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祷:彩虹护守的土地 为什么世界不能失去台湾

【大纪元2022年01月02日讯】今天,世界上正发生着关乎人类未来的一件事。世人把视线聚焦在一座太平洋上的岛屿。有人把她叫做今天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对岸的战斗机飞来,在岛屿上空轰轰作响,数日内多达百架。同时,美英法荷德日各国航空母舰、驱逐舰、战舰驶来,在海峡巡弋,打造一座海上堡垒,如天降神兵,守护这座岛屿。

今天,人类文明的命脉悬在这座岛屿上。七十年前,麦克阿瑟说:失去这座岛屿,就失去太平洋。今天,人们说得更彻底:失去这座岛屿,我们就失去了世界。

2017年双十节清晨,一道双彩虹——上帝的誓言,在中华民国总统府上空横过天穹,宛若神以无声的言语应许守护这人类最后一个文明古国的后裔,人类文明的根苗。

为遏制中共军机扰台,2021年10月2日至3日美英三航母在冲绳海域军演。荷兰、加拿大和新西兰的军舰也参加了这次军演。(日本海上自卫队图片)

台湾,不只身居太平洋第一岛链战略位置,更重要的是她在人类文明中的特殊地位。在历史的这一时刻,这一地位更形突出,不容忽视。

1949年,在苏联的主导入侵下,中国大陆沦陷。那时,蒋宋美龄正在美国奋力奔走救国。1950年1月,宋美龄黯然离美。离开前,她发表《在纽约向全美广播演说》。与她1943年在美国国会呼吁美国采取行动,加入对抗日本的震撼演说相比,这一次的演说沉郁感人。

1950年1月,宋美龄藉NBC向纽约的美国电视观众致辞。她向听众保证,中国不会屈服于共产党的入侵。(Keystone / Getty Images)

再一次,让我们聆听中国在失去自己的国土后发出的沉痛的声音。

我们给人看见的,可能是各种似已失败的外貌。那些贪生怕死不顾道义的人们,可能认为无可救药而要将中国予以注销了。

我希望无论我的声音传到世界哪一个自由角落,都能唤起爱好自由的人民,让他们认识被遗弃而孤独的中国,现正荷着唯一保卫自由的枪支。世界已被分为自由与共产两大壁垒,在不太久的将来,总还有其它千千万万的人民,非在两者之问作一个抉择不可,究竟他们要为自由奋斗?抑系要(向共产)奴役屈膝?

中国当前的斗争,乃是善恶展开庞大冲突的初期,也就是自由与共产主义搏斗的开始。……

在这样一个时期,恳求而又要能保持尊严是不可能的。你们爱我们或者已经抛弃我们,你们的心里知道。

你们援助中国争取自由,抑或业已抛弃自由,悉凭你们的意志决定。……

我们伸着空无一物而愿接受援助的双手站立着,我们谦卑而又疲困的站立着。我们要求和平与休息的心情,甚至比要求食米和面包更为迫切,但我们不能放弃争取自由的斗争,我们绝不放弃争取自由的斗争。不论有无援助,中国决为自由而战。

在这声音传出纽约上空的那一刻,很少有人知道,人类历史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历经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动乱,古老而幅员广阔的文明古国:中国,已经沦陷。她的沦陷,正如这位第一夫人所说,是出于苏联之手。我们需要留意,她说的是苏联,而不是毛或中国共产党。比所有人都清楚,中国的第一夫人知道自己的国土是被共产主义者篡夺的。正如她的丈夫蒋介石,她比所有的人都清楚,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什么。被它占据意味着什么。

在今天,我们更能体会她这几句话的睿智。刚刚失去国土的中国第一夫人说:这不仅仅是“属于我们的斗争。中国当前的斗争,乃是善恶展开庞大冲突的初期,也就是自由与共产主义搏斗的开始。”

善与恶的庞大冲突,从失去中国开始。图为2021年9月22日,台北中正纪念堂举行的降旗仪式。(Sam Yeh/AFP)

善与恶的庞大冲突从失去中国开始。在这之前,世界失去了笃信东正教的古罗斯,这是共产主义铁蹄蹂躏世界的开始。此后,从芬兰、波兰、波罗的海三小国开始,前苏联的铁蹄践踏了它周边的国家,把她们吞并。然而直到苏联入侵古老的文明古国中国,中国共产党以种种的谎言、暴力改造了她,自由世界与共产阵营的搏斗正式开始。

领土广大,人口众多,文明悠久的中国沦陷,是一件撼动天地的事。“被遗弃而孤独的中国,现正荷着唯一保卫自由的枪支。”1950年,蒋宋美龄演讲的这一年,世界并不知道为了这文明古国,更为了他们自己,守护中国是他们不能逃避的责任,却袖手让中国沦入共产主义的手中。

文明古国中国被赤化对于世界的真意,一直要到70年后的今天我们才明白。

雪地上的人海战术

刚刚失去了国土的中国第一夫人的预言很快成真。告别美国演说后两年后,韩战爆发。才成立不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挥军入朝鲜,以人海战术围堵以美军为首,深入北韩的联合国军队。在那冰天雪地,零下40度、50度的北韩,双方死亡人数超过百万。被作为人海战术炮灰的平民人数多达200万到300万。雪地上,志愿军以人海战术,在美军猛烈的枪炮中踏着阵亡同袍的尸体前进。尸体不是一层,而是人叠人,层层相叠。

这些志愿军多是1949年投降、投诚或被解放军俘虏的中国国军,红色“新中国”建政不久,他们被督战队拿机关枪押着,驱赶上战场。《长津湖》中被拿来赚人热泪的冰雕连,正是这些“志愿军”。

韩战是人类近代史的一个分水岭。在这里,历史的大河可能向左,也可能向右流去。那时,率领联军的麦克阿瑟计划越过鸭绿江,挥鞭入中国,收复中华民国。他亲自拜访撤退至台湾的蒋介石,邀请他派遣国军入朝鲜参战。然而,美国政府没有与共产主义做一决战的打算。不久,麦帅被撤职,美军撤离朝鲜。

表面上,韩战没有改变什么,南北韩依旧以38线为界,冰火分明。然而世界格局从此改变。此后,红色中国正式成为共产阵营的一面旗子。它开始在亚洲输出革命。同时,美国担起了世界警察的角色。此后数十年,自由世界与共产阵营陷入长期冷战。

在这里,我们要强调并牢记:赤色中国在世界大展身手,挥刀一战,正是以韩战中这极端残忍,可耻的人海战术开始的。从一开始,共产中国就是以最卑鄙的姿态,跃上了与自由世界肉搏的战场。事实上,它与中华民国国军的战斗同样是以这人海战术为先导,以老百姓为炮灰的。

共产中国的开始,和它现在正在进行中的结尾是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就是现在,它是以整个世界为战场,进行一场拿生化武器进行的超限战。然而它的反人性是一样的。它的无所不用其极是一样的。还有一点相同的是:它使用的肉盾依旧是原始的人体——那就是被集体绑架的中华民族、到今天死亡数字不明,最早成为病毒载体的武汉人。这就是它最新的人海战术。

唯一的不同就是现在,“崛起”的中共是以整个世界为目标。它使用的武器是尖端科技研发出来,致命的生化武器。

这是善恶对决的开始。前所未有的,共产主义根源甚深的恶在人间全幅展现,超过了苏联的古拉格群岛。

文明古国的后裔 人类文明的根苗

1950年,在失去中国之后,蒋宋美龄在演讲中说:“中国当前的斗争,乃是善恶展开庞大冲突的初期,也就是自由与共产主义搏斗的开始。”

中国被共产主义吞并,是一件我们需要重新评估的历史事件。无论向前追溯到文明的缘起,或是延伸到险象环生的现在,这都是需要我们重新审视的事件。

对于西方文明,早在西元初罗马帝国时代,位于丝路最东端的神秘丝绸之国就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半透明,柔软发光的丝绸成为各国人觊觎的布匹,她的来源一直是一个秘密,接近于神话。在遥远的欧洲,一直要到六世纪,也就是中国人开始穿丝绸大约三千六百年之后,东罗马帝国才偷到了养蚕取丝的技术,开始制造丝绸。

丝绸之外,从中国传遍世界的造纸术、印刷术、罗盘、火药,都是塑造人类文明不可或缺的发明,是中国得天独厚的技术。

中国人相信中华文明是神传文化,上古的圣人、圣王半神半人,具有天赋异禀,超凡的大能。中国人相信自己书写的象形文字来自天上,与楔形文字、拼音文字有天壤之别。古老的河图、洛书,传说中由神兽龙马、神龟负载着浮出水面,启迪了伏羲创造八卦。“河图、洛书,皆天神之言语,所以教告王者也。”(郑玄《六艺论》)

中华文明是神传文化,上古的圣人、圣王半神半人,具有天赋异禀,超凡的大能。图为〈轩辕问道图〉(局部),描绘黄帝在崆峒山向广成子问道。(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

这些来自神的言语,赋予了汉字神秘的来自天的源头。

穿越人类历史,中华文化多次形成波澜壮阔的热潮,成为东西方文明仰慕学习的对象。在七世纪,唐朝是亚洲的文化政治中心,深远的影响了东亚、东南亚文明。在十三、十四世纪元朝,这东方古国牵引了西方人热烈的想像力,是遥远东方的一个奇妙帝国。而在十七世纪太阳王时代,她掀起了以巴黎为中心,狂热的欧洲中国热,通过器物、哲学、文化、道德美学、教育,和西方世界有着更深的交融。

南京大报恩寺琉璃宝塔,1665年约翰.纽霍夫绘画。当时,这塔的图像传遍欧洲,欧洲人以去中国一观此塔为愿望。(公有领域)

穿越人类历史,中国古老文明深刻在人类文明,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痕。

进入现代,陷入科技文明的西方更有一群智者,他们深知古老的东方文明才是人类心灵真正的归宿。这些人包括著名的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心理学家荣格(Carl Jung)。德国汉学家卫礼贤(Richard Wilhelm)翻译的老子《道德经》在德国深受欢迎。李耳在四千年前写下的简约而深不可测的智慧在思辨性强烈的欧洲人心灵慧光一闪,犹如打开一扇天门。

西方人对于中国古老哲学的热爱并非一时之好。进入二十世纪,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心理学家荣格这些对西方哲学影响甚深的学者深刻的认识到,东方人来自于天的深邃智慧,其与自然的物我合一是西方科技文明的解药。是西方人挣脱现代文明束缚不可少的,另一种文明的生命风格。

进入近代,神奇而古老的中国饱受科技文明的嘲弄轻视,在西方列强的船坚炮利下力图更新以求生存。在孙文带领的十次艰苦革命后,老大的文明古国经历一场蜕变,年轻的中华民国在苦难中浴火而生。

不幸,来自内外的灾难接踵而至。中华民国在1912年诞生。1920年,在来自莫斯科共产国际的代表策划下,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在苏联多方的筹谋下,在凶猛的火炮、地下特工日积月累的渗透下,古老的中国被共产主义吞没。她的嫡传后裔:诞生不久的中华民国屈身在一座亚热带岛屿上,被放逐到世界的边缘。

1912年1月1日,上海为庆祝辛亥革命成功而在街头挂上五色旗。(公有领域)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我们知道,是摧毁人类和人类的文明、道德、家庭。这些早已写在马克思《共产主义宣言》中。在今天,我们回溯这一段历史,终于明白占有、摧毁以天为依归,古老的中华文明,对于马克思主义者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那是从根部摧毁人类文明,把人类的根砍断。这正是它的最终目的。

正因为如此,失去国土的中国第一夫人痛切的说:“中国当前的斗争,乃是善恶展开庞大冲突的初期。”

摧毁世界的工程

这场善恶之间的冲突历经几回合,直到东欧共产阵营、前苏联先后垮台,我们以为自由已经得胜。直到最后一个共产主义极权大国:红色帝国跃上舞台,悄悄开始了蚕食世界的巨大工程。它在短短的五十年内几近完成这一工程。透过欺骗、贿赂、腐化、色诱、无所不在的共谍,加上这临门一脚的新冠病毒,红色帝国几近完成了它摧毁世界的工程。

我们需要强调,中共摧毁人类是由腐蚀人心、道德为前提而逐步完成的。在金币、权力、色欲面前,人心是如此脆弱,轻易投降,在这一回共产主义的进攻中,这一切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们还需强调一点:人心的脆弱是在半个多世纪以来,各国马克思主义者高举旗帜,推动了文化马克思主义旗帜下的各种时髦虚无的风潮:性解放、现代主义、女性主义、自由主义、后现代主义,长期的腐蚀、改造人类意识而形成的一种道德真空。也就是说,人类今天所抵达的道德困境不是历史必然的发展,而是马克思主义者半个多世纪以来精心筹谋、设计而结出来的一个恶果。是一股看不见的黑暗力量为人类设下的陷阱。

以超过半世纪的时间,马克思主义者为人类心灵挖掘了一座巨大的坟墓。人们无辜地,一无所知地走入这座坟墓。

马克思主义者何以有如此顽强的意志力,长久以来坚持迈向这毁灭的目标而从不放弃?何以即使在柏林围墙倒塌、苏联垮台之后,他们却更顽固地反扑,卷土重来?要回答这问题,我们得探向马克思主义的根源。在罗马尼亚牧师温布兰特1976年在狱中完成的《马克思与撒旦》中,描绘了青年马克思叛逆生命的系谱。这一系谱笔直向下,探向他黑暗心灵的最终根源:撒旦。

在人类文明的这一时刻,我们终将明白:唯有追溯到黑暗天使长撒旦,那嫉恨人类,背叛上帝,堕落人间的黑天使,《圣经》上所说的“人间的掌权者”,人类才能彻底明白我们生活在地球上的轨道,我们命运的来龙去脉。

即使这些时髦的主义,即使这隐形的生化武器不足以摧毁生命力顽强的人类,红色帝国还有它正在超限发展的核子武器、太空卫星武器、被运用在战场上的人工智慧。还有更大规模,更冷血非人的杀戮在后面等待着销毁无辜的人类。

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明确的说出了共产中国在社会主义阵营中扮演了主角。不是苏联,而是苏联一手扶植起来的中共,将带领共产阵营完成它的终极任务。苏联发生的一切只是预演,等到中共登场,大戏正式开始。

“中华传统文化是创世主为了最后救度众生,而在中国亲自奠定的文化。毁掉中华传统文化是共产邪灵的首要目标。”(《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三章)

为了完成这既定的蓝图,窃夺中华民国是社会主义革命核心的一环。善恶的对决从这里正式开始。为了摧毁这神传给人类的文化,为了摧毁人类,共产主义终极的恶绑架了善,腐蚀了善,企图把她毁灭。

现在,七十年后,红色帝国把炮火再度瞄准了中华民国台湾。它十分清楚,中华民国是文明古国中国的根苗,而中国是人类文明最初与最终的家园。为了摧毁人类,斩草必须除根。

我们正在承受的这一场大瘟疫致命而残酷。那是因为它背后的根源,它真正的,不可告人的目的致命而残酷。

一切已经发生。我们需要的,是对正在发生和早已发生的许多事情有一个正确的理解。我们需要的,是对这些事情获得一个明确的解释。然后,我们从新出发。

被消失了的国旗国歌

让我们回到1950年,痛失国土的中国第一夫人告别美国纽约那一年。

演讲中,宋美龄告诉纽约人:“几天之后,我就要回到中国去了。我不是回到南京、重庆、上海或广州,我不是回到我们的大陆上去,我要回到我的人民所在地的台湾岛去,台湾是我们一切希望的堡垒,是反抗一个异族(共党)蹂躏我国的基地。”

就这样,默默无名的小岛台湾进入世界的视线。然而,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福尔摩沙,美丽之岛。和中华民国一样,她是一座年轻,充满活力的岛屿。

1950年,麦克阿瑟来到了台湾会晤蒋介石。在这儿,让我们一起来追溯一段插曲。

传奇英雄麦克阿瑟热爱中华文化。(公有领域)

在一张著名的照片中,麦帅俯身,深深的吻蒋宋美龄戴白手套的手。这张照片在美国政界引起轩然大波。然而我们当能知道,这是一名骁勇高贵的将军对另一名勇敢美丽的将军发自肺腑的敬爱。他们正在同一场艰苦的战争中奋斗。热爱自由的人本能地知道,顽强、坚毅地对抗共产主义,是他们天赋的使命。面露愁容的麦帅如何能够不明白蒋宋美龄守护古老中国那一颗勇敢热烈的心?于是,他深深的俯身下去,近乎虔诚地亲吻那只手。

1950年8月1日,在参加完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会议之后,麦克阿瑟将军亲吻蒋宋美龄戴白手套的手,致以崇高的敬意。(公有领域)

善恶的对决此消彼长,诡谲多变。不久,麦帅被杜鲁门撤职,离开亚洲。失去了韩战这天赐的良机,中华民国守住台湾。小岛上写遍了“毋忘在莒”、“还我河山”的大书法。韩战战俘老兵身上刺满了“反攻大陆”、“光复山河”的刺青。岛屿的首都是一条条以大陆省分、城市命名的街道,有如把大陆地图覆盖在台北城上。

金门国家公园“毋忘在莒”碑。(阿仁/维基百科)

在世人沉浸在对共产党的幻想时,蒋介石一语道破了中共的本质。在《苏俄在中国》、《耶稣受难节证道词》等著作中,他睿智地指出了中共的真相,直到今天,他的洞见超出了许多犹在梦中的人。

1957年10月10日蒋中正总统偕夫人蒋宋美龄主持中华民国国庆阅兵典礼。(AFP)

屈身岛屿的中华民国没有再返回大陆。1971年,台湾退出联合国,她的位置被窃国的伪中华人民共和国占据。世界局势丕变,伪人民共和国以金钱收买了许多国家,共产阵营联手把它推入联合国。更主要的,为了联中抗俄,美国伸手把红色中国迎入了自由世界。

联合国创始国之一:中华民国失去了她的席位。从此,中华民国的合法席位被窃国的共匪所取代。二战时牺牲奋斗,赢得世界尊敬的中华民国被盟友背叛、抛弃。

逐渐的,中国第一夫人演讲中所说的“中国”一寸寸缩聚在台湾岛上,变成了人们今天所熟知的“台湾”。同时,“中国”这一名词被赤色中国霸占为它的专利,直到人们遗忘了台湾是中华民国安身立命的地方。直到人们忘记了,中华民国才是真正的中国。

台湾“中华民国”这一身份被遗忘得如此彻底,人们把视线移到从铁幕后走出来,改革开放的共产中国,直到它跃上世界舞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系。在它无情的打压下,台湾一步步失去了政治的空间,失去了一个个邦交国。她退出了联合国、世贸、世卫,游走在世界的边缘。她的国庆庆典上只有冷清的几面友邦旗帜点缀。

逐渐的,生活在台湾的大陆人对祖国的依恋,他们重返故土的盼望落空。到最后,“反攻大陆”成为一个太沉重的梦,提起来惹人笑话。

被美国背叛、被对岸污蔑的蒋介石,始终坚守使命。在铁幕后如火如荼的进行文革时,蒋介石在台湾推行三民主义,把孙中山先生的建国理念实践。蒋介石同时推展新生活运动,把台湾打造成复兴中华文化基地。教化民风、推行国民教育,以重现中华文明礼仪之邦的传统。

在婆娑之洋、美丽之岛,台湾成为文明古国中国的命脉。

在蒋经国时代,随着本土争取自由的力量勃发,美丽岛事件中台湾人争取民主的热情冲击着社会,也冲击着当时的威权政府。在台湾人前仆后继的努力下,1987年,台湾解除长达近40年的戒严,同时解除报禁、党禁。中华帝国的后裔:台湾走上了民主自由之路,没有辜负“中华民主共和国”这一名称,成为亚洲一座自由灯塔。

同时,国库越来越丰肥的伪人民共和国加大力度打压,直到中华民国失去了在国际活动中升自己的国旗、唱自己的国歌的权利。失去了称呼自己国号的权利。只有当中华民国运动选手们赢得了冠军,青天满地红国旗才能升起,肃穆的国歌才能响起。这时,为自己的国家赢得了冠军的选手会激动莫名,泪流满面。

这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是孙中山先生推翻满清建立民国时,亲自修定的旗帜。现在,这面骄傲的旗帜不能升上世界的旗杆。人们甚至不能说出“中华民国”(Republic of China)。红色帝国畏惧这几个字,如同畏惧自己见不得天日的罪行。

最后一个文明古国:中国的后裔被消失,被毁灭人类伦理的红色帝国所取代。人类文明陷入了深渊。

赤色中国有一个百年大梦:称霸世界,取代美国。而夺回台湾是这个梦的必然组成部分。必须全体歼灭中华民国,极权中国才能放心。只要中华民国存在一天,它的非法性就如白日一般昭著。犹如一名强盗,除非把金银财宝的主人杀了,它夺来的东西随时会被收回。它的罪名随时会被人指出,它的真实面目曝光。

因此,岛屿上的中华民国是它的肉中钉眼中刺,是它罪行的证据,它暴政的反面。

如此,红色帝国一步步逼近中华民国台湾,全方位蚕食她。两千枚飞弹对准她。五千名共谍驻入。2019年起,一架架战斗机每天在台湾上空盘旋。2020年,红色钦点的议员入驻立法院。

彩虹守护的土地

2017年,双十节清晨,中华民国总统府背后出现了一道双彩虹。11月,阳明山再度出现了一道双彩虹,从上午到下午在天上悬挂了九小时,进入了金氏世界纪录。

2017年10月10日双十节清晨,中华民国总统府上空出现一道亮丽的彩虹,为国庆活动拉开序幕。(陈柏州/大纪元)

古代中国人相信天象。雷雨、地震、日食、祥云,都是重要的天象。彩虹在古代被称为虹霓。“夫虹霓天使也。降于邪则为戾,降于正则为祥,理则昭然。”(宋黄休复,《茅亭客话》)。在现代,彩虹出现天边,多被视为吉兆和老天的嘉许、祝福。

在《圣经.创世纪》中,洪水后,上帝指着天上彩云中的彩虹告诉诺亚:“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创9:11-13)

彩虹是上帝对人类立下的神圣誓约。在被世人遗忘的中华民国土地上,出现了长达九小时的彩虹。在古代,神透过河图洛书、凤文向半神半人的圣王说话。现在,在人类文明的根苗之地,在备受欺凌轻忽的中华民国,神在天边放了一道长久,长久的彩虹。中国人知道,非凡的天象预示了非凡的事件。神说话如此长久、慎重,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在这之后,中华民国一步步重回世界舞台。

同时,2019年起,神秘多变的新冠病毒悄悄侵蚀各民族,到今天为止,夺取了至少510万条人命。2021年8月,美国议员共和党议员发表了900页报告,众多证据显示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

报告发表后,各国结成更强的抗共联盟,德法荷日等国加入了太平洋上的军事演习,威武的舰艇声势浩大,犹如海上移动的堡垒,穿梭在青蓝海波上,彷佛人类正义的盟誓。

在致命的疫情中,各国回忆起来被自己背叛的中华民国,二战中忠实英勇的盟友。追忆起自己如何陷落在红色帝国的黄金蓝陷阱中,背信忘义、手脚被缚、利益蒙心,一步步陷落这场危险的大瘟疫中。而这红色帝国,却是半个多世纪前各国抛弃忠实坚毅,独负重轭的中华民国,引狼入室,迎接入自由世界的。

1943年,中国第一夫人在鼓动美国加入抗战时向美众院说:“个人之品德,于困厄中验之,亦于成功中验之。以言一国之精神,倍加真确。”(1943年向美众院演说)

麦克阿瑟则准确地预言:“美国现在对华战略的失策,会引起一连串灾难,这将是美国百年来政治的最大败笔。姑息赤祸,我们未来几代人要为此付出沉重代价,或许要一百年之久。”

七十年后,在付出了重大代价,几乎要集体覆亡后,各国回转身来,向被忽视了多年的台湾伸出了友谊的手。在频频飞过台湾海峡上空的战斗机轰轰雷鸣炸响中,来自美英德法荷日的战舰、护卫舰一艘艘巡弋台湾海峡,打造一座壮丽的海上壁垒。

经历了人类集体的败德、投降和背叛,经历了中共病毒不知何时结束的噩梦,世人已醒来,看到了悬在自己头上的一柄利剑。这是我们并肩自救的最后时刻。这是人类最后的救赎,我们最后的一次机会。

人类正在通过一场重生的阵痛。像是通过一条黑暗的甬道,若是我们能集体洗净自己、重寻道德、传统,我们濒临险境的生命将要复活。

为了这神圣的复活,那道双彩虹——上帝的誓言,提前在云彩中横过天穹。是在人类文明的根苗:中华民主共和国的山巅,双彩虹长久的停驻,宛若神无声的言语。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夏祷:无神论者向神的宣战
夏祷:重返1949国殇日
夏祷:两个中国——人类文明的双蓝图(上)
夏祷:两个中国——人类文明的双蓝图(下)
最热视频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阶下囚 王洪文的官场浮沉
【新闻看点】中国是疫情中心 民间早有预言
【新闻大家谈】 李克强逆袭还是背锅?
【十字路口】经济造假无极限 李克强也抓狂
【马克时空】中共海上民兵横行 美国如何对抗“小蓝人”?
【未解之谜】青藏高原巨大空洞 地下王国找到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