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坛才女修炼一身轻 遭中共药物迫害致死

人气 2758

【大纪元2021年07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三十年的运动生涯,金香在球场上创造了许多辉煌,也给身体上留下无法治愈的运动创伤。修炼法轮功让她无病一身轻,但在中共残酷的迫害中,年仅五十九岁的她,过早地离开了她的兄弟姐妹们。

王金香,原山东体工大队国家一级教练。金香的姐姐、定居加拿大多伦多的王金菊告诉记者,“金香从小就是高个子,身体灵活、反应快,是很好的体育苗子,在她十七岁那年就被多个运动队选中,成为一名专业排球运动员。”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王金香出生于胶东村庄的一个敬佛的善良家庭,兄弟姐妹八人。王金香排行老八,王金菊排行老七,爱好书法的父亲给她起名金菊,希望她在苦寒中保持高洁、坚韧的品性。

姐妹俩都是体育健将,一个打篮球,一个打排球。王金香在山东体工大队潍坊体校当教练,王金菊先后在总后勤部和军区篮球队当过球员及教练。

王金菊(右一)兄弟姐妹八人在北京世界公园。右二为王金香。(明慧网)

金菊说,“我的父母一生敬天拜佛,兄弟姐妹不管在哪一行,在核工业部的、工程师、会计师、设计师,方方面面都挺优秀的,还有搞媒体的,各行各业都有。”

“我们是一个很和睦的家庭,1996年一家人相继得法修炼。各家各户虽然在不同的地方,但‘四二五’的时候大家都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去了七个人。迫害后妹妹被抓,对家里的哥哥姐姐们打击非常大。”她说。

打球与修炼

金香善良单纯,待人朴实,也能吃苦,教练都很喜欢她,是队里的主力运动员,迎战了无数场国内、外比赛,获得了大摞的荣誉证书和奖杯、奖牌。金香曾在山东省体工队专业打排球十年,之后又担任排球教练二十年。

在担任教练员的二十年中,金香的女子排球队在全国一直名列前茅,她也被评为全国“十佳”教练员,培养的队员有的还被聘请到了美国、韩国等专业队。

然而,大运动量的训练与激烈的比赛,也给她的身体上留下多处无法治愈的运动创伤——严重的腰肌劳损和颈椎骨质增生。尤其她的膝关节几乎失去了支撑点,上训练课做示范动作都很艰难,疼痛常常使她夜里无法睡眠。

而金菊的身体情况更为严重,1995年的一天,她突然瘫痪了,不能动了。亲友们抬着她四处寻医,却无法治愈。直到1996年,金菊的朋友送她一本《转法轮》,她决定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奇迹出现了,金菊站起来了!

王金菊表示,“一个专业运动员多年积劳成疾的这种伤残。说什么发展体育运动是增强人的体质,增强不了。对普通的人来讲,可能是这样,对一个专业运动员来讲,不存在增强体质的问题,对身体是摧残。”

眼看金香无力当教练之时,金菊劝妹妹也炼功。金香得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就这样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身上所有无法治愈的伤痛竟然奇迹般地消失了,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无私育才

金香待人豁达、真诚、淡泊名利。金菊介绍说,“人家当教练都能挣好多钱,当官儿的、做企业的人把孩子送过去,逢年过节送东西,因为到体校的孩子打上两年球,就可以保送上大学。可是她不要这样的孩子,她说:我也不要钱,我也不找这样的,这样的肯定不行。她为什么比赛成绩好啊?因为她亲自到边远地区去招学生,找那些真正的运动苗子,身体反应等条件好的。穷苦地区的家长们都被感动得流泪。”

“招上来的穷孩子没有生活费,她就给。她一个教练员,经济上也是有限的,不像海外拿金牌多少钱,国内没这个说法。她过年没有一家开着车去送礼的。她拿学生就像当自己的孩子似的,孩子们管她叫妈妈。”

“后来她得法了,引导这些孩子们都修炼。”金香在体校内建立了一个几十人的炼功点,她带的排球队几乎队员都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的路。同时,金香任教的排球队成绩越来越好,在她修炼法轮功后的三年里在全国拿到两块金牌。

迫害与反迫害

1999年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政府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迫害和镇压法轮功。这年七月,金香正带领排球队在外打比赛,并获得了全国第二名的好成绩。

金菊回忆,闭幕式刚结束,体校书记就打来电话,要她立即回体校,并在七天内对法轮功问题表态,否则提职称、分房子都将受到影响。金香当即说:“不用七天,我现在就可以表态。你们都知道法轮功救了我,我永远也不会放弃大法的修炼!”就这样金香被停职了。

当时金菊写了一封长信交给体育局局长,信中问,“我妹妹非常优秀,她在体院里面从当运动员到教练,都觉得她是一个大好人。为什么要叫她放弃法轮功的修炼?她身体那么严重的病,走路都头晕,这一级教练都不能当了。大家都知道,一炼法轮功就好了。带队在全国拿金牌,你有什么道理让她不信法轮功?”

姐妹俩多次去天安门为法轮功和平请愿。

警察问王金菊,“你为什么到天安门?”

金菊说,“我就是找警察,找你们向中央反映情况,如果中央知道法轮功是修炼,他是修炼‘真、善、忍’,他是佛家的一种修炼大法,与政是无缘的,就不会镇压。我就通过你们要往上反映这个情况!”

两个警察什么话都没说,就把她放了。王金菊就这样一路讲着真相,她最强烈的一个想法就是,“法轮功错了吗?一点错没有。那我修炼错了吗?我一点错也没有。既然一点错都没有,我为什么要害怕呢?”

王金菊说,“第一,法轮功没有错;第二,我上学、打球、当教练、当兵、提干、转业,我跟共产党一点过节都没有,我为什么要怕你?我没有错;而我为了国家的事业,拼得最后身体这个样子。可是我瘫痪的时候是法轮功救了我,这还说明不了问题吗?”

“是法轮功让我站起来了,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说不炼就不炼了呢?怎么可能呢!”

酷刑药物迫害

2004年,金菊离开中国来到加拿大多伦多。那一年,她的姐姐被非法判刑,关在监狱里,妹妹金香在劳教所里。事后她才知道妹妹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她说,“那是在进唐山劳教所之前,在北京团河医院里面打了针,到唐山劳教所又打了针,妹妹说打针以后非常痛苦,整个头不敢碰枕头,哪都不敢碰,疼极了。但她并不知道那是毒药,也不懂。她很长时间都不知道,我也没意识到。”

“她打了这个药之后,我见到的就是她两条腿麻木,脚脖子上象爆米花一样爆开的溃疡,一个个洞挺深的。这只脚脖出现这种情况,刚好了,那只脚又爆开了。”明慧网上曝光中共药物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反×教内部参考资料》文件和大量遭药物迫害的学员案例后,她们才明白毒药在身体上的多种状态定期反应。

金菊希望妹妹能出国,有一个自由的环境。2010年7月,金香跟旅游团来到多伦多。“过来后我一看,我都没认出她来,这哪是我妹妹啊?哎呀,腰也弯了,头发白着,走路腿发软……那天印象很深,是2010年的七二零。”

2011年的七二零活动上,金香站在多伦多中领馆前发言,讲述了自己遭受的酷刑和药物迫害,闻者无不动容。

原国家一级排球教练王金香在720集会上发言。(明慧网)

她曾在天安门广场遭恶警殴打,非法劳教受过多种酷刑,被电击、强行灌食,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在寒冷的冬天,她被恶警用风扇强风吹了一整天,吹得人全身僵硬,几乎失去知觉。

由于她坚持不转化,警察多次在她的背上压上凳子坐上人酷刑折磨。金香的腰椎被压得变了形,腰弯成九十度,几乎不能行走。

她说,“药物注射后,那种痛苦不能用语言来形容。有好多大法弟子因此失去了生命。我虽然活了过来,但我的头发全白了,腰弯了,行走缓慢无力,记忆模糊。”

王金香在加拿大多伦多。(受访者提供)

怀念金香

“她到加拿大后,到移民局去申请难民身份,刚一去那个移民官就调出了她的照片告诉她,‘中国警察在追踪你。’”金菊说,“就是这么普普通通的一个法轮功学员,居然他们都下这么大气力。国内所有亲戚,包括她家的,我们家的,都查遍了,到处找她。”

当时移民官听金香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很受触动,告诉她说,“你在这里可以得到保护。”当天给她发放了相关证件。

但是2011年9月,金香还是走了。金菊回忆说,“她突然就走了。她身体这个情况,走路都容易摔倒的。”“年龄大的哥哥临终都不知道她去世了,因为她是老八,最小的一个,对他们打击太大了。”

金菊经常思念妹妹。家中有位同修连续做了一个同样的梦,“在梦中,我见到金香很年轻,黑黑的头发,挺直的腰杆,和许多法轮大法的弟子坐在一个大圆桌旁。梦中的金香神情自若,让我看到了她被迫害前的风采。”

金菊说,“她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又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教练,她对工作负责,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是什么境界?可就这样的人被共产党迫害成那样,过早离世。”

“这场迫害是多么邪恶!”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认清中共谎言后 中国留学生走入法轮功修炼
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 优秀中药师徐孝英离世
全球政要声援法轮功 吁结束中共迫害
被关在海淀看守所的法轮功 知情人:都是好人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大秘或晋升 北京急删红歌内幕
【新闻大家谈】恒大楼盘烂尾?暗藏更大雷
【新闻看点】厦门疫情势猛 武毒所更毒计划曝光
【远见快评】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秘密
【秦鹏直播】立陶宛再发难 建议丢弃中国手机
【财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团再次“蛇吞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