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是全世界对环境破坏最大的祸国党

——百年回眸话中共之十

人气 212

【大纪元2021年07月11日讯】15头野生大象,从西双版纳保护区出发,一路向北,穿越城市和高速公路,跋涉数百公里,历时一年零三个月,来到了昆明市附近。这桩新闻最近吸引了许多中国人的关注。

在中国,野生大象是受保护的动物,其数量估计为300头,它们专门生活在热带西双版纳的旅游地区。据悉,到目前为止,已有三个象群离开那里,向异地迁徙。

这些象群为何要离开自己的故乡?很简单,因为西双版纳的生态已被严重毁坏,大象没有足够的食物可吃,无法在那里继续生存,只好离乡背井,寻找新的栖息地。

北京师范大学生态学教授、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亚洲像专家组成员张立在通过卫星遥感照片对亚洲像分布区域的植被变化做分析时发现,过去40年间,亚洲像赖以生存的原生森林减少了4300多平方公里,适宜它们生存的栖息地减少了约40%。‌‌‌‌以至于有人形象的比喻,这次象群北上像极了一场家园被毁无处伸冤的‌‌“上访‌‌”。

大象北上事件可以说是整个中国生态环境遭受毁灭性破坏的一个缩影。而这一切则是中共当政后坚持与天斗与地斗的必然结果。

中国传统文化讲天人合一,人与自然要和谐共处;人要尊重自然,承天顺地,感恩惜福。但中共却号称天不怕,地不怕,妄想改造和征服自然,“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岭开道,我来了!”大跃进年代流行的这些民歌便是中共狂妄愚蠢的生动写照。

但可笑且可悲的是,大半个世纪以来,中共以战天斗地的姿态,逆天地而行,对大自然肆意搜刮掠夺榨取,结果非但没有让“敢叫日月换新天”的痴心妄想如愿的变成现实,反而把自古以来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完完全全变成了利用与被利用、改造与被改造和征服与被征服的你死我活的对立关系,最终不仅自食其果,而且导致了生态环境的毁灭性破坏,给中华民族和子孙后代带来了无穷的危害。

比如,中共推行以粮为纲的农业政策,大肆开垦不适宜耕种的山地和草原,填平中国江河湖海。结果如何呢?中共声称,1952年粮食生产超过了国民政府时期,但中共没有透露的是,到1972年,中国粮食总产才超过了同样是和平时期的清朝乾隆年代,而至今中国人均粮食产量,仍然远远落后于清朝,只有中国农业鼎盛时期宋代的三分之一。

再比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共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在黄河修建三门峡水电站,发电量至今只有一条中等河流的水平,却导致上游泥沙淤积、河床抬高。一个大一点的洪水就给两岸民众带来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2003年渭河洪峰最高流量3700立方米/秒,只相当于三、五年一遇的洪水,却形成了50年不遇的洪灾。河南驻马店,当地建造了多个大型水库。1975年大坝连环决堤,短短两小时内6万人丧生,死亡人数总计高达20余万。

文革之后,中共为了证明其执政合法性搞起了急功近利、以维护党的集团利益至上的跛足经济改革,虽然获得了表面上一时的经济繁荣,却让整个国家和子孙后代为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专家们指出,大陆40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建立在资源榨取性的过度消耗甚至浪费的基础之上,并往往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中国的GDP数字里有相当一部分是靠牺牲子孙后代的利益和机会获得的。

下面这些数据无一不令人触目惊心:

——2003年中国贡献世界经济总量不到4%,对钢材、水泥等材料的消耗却占到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一(新华社2004年3月4日报导)。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末,中国每年沙化土地面积从1000多平方公里增加到2460平方公里。

——1980年中国人均耕地近2亩,2003减少到1.43亩,在轰轰烈烈的“圈地”热潮中最近几年全国耕地就减少了1亿亩,而圈起来的土地利用率仅占43%。

——中国目前的废水排放总量为439.5亿吨,超过环境容量的82%。七大江河水系中不适合人类和牲畜饮用的水占40.9%,而75%的湖泊出现不同程度的富营养化。

…… ……

毫不夸张的说,中共对生态环境破坏之大,全世界无出其右。这样一个疯狂至极的祸国党,不仅是中国人民的死敌,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生存环境的死敌!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凌晓辉:中共是人类的终极邪恶
王维洛:西藏是世界上环境保护最好的地区吗?
祁连山生态问题再被曝光
王维洛:为什么三峡大坝非拆不可之二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北约卫星和远程武器令俄罗斯脊背发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