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30)羅蘭崗韻事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13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三十章 羅蘭崗韻事

南加州的羅蘭崗,一間公立學校的大門外的咖啡廳外廊。一個卡座上坐著一位華裔婦女,大約三十五歲,髮髻高聳,面龐白皙,一身黑色的絲綢筒裙套裝,將她豐腴、凸凹有致的身姿勾勒地恰到好處。可惜一副太陽鏡遮住了她姣好面容的大部分,看不清她的眼睛。

她叫張素梅,原本是中國東南某省一個地級市電視台的播音員,被當地的公安局長看中,發展成為情人,七年前生下一個男丁後,被送到美國祕密包養。

這羅蘭崗是南加州著名的大陸官員、富豪的二奶村,但在眾多的二奶裡,張素梅是不起眼的一位,所住的別墅也是邊緣地帶的建築,開的車子也只是寶馬系列,和那些動不動開瑪莎拉蒂,住著上千米平方豪宅的年輕、漂亮二奶相比,張素梅顯得低調、落伍。

但是時來運轉,張素梅的大陸「老公」因為憑藉上司的官運亨通,也被火線提拔到南粵省國安部任職,擔任第一把手,成為炙手可熱的權勢人物。張素梅感到花開花落,春景再來,憧憬著更加富足、威風的生活。

隨著年齡的增大,張素梅知道自己最終會失去魅力,但兒子是她的本錢。

大陸「老公」由於原配妻子一直沒有生出男丁,所以特別重視對張素梅兒子的培養,也一直叮囑張素梅對兒子不可掉以輕心。

張素梅也知道兒子對她的重要性,基本不讓他離開她眼皮底下半步。就是兒子上學後,她也不像其他二奶由保姆接送兒子上學,都是由她本人親自接送。

張素梅低頭酌著咖啡,想著心事。一抬眼發現鄰座不知什麼時候坐了一位年輕人。

一頭飄逸、蓬鬆的頭髮像一朵黑雲在頭頂漂浮,一雙劍眉之下,細眯著一雙大眼睛,偶爾睜開,透出清澈、純情的目光。堅挺的鼻梁下,一張寬闊的嘴巴。

上身套一件米黃色的皮夾克,內穿一件黑色絲質T恤,牛仔褲將結實有力的長腿裹出形狀。

張素梅感到似曾相識,回想起這位年輕人和華裔著名影星尊龍的面容有七八分相似,不由地多看了他兩眼。

對方似乎也是無意地朝她這邊望去,看到張素梅的注視,露出大嘴微笑,雪白的牙齒在陽光下閃爍,不由地令她心動:真是一位美男子!

「您好!」對方大方地打起招呼,一口有點港味的普通話。

這讓張素梅有點尷尬,也許很久沒有和異性接觸,尤其和這樣帥氣的異性交流,讓張素梅有點不知所措。

只是含糊地應了一聲:「您好!」就趕緊把頭轉向一邊。

對方似乎也沒有那麼急切地交流,只是禮貌性地打招呼。

張素梅看到兒子身影出現在校園門口,趕緊起身向停車庫走去,算是擺脫了尷尬的場景。

但在開車回家的路上,張素梅開始抱怨自己:怎麼連最基本的交流技巧都失去?表現地那麼慌亂,像個生澀的小姑娘。

這長久的幽居生活,確實讓張素梅失去了很多生活樂趣,身邊沒有閨蜜,沒有可以交心的朋友。

雖然張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實,趁著大陸的官員、富豪不在,到外邊打野食,補充感情和慾望的缺失,但張素梅一次也沒有幹過,知道這裡風險很大,而且自己年歲增大,經不起風浪。

一般在家裡看電影、聽音樂,偶爾帶兒子出去旅遊。也許是沒有碰到機會,沒有碰到可心的人兒。

這個年輕人的出現,讓張素梅一天都魂不守舍。張素梅渴盼再次見到他,而且一定要變得優雅大度,不能像今天這樣手足無措。

第二天下午,張素梅早早來到了那個面對校門的咖啡廳,依然昨天那個卡座。

時間一點點流逝,那個年輕人沒有出現,讓張素梅有點失望。再看看手錶,發現自己早來了一個小時,現在是三點半,距離四點半學校放學還有一個小時,不由地嘲笑自己的急切。

時間一點一點逼近放學時間,校園門外漸漸多了車輛,大多是來接小孩下學的人駕駛的。

快到四點二十分左右,張素梅看到了一個頎長、帥氣的身影出現。那位年輕人身高在一米八二左右,寬闊的肩膀,一件灰色傑尼亞訂製西裝隨意穿在身上,戴著一副碩大墨鏡。

年輕人看起來二十幾歲,身形結實有力,顯然經過特別訓練,很隨意地坐在了她的鄰座,摘下墨鏡,轉過頭衝著她咧嘴微笑問候道:「您好!」

依然是燦爛、雪白的牙齒,張素梅按捺住內心的忐忑,也隨意地摘下墨鏡,舔了一下嘴唇說道:「您好!您也是接孩子的嗎?」

「嗯!幫哥哥接他兒子。」年輕人揚了一下有點捲曲的額頭髮絲,輕鬆地回答。

「哦!您還沒結婚啊,我剛才冒昧了。」張素梅禮貌致歉道。

「沒有關係,我剛從海軍退役回來,還沒有空找女朋友呢。」年輕人擺擺手不介意地介紹自己。

「哦!怪不得你身材這麼結實,原來是海軍出身啊!估計女朋友要排成隊伍接見了吧?」張素梅調侃地說道。

「女士,你取笑我了。我真的沒有女朋友。」年輕人露出羞澀的笑容,面色有點微微發紅。

讓張素梅看著有點發愣,這是一位多清純的男孩啊!

「女士,還沒請教您貴姓呢?」

年輕人的發問讓張素梅從短暫的臆想中回過神來,「免貴姓張,我是來接兒子的。」張素梅從容地回答。

兩人開始你一言我一語交談起來,張素梅從中知道這位小伙子叫黃子悅,父親是香港富商,哥哥是一家IT公司總裁。

本人剛剛從海軍退役歸來,準備去哥哥的公司上班,或者去大學進修碩士學位。

張素梅盡力保持優雅又不失風趣的談吐,讓小伙子也很著迷。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四點半,聽到兒子在對面的馬路叫媽媽,張素梅才驚醒過來。

「不好意思,我兒子放學了,要接他回家了,很高興認識你,黃先生。」張素梅伸出纖纖玉手。

被黃子悅寬大的手掌握住,心中一陣暖流涌動,手掌寬大而又溫暖、細緻,讓張素梅有點忘神,便一直把手放在黃子悅的掌心裡。

直到聽到兒子再次叫媽媽,張素梅回過神來,一臉紅地抽出手。

「要走了!」聲音有點戀戀不捨。

「嗯!一塊走吧!」小伙子的手隨意地觸動了張素梅的腰部,張素梅不好意思地緊走幾步,擺脫了黃子悅手掌的觸摸。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張素梅徹底淪陷了。腦子裡都是那個年輕人的身影,感觸到他溫暖的手掌,那結實有力的大腿。

就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女生,這讓張素梅不能自拔,一夜想著黃子悅。

張素梅在洗手間洗滌,透過鏡子看著自己豐腴、白皙、窈窕的身軀,感到了自信:一個成熟女性的身軀對那個年輕人有著多麼大的吸引力。

張素梅確信自己找到了一個可以愛戀,可以讓她重新體會慾望的對象。

可惜第二天是星期天,學校放假,這讓張素梅感到懊惱,自己怎麼不主動要求對方的電話呢?萬一他不再去接送他的侄子,就失去了和他見面的機會了,張素梅一個星期天都沒有好的心情。

星期一的早上,張素梅滿懷希望地起床,準備好早餐,便叫兒子起床。

今天她穿了一身半透明、絲質的連衣裙,披著坎肩,一條輕薄的白色長褲。

送完兒子上學,張素梅便到一家常去的美容店美容、秀髮,做完這一切,張素梅看到鏡子裡一個風韻、性感的女性,滿意地點點頭,給理髮師一百元小費。

一個下午,張素梅都在臆想、幻想之中,想像那位年輕人見到她會是什麼表情,會有什麼表示。

下午三點半,張素梅還是早早地到達了那個咖啡廳的卡座,摘下墨鏡,讓自己容光煥發的臉龐沐浴在加州的陽光之下。

快到點了,一個身穿卡其布長褲、黑色T恤衫、腳蹬便鞋的年輕人出現了,張素梅主動地迎上去。

年輕人仔細打量著張素梅,讓張素梅心花怒放。

「張姐,您今天太漂亮、太性感了!」黃子悅不吝嗇地誇獎道。

張素梅努努了嘴說道:「不准開姐姐的玩笑,來和姐姐坐到一起。」

便主動地伸手拉住黃子悅的衣衫,將黃子悅帶到自己的卡座。

和煦的陽光,輕柔的薰風,濃郁的咖啡,英俊的男伴,都讓張素梅感到愜意,感到生有所值。

張素梅望著劍眉下細徐的眼睛說道:「子悅,明天我們出去遊玩一下好嗎?」

「好啊!我帶你們母子倆到我父親的海邊別墅看看。那裡臨海,風景和這裡不一樣,可以游水,也可以潛水。」黃子悅欣然同意,輕輕拉住張素梅的手。

張素梅心弦蕩漾,沉浸在幸福之中。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共投在國計民生上的經費十分吝嗇,造路造橋後要向民眾收取過路費、過橋費,一收就是30年,很多路段橋樑還承包給私人,讓他們發財。中共用財政收入建造的醫院、學校,和用於人民福利的項目,都要用募捐贊助等花樣收回投資。
  • 「這些年輕人基本高中以上學歷,那些黨八股一樣的教育早已經讓他們產生叛逆心理,手機的普及又讓他們可以獲得資訊、知識。」老劉附和地說道。
  • 中共全國黨政軍違規違紀,挪用侵占的公款休閒旅遊、出國進修讀書、送禮、超福利補貼、公吃、公車、公費旅遊等,用去的費用實際高達2萬多億元,相當於全國稅收的50.5%。
  • 想到這裡,趙德志心中隱隱有絲希望,也許他也可能成為其中的一員,在未來中國的政治結構中有一定的話語權。
  • 只見營地上空,三道火舌撲向三駕直昇飛機,隨即傳來巨響,三駕飛機臨空爆炸,火焰照亮了營地周圍,和那些潛伏前進帶著面罩的武裝分子驚愕的眼睛。
  • 現在中共的縣政府有成千上萬吃皇糧的人。人民用血汗養活了這些人,他們卻反過來要用槍彈鎮壓屠殺人民,共產黨還要逼著人民高唱擁軍愛民軍民一家親。中國歷朝以來沒有歌頌殺害同胞的劊子手一家親的。
  • 這些都是他利用軍中的特權和妻子一家人合夥走私石油、販賣緊俏物資賺來的。這讓趙德志有點氣餒,吳偉光不但綁架了女兒,連他的資產也準備下手,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封自己的資產。
  • 不惜代價,用重金收買無賴國家和流氓政客,還用鉅款收購西方國家的媒體網路,讓他們幫中共說謊,欺騙世界人民。中共對他們既贈錢又贈物,讓他們參觀旅遊訪問事先精心設計安排好的地點、事與人,還供他們玩弄最漂亮的女人。
  • 趙靜似乎對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這讓林軍非常惱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財富在悉尼大學華裔學生中不說數一數二,至少目前沒有發現超過他的。
  • 這座海島經過一年多建設,早已經是一座規劃整齊的軍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軍營宿舍,一座座訓練場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島的各個角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