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之战 揭开中共活摘器官罪的台前幕后

人气 1070

【大纪元2021年0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采访报导)2021年6月22日晚,一位中国女子坐在美国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市议会大厅里,默默地拭去眼中的泪水。

刚刚,市议会主席台宣布,“一致通过”强烈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决议案。

她告诉大纪元,那一时刻她悲喜交加,“笑中有泪”。

2021年6月22日,马春玲在美国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市议会大门前。(李辰/大纪元)

马春玲来自中国辽宁大连,2020年抵美,因修炼法轮功,曾两次被关入中国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她也是一位中共活摘器官的幸存者。

多年来,中共极力掩盖活摘器官这一罪行。公开中共这一隐密罪,犹如破冰之战,汇集了无数人制止邪恶的勇气、坚韧、信念,以及台前幕后的巨大付出。

今天,这块坚冰正在一点点地裂开、融化,真相正在被更多的人所知。

女子冒生命危险指证中共活摘人体器官

安妮(左)公开站出来指证中共的罪恶。(明慧网)

2006年3月,中国女子安妮出于良知、冒着被中共灭口的危险,在美国华府公开指证,沈阳苏家屯辽宁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脏器﹑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部分被强行摘除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活着被秘密扔进用锅炉房改建的焚尸炉里。”

这位女子是这家苏家屯医院的统计工作人员,她的前夫是这里的医生,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

海外成立真相调查团 法轮功学员向各界披露真相

苏家屯的消息一经披露,引起全球各地法轮功学员的悲愤和正义人士的声援。

美国、加拿大、澳洲等国法轮功学员举行了“SOS”紧急援救的汽车之旅、步行活动,以及开展向各级政府讲清真相的活动。

加拿大渥太华法轮功协调人格蕾丝‧戴(Grace Dai)向大纪元介绍,当时3月份,她正在前一份工作的最后阶段,4月,要去参加新工作。

得知中国发生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后,格蕾丝‧戴告诉新老板,“不能来(上班)了。因为现在有邪恶的事情发生了。我要去帮助制止邪恶。这是天大的罪恶,自己无法袖手旁观。”

格蕾丝‧戴是加拿大名校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计算机学硕士毕业。新老板非常看好她,一直等待她回去上班。

此后,格蕾丝忙于紧急呼吁的相关事情。老板几次打电话询问:“你什么时候来上班啊?”格蕾丝几次回答:“我现在来不了啊。”就这样,新老板一直等到11月份,格蕾丝才去上班。

在法轮功学员的紧急呼吁和讲真相下,更多正义人士站了出来。

2006年5月8日上午,加拿大国会山召开新闻发布会,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前主席、外交部亚太司前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与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宣布发起并联合领导加拿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团。

2006年7月7日(北美时间),该调查团发布调查结果,以18种证据证实,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称这一行径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2006年7月,国际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讲话者)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的调查确证,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至少5年多来一直存在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的系统犯罪。(大纪元)

中共矢口否认 拒绝提供证据反驳

2006年7月6日(大陆时间),加拿大活摘器官调查团报告发表当日,中共第一次“驳斥”加拿大调查结果。

2006年7月26日,加拿大报告发表三周后,中共第二次回应,指出调查报告“将两个中国城市归错省份”。

加拿大调查团回应表示,3周时间内,中共对报告内容仅提出地理错误,“反证报告基础牢固”。

而对有关器官来源,中共官方曾数度改口。

2001年6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称,“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来源是人们自愿捐献的。”

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

2009年8月底,中共通过英文版《中国日报》(China Daily)发布消息说,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

2012年3月,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文章说,“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然而,死刑犯,无法撑起中国器官移植的蘑菇云。

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此后,中国器官移植业发生“飞跃”。

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也曾说,中国每年移植总数,从1999年的几百例上升到2008年的10,000例。

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表示,“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每年能够很轻松地做5,000次器官移植手术。位于北京的中共解放军309医院也很容易就能够达到这种水平。”

《凤凰周刊》文章援引韩国《朝鲜日报》报导说,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在2004年12月的一周内就进行了44例肝移植手术。另有患者家属向该刊透露,该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24例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

但是,中共无法提供这些器官的合理来源。

联合国酷刑特别专员在报告指出,只要中共政府愿意提供死刑犯等相关数据解释,就能反证“这项指控不存在”。

但是,中共拒绝应联合国要求公布相关数据以反证,也拒绝外国组织独立调查的请求。

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曝光活摘黑幕 中共极力阻挠

第二十四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于2013年9月19日至27日在日内瓦召开。(明慧网)

2013年9月19日~27日,西班牙人权律师卡洛斯‧伊格莱西亚斯(Carlos Iglésias)在第二十四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上作专题发言,点名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设计和组织了一整套灭绝成千上万的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战略,包括活摘器官。

在卡洛斯‧伊格莱西亚斯发言期间,中共代表两次试图粗暴阻止发言,但在英、美、法、德等十个国家代表的多次支持下,卡洛斯‧伊格莱西亚斯最终完成了专题发言。

2013年9月19日,在联合国的另一次人权会议上,法轮功人权代表陈师众呼吁彻查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罪行。中共代表6次阻挠未果。

此前,2010年3月15日,人权组织“联合国协会”圣地亚哥分会的代表陈师众,在日内瓦第十三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议发言,披露中共使用药物毒害法轮功学员,并摘取器官等行径。期间,遭到中共代表7次阻挠发言,但被人权会主席拒绝。

“追查国际”主席:调查结果令人震惊 本人受到中共威胁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调查组织”主席汪志远向大纪元介绍,从苏家屯医院被指控活摘器官开始,他本人作为医生,“一开始很震惊,甚至不敢相信”。

汪志远毕业于中国第四军医大学航空医学系,1995年来美,曾在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从事心血管研究。

苏家屯事件后,“追查国际”的调查员电话打到苏家屯医院的锅炉房。对方表示,他们焚烧尸体,还收集死者项链、戒指等物品。汪志远说,他感到“这就不正常了。死人应该在殡仪馆火化,怎么在锅炉房呢?”

汪志远本人也是调查员,随着调查的深入,堆积如山的事实和数据,完全推翻了他当初的质疑。

汪志远参与了对中共驻北京丰台的解放军307医院移植科肾源联系人陈强的调查。

陈强在电话中告诉汪志远,他们是官方、警方、监狱一条龙的运作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交易,还可提供证明法轮功学员供体身份的材料。这令汪志远感到极其震惊。

“追查国际”整体团队经过10年调查,得出结论:活摘器官在中国,是在江泽民的直接命令下,利用整个国家机器,党政军警、全国司法机构、医疗系统,以活摘器官移植的方式,全国范围内空前的大屠杀,数量达百万计。

汪志远透露,调查过程实际“非常艰难”,比如:如何追踪中共出访官员的行踪,如何将调查电话追踪到其下榻的酒店,甚至在其一下飞机就将调查电话打过去,实际上都具有挑战。

汪志远本人因为参与调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及中共活摘器官,还多次受到中共威胁。比如:2008年,他的车轮胎被扎了8个钉子;有时,回到家中,却发现门窗被人打开了;家中的网线时常被掐断等等。

更多佐证调查不断出炉

获奖纪录片《大卫战红魔》(Davids and Goliath)揭露了中共系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大卫战红魔》剧照)

2016年6月22日,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前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更新调查报告。

3位联合作者估计,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10万例,2000年至今可能高达150万例;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2020年3月,总部位于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VOC)”发布一份报告——《中国的器官采购与法外处决:证据审查》。报告中指出,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穆斯林良心犯,是中国器官移植市场销售的器官的最可能的来源。

2020年3月,总部位于澳大利亚的非政府组织“终结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ETAC)”成立的一个独立法庭,又称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在英国伦敦发布一份书面判决,判决做出以下结论:

“(活体)强摘人体器官已在中国各地大规模发生多年,法轮功学员是其中一个——而且可能是主要的——人体器官来源。”

“集中针对维吾尔人口的迫害和医学检查是比较近期的情况。”

然而,多数国际媒体,对中共活摘器官之事,似乎漠然消声。

中共施压下 西方媒体鲜有报导中共活摘器官

2021年5月4日,美国弗吉尼亚州法轮功学员、人类发展学博士、神学硕士吉姆‧吉拉戈西亚(Jim Giragosian)在该州的一个县委员会会议上发言中说:“你也许在想:为何没能更多地了解发生在中国的恐怖的活摘器官之事?”

“这主要归于中共对全球媒体的广泛影响力,以及其对进出中国信息的严格控制。”

他说,中共采用金钱和威胁两种手段,操控西方媒体的报导内容。

“比如,你是否见过《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中国观察’(China Watch)特别插页?这个栏目是由中共撰写的,然后中共向这两家报纸支付了数百万美元……”

“如果中共认为西方媒体机构的报导对其‘不利’,就会威胁,拒绝他们进入中国市场。”

中共对国际社会的谴责,置若罔闻。

中国器官等待时间超短现象持续 引发担忧

2020年6月,中国武汉协和医院的医生在10天之内先后为24岁的孙玲玲准备了4颗匹配的心脏。

由于中国的器官自愿捐献仍然处于起步阶段,专家质疑武汉协和医院如何能如此快速地获得孙的匹配器官——触及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核心问题:杀害良心犯,售卖他们的器官牟利。

2020年2月29日,中国江苏无锡市一家医院对一名59岁的男性中共肺炎(武汉肺炎)重症患者,进行了双肺移植手术。病患在该医院的手术等待时间仅为5天;主刀医生陈静瑜。

3月10日,陈静瑜再次主刀,对一名73岁的男性中共肺炎患者,施行双肺移植手术。手术等待时间不到5天。

终止中国滥用移植国际联盟(ETAC)执行主任苏茜‧休斯(Susie Hughes)表示,中共肺炎患者接连快速双肺移植,令人担忧其器官来源。

不畏艰辛 法轮功学员夜以继日向各界讲清真相

5月11日,王春彦在弗吉尼亚州加罗林县(Caroline County)委员会建筑外。(李辰/大纪元)

2021年5月11日晚上,美国弗吉尼亚州法轮功学员王春彦开车回到家中,已是接近次日凌晨1点。

此行,她从弗吉尼亚州加罗林县(Caroline County)回来。当晚,该县通过一项抵制中共活摘器官的决议案。

数月以来,该州部分法轮功学员自发组成2个小组,向弗吉尼亚州的各县级政府讲述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真相。她是其中一员。王春彦今年已经六十多岁,数年前来美,她也是中共迫害和活摘器官的幸存者。

王春彦告诉大纪元,她们小组讲述活摘器官真相的范围不断扩大。有的县,仅开车来回的路上就需6个小时。

披星戴月,开车往回赶路是常有的事情。有一次,她们去到一个较远的县,晚上回来路况很危险。

她说,“那是乡间小道,晚上没有路灯。迎面开来的车,开着大灯,照着晃眼。”对开车构成极大挑战。当时是同行的一位伙伴开车,她一直非常紧张,心像提到嗓子眼里。最终抵达临时住宿地时,她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有时,为了节省路上的时间,她们干脆自己花钱找旅馆住下,第二天继续讲真相。

有时,回来的路上,大雨滂沱,几乎无法开车……

传播真相的真心,获得了回报。

2021年以来,弗吉尼亚州的地方政府目前已经通过15个抵制中共活摘器官的决议案,警示当地居民前往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风险,避免成为中共的活摘器官的帮凶。

弗吉尼亚州佩奇县(Page County)委员会主席摩根‧费尼克斯(Morgan Phenix)告诉大纪元,感谢法轮功学员传播真相,此前他对此一无所知。

弗吉尼亚州劳登县(Loudoun County)委员会主席菲利斯‧J‧兰德尔(Phyllis J. Randall)也告诉大纪元:“我之前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中共活摘人体器官)正在发生。因此,我非常感谢法轮功学员将真相告诉劳登县委员会。”

……

这些发自肺腑的感谢,记者在决议案的投票现场每次都能听到。

持续的罪恶

马春玲提供的非正常体检收据。(本人提供)

中共活摘器官的幸存者、现旅居美国弗吉尼亚州的马春玲,至今保留着在大陆非法关押期间,被要求做抽血、心电图等体检的收据。

其中,验血一项,医院注明是“血透(即:血液透析)”。

2012年8月29日,马春玲因讲述法轮功真相被绑架,被抓入大连市戒毒所;8天之后,被送进大连看守所;10月15日,被送进马三家劳教所。期间,约50天之内,去了4个医院体检,抽了两次血。

马春玲说,“刚检完,没有必要体检。”但被坚持要继续做体检。最后,4次体检都没有给结果。

“在马三家医院体检一次。又到一个大医院(体检),到夜里才体检完。到晚上10点,才进到马三家监室里。”

回想在中国被关押期间强行体检的经历,马春玲至今不寒而栗。她说,如果不是血型配不上,她可能已被中共活摘器官。

抽血、配血型,是器官移植的必要条件。二十多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持续实施非常规体检,但几乎从不给体检结果。以近期案例为例:

2021年6月8日,重庆市渝北区法轮功学员陈明禧被抄家、绑架至双龙派出所,后被拉到双凤桥卫生所体检,抽血、测血压、胸透X光等检查。

2021年6月13日,湖南省衡阳市珠晖区凤凰村法轮功学员陈衡秀,被绑架至衡阳市人民医院作体检:抽血、验尿、肝脏、心脏等全身透视。

6月24日,山东省荣成市成山镇法轮功学员葛培诊、丛培君被绑架到成山镇派出所。之后,又被绑架到荣成市中医院抽血、体检。

6月30日,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大法弟子郜孟花,被绑架至曹城镇派出所,后被强制送到医院抽血体检。
……
与此同时,在中共严密封锁下,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器官遗失、或疑被活摘器官的情况依然不断出现。如:

2021年6月17日,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东儒来村法轮功学员孙丕进,被蒙阴县派出所绑架,第二天被迫害致死。家人查看其尸体时,发现脑浆溢出,一只眼珠没有了,身体平平的。

江苏省徐州市沛县教师、法轮功学员潘绪军,冤狱期满的前十天,于2020年11月8日被迫害致死,终年55岁。

2020年11月8日,洪泽湖监狱通知潘绪军的家人去见潘绪军。当时潘绪军已躺在太平间,狱医拿出潘绪军的器官让他的家人看,声称鉴定潘绪军得了“脑溢血”死亡。潘绪军的家人怀疑潘绪军被活摘器官。

国际议案谴责不断

16年来,在法轮功学员以及世界正义人士的持续努力下,国际社会谴责中共、要求停止活摘器官的呼声不断。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活摘器官”行为。

2016年,欧洲议会通过48号书面声明和“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紧急议案。

2020年9月15日,法国国会六十多位议员联名提出一项器官移植法案,抵制中共活摘并贩卖人体器官。

2021年2月11日,英国的《药品和医疗器械法案》(Medicines and Medical Devices Bill)修正案正式成为法律,抵制中共活摘器官。

2021年3月9日,美国国会参众议员发起“制止活摘人体器官法案”。

目前,西班牙、以色列、台湾、挪威等国家和地区,也通过法律,以打击和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少数族裔群体器官的非人行径。

希望拜登政府公开宣布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二战期间,纳粹对犹太人恐怖的大屠杀让人们发出了“绝不让历史重演”(never again)的呐喊;今天,面对中共活摘器官这一群体灭绝的行径,每一个人将作何选择?

弗吉尼亚州劳登县委员会副主席可兰‧T‧塞恩斯(Koran T.Saines)认为,有必要以全方位的方式来阻止中共活摘器官。他说,“以全方位的方式来阻止中共活摘器官。我们做我们能做的部分。”

弗吉尼亚州沃伦县委员沃尔特‧马布(Walter Mabe)告诉大纪元,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是反人类罪,这和人相关,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我们都应该站出来反对”。

马春玲所在的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市,其发起抵制中共活摘器官决议案的市议员尚毅(Sang Yi),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希望“拜登政府宣布这个问题(中共活摘器官),并就这个问题,教育所有的美国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北京夫妇遭公安暴力绑架 被构陷到法院
不就人权问题向中共施压 国际奥委会遭质疑
北京在希腊接收奥运火种彩排日 雅典爆发抗议
湖北省公检法司政府部门官员遭厄运实录(2)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卡梅尔在路上 梅卡瓦MK5还有多远
【马克时空】印度Su-30战机 年底赴日进行缠斗训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