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李有甫:在507所见证特异功能

人气 3970

【大纪元2021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香港报导)美国情报界在6月25日公开的呈交给国会的UFO(不明飞行物)报告中称,大部分由美国海军飞行员记录的144起UAP(不明空中现象)目击事件中,有143起无法解释,其中18起涉及不寻常的运动或飞行特征,“一些UAP似乎在高空风中保持静止、逆风移动、猛然以特定方式运动或以相当快速度移动,但却没有明显的推进方式。”

报告没有证据显示不明飞行物与外星人或外国对手有关,而是重点表明了不明飞行物确实客观存在,并可能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

事实上,在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都曾成立专门机构,投入对超自然事件和力量的研究。人类历史上也留下了许多超常或神迹的记录与见证,只不过被不相信的人一概说成是迷信。这些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神秘现象,令很多人感兴趣和思考。

据纪录片《我们告诉未来》,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特异功能”现象突然出现在中国各地。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了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随后一个月中,《安徽科技报》《北京科技报》等报纸,分别再次报导发现了特异功能儿童。

与此同时,具有中国传统色彩的“气功”,随着文革结束,如雨后春笋般在中华大地涌现,在1980年代进入高潮,上千种气功风靡全国,还出了一批张宝胜等有名的特异功能者和气功大师。

1980年2月《自然杂志》在上海召开的第一届人体特异功能讨论会上,胡耀邦派秘书带上他亲自写的并密封的几个字到现场鉴定,结果字在没有拆封的情况下被几位测试者准确看了出来。不久胡耀邦指示中宣部下达“三不政策”,对气功和特异功能不宣传、不争论、不批评,并允许少数人研究和探讨。

1983年科学界泰斗钱学森首创“人体科学”概念,并筹建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1986年又提出“唯象科学”,即总结现象“知其然不知所以然”。他郑重保证人体特异功能确实存在,并认为气功、中医和特异功能蕴育着人体科学最根本的道理,会导致人认识客观世界的一次飞越。由于钱学森的特殊身份和影响力,军队系统的国防科工委及很多著名高校等科研机构,都对人体特异功能展开了广泛的研究。

文革结束后,原“航天医学及工程研究所”(常称507所)在钱学森主导下,向人体科学方向发展。钱学森在1983年到1987年,在507所做了一百多次报告和发言。

1988年到1989年,在507所任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的武术家和中医师李有甫,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讲述了他所研究和听到的一些神奇实例。

“那个时候他们(507所)想找一个,这个人既要会特异功能,又能够研究。”他解释道,因为当时有些人功能很强,但不懂科学,只属于被研究对象,不会去研究别人。

“又要能够研究,又能够被研究,又有功能,这个人他们很难找到。他们最后经过北京宽街中医院何庆连(音)教授,还有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刘伯龙(音)教授,他们介绍我、推荐我去。”

“当时那个学会的人、常委就给我打电话,他们就叫我来测试我,测试以后呢,他们感觉到我的功能是稳定的,就去了解了我的学术背景。当时我是大学讲师,我研究生毕的业,做过很多、写过一些研究的东西,他们很赞成,我就留在那里了。”

测试功能稳定 被507研究所吸纳

“当时(测试),他们主要是让我给‘遥诊’,他坐在我对面,他就说你看我有什么病,我从头到尾都给他说清楚了。然后他换一个人来还是一样。”李有甫说,他遥诊时表现得非常自然,而且理智,不像张宝胜那样一会躲开了,一会过来了。

“因为我这个是练出来的,大家也知道,我就是练武术的、练太极拳的,那么我这就比较稳定。他们一看马上就知道,说可以,所以他们很愿意接受我。”

测试者又看了他的背景,他师从中国第一位武术教授陈盛甫先生,得过全国传统武术冠军,还发表过文章,又是山西大学武术硕士,正符合研究所的要求。

“507研究所是国防科工委的一个很重要的研究机构,它研究宇航员的生理、身体状态,是培养宇航员的机构,也研究航天医学。”“它的上司最高的就是国防科工委主任张震寰将军,张震寰对钱学森提出人体科学的研究非常支持,所以他就说,把这个研究所设在我这里吧。”

研究中心设在507所里面,“它有一个楼在东院,张宝胜是住在西院,那时我去的时候是1988年的夏天了。”“我是第一个去的,(研究中心)此前还没有。”

他坦言,因为507所属于国防科工委,它在国防上详细的研究什么,他不去问也不知道。但是他去了就知道,这个机构很支持特异功能的研究,还有气功和中医。

“钱学森当时提出,气功、武术、中医、人体科学还有传统文化都是要研究的。他主张唯象科学的研究,就是说我们把这个过程把它搞清楚了。”

成立了研究中心后,领导给他写了一个聘请手续,然后找来一些特异功能者让他研究。而507所本身早已有前人在研究了,“张宝胜不是已经去了吗?那个时候他是被研究的,他不太懂理论。”“那里有梅磊,还有几个研究人员,宋孔智,那些老的科学方面的研究人员,他们做了很多的研究,对人体科学,所以他们都有一定的基础。”

女孩证实透视人体并放大观察

李有甫举例说,曾有一个妈妈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从辽宁锦州来北京,她们拿着钱学森的回信来做测试。这个女孩从小就可以透视人体,还能够放大看,可以看到许许多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我第一个问题就问她,你什么时候开的天目看见人的?她说,‘什么天目?我从小就能看到。’我说,那你小的时候怎么不说呢?她说,‘我以为人人都能看得到,我哪知道别人看不到。’”

“她说她吃奶的时候就能看到,她妈妈的心脏在跳动,那个肺像两个大蒲扇一样在呼扇呼扇的,她说她的那个小手就在那儿玩,她不知道别的孩子看不到。”

他指,这个女孩不特意看的时候,看到的跟别人一样;但只要一注意去看,就能看到很多东西。

他带着女孩去了正在协和医院住院的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老所长傅茂季,老先生患有肝腹水,当时已经80来岁了,在床上躺着,盖着一张白床单,头发白白的,露着脸。

“我说,小家伙你看一看这个老爷爷有什么病?她马上就说:‘这老爷爷肚子里都是水’。我说,什么水?她说:‘黄色的’。我说,从哪里流出来的?她说:‘从肝脏’。我说:那你看他有没有肝肿瘤、癌症什么的?她说:‘没有’。我说为什么没有?她说:‘他没有那么多癌细胞肿瘤’。我说癌肿瘤是什么样的?她说:‘很恶心很难看’。”

女孩说,自己能看到癌细胞,还看到老爷爷的肝细胞已经破裂了,就像葡萄一样,有的还往外流水。李有甫奇怪,细胞是电子显微镜才能看得到的,而人即使天目开了能看到肝脏,但怎么能看到细胞呢?

女孩则表示,她可以放大看,“肝脏给它放大到房子那么大,那个时候的细胞就像西瓜那么大,我看得就很清楚。”

后来李有甫读了《转法轮》后,才知道天目开了可以放大看东西,所谓特异功能其实就是人体的本能,只不过随着现代工具的发达和人思维越来越复杂,渐渐消失了。

他说,这个小孩很稳,不是像别的孩子不稳、爱玩或者听不懂,她什么都听得懂。更厉害的是,她知道自己从哪来,还能看到她爸爸妈妈的前世轮回关系,这是宿命通功能。

“她爸爸跟他妈妈为什么能结婚?他们前世是什么因缘关系?她爸救过她妈,是什么样,她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但是“我们做研究的,我没办法把它作为一个证据说出来,因为前世的东西我也没法考证”。

时任国家副主席王震亲历张宝胜搬运功

“我知道有功能的人一直用它的话,会耗他的元气、耗他的能量;另外一个随随便便地用,或者他出了显示心了,功能就会没了。所以后来,比如说张宝胜的功能说是不行了、表演不灵了,当初他可是很灵的。”

他听说,张宝胜早期功能特别强,跟国家副主席王震做过测验。旁边用高速摄像机每秒钟二千多格,以比普通摄像机快了一百多倍的速度在现场摄影。王震手里握着一个健身球,在椅子上坐着,张宝胜过去之后摸他的手,就这么一摸球就没了,“不是一下没的,我们看到那个摄像是刷刷,他摸的动作是慢动作,因为他是放慢的。走过去这么一摸,就这么一刹那这个球很快就没了,你放快一百倍都看不出来。”

“哪去了呢?就到了他楼下的一个办公室的一个锁着的抽屉里放着,用钥匙打开,在抽屉里头,那个球跑那里去了。”“他也不会魔术,他一个初中的学生哪会魔术?而且魔术怎么表演出来都是有说法的,魔术师们都会破解的,他这个不是,他确实是有功能的。”

“但是由于他无限地去消耗,或者给他制造一个心理的环境,他就不行了,因为心性标准掉下来了,他就没有功能了。”

男孩能看见外星人 还能与其沟通

李有甫还了解到,当时一位姓陈的退休军医特别喜欢研究,培养出了很多有功能的小孩,其中有个女孩到了他们的学术会上,大家都看到,她已经两个星期不吃饭,却满脸红光。

他还接触过一个不到10岁的小男孩,很瘦小、动作很灵活,能够看到外星人,给他讲了很多关于外星人的故事。

“我说这个怎么能测试?陈其生(音)说我已经测试过他了,早期报导说美国的隐形飞机已经制造出来了,这个小孩说能看到,是外星人帮助美国制造隐形飞机。”

“那个时候报纸没有登、也没有照片,陈其生就问隐形飞机是什么样子的?他就拿着铅笔在纸上画出来了,当时陈其生他也不敢确定,等过了一段时间报纸上照片发表了,他对照这个图,是一样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当然他画的是草图了。”

这个男孩说,外星人有大的、有小的,最小的非常小,可以在他的手上跳舞,还能够跟他沟通,他们就像朋友一样一起玩。“比如说,我要睡觉了,我不跟你玩了,那个外星人就走了,很有意思。”

“有很多关于外星人的事,我们也测试过,也有一定的可信度。”早期有些人哗众取宠地指责他们,讲修炼又讲什么外星人,“其实他们真的是很无知,他不知道。”

他说,当年他们研究人体特异功能,仪器也落后,科学家们只能测试什么波啊射线啊,什么脑电图啊,实体则找不出什么来。“他(特异功能者)能看到什么?他能看到的东西你不知道,这是无限的,这是一个无法拿仪器测试的。所以还有很多东西仪器不能测试的。”

“六四”后507所研究中心关闭

李有甫坦言,在共产党统治下无神论的中国,他的研究成果虽然是事实,在社会上却没有什么影响,也很少有人知道那些神奇的事真的存在。

“当时赵紫阳和胡耀邦在主政,赵紫阳比较重视传统文化,他当了总理以后首先把全国武术界的,我都知道的武术界的老先生一个不落全都叫到北京来,我的两个老师都去了,跟他一起照了相。他给大家传达了一个消息说:你们去挖掘整理传统武术。”

因为这件事,他决定考研究生。那时全国在挖掘整理传统武术,成果在避暑山庄展览,老武术家都去了,他的毕业​​论文也是在那里答辩通过的。

“修道人道家那个宋唯一的宝剑,霞光万道,那个是多少年都不生锈;还有很多的古迹都拿出来。那些老武术家他们很忠心的,就说这个时候国家重视我们可以展现出来,他们还有一些书啊秘籍呀密修的方法,炼功的那些东西啊器械啊都拿出来了。”

“那个时候学术上比较自由的,他们(胡赵)的态度就是说不要宣传,也不要控制他们,不要批判,让他们默默去研究就行了。”

但是,“六四”以后研究中心就没办法继续了,“北京都封锁了,基本上半年以上(研究中心)都不能进人了,去到那里几步就一个岗。所以说,也没有那个条件了,这方面的研究都停止了。”

后来,他和中国青联等部门办过一些传统医学的学术会、小型气功和人体科学研究讨论会等,可惜的是,那些东西都没有办法再发表了。

请完整访问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孙芸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统治71年 学者作风倒退
【珍言真语】罗家聪:外资急撤 香港失国际中心
【珍言真语】谢田:从经济数据上看中共罪恶
【珍言真语】邵乐敏:美声唱法能量强 新唐人大赛文化兼容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世界为何对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财商天下】财政赤字惊人增长 中共防公共风险
【时事军事】日本三款导弹 对准中共海军
【马克时空】澳洲改买美核潜艇 维吉尼亚级核潜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