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线】港人无惧暴政恐吓 灯海围绕维园

人气 1725

【大纪元2021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香港新闻中心报导)香港警方首引《公安条例》封维园,有人展示32年前《大公报》头版;无惧暴政恐吓,市民环绕维园举起烛光;陈日君枢机:我们拒绝悲观,我们不会失望;香港天气报告现8964,大陆惊现6月4日变成5月35日;多国驻港领事馆纪念“六四”,布林肯:当年抗议呼应港人今日的挣扎;“躺平”是公民不服从第一步,正匍匐前进。

港警首引公安条例封维园

6月4日是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32周年,也是“港版国安法”实施下的首个“六四”纪念。当局全面封杀一切悼念活动,还传出派7,000警力在全港多区戒备,随时封锁维多利亚公园等敏感区域,甚至拘捕穿黑衣点蜡烛的市民,社会气氛异常抑压。

4日下午起各区警力明显加强,包括在三条海底隧道设路障截查,有负责反恐的铁路应变部队在港铁站巡逻。警察截查前往港岛的车辆,造成隧道大塞车。下午5时许,一部水炮车及两部锐武装甲车,由西隧过海,来到港岛区。

警方更首次引用《公安条例》封锁维园,并在场地附近布置大量警力戒备巡视,有市民被警方截查及登记身份证。警方表示,围封在下午2时起生效,强行进入的人士最高可判囚12个月,参与未经批准集结,最高可判处5年监禁。

大纪元记者现场目测,维园内的警察数量可能多过市民数量。

一位持有记者证的男子到维园外,展示一份32年前《大公报》的头版,头条标题为:《北京盛传两支军队冲突 全国掀起抗议镇压怒潮》。

对于为何今天站出来,他坦言“做人是为了做自己”,趁还有能力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强调“真相就是真相”。

该男子表示,他不担心今天携带报纸会被指违法,他只不过是读一份32年前的《大公报》报纸,“无加无减”。不过他担心今年是最后一年可以讨论“六四”,可能过几个月就连提到“六四”都违反国安法。他亦坦言过一段时间自己也未必谈论“六四”,自己已经计划安排送走相关文件。

该男子透露警方早已抄录他的身份证和记者证资料,并警告不要违反限聚令。在他展示报纸时,警方亦派员对其进行摄影。

无惧暴政恐吓 市民环绕维园举起烛光

虽然有大批警察在维园外截查市民,仍然有很多市民前往维园悼念“六四”。

晚间数百位市民,由铜锣湾步行至维园。警方于晚间8时在铜锣湾方向通道推进,多次举起黄旗和蓝旗警告在场市民违法。

由于维园大部分通道被警方封闭,但越来越多市民前往维园,一度造成通道堵塞。

至少有数百位市民高举手机开启电筒形成灯海,也有人手持燃点蜡烛,表明前来悼念“六四”,还高喊口号包括“香港人加油”、“人民不会忘记”等。

到了晚上,维园球场的烛光汪洋不再,但悼念“六四”的烛光、手机灯光,在铜锣湾、旺角、荃湾、天水围等各区街头亮起。警方晚上在铜锣湾、旺角举黄旗及紫旗警告在街上悼念的市民,有市民高呼“平反六四”、“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被捕 梁国雄陈皓桓狱中禁食悼念

6月4日早上,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与另一名20岁张姓男子被捕。警方中午召开记者会公布,二人在社交媒体宣传或公布参与未经批准集结,违反《公安条例》,两人正被扣查。

邹幸彤在6月3日接受多间媒体采访时表示,6月4日会以个人名义前往维园点起烛光,“维园的烛光是一种坚持”。她又说,中国大陆的维权人士孤独地抗争,而维园的“六四”烛光对他们非常重要,是一种温暖。

在被捕后,邹幸彤透过律师表示,若今天无法点燃烛光,将禁食一天。

支联会秘书蔡耀昌批评警方没有足够的证据或清晰的法律依据作出拘捕,对警方压制香港市民的权利和自由感到非常遗憾,并表示会关心和协助被捕的有关人士,争取他们尽早获释。

另外,因参与民主运动被判囚的社民连副主席“长毛”梁国雄和行政委员陈皓桓,虽然身陷囹圄,仍然透过社民连Facebook专页发文公布,6月4日会在石壁监狱禁食一天,以悼念为追求中国民主而牺牲的“六四”死难者。

文中指,他们在狱中的悼念行动,“与墙外无数港人一起,向黑暗的极权点亮万千烛光。”

港大学生会洗刷“国殇之柱”

4日下午,港大学生会按照历年传统,洗刷校内“国殇之柱”,并向“六四”死难者献花及默哀。活动没有受到警方干涉,正常进行。

“国殇之柱”雕塑在香港主权移交前夕1997年6月4日竖立在港大校园,刻有身躯扭曲面容痛苦的人像,象征血腥镇压的死难者。港大学生会每年6月4日都会清洗“国殇之柱”。会长郭永皓表示,如今自由空间每况愈下,真相被淡化,更加要重提“六四”事件,守护历史真相。

大学四年级的吴同学说,今年第一次参与洗刷“国殇之柱”。如今社会气氛不同,更加要坚持政治表态的自由。

他说,早上起床后听到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被捕的消息,感到担心,觉得“国殇之柱”活动风险也会变大。不过他仍然坚持前来,“始终我觉得我行得直、站得直,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我会继续做,没有必要担心太多。”

陈日君枢机:我们拒绝悲观 我们不会失望

也有市民前往教堂悼念“六四”事件死难者。

3日,将要举办弥撒的7间圣堂外被人挂上污蔑及恐吓横幅,上面写着“教友慎防被累违国安法”等标语。

4日,7间圣堂如常举行弥撒,有关横额已被拆除。

未到晚上7时,圣安德肋堂已经满座。未能入内的谭先生对香港的情况表示不乐观,香港可能有一天会像大陆一样拆教堂。然而他相信神会将人做的事记得清清楚楚,未来将有审判。

在弥撒期间,有市民在圣堂外观看Facebook直播,或持蜡烛等候。圣堂外有大量警察戒备,又冲进圣安德肋堂附近的公园驱散民众。

有两位市民站在圣堂门口等候,几位白衣警察在驱散市民时向这两位市民大声劝吁不要违反限聚令。

从记者的镜头画面显示,当时这两位市民并未与其他人聚集。

其中一位市民李女士回应警方:“首先,我们只有两个人,并未违反四人的限聚令;第二、警察说‘有共同目的’,我们手机灯并未打开,无共同目的。难道街上不能够等人吗?”

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在坑口圣安德肋堂主持弥撒。陈日君枢机在讲道中说:“我们不遗忘,我们不失望。”

前立法会议员及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也前来圣堂悼念。她表示,政府认为穿着黑衣拿着蜡烛就不行。她感叹政府“既可笑又可悲,到底在怕什么?”

天气报告现8964 网友惊呼:天意

“六四”前夜,香港电视台的天气报告中,竟出现“8964”的相对湿度数据,引起网络疯传和热议。

有眼尖的网民发现,无线新闻6月3日的天气报告中,当女主播报告相对湿度时,电视画面显示出最低和最高的相对湿度分别是64%和89%。这个“8964”画面马上被截图,并在网上广传。

起初不少网民怀疑图片是改图。但外界翻查天文台当天的湿度数据,均是真实准确的数字。而该段天气报告至今在无线新闻网站仍可观看。

前电台主持人潘小涛在Facebook贴图并留言“你懂的”,半天获得1.3万次赞好。网民纷纷热议:“真是天意难违!”有网民说,今年港府全面封杀“六四”悼念,但“有些事不是你要禁就禁得住”,“人在做,天在看。他们要大家忘记屠杀,偏偏个天要大家看见”。

有网民笑言,“连天气也跟中共对抗”,“这个湿度违反《国安法》了”。

无独有偶,日本政府日前作出决定,将向台湾提供124万剂AZ疫苗。日媒披露,这批疫苗已在6月4日由日本航空JL809航班运送至台湾桃园国际机场。

有台湾网友注意到,上述航班号与运输疫苗的日期巧合,并发帖称,“有隐藏密码8964喔”。

6月4日变成5月35日!中共严防大陆民众发“六四”言论

而中共在大陆也以各种方式让“六四”消失。

海外Facebook粉丝社团“抓到了!这梗很绿”,在时钟刚到4日零时,就在Facebook贴出一张截图,并发问:“今天是中国的5/35日”?

这张截图来自中国的行事历图片,上面的6月4日变成了“5月35日”,6月1日、2日和3日都不见了。

对此,网友们纷纷调侃:“消失的6/4~不要问~很恐怖。”“太白痴的政府,居然用这种掩耳盗铃方式掩盖。”

在每年的6月4日,中国民间会以各类方式悼念“六四”,并避开中共的禁忌词“六四”、“64”、“8964”等数字。

成都秋雨圣约教会过往每年在“六四”期间都会举行“六四”祈祷,但近几年遭到当局严厉禁止。最近两周,该教会信徒分别接到国保警告,禁止纪念“六四”。

事实上,在中国,众多异见人士、维权人士或访民,也均接到中共警方的警告,不得议论“六四”、发纪念“六四”图片和文字,违反者被拘留。

为了万无一失,中共已将湖南异见人士陈思明、贵州学者杨绍政、广州异见人士王爱忠以及成都维权人士黄晓敏等人拘捕。并将部分异见人士带离居住地强制旅游,也有的三番四次被国保约谈,要求封口。

多国驻港领事馆纪念六四 布林肯:当年抗议呼应港人今日的挣扎

6月4日晚上,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窗边亮起电子蜡烛悼念“六四”,而澳洲、加拿大、德国驻港领事馆亦分别于Facebook发布帖文纪念“六四”。澳洲表示继续“承诺支持基本人权自由”;加拿大表示,支持悼念“六四”和平集会;德方则贴出以德中英三种语言写上“记忆”的图片。

美东时间6月3日晚8时,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就“六四”中共大屠杀32周年,举行烛光悼念晚会。

同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国务院网站发表声明,指天安门已成为中共政权在1989年暴行的同义词。

声明指,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人只有简单的诉求,“认同及尊重人权”,布林肯批评,中国政权不但没有尊重人民的诉求,更以暴力回应。

他又指天安门的抗议,呼应了今天香港人为争取民主自由的种种挣扎,即使是悼念活动亦被当权者禁止。他还强调,美国将继续与中国人站在同一阵线,要求中国政府尊重普世人权价值。

躺平”是公民不服从第一步 正匍匐前进

《躺平即是正义》,一篇短短200多字的网友文章,意外地在中国大陆网络引发共鸣广传,形成所谓“躺平主义”,年轻人不想奋斗、不想工作、躺平下来、无所事事。有网友响应,不想跪着,不能站着,只好躺平。

对此,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明居正在新唐人《新闻大破解》节目中表示:“你说会不会变成公民不服从运动?应该说‘躺平主义’是公民不服从的第一步,他正在慢慢向那地方匍匐前进。”

明居正还表示,也许令人联想到近年日本社会,有些青年低欲望极简生活、不想奋斗,但不太一样。日本是社会跟社会文化跟传统给你压力。大陆的躺平在某种意义来说,是对政治的反抗。

对于“躺平主义”,中共官方十分担心,官方媒体发文章批判“可耻”。“躺平”已成为大陆敏感词。

明居正指出,“躺平”对中共来说是很大的威胁,“因为我(中共)要求你们就像工蜂或像工蚁一样,在那边为我工作,对它来说是这样看的。躺平族那个说法就是韭菜躺下之后,镰刀就砍不到了。当镰刀砍不到的时候,就镰刀砍镰刀。”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役情最前线】连十年逃离中国 北京老外跑四成
【役情最前线】无人机自主攻击 专家忧武器失控
【役情最前线】反习势力暗涌 北京严控一把手
【役情最前线】中共最怕的日子 7千警力戒备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美中天津过招 李克强发话泄密?
【秦鹏直播】郑州书记被轰下台 中共提2清单遭讽
【新闻看点】烟花再袭如末日?江浙沪撤200万人
【远见快评】疯狂围攻外媒 中共文宣失控?
【拍案惊奇】美副卿访华遭挑衅 中国“红灾遍地”
【探索时分】澳大利亚也要协防台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