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传统医学奇迹:扁桃腺是守护人体的“天然疫苗”

——扁康丸创始人、韩国名医徐孝锡专访(二)

韩国名医、扁康丸发明人徐孝锡院长。(扁康韩医院提供)
人气: 3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7月02日讯】(记者李梅、Lucy纽约采访报导)人们已经习惯了现代医学的治疗方式:身体发炎,吃各种消炎药,或涂抹类固醇;长了肿瘤,患上癌症,做手术切除病变组织,做放化疗。但人体所有组织和器官是互相关联、密不可分的一个有机体,这种治疗方式真的能让疾病消失吗?

韩国名医、扁康丸发明者徐孝锡院长,经过五十年孜孜不倦探索东方传统医学的奥妙,发现最好的治病医生其实在人的体内——通过清肺让扁桃体恢复健康,提高自身免疫力,不仅在治疗鼻炎、哮喘、异位性皮肤炎方面有奇效,在肺气肿、支气管扩张、肺纤维化等重症肺病方面也有显着效果。近期徐院长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表示,现代西医走入了迷途,而他最新的研究和治疗成果进一步印证了传统医学的奇效。

传统医学奇迹

由于扁康疗法这种传统治疗方法多年的显着成果,越来越多的患者服用扁康丸,包括身患绝症者。“从去年后半期开始,不少癌症患者也开始接受扁康丸的治疗了。”徐孝锡院长欣慰地说。

以下是他分享近期的两个新的治疗案例:

【案例一】

一位75岁的男性,晚期肺癌患者,做过手术与放疗后,医院表示已经无能为力,他只好回去等候临终。徐院长分享说:“他就开始吃扁康丸,服用了22个月。正常需要五年治愈,但22个月后,他所有的肺癌症状都消失了。他的朋友说,他犯病以前和朋友一起去打高尔夫,他挥杆的距离比他的朋友短很多,但自从战胜肺癌之后,打得比他的朋友更远了,他的朋友感觉很神奇。”

【案例二】

一名胰腺癌患者,原来肿瘤大小为5釐米,服用扁康丸仅六个月后,去年做检查发现,肿瘤已经缩小为1釐米,徐院长说:“再过六个月,即前后一年的时间就有希望完全恢复健康。”徐院长还表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癌症是死亡之症,不是每个人都能同样治愈。而且治疗有一定周期,需要观察五年,肺癌的治愈也要五年。因此胰腺癌缓解后是否会复发,要观察五年看看。”

说起扁康丸的发明及其临床应用创造的奇迹,徐孝锡院长表示,自己在年幼时曾患有扁桃炎,每次发作伴随高烧、头痛,同时嗓子因疼痛无法吞咽,夏季也不得不穿棉衣,饱受磨难。大学韩医专业毕业后他开办韩医院,发明扁康丸,不仅医好了自己的病痛,随着临床研究和实践,还在许多患者身上出现了一个个意想不到的奇迹。

“当时扁康丸只局限于扁桃腺的治疗上,后来给一位严重的鼻炎患者服用时,发现他的鼻炎超乎想像的治好了。”徐院长把扁康丸用在治疗鼻炎患者身上后,发现对患者的哮喘也产生了效应,之后在治疗鼻炎、哮喘的过程中,发现异位性皮肤炎竟然也被治好了。

“其实,鼻炎、哮喘、异位性皮肤炎在根子上是一样的病源”。经过了多年临床验证之后,徐孝锡院长惊讶地发现,曾患有被西医认为死亡之症的COPD、肺纤维化等重症肺病患者也得到了医治。由此徐院长对传统医学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治疗发展阶段,凭借扁康丸的功效,超过三万名的重症肺部疾病患者得到治愈。

探索治疗原理

对于一些求诊的癌症患者,扁康疗法带给大家怎样的启示呢?徐院长说:“初期癌症比较容易治疗,但大部分患者都是先到医院,被诊断之后就直接进行了手术与化疗。最后走投无路了,在西医那里再也无法治疗的患者,向我求救,所以比一般癌症要难治好几倍。”他解释说,没有手术化疗过的患者相对来说更容易治疗,因为手术化疗后的患者免疫力下降很多,大大增加了治疗难度。

徐院长把这些治愈患者的案例集中在一起,用心研究并探索其根源和原理。“现代人们总是抹不掉癌症其实不是病的想法,为什么?当人产生严重的炎症时,人体的淋巴腺理所当然会肿大。比如乳房癌,妈妈在小孩出生后分泌很多乳汁,应该给婴儿哺乳,要是不哺乳的话,堆积在乳房的母乳里会有很多有害菌繁殖,很快达到100万只细菌,这时淋巴腺就需要送出100万只或更多的白血球去清除这些有害菌,所以淋巴腺可能肿大100倍、1000倍。”

由此,徐院长认为把淋巴腺切掉、照放射线的做法,其实违背了人体原本正常的运作机制。而传统医学的治疗则不同于西医的手术治疗。所有癌症都是顺着淋巴腺发生转移,当淋巴腺恢复正常的时候,肿瘤就不会变大,不会转移,淋巴腺也不会再肿大。

通过对这些案例的观察,徐院长对癌症的实质有了独特而锐利的观察,他分享说:“其实癌症不是病,是人体对抗严重炎症的生理现象,是淋巴腺过分的肿大而已。因为淋巴腺不让癌症肿瘤再长大、不让它转移,继续观察就会发现,如果持续五年里面没变化的话,西医就说癌症好了。而人体淋巴腺的王就是扁桃腺,扁桃腺健康以后,淋巴不会再肿大、再转移,这是癌症治疗的一种新的认识,新的治疗方法。”

扁康丸示意图。(扁康韩医院提供)

现代西医走入了迷途

徐院长认为现代科学对慢性病几乎毫无作为,现代医学已经走入了迷途。

“现代医学对急性病、传染病的症状有一定的贡献,但对慢性疾病,比如异位性皮肤炎、鼻炎、哮喘、肺纤维化、肺气肿、支气管扩张等,对这些疾病完全没有什么成果,这部分疾病还是要依靠传统医学才能解决。”徐院长说,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进入了名誉殿堂,却没有看到他们端着治愈成果走出来。现代医学仍然认为鼻炎、哮喘、异位性皮肤炎依然是不治之症,肺气肿、支气管扩张、肺纤维化依然是威胁人类生命的死亡之病。

“为何总是重复这样的结果,因为他们执著于走迷途。而且迷途越走越迷,很难找到出口。”徐院长以西药为例来说明:“抗生素杀死不好的细菌,同时也把有益菌一起杀死、连健康的细胞都给杀死了,西医认为是副作用,没有办法,但其实是方法不对。消炎剂是人类发明的像大麻一样的麻药,麻药可以一时抑制症状,但是和治愈疾病没什么关系;镇痛剂是为减轻晚期癌症患者的剧烈疼痛,用的只是鸦片或吗啡;镇定剂为停止化脓而使用类固醇,其实还是用麻药。”

徐院长一针见血地指出,西医是替代性治疗,并不是根本性治疗。让疾病得到真正治疗的,其实是人体自身的免疫力。扁康丸的不同之处是:把肺部清理干净,让淋巴系统之王——扁桃体强健起来,让人体免疫力从新恢复和强大,不用类固醇、镇静剂等西药,疾病很神奇地好了。这就是传统医学的意义所在。

天然疫苗”抵御病毒

现代医疗知识复杂纷乱,真正传统医学精华好比“大道至简至易”。徐院长还分享了这样一个医学理论:用常识治疗患者。

他说,人的生命就在于呼吸,主管呼吸的器官是肺,人的肺每年、甚至每天都在变脏,脏得变黑,导致很多疾病上身。如果把肺里堆积的污垢清理干净,就会惊奇地发现鼻炎、哮喘、异位性皮肤炎会消失;同时会发现COPD、肺气肿、肺纤维化患者不会死亡,还会观察到癌症也可能很好地控制,世界医学界应该关注这些。而要把肺变干净,让免疫力提高,下面两个阶段很重要。

第一阶段:自身免疫力好转。

把扁桃体变健康,是获取免疫力的第一阶段。这一阶段通过清肺使积累在肺泡各处的“积热”消失,废弃物和毒素也一并清扫干净的同时,人体的淋巴腺之王——扁桃体也会强壮起来。一般两个月扁桃体就能恢复健康,这时的人体就不会得肺炎和流行性感冒,不会得高烧39度以上的感冒。健康的扁桃体能够有效抑制病菌和细菌的入侵。这是成就免疫力的阶段,意味着我们身体固有的免疫力在好转。

第二阶段:自身免疫力盟军的诞生。

肠内的微生物是帮助免疫力的重要盟军。肠内的有害菌被清理掉,有益菌增多,是免疫力的完成阶段。这个阶段要花六个月,即服用扁康丸六个月后,肠内的有害菌就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有益菌。

“整个过程可以使人体免疫力完全恢复,所有慢性病的治疗可以托付给免疫力去处理。”徐院长认为,“免疫力是神赐的最高医生,让神赐于的最好医生去治疗疾病,这是一个好方法。”

徐孝锡院长为大家解答问题。(扁康韩医院提供)

在目前病毒肆虐的形势下,我们应该怎样保护肺健康呢?徐院长认为:“健康的扁桃腺是守护人体的天然疫苗。”

徐院长还说:“病毒通过鼻子进入肺部,一定要经过咽喉部位,而咽喉的守门将就是扁桃腺;扁桃腺是人体最大的一个淋巴腺,淋巴腺里像泉水一样产生白血球,好比一个军队,所有的军队都有一个守门将,如果守门将打瞌睡了,那么就会被敌军(病毒)悄悄攻入,但是咽喉的守门将用犀利的眼神,很清醒地在守护健康,不仅COVID-19病毒及其变种病毒,其它成千上万的病毒都可以识别和消除掉。”

“现在研发了很多病毒疫苗,如果称之为人工疫苗的话,那么这个守护我们身体的扁桃腺应该说是天然疫苗,其功能无可比拟。”徐院长解释说,“人工疫苗只能对一种病起作用,现在COVID-19病毒种类已经发生变异,人工疫苗的作用大打折扣。而‘天然疫苗’扁桃腺则可以像铜墙铁壁一样守护我们身体,识别和抵御成千上万种病毒和细菌,超过数十种的肺炎球菌也都能挡住,那就没有肺炎、没有流感、不会发烧,即使患上感冒也是很快就过去了。这样把自己身体牢牢守住,以后不管遇到什么病毒细菌,强壮的扁桃腺都能够切实挡住的。这就是为何人工疫苗和天然疫苗不可相比的原因。”

(本文代表受访者观点,不代表大纪元观点。)

============

责任编辑:晓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