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傳統醫學奇蹟:扁桃腺是守護人體的「天然疫苗」

——扁康丸創始人、韓國名醫徐孝錫專訪(二)

韓國名醫、扁康丸發明人徐孝錫院長。(扁康韓醫院提供)
人氣: 1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07月02日訊】(記者李梅、Lucy紐約採訪報導)人們已經習慣了現代醫學的治療方式:身體發炎,吃各種消炎藥,或塗抹類固醇;長了腫瘤,患上癌症,做手術切除病變組織,做放化療。但人體所有組織和器官是互相關聯、密不可分的一個有機體,這種治療方式真的能讓疾病消失嗎?

韓國名醫、扁康丸發明者徐孝錫院長,經過五十年孜孜不倦探索東方傳統醫學的奧妙,發現最好的治病醫生其實在人的體內——通過清肺讓扁桃體恢復健康,提高自身免疫力,不僅在治療鼻炎、哮喘、異位性皮膚炎方面有奇效,在肺氣腫、支氣管擴張、肺纖維化等重症肺病方面也有顯著效果。近期徐院長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現代西醫走入了迷途,而他最新的研究和治療成果進一步印證了傳統醫學的奇效。

傳統醫學奇蹟

由於扁康療法這種傳統治療方法多年的顯著成果,越來越多的患者服用扁康丸,包括身患絕症者。「從去年後半期開始,不少癌症患者也開始接受扁康丸的治療了。」徐孝錫院長欣慰地說。

以下是他分享近期的兩個新的治療案例:

【案例一】

一位75歲的男性,晚期肺癌患者,做過手術與放療後,醫院表示已經無能為力,他只好回去等候臨終。徐院長分享說:「他就開始吃扁康丸,服用了22個月。正常需要五年治癒,但22個月後,他所有的肺癌症狀都消失了。他的朋友說,他犯病以前和朋友一起去打高爾夫,他揮桿的距離比他的朋友短很多,但自從戰勝肺癌之後,打得比他的朋友更遠了,他的朋友感覺很神奇。」

【案例二】

一名胰腺癌患者,原來腫瘤大小為5釐米,服用扁康丸僅六個月後,去年做檢查發現,腫瘤已經縮小為1釐米,徐院長說:「再過六個月,即前後一年的時間就有希望完全恢復健康。」徐院長還表示:「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癌症是死亡之症,不是每個人都能同樣治癒。而且治療有一定周期,需要觀察五年,肺癌的治癒也要五年。因此胰腺癌緩解後是否會復發,要觀察五年看看。」

說起扁康丸的發明及其臨床應用創造的奇蹟,徐孝錫院長表示,自己在年幼時曾患有扁桃炎,每次發作伴隨高燒、頭痛,同時嗓子因疼痛無法吞嚥,夏季也不得不穿棉衣,飽受磨難。大學韓醫專業畢業後他開辦韓醫院,發明扁康丸,不僅醫好了自己的病痛,隨著臨床研究和實踐,還在許多患者身上出現了一個個意想不到的奇蹟。

「當時扁康丸只侷限於扁桃腺的治療上,後來給一位嚴重的鼻炎患者服用時,發現他的鼻炎超乎想像的治好了。」徐院長把扁康丸用在治療鼻炎患者身上後,發現對患者的哮喘也產生了效應,之後在治療鼻炎、哮喘的過程中,發現異位性皮膚炎竟然也被治好了。

「其實,鼻炎、哮喘、異位性皮膚炎在根子上是一樣的病源」。經過了多年臨床驗證之後,徐孝錫院長驚訝地發現,曾患有被西醫認為死亡之症的COPD、肺纖維化等重症肺病患者也得到了醫治。由此徐院長對傳統醫學的研究進入了一個新的治療發展階段,憑藉扁康丸的功效,超過三萬名的重症肺部疾病患者得到治癒。

探索治療原理

對於一些求診的癌症患者,扁康療法帶給大家怎樣的啟示呢?徐院長說:「初期癌症比較容易治療,但大部分患者都是先到醫院,被診斷之後就直接進行了手術與化療。最後走投無路了,在西醫那裡再也無法治療的患者,向我求救,所以比一般癌症要難治好幾倍。」他解釋說,沒有手術化療過的患者相對來說更容易治療,因為手術化療後的患者免疫力下降很多,大大增加了治療難度。

徐院長把這些治癒患者的案例集中在一起,用心研究並探索其根源和原理。「現代人們總是抹不掉癌症其實不是病的想法,為什麼?當人產生嚴重的炎症時,人體的淋巴腺理所當然會腫大。比如乳房癌,媽媽在小孩出生後分泌很多乳汁,應該給嬰兒哺乳,要是不哺乳的話,堆積在乳房的母乳裡會有很多有害菌繁殖,很快達到100萬隻細菌,這時淋巴腺就需要送出100萬隻或更多的白血球去清除這些有害菌,所以淋巴腺可能腫大100倍、1000倍。」

由此,徐院長認為把淋巴腺切掉、照放射線的做法,其實違背了人體原本正常的運作機制。而傳統醫學的治療則不同於西醫的手術治療。所有癌症都是順著淋巴腺發生轉移,當淋巴腺恢復正常的時候,腫瘤就不會變大,不會轉移,淋巴腺也不會再腫大。

通過對這些案例的觀察,徐院長對癌症的實質有了獨特而銳利的觀察,他分享說:「其實癌症不是病,是人體對抗嚴重炎症的生理現象,是淋巴腺過分的腫大而已。因為淋巴腺不讓癌症腫瘤再長大、不讓它轉移,繼續觀察就會發現,如果持續五年裡面沒變化的話,西醫就說癌症好了。而人體淋巴腺的王就是扁桃腺,扁桃腺健康以後,淋巴不會再腫大、再轉移,這是癌症治療的一種新的認識,新的治療方法。」

扁康丸示意圖。(扁康韓醫院提供)

現代西醫走入了迷途

徐院長認為現代科學對慢性病幾乎毫無作為,現代醫學已經走入了迷途。

「現代醫學對急性病、傳染病的症狀有一定的貢獻,但對慢性疾病,比如異位性皮膚炎、鼻炎、哮喘、肺纖維化、肺氣腫、支氣管擴張等,對這些疾病完全沒有什麼成果,這部分疾病還是要依靠傳統醫學才能解決。」徐院長說,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進入了名譽殿堂,卻沒有看到他們端著治癒成果走出來。現代醫學仍然認為鼻炎、哮喘、異位性皮膚炎依然是不治之症,肺氣腫、支氣管擴張、肺纖維化依然是威脅人類生命的死亡之病。

「為何總是重複這樣的結果,因為他們執著於走迷途。而且迷途越走越迷,很難找到出口。」徐院長以西藥為例來說明:「抗生素殺死不好的細菌,同時也把有益菌一起殺死、連健康的細胞都給殺死了,西醫認為是副作用,沒有辦法,但其實是方法不對。消炎劑是人類發明的像大麻一樣的麻藥,麻藥可以一時抑制症狀,但是和治癒疾病沒什麼關係;鎮痛劑是為減輕晚期癌症患者的劇烈疼痛,用的只是鴉片或嗎啡;鎮定劑為停止化膿而使用類固醇,其實還是用麻藥。」

徐院長一針見血地指出,西醫是替代性治療,並不是根本性治療。讓疾病得到真正治療的,其實是人體自身的免疫力。扁康丸的不同之處是:把肺部清理乾淨,讓淋巴系統之王——扁桃體強健起來,讓人體免疫力從新恢復和強大,不用類固醇、鎮靜劑等西藥,疾病很神奇地好了。這就是傳統醫學的意義所在。

天然疫苗」抵禦病毒

現代醫療知識複雜紛亂,真正傳統醫學精華好比「大道至簡至易」。徐院長還分享了這樣一個醫學理論:用常識治療患者。

他說,人的生命就在於呼吸,主管呼吸的器官是肺,人的肺每年、甚至每天都在變髒,髒得變黑,導致很多疾病上身。如果把肺裡堆積的污垢清理乾淨,就會驚奇地發現鼻炎、哮喘、異位性皮膚炎會消失;同時會發現COPD、肺氣腫、肺纖維化患者不會死亡,還會觀察到癌症也可能很好地控制,世界醫學界應該關注這些。而要把肺變乾淨,讓免疫力提高,下面兩個階段很重要。

第一階段:自身免疫力好轉。

把扁桃體變健康,是獲取免疫力的第一階段。這一階段通過清肺使積累在肺泡各處的「積熱」消失,廢棄物和毒素也一併清掃乾淨的同時,人體的淋巴腺之王——扁桃體也會強壯起來。一般兩個月扁桃體就能恢復健康,這時的人體就不會得肺炎和流行性感冒,不會得高燒39度以上的感冒。健康的扁桃體能夠有效抑制病菌和細菌的入侵。這是成就免疫力的階段,意味著我們身體固有的免疫力在好轉。

第二階段:自身免疫力盟軍的誕生。

腸內的微生物是幫助免疫力的重要盟軍。腸內的有害菌被清理掉,有益菌增多,是免疫力的完成階段。這個階段要花六個月,即服用扁康丸六個月後,腸內的有害菌就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有益菌。

「整個過程可以使人體免疫力完全恢復,所有慢性病的治療可以託付給免疫力去處理。」徐院長認為,「免疫力是神賜的最高醫生,讓神賜於的最好醫生去治療疾病,這是一個好方法。」

徐孝錫院長為大家解答問題。(扁康韓醫院提供)

在目前病毒肆虐的形勢下,我們應該怎樣保護肺健康呢?徐院長認為:「健康的扁桃腺是守護人體的天然疫苗。」

徐院長還說:「病毒通過鼻子進入肺部,一定要經過咽喉部位,而咽喉的守門將就是扁桃腺;扁桃腺是人體最大的一個淋巴腺,淋巴腺裡像泉水一樣產生白血球,好比一個軍隊,所有的軍隊都有一個守門將,如果守門將打瞌睡了,那麼就會被敵軍(病毒)悄悄攻入,但是咽喉的守門將用犀利的眼神,很清醒地在守護健康,不僅COVID-19病毒及其變種病毒,其它成千上萬的病毒都可以識別和消除掉。」

「現在研發了很多病毒疫苗,如果稱之為人工疫苗的話,那麼這個守護我們身體的扁桃腺應該說是天然疫苗,其功能無可比擬。」徐院長解釋說,「人工疫苗只能對一種病起作用,現在COVID-19病毒種類已經發生變異,人工疫苗的作用大打折扣。而『天然疫苗』扁桃腺則可以像銅牆鐵壁一樣守護我們身體,識別和抵禦成千上萬種病毒和細菌,超過數十種的肺炎球菌也都能擋住,那就沒有肺炎、沒有流感、不會發燒,即使患上感冒也是很快就過去了。這樣把自己身體牢牢守住,以後不管遇到什麼病毒細菌,強壯的扁桃腺都能夠切實擋住的。這就是為何人工疫苗和天然疫苗不可相比的原因。」

(本文代表受訪者觀點,不代表大紀元觀點。)

============

責任編輯:曉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