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30)罗兰岗韵事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10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三十章 罗兰岗韵事

南加州的罗兰岗,一间公立学校的大门外的咖啡厅外廊。一个卡座上坐着一位华裔妇女,大约三十五岁,发髻高耸,面庞白皙,一身黑色的丝绸筒裙套装,将她丰腴、凸凹有致的身姿勾勒地恰到好处。可惜一副太阳镜遮住了她姣好面容的大部分,看不清她的眼睛。

她叫张素梅,原本是中国东南某省一个地级市电视台的播音员,被当地的公安局长看中,发展成为情人,七年前生下一个男丁后,被送到美国秘密包养。

这罗兰岗是南加州著名的大陆官员、富豪的二奶村,但在众多的二奶里,张素梅是不起眼的一位,所住的别墅也是边缘地带的建筑,开的车子也只是宝马系列,和那些动不动开玛莎拉蒂,住着上千米平方豪宅的年轻、漂亮二奶相比,张素梅显得低调、落伍。

但是时来运转,张素梅的大陆“老公”因为凭借上司的官运亨通,也被火线提拔到南粤省国安部任职,担任第一把手,成为炙手可热的权势人物。张素梅感到花开花落,春景再来,憧憬着更加富足、威风的生活。

随着年龄的增大,张素梅知道自己最终会失去魅力,但儿子是她的本钱。

大陆“老公”由于原配妻子一直没有生出男丁,所以特别重视对张素梅儿子的培养,也一直叮嘱张素梅对儿子不可掉以轻心。

张素梅也知道儿子对她的重要性,基本不让他离开她眼皮底下半步。就是儿子上学后,她也不像其他二奶由保姆接送儿子上学,都是由她本人亲自接送。

张素梅低头酌着咖啡,想着心事。一抬眼发现邻座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位年轻人。

一头飘逸、蓬松的头发像一朵黑云在头顶漂浮,一双剑眉之下,细眯着一双大眼睛,偶尔睁开,透出清澈、纯情的目光。坚挺的鼻梁下,一张宽阔的嘴巴。

上身套一件米黄色的皮夹克,内穿一件黑色丝质T恤,牛仔裤将结实有力的长腿裹出形状。

张素梅感到似曾相识,回想起这位年轻人和华裔著名影星尊龙的面容有七八分相似,不由地多看了他两眼。

对方似乎也是无意地朝她这边望去,看到张素梅的注视,露出大嘴微笑,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烁,不由地令她心动:真是一位美男子!

“您好!”对方大方地打起招呼,一口有点港味的普通话。

这让张素梅有点尴尬,也许很久没有和异性接触,尤其和这样帅气的异性交流,让张素梅有点不知所措。

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声:“您好!”就赶紧把头转向一边。

对方似乎也没有那么急切地交流,只是礼貌性地打招呼。

张素梅看到儿子身影出现在校园门口,赶紧起身向停车库走去,算是摆脱了尴尬的场景。

但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张素梅开始抱怨自己:怎么连最基本的交流技巧都失去?表现地那么慌乱,像个生涩的小姑娘。

这长久的幽居生活,确实让张素梅失去了很多生活乐趣,身边没有闺蜜,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

虽然张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实,趁着大陆的官员、富豪不在,到外边打野食,补充感情和欲望的缺失,但张素梅一次也没有干过,知道这里风险很大,而且自己年岁增大,经不起风浪。

一般在家里看电影、听音乐,偶尔带儿子出去旅游。也许是没有碰到机会,没有碰到可心的人儿。

这个年轻人的出现,让张素梅一天都魂不守舍。张素梅渴盼再次见到他,而且一定要变得优雅大度,不能像今天这样手足无措。

第二天下午,张素梅早早来到了那个面对校门的咖啡厅,依然昨天那个卡座。

时间一点点流逝,那个年轻人没有出现,让张素梅有点失望。再看看手表,发现自己早来了一个小时,现在是三点半,距离四点半学校放学还有一个小时,不由地嘲笑自己的急切。

时间一点一点逼近放学时间,校园门外渐渐多了车辆,大多是来接小孩下学的人驾驶的。

快到四点二十分左右,张素梅看到了一个颀长、帅气的身影出现。那位年轻人身高在一米八二左右,宽阔的肩膀,一件灰色杰尼亚订制西装随意穿在身上,戴着一副硕大墨镜。

年轻人看起来二十几岁,身形结实有力,显然经过特别训练,很随意地坐在了她的邻座,摘下墨镜,转过头冲着她咧嘴微笑问候道:“您好!”

依然是灿烂、雪白的牙齿,张素梅按捺住内心的忐忑,也随意地摘下墨镜,舔了一下嘴唇说道:“您好!您也是接孩子的吗?”

“嗯!帮哥哥接他儿子。”年轻人扬了一下有点卷曲的额头发丝,轻松地回答。

“哦!您还没结婚啊,我刚才冒昧了。”张素梅礼貌致歉道。

“没有关系,我刚从海军退役回来,还没有空找女朋友呢。”年轻人摆摆手不介意地介绍自己。

“哦!怪不得你身材这么结实,原来是海军出身啊!估计女朋友要排成队伍接见了吧?”张素梅调侃地说道。

“女士,你取笑我了。我真的没有女朋友。”年轻人露出羞涩的笑容,面色有点微微发红。

让张素梅看着有点发愣,这是一位多清纯的男孩啊!

“女士,还没请教您贵姓呢?”

年轻人的发问让张素梅从短暂的臆想中回过神来,“免贵姓张,我是来接儿子的。”张素梅从容地回答。

两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交谈起来,张素梅从中知道这位小伙子叫黄子悦,父亲是香港富商,哥哥是一家IT公司总裁。

本人刚刚从海军退役归来,准备去哥哥的公司上班,或者去大学进修硕士学位。

张素梅尽力保持优雅又不失风趣的谈吐,让小伙子也很着迷。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四点半,听到儿子在对面的马路叫妈妈,张素梅才惊醒过来。

“不好意思,我儿子放学了,要接他回家了,很高兴认识你,黄先生。”张素梅伸出纤纤玉手。

被黄子悦宽大的手掌握住,心中一阵暖流涌动,手掌宽大而又温暖、细致,让张素梅有点忘神,便一直把手放在黄子悦的掌心里。

直到听到儿子再次叫妈妈,张素梅回过神来,一脸红地抽出手。

“要走了!”声音有点恋恋不舍。

“嗯!一块走吧!”小伙子的手随意地触动了张素梅的腰部,张素梅不好意思地紧走几步,摆脱了黄子悦手掌的触摸。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张素梅彻底沦陷了。脑子里都是那个年轻人的身影,感触到他温暖的手掌,那结实有力的大腿。

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女生,这让张素梅不能自拔,一夜想着黄子悦。

张素梅在洗手间洗涤,透过镜子看着自己丰腴、白皙、窈窕的身躯,感到了自信:一个成熟女性的身躯对那个年轻人有着多么大的吸引力。

张素梅确信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爱恋,可以让她重新体会欲望的对象。

可惜第二天是星期天,学校放假,这让张素梅感到懊恼,自己怎么不主动要求对方的电话呢?万一他不再去接送他的侄子,就失去了和他见面的机会了,张素梅一个星期天都没有好的心情。

星期一的早上,张素梅满怀希望地起床,准备好早餐,便叫儿子起床。

今天她穿了一身半透明、丝质的连衣裙,披着坎肩,一条轻薄的白色长裤。

送完儿子上学,张素梅便到一家常去的美容店美容、秀发,做完这一切,张素梅看到镜子里一个风韵、性感的女性,满意地点点头,给理发师一百元小费。

一个下午,张素梅都在臆想、幻想之中,想像那位年轻人见到她会是什么表情,会有什么表示。

下午三点半,张素梅还是早早地到达了那个咖啡厅的卡座,摘下墨镜,让自己容光焕发的脸庞沐浴在加州的阳光之下。

快到点了,一个身穿卡其布长裤、黑色T恤衫、脚蹬便鞋的年轻人出现了,张素梅主动地迎上去。

年轻人仔细打量着张素梅,让张素梅心花怒放。

“张姐,您今天太漂亮、太性感了!”黄子悦不吝啬地夸奖道。

张素梅努努了嘴说道:“不准开姐姐的玩笑,来和姐姐坐到一起。”

便主动地伸手拉住黄子悦的衣衫,将黄子悦带到自己的卡座。

和煦的阳光,轻柔的薰风,浓郁的咖啡,英俊的男伴,都让张素梅感到惬意,感到生有所值。

张素梅望着剑眉下细徐的眼睛说道:“子悦,明天我们出去游玩一下好吗?”

“好啊!我带你们母子俩到我父亲的海边别墅看看。那里临海,风景和这里不一样,可以游水,也可以潜水。”黄子悦欣然同意,轻轻拉住张素梅的手。

张素梅心弦荡漾,沉浸在幸福之中。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现在中共的县政府有成千上万吃皇粮的人。人民用血汗养活了这些人,他们却反过来要用枪弹镇压屠杀人民,共产党还要逼着人民高唱拥军爱民军民一家亲。中国历朝以来没有歌颂杀害同胞的刽子手一家亲的。
  • 这些都是他利用军中的特权和妻子一家人合伙走私石油、贩卖紧俏物资赚来的。这让赵德志有点气馁,吴伟光不但绑架了女儿,连他的资产也准备下手,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封自己的资产。
  • 不惜代价,用重金收买无赖国家和流氓政客,还用钜款收购西方国家的媒体网路,让他们帮中共说谎,欺骗世界人民。中共对他们既赠钱又赠物,让他们参观旅游访问事先精心设计安排好的地点、事与人,还供他们玩弄最漂亮的女人。
  • 赵静似乎对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这让林军非常恼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财富在悉尼大学华裔学生中不说数一数二,至少目前没有发现超过他的。
  • 这座海岛经过一年多建设,早已经是一座规划整齐的军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军营宿舍,一座座训练场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岛的各个角落。
  • 多数单位为了向领导显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级领导赏识,能够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虚作假,虚报完成和超额完成上级数字和指标...
  • 这里各个部门主管、海外间谍关系都和部里的其他几位副部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表面对他很恭敬、顺从,但执行任务就大打折扣。
  • 中共为了让高价药占领市场,在交易中让回扣高的淘汰回扣低的廉价药,迫使生产廉价药的药厂关门。而且鼓励药厂每年推出改头换面的高价新药上万种,不顾人民死活地压榨病人
  • 民以食为天,全面地和美国冷战、甚至局部的热战,都会使得国内经济雪上加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