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37)军人“反叛”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78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三十七章 军人“反叛”

再次见到Mark,面对Mark期待眼神,吴伟光说出了自己判断:“他说的话有夸大成分。他属于中共统战外围的,机缘巧合让他和中共负责港澳台统战工作的头目卫心认识,从事一些网络宣传的统战工作。所以掌握的情报有限,基本是他的猜测,但这些猜测是属实的。”

“嗯!”Mark点点头,又看着吴伟光。

“哈哈!我说完了啊!”吴伟光笑着回应道。

“我是说怎么处理这个人。”Mark没好气地说道。

“这个看你们的政策了,这个人不可全信,不可不信,属于中国人中的聪明人。”吴伟光补充道。

“聪明人,你们中国人的聪明人是褒义还是贬义啊?”Mark不满地说道。

“都有,看在什么情况用,不同情况不同意思。”吴伟光玩味地说道。

“哎!你们中国这语言太复杂了!”Mark叹口气说道。

临别了,Mark看着吴伟光说道:“你的工作进入大陆了,也会越发复杂危险。回去后,我向局里申请,将我们在中国大陆的一些线人交给你,或许可以帮助你的工作。”

“谢谢老师了!”吴伟光真诚地感谢。

向飞机走了两步,Mark又回头走回来在吴伟光耳边说道:“你应该和台湾方面联系一下,如果可能我帮助你沟通一下。”

吴伟光沉思片刻说道:“嗯!这也是一个助力,老师你去联系吧!”

望着飞机盘旋起飞,吴伟光眼睛有点热。Mark可以说是他这一生的老师、知己,自己的成长、重生和Mark的教诲有很大关系。

Mark快到耄耋之年了,依然关心着自己的事业、中国人的事业,让吴伟光感到亏欠他很多。

老刘很兴奋地闯进吴伟光的办公室说道:“伟光,有两个被俘的中国军人主动要求加入我们。”

“哦!他们说出原因了吗?”吴伟光有点惊异,在他印象里中国军队就是大的洗脑集中营,封闭信息,灌输党国意志。

“我问过了,还真不是我们想像的,他们知道很多东西。有一个是家里被强拆,另外一个看起来比较喜欢读书思考。”

“好,把他们叫进来,我看看。”吴伟光有点兴奋,如果确实能够改变这批军人,对未来的大陆暗战有很大益处,毕竟他们都受过专业训练,最关键是熟悉内地情况。

两个军人被叫进来,简单介绍后,老刘便退了出去。

两人都在一米八二以上的个头,身材矫健,四肢修长,显然是特地挑选出的特战队员。一个叫高进,一个叫吴国良。

吴伟光依然低头看着资料,并不搭理他们。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吴伟光翘着二郎腿,叼着烟,一圈一圈吐着烟花,似乎把两人忘记。

半个小时过去了,两人依然腰板挺直,双目直视前方,没有丝毫的委顿、迷离,这让吴伟光非常满意。

“哪个叫高进,谈谈你的经历,和对我们的认识。”吴伟光突然抬头问道。

一个军人啪地站起来,敬了一个军礼说道:“报告首长,我是高进,来自山东,世代农民。五年前参军,三年前参加特种兵选拔,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特种兵大队,现在是上士军衔。”高进语气高亢,中气十足地说道。

“坐下慢慢说,高进。”吴伟光满意地点点头。

“谢谢首长!”高进退后一步,重新端坐在凳子上。

“谈谈对我们的认识。”吴伟光和缓了语气。

“首长,首先您的部下都是华人,而且听得出是南粤或者香港一带的人,联想这一年来香港的局势,我判定您是香港‘反叛运动’”的领导人。”

“你在军营里,也知道香港的信息?”吴伟光疑惑地问道。

“报告首长,知道。每次政治学习,都有香港情况的介绍,而且号召我们随时准备进入香港执行任务。”高进回答道。

“你怎么看香港人的‘反叛运动’?”吴伟光饶有兴趣地问道。

“首先香港人不是反叛,而是要求中央遵守协议,维护香港的自由地位。”高进不加思索地回答道。

“如果香港真的要求独立,你怎么看?”吴伟光抛出了难题。

“按照主权在民的联合国宪章精神,香港居民有权利举行公投,选择自己的政府。”高进依然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高进,你这些道理从哪里学到的?”吴伟光提高声量说道。

“首长,我平时比较关心时政,而且阅读过诺克的《论政府》,以及联合国宪章、《人权宣言》等。”高进自豪地回答。

“啊!?你这样不会触犯共产党军队的纪律吗?”吴伟光叹为观止地问道。

“会,我一般都是休假回家探亲时上网,或者从同学那里借阅的。”高进笑笑回答道。

“你怎么看当前的中国政府?”吴伟光口气严厉起来。

“首先这个政府是靠暴力和谎言建立起来的,第二这个体制无法像他们宣称的那样为人民服务,而是一个滋生腐败和特权的摇篮。”高进正色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还加入他们的军队?”吴伟光的口气依然严厉。

“首长,第一我参加军队,是家里条件太差,无法供我上大学。第二父母年事已高,却被村匪恶霸欺负,我决心学到武艺,为父母出气。”高进口气有点悲愤,眼圈有点红。

空气沉郁下来,三人都默不作声。

“但你知道,你今天如果像我们一样‘反叛’,你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会受到迫害。”吴伟光严肃地说道。

“嗯!我考虑过,但我看到你们,还有那些香港年轻人在训练,我知道我追寻多年的组织出现了,我不能放弃这个机会。”高进语气悲壮地说道。

“好!高进回头告诉刘司令你的家里情况,我们会想办法接他们出来,或者尽量不暴露你的身份。”吴伟光温和地说道。

“谢谢首长,我可以加入你们了吗?”高进期盼的眼神盯住吴伟光。

“可以!高进,欢迎你加入我们。”吴伟光微笑地说道。

高进兴奋地站起来,向吴伟光行礼说道:“谢谢首长,今后我一定赴汤蹈火完成任务,感谢您接受我。”高进大声说道。

吴伟光点点头,示意他坐下。

“吴国良!?”吴伟光看着另一个军人。

“到!”另一个圆圆脸的军人站起来向吴伟光行了一个军礼。

“谈谈你的情况。”吴伟光温和说道,示意他坐下。

“我虽然没有高进那些见识和认识,但是一年前,父亲因为强拆被殴打致死,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为父亲报仇雪恨,一定要推翻这个凶残霸道、不讲理的共产党政权。”吴国良一说眼睛已经红了。

吴伟光也感到眼前一热。

“小吴,不要说了,我们欢迎你加入。”吴伟光热情说道。

吴国良一听,跳起来行了个军礼说道:“谢谢首长,我会像高进一样,赴汤蹈火完成首长交给我的任务。”

吴伟光按下通话器,叫老刘进来。两位军人的“反叛”让吴伟光看到了希望。

四个人坐在桌前商量了一下这批军人的教育问题。

吴伟光说道:“第一一定要重视人品,趋炎附势,投机取巧,随风倒的不要。第二一定要讲清楚危险。第三展开对共产党邪恶本质的教育工作,传播民主自由的思想。”

由老刘领头,高进和吴国良组成一个筛选工作组,先对这一百多人的军人思想摸底,然后进行甄别。

没想到第二天好消息又传来,又有十几名军人自动要求加入“反叛”组织。

吴伟光兴奋地对老刘说道:“看来我们的信息滞后了,这个信息化的年代,中共那套洗脑方式对年轻人不起作用了。”

“是啊!这些年轻人基本高中以上学历,那些党八股一样的教育早已经让他们产生叛逆心理,手机的普及又让他们可以获得资讯、知识。”老刘附和地说道。

“进一步加强对党国邪恶本质教育、国情教育,争取更多的军人转变,加入我们。”吴伟光点点头说道。

“好的!”老刘正色回应道。

“另外表示‘反叛’的军人进一步观察,组成一个小队,交给美国教官训练,熟悉我们的军械、口令,尽快形成战斗力。”吴伟光叮嘱道。

“好的!”老刘言听计从地答复道。

电话响起,吴伟光一看是雷诺,笑着对老刘说道:“他消息挺灵通。”

老刘歉意地笑笑说道:“我告诉他的。”

“听说你‘反叛’了十几名中国军人啊,恭喜你啊!”雷诺在话筒里轻松说道。

“嗯!目前来看,这十几名是自动‘反叛’,但还需要继续观察。”吴伟光保守地说道。

“嗯!继续扩大战果啊!另外,你去台湾一趟吧!我已经和台湾方面联系过,他们希望见到你详谈。”雷诺兴奋说道。

“好的!你安排时间,我一定到!”吴伟光沉静地说道。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共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失败,为了不被消灭,开始大逃窜,谎称是北上抗日救国。但逃跑的路线却是西北的甘肃、新疆,而日军占占领的地区在东北。
  • 中国有位军事专家最后说了实话,美国就是不发展,中国军事实力赶上美国还要30年时间。但是美国不是不发展,而是突飞猛进地发展,新的隐形战机、第六代战机,中国、俄罗斯根本没有能力侦测,也就没有办法防御。
  • 毛泽东和周恩来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他们为了讨好外国亲爸爸,干下的卖国罪行,是中国历朝历代昏君和奸相所不及
  • 从和李作成的谈话里,也大致了解了李作成的不满和愤懑。回来和许一商量后,增强了策反李作成的信心。
  • “其实我们在西部战区和印度的陆军力量对比半斤对八两,谁也不占优势。但目前战争关键的是空军力量的对比。”杨元简短道来。
  • 但他对在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为国家民族出生入死的功臣大开杀戒、残酷迫害。
  • 通过内线通报得王红的行踪分析,这位还真是忠心耿耿,几乎是三点一线,西山特勤局总部、中南海、特勤局各个分部视察,没有一丝私人的空间。如此这样根本没有时间、地点组织一次万无一失的刺杀。
  • 在文化思想道德上,国民政府坚守中华民族优良文化思想道德传统,重视文化教育,坚持用忠孝仁爱、仁义礼智信教育人民
  • 这个世界最怕的不是眼前的危险,而是未知的危险,不知来自何方。
  • 这一千多名暗线基本属于中层干部,分布在各大战区技术部门,还有金融机构、警察、国安,以及一些政府部门,所在岗位属于不可或缺的技术岗位,所以可以永久潜伏,而不至于因为政治变化被调职,或者下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