錢平接著又說,我家村旁的陳家生產隊有個叫陳坤元的社員,他與孫家生產隊孫如生的女兒孫文芹相好,但文芹的父親不同意,後來文芹逃到坤元家裡,於是孫如生喊了一幫子宗親,到陳坤元家將女兒搶了回去。嚴打中孫如生誣告陳坤元拐騙他女兒,並把她患有精神病的女兒強姦,因此陳坤元在嚴打的第一戰役中被判處死刑。

這時錢平的女兒錢潁在旁邊插嘴說,我們標準件廠共有員工2,500多人,在嚴打的第一戰役中,上面給我們規定抓捕30人。要一下子抓這麼多壞人並非易事,於是工廠頭頭動足腦筋,翻遍每人檔案尋找線索,連在廁所裡寫過怪話,偷過別人幾塊錢,偷過工廠板頭鉗頭,而這些都已作過處理,但他們上報公安局湊數字,結果統統批准逮捕法辦。

錢潁又說這次嚴打所捕殺的人都只是有一點輕微的犯法,只要通過教育或處罰就可以改好的,就是有罪也罪不該死,根本沒有必要在全國掀起大規模的濫殺無辜的嚴打殺人運動。再說,造成青少年無法無天走上犯罪道路,主要責任應由領導這個國家的共產黨負責。

錢平說中共標榜三中全是一次總結歷史教訓、以後不再搞政治運動要開創依法治國的會議,怎麼墨蹟未乾,鄧小平又要搞殺人運動,照這樣下去,中國人民的災難何時能了?

錢明回答說,從共產黨過去一貫的歷史來看,不管它開過什麼會,或向人民作過什麼樣的承諾保證,它根本不會改惡從善。

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共投在國計民生上的經費十分吝嗇,造路造橋後要向民眾收取過路費、過橋費,一收就是30年,很多路段橋樑還承包給私人,讓他們發財。中共用財政收入建造的醫院、學校,和用於人民福利的項目,都要用募捐贊助等花樣收回投資。
  • 「這些年輕人基本高中以上學歷,那些黨八股一樣的教育早已經讓他們產生叛逆心理,手機的普及又讓他們可以獲得資訊、知識。」老劉附和地說道。
  • 中共全國黨政軍違規違紀,挪用侵占的公款休閒旅遊、出國進修讀書、送禮、超福利補貼、公吃、公車、公費旅遊等,用去的費用實際高達2萬多億元,相當於全國稅收的50.5%。
  • 想到這裡,趙德志心中隱隱有絲希望,也許他也可能成為其中的一員,在未來中國的政治結構中有一定的話語權。
  • 只見營地上空,三道火舌撲向三駕直昇飛機,隨即傳來巨響,三駕飛機臨空爆炸,火焰照亮了營地周圍,和那些潛伏前進帶著面罩的武裝分子驚愕的眼睛。
  • 現在中共的縣政府有成千上萬吃皇糧的人。人民用血汗養活了這些人,他們卻反過來要用槍彈鎮壓屠殺人民,共產黨還要逼著人民高唱擁軍愛民軍民一家親。中國歷朝以來沒有歌頌殺害同胞的劊子手一家親的。
  • 這些都是他利用軍中的特權和妻子一家人合夥走私石油、販賣緊俏物資賺來的。這讓趙德志有點氣餒,吳偉光不但綁架了女兒,連他的資產也準備下手,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封自己的資產。
  • 不惜代價,用重金收買無賴國家和流氓政客,還用鉅款收購西方國家的媒體網路,讓他們幫中共說謊,欺騙世界人民。中共對他們既贈錢又贈物,讓他們參觀旅遊訪問事先精心設計安排好的地點、事與人,還供他們玩弄最漂亮的女人。
  • 趙靜似乎對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這讓林軍非常惱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財富在悉尼大學華裔學生中不說數一數二,至少目前沒有發現超過他的。
  • 這座海島經過一年多建設,早已經是一座規劃整齊的軍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軍營宿舍,一座座訓練場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島的各個角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