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必报

【人生之钥】天衣无缝的罪行 莫名其妙被抖出来

作者:泰源
窗 (pixabay)
犯罪的人,把恶事掩盖得天衣无缝一般,却被莫名其妙地抖出来了,怎会这样呢?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979
【字号】    
   标签: tags: , ,

恶人把杀人恶事掩盖得天衣无缝一般,却被自己莫名其妙地抖出来了,怎会这样呢?法师只能治邪鬼却不能解夙世冤仇。业报巧妙又精准的跟随着善行恶行而来。

自写犯罪诉状

清朝时,四川总督黄寿臣当乡试的监考官。巫山县(位于重庆市东部)有秀才王某兄弟两人。兄在外经商,十余年未归。经常寄家书回家,勉励弟弟勤学,每次都随信带回家用的钱财,任由其弟支用,兄弟之情非常浓厚。

王兄在外面赚积了很多银子,然后返回家乡,所积累的钱财约有四千余两。其弟见了甚为欢喜,在兄归来数日之后,大办盛筵,邀请亲友,为兄作贺。届时,宾客云集,一堂喜庆,大家在一起十分融洽愉快。

当晚,王兄忽然抱着肚子,疼痛难忍,在床上翻来覆去,过了一时辰左右就死了。弟弟在亲友面前,哭天喊地,用头撞地,捶胸顿足多次,好像都不想活了。在亲友们极力劝解下,才稍为宽慰下来。于是大作佛事,超渡兄的灵魂,大约花费了数百金。

就在这一年,弟弟王某参加县试、府试,成绩排在前面,于是录取为生员,人们都称是他恭敬兄长的好报。第二年参加乡试,监考官黄寿臣考虑到读书人的辛苦,对下面的人指示:有犯规的试卷,暗中将它抽出来,不要将考生的名字贴出。

王某的首场考试,很早就交卷。收卷官看到卷中所写内容,感到十分惊骇,立即向监考官报告。监考官现场忙着,只是将试卷放在他处,一直到考试结束还没有时间细看。

王某在考试结束后立即离开试院,返回家乡。九月放榜时,王某已返回巫山很久了。监考官忽然用加急信件调王某到省城,王某感到诧异,不知何事。等他见到监考官时,监考官将他的试卷抛掷过来,大骂道:“你所做的这些事,居心太狠毒,即使死也不足偿还你的罪过。”

王某莫名所以,拿起试卷细阅,面无人色,看到自己写在考卷上的并非应试文章。纸上大意是说:我见到长兄带回来很多钱财,我就想独自吞占,于是在大办盛筵时,将毒放入长兄酒中,将长兄毒死。然后大作佛事,超渡亡灵等做法,都是遮人耳目罢了。亲朋好友都不知道,还赞誉我。我让兄长含冤于九泉之下,罪该万死,今日乃自写供词。

王某在一审审问就服罪了。他立即被交给掌刑法的官吏,按法律判处斩刑。(事出《仕隐斋涉笔》)

人干的恶事,即使掩盖得天衣无缝一般,神也不容赦,也会以各种各样的办法泄露它、惩罚罪人,下面是另一个这一类的故事。

莫名冤死人的案子,莫名其妙露馅了。 (pixabay)

法师只能治邪鬼  不能解冤仇

宋朝时期,在福州有个担任提刑的官员王某。王某有个极大的困扰,搞得他揪心生活不宁,已经一年多了。就是他的弟妇得了病,一直对他指名道姓,叫骂不绝。王某用尽各种祈禳祭祷的办法,状况都不见好转。他的弟妇就像有鬼附在身上一样。

后来王某听闻福州海口有位巡检孙士道,曾经遇见异人传授给他符法治病的本领,十分灵验,就向他求助。孙士道先让王家全家斋戒七天,然后孙士道穿上整齐的官服,准备了状子,将要焚告上天。

那王某的弟妇不知怎地已经先知道了这件事,竟然对王家人说:“孙巡检只能够驱治邪鬼罢了,而我不是邪鬼我是负冤的,他就没法处理。”

孙士道到了王家以后,让王家的人去请妇人出来相见。

王某说:“她病得厉害,如果去唤叫她,一定会被她辱骂,怎能让她出来见客?”

孙士道说:“不妨去说说,试一试。”家仆听命去唤人。

王某弟妇答应说:“可以,等我梳洗一下便出去。”

家仆回报后,众人在客厅上等着。等了一阵子,他们看到王某弟妇一身整齐洁净迈入厅堂来,仪态庄重,完全没病的样子。

她见到孙士道便直道:“我一家四口人,无罪无债,竟被冤杀,死于非命。我已向上天申诉,一定要索回命债才了结,请法师不要再干涉了!”

说完,王的弟妇揭开胸口的衣服露出伤疤让孙士道看,那旧伤疤痕惨不忍睹。她接着又说:“这是我前世遭受的酷刑,这样的冤仇能放手吗?”

孙士道开导她不要再用厉鬼的办法来扰乱。最后,王某的弟妇拜谢后,便回内室去了。

孙士道揭开了这事背后隐藏的因由,他问王某:“你还记得在剑州(今福建南平)的事吗?”王某想不起所指何事。这时孙士道摊开手掌让王某看。他的掌心写着三个人名。王某一看了颓然低头不语,神色十分害怕、后悔。

三个人名都是在南剑州死去的人的。王某旧时在南剑州当通判的时候识得这三人。当年南剑州的属县里发生盗案,王某亲自督促兵士缉捕偷盗归案。他们抓获了一对夫妻,酷刑逼供下,二人都被安上罪名杀掉了。他们出嫁到临村的女儿,听说父母被杀,赶来哭诉,悲伤万分责骂王某。王某大怒,把她也杀了。当时这女儿怀孕在身,王某一下子冤杀了四条人命。

孙士道这时对王某说:“这种夙世冤仇,我的法术无法制止,只能暂时缓和ー下;以后如再发病,不必来唤我了。”

道士回去以后,王某的弟妇稍微安定了两个月后,旧状又复发。王某心中有鬼,不久就去世了,王某弟妇的病也完全好了。

(事出《夷坚志》)@*#

──点阅【人生之钥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