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37)軍人「反叛」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78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三十七章 軍人「反叛」

再次見到Mark,面對Mark期待眼神,吳偉光說出了自己判斷:「他說的話有誇大成分。他屬於中共統戰外圍的,機緣巧合讓他和中共負責港澳台統戰工作的頭目衛心認識,從事一些網絡宣傳的統戰工作。所以掌握的情報有限,基本是他的猜測,但這些猜測是屬實的。」

「嗯!」Mark點點頭,又看著吳偉光。

「哈哈!我說完了啊!」吳偉光笑著回應道。

「我是說怎麼處理這個人。」Mark沒好氣地說道。

「這個看你們的政策了,這個人不可全信,不可不信,屬於中國人中的聰明人。」吳偉光補充道。

「聰明人,你們中國人的聰明人是褒義還是貶義啊?」Mark不滿地說道。

「都有,看在什麼情況用,不同情況不同意思。」吳偉光玩味地說道。

「哎!你們中國這語言太複雜了!」Mark嘆口氣說道。

臨別了,Mark看著吳偉光說道:「你的工作進入大陸了,也會越發複雜危險。回去後,我向局裡申請,將我們在中國大陸的一些線人交給你,或許可以幫助你的工作。」

「謝謝老師了!」吳偉光真誠地感謝。

向飛機走了兩步,Mark又回頭走回來在吳偉光耳邊說道:「你應該和台灣方面聯繫一下,如果可能我幫助你溝通一下。」

吳偉光沉思片刻說道:「嗯!這也是一個助力,老師你去聯繫吧!」

望著飛機盤旋起飛,吳偉光眼睛有點熱。Mark可以說是他這一生的老師、知己,自己的成長、重生和Mark的教誨有很大關係。

Mark快到耄耋之年了,依然關心著自己的事業、中國人的事業,讓吳偉光感到虧欠他很多。

老劉很興奮地闖進吳偉光的辦公室說道:「偉光,有兩個被俘的中國軍人主動要求加入我們。」

「哦!他們說出原因了嗎?」吳偉光有點驚異,在他印象裡中國軍隊就是大的洗腦集中營,封閉信息,灌輸黨國意志。

「我問過了,還真不是我們想像的,他們知道很多東西。有一個是家裡被強拆,另外一個看起來比較喜歡讀書思考。」

「好,把他們叫進來,我看看。」吳偉光有點興奮,如果確實能夠改變這批軍人,對未來的大陸暗戰有很大益處,畢竟他們都受過專業訓練,最關鍵是熟悉內地情況。

兩個軍人被叫進來,簡單介紹後,老劉便退了出去。

兩人都在一米八二以上的個頭,身材矯健,四肢修長,顯然是特地挑選出的特戰隊員。一個叫高進,一個叫吳國良。

吳偉光依然低頭看著資料,並不搭理他們。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吳偉光翹著二郎腿,叼著煙,一圈一圈吐著煙花,似乎把兩人忘記。

半個小時過去了,兩人依然腰板挺直,雙目直視前方,沒有絲毫的委頓、迷離,這讓吳偉光非常滿意。

「哪個叫高進,談談你的經歷,和對我們的認識。」吳偉光突然抬頭問道。

一個軍人啪地站起來,敬了一個軍禮說道:「報告首長,我是高進,來自山東,世代農民。五年前參軍,三年前參加特種兵選拔,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南部戰區特種兵大隊,現在是上士軍銜。」高進語氣高亢,中氣十足地說道。

「坐下慢慢說,高進。」吳偉光滿意地點點頭。

「謝謝首長!」高進退後一步,重新端坐在凳子上。

「談談對我們的認識。」吳偉光和緩了語氣。

「首長,首先您的部下都是華人,而且聽得出是南粵或者香港一帶的人,聯想這一年來香港的局勢,我判定您是香港『反叛運動』」的領導人。」

「你在軍營裡,也知道香港的信息?」吳偉光疑惑地問道。

「報告首長,知道。每次政治學習,都有香港情況的介紹,而且號召我們隨時準備進入香港執行任務。」高進回答道。

「你怎麼看香港人的『反叛運動』?」吳偉光饒有興趣地問道。

「首先香港人不是反叛,而是要求中央遵守協議,維護香港的自由地位。」高進不加思索地回答道。

「如果香港真的要求獨立,你怎麼看?」吳偉光拋出了難題。

「按照主權在民的聯合國憲章精神,香港居民有權利舉行公投,選擇自己的政府。」高進依然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高進,你這些道理從哪裡學到的?」吳偉光提高聲量說道。

「首長,我平時比較關心時政,而且閱讀過諾克的《論政府》,以及聯合國憲章、《人權宣言》等。」高進自豪地回答。

「啊!?你這樣不會觸犯共產黨軍隊的紀律嗎?」吳偉光嘆為觀止地問道。

「會,我一般都是休假回家探親時上網,或者從同學那裡借閱的。」高進笑笑回答道。

「你怎麼看當前的中國政府?」吳偉光口氣嚴厲起來。

「首先這個政府是靠暴力和謊言建立起來的,第二這個體制無法像他們宣稱的那樣為人民服務,而是一個滋生腐敗和特權的搖籃。」高進正色回答道。

「那你為什麼還加入他們的軍隊?」吳偉光的口氣依然嚴厲。

「首長,第一我參加軍隊,是家裡條件太差,無法供我上大學。第二父母年事已高,卻被村匪惡霸欺負,我決心學到武藝,為父母出氣。」高進口氣有點悲憤,眼圈有點紅。

空氣沉鬱下來,三人都默不作聲。

「但你知道,你今天如果像我們一樣『反叛』,你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會受到迫害。」吳偉光嚴肅地說道。

「嗯!我考慮過,但我看到你們,還有那些香港年輕人在訓練,我知道我追尋多年的組織出現了,我不能放棄這個機會。」高進語氣悲壯地說道。

「好!高進回頭告訴劉司令你的家裡情況,我們會想辦法接他們出來,或者盡量不暴露你的身分。」吳偉光溫和地說道。

「謝謝首長,我可以加入你們了嗎?」高進期盼的眼神盯住吳偉光。

「可以!高進,歡迎你加入我們。」吳偉光微笑地說道。

高進興奮地站起來,向吳偉光行禮說道:「謝謝首長,今後我一定赴湯蹈火完成任務,感謝您接受我。」高進大聲說道。

吳偉光點點頭,示意他坐下。

「吳國良!?」吳偉光看著另一個軍人。

「到!」另一個圓圓臉的軍人站起來向吳偉光行了一個軍禮。

「談談你的情況。」吳偉光溫和說道,示意他坐下。

「我雖然沒有高進那些見識和認識,但是一年前,父親因為強拆被毆打致死,我就暗下決心,一定要為父親報仇雪恨,一定要推翻這個凶殘霸道、不講理的共產黨政權。」吳國良一說眼睛已經紅了。

吳偉光也感到眼前一熱。

「小吳,不要說了,我們歡迎你加入。」吳偉光熱情說道。

吳國良一聽,跳起來行了個軍禮說道:「謝謝首長,我會像高進一樣,赴湯蹈火完成首長交給我的任務。」

吳偉光按下通話器,叫老劉進來。兩位軍人的「反叛」讓吳偉光看到了希望。

四個人坐在桌前商量了一下這批軍人的教育問題。

吳偉光說道:「第一一定要重視人品,趨炎附勢,投機取巧,隨風倒的不要。第二一定要講清楚危險。第三展開對共產黨邪惡本質的教育工作,傳播民主自由的思想。」

由老劉領頭,高進和吳國良組成一個篩選工作組,先對這一百多人的軍人思想摸底,然後進行甄別。

沒想到第二天好消息又傳來,又有十幾名軍人自動要求加入「反叛」組織。

吳偉光興奮地對老劉說道:「看來我們的信息滯後了,這個信息化的年代,中共那套洗腦方式對年輕人不起作用了。」

「是啊!這些年輕人基本高中以上學歷,那些黨八股一樣的教育早已經讓他們產生叛逆心理,手機的普及又讓他們可以獲得資訊、知識。」老劉附和地說道。

「進一步加強對黨國邪惡本質教育、國情教育,爭取更多的軍人轉變,加入我們。」吳偉光點點頭說道。

「好的!」老劉正色回應道。

「另外表示『反叛』的軍人進一步觀察,組成一個小隊,交給美國教官訓練,熟悉我們的軍械、口令,盡快形成戰鬥力。」吳偉光叮囑道。

「好的!」老劉言聽計從地答覆道。

電話響起,吳偉光一看是雷諾,笑著對老劉說道:「他消息挺靈通。」

老劉歉意地笑笑說道:「我告訴他的。」

「聽說你『反叛』了十幾名中國軍人啊,恭喜你啊!」雷諾在話筒裡輕鬆說道。

「嗯!目前來看,這十幾名是自動『反叛』,但還需要繼續觀察。」吳偉光保守地說道。

「嗯!繼續擴大戰果啊!另外,你去台灣一趟吧!我已經和台灣方面聯繫過,他們希望見到你詳談。」雷諾興奮說道。

「好的!你安排時間,我一定到!」吳偉光沉靜地說道。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共軍在第五次反圍剿中失敗,為了不被消滅,開始大逃竄,謊稱是北上抗日救國。但逃跑的路線卻是西北的甘肅、新疆,而日軍佔占領的地區在東北。
  • 中國有位軍事專家最後說了實話,美國就是不發展,中國軍事實力趕上美國還要30年時間。但是美國不是不發展,而是突飛猛進地發展,新的隱形戰機、第六代戰機,中國、俄羅斯根本沒有能力偵測,也就沒有辦法防禦。
  • 毛澤東和周恩來互相勾結,狼狽為奸,他們為了討好外國親爸爸,幹下的賣國罪行,是中國歷朝歷代昏君和奸相所不及
  • 從和李作成的談話裡,也大致了解了李作成的不滿和憤懣。回來和許一商量後,增強了策反李作成的信心。
  • 「其實我們在西部戰區和印度的陸軍力量對比半斤對八兩,誰也不占優勢。但目前戰爭關鍵的是空軍力量的對比。」楊元簡短道來。
  • 但他對在辛亥革命、北伐戰爭、抗日戰爭,為國家民族出生入死的功臣大開殺戒、殘酷迫害。
  • 通過內線通報得王紅的行蹤分析,這位還真是忠心耿耿,幾乎是三點一線,西山特勤局總部、中南海、特勤局各個分部視察,沒有一絲私人的空間。如此這樣根本沒有時間、地點組織一次萬無一失的刺殺。
  • 在文化思想道德上,國民政府堅守中華民族優良文化思想道德傳統,重視文化教育,堅持用忠孝仁愛、仁義禮智信教育人民
  • 這個世界最怕的不是眼前的危險,而是未知的危險,不知來自何方。
  • 這一千多名暗線基本屬於中層幹部,分布在各大戰區技術部門,還有金融機構、警察、國安,以及一些政府部門,所在崗位屬於不可或缺的技術崗位,所以可以永久潛伏,而不至於因為政治變化被調職,或者下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