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深圳西安严格封控 民众接连群起抗议

人气 8710

【大纪元2022年01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高邈采访报导)离北京冬奥开幕剩下不到三周,当局为了尽快实现“清零”,不惜在出现疫情地区大面积地实施严格封控,导致居民再次出现吃饭买菜困难的局面。网上视频显示,近日天津、深圳和西安民众接连爆发群体抗议事件。

严格封控导致在津外地人吃不上饭 向政府讨说法

据天津市卫健委通报,截至1月19日,天津全市已有40个封控区。封控区内除密切接触者和次密切接触者转入集中隔离外,其余人员严格实施“居家隔离、人员足不出户、服务上门”,小区内安排24小时巡逻值守。

据网上视频显示,1月17晚间天津西青区大寺镇的大批外地务工人员,因为没有食物、吃不上饭,爆发集体抗议事件。

带头抗议的男子站在车顶上高喊:“外地人没钱吃什么,我就是要吃饱饭”,大批警察和武警到场镇压,并抓走带头抗议的男子,引发大批抗议民众在现场高呼“放人!”

据网友“幸运草Lucky clover”于推特表示,17日天津西青区大寺镇李庄子村、赤龙鑫园、赤龙澜园等小区发放救助物资,但只给本地人,不给在该小区租屋的外地人,从而导致当晚赤龙澜园爆发了这场抗争。

天津市西青区大寺镇赤龙家园附近一小区业主王浩(化名)18日向大纪元也表示,当天当地发菜,但外地人没有份,搞的人家连饭也做不了,所以就一起聚在那边进行抗议。

据他表示,该小区出现一例阳性确诊后,变为管控小区,从9号早上就出不去了。现在没必要不让下楼,有事可以下楼,但不能出小区。

他说:“我是做装修的,从9号到现在已经做了六次核酸,疫情当下,根本干不了活。”

居民:小区说封就封 都来不得及买吃的

赤龙澜园居民何晓(化名)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他们小区从9号开始也封了,并且,因为当时“说封就封,封得太突然了,都没有来得及买吃的。”

“现在小区也不让进出,但在小区里可以活动。所以,只能在小区内的小超市买点面包、泡面、火腿,不过蔬菜类都已被抢空,没有货了。”

他还说:“我也是外地人,没有看到政府发的任何物资,什么都没有,天天泡面之类的,有啥吃啥,凑合着度日。”不过,“今天解封了,可以正常扫码出去了。”

民众爆发抗议第二天 各小区解封

据大纪元记者了解,在群体抗议发生后的第二天,各小区开始解封了。网上一位叫“我想要哆啦A梦对大雄一样的陪伴”的网友表示,临时工因为疫情不能上班,就没有工资,还要交房租,还不让离开天津回家,都熬不住了。全职工有吃有住有盒饭,他们都没有,住的都是隔断房也不能做饭,而小区番茄甚至都要9块钱一斤。但“闹完后整个大寺镇就解封了,不然还不会解封。”

大纪元记者联系到参与现场抗议的一名业主,他表示,这边变相处理完了,算是解决了。但他没有进一步说具体情况。

一位居住在赤龙鑫园、网名为“分居同样”的网友在微博发帖说,他发的视频自己删了,本人安全没有问题,并说:“在社会这个大染缸必须要审时度势”,最后感谢各位关心事态的朋友。

深圳罗湖区田心村民众要求提前解封 与警察对峙

深圳罗湖区19日也爆发了民众抗议。据网上视频显示,大批民众高呼着与警察对峙,要求当局解封,但随后一名抗议人士就被多名警察抓走。

据深圳罗湖区田心村村民闽小强(化名)20日告诉大纪元记者,19日参与抗议的是田心村的村民,被抓的是带头的小伙子,他和村民们出来要求解封,现场聚集了很多人。

据闽小强表示,田心村从1月11日开始封锁,说是25日解封,期间村民被封在村里不让出去。但一些村民认为疫情也没有那么可怕,并且都已经封了十天了,不想这样待着,所以想提前解封出去。

根据深圳市14日通报,当日报告的1例新增确诊病例为罗湖区某公司员工,居住在罗湖区清水河街道草埔西社区鹤围村。

罗湖区委常委、区委(政府)办公室主任赖建华并表示,根据流调,该新增病例接触人员多集中于罗湖区笋岗街道田心村。为此,罗湖区连夜成立田心村专项疫情防控指挥部,从1月11日早上开始,对田心村(包括庆云花园)参照封控区的标准进行围合管理,对病例15所在的办公楼裕田大楼实行封闭,不进不出。

就19日的民众抗议事件,大纪元记者拨打罗湖区笋岗街道办事处电话,无人接听。拨通竹笋派出所电话后,接电话的一男子听说是核实村民抗议的事情后,拒绝回应,让找罗湖区公安局统一回答。但记者请他提供电话,则回复说没有。

西安雁塔区居民要求管控降级 群起抗议

西安雁塔区华城国际小区至20日被封已35天,周边其他小区,甚至有疫情的小区20日也已降级,但是该小区却不在范围之内,从而引起民愤。视频显示,位于西安市雁塔区的长延堡华城国际小区,1月20日出现了近百名业主聚集于门口。大家呼喊着“放人”的口号,向物业讨要说法。

该小区业主于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说:“因为物业在1月19日发了个通知,说小区环境测评通过了,静等降级,我们好开心,结果到了20号早上雁塔区政府通告出来,降级的没有我们华城国际小区,但有华城万象小区,大家不干了,闭关34天都是自救,旁边的长丰园小区都发了政府的免费菜,而我们小区没有,最后业主跟物业大吵一架,录了视频发到网上,隔了一天才有了政府的爱心菜。”

“在1月8号之前我们小区是管控区,1月9号我们小区升成封控区,我们没法买菜,打12345投诉也无果,买菜都是物业发的外边给送菜的电话,高价菜,没办法,我们要生活呀!只能买。昨天因为大家觉得物业信口雌黄,失言了,找物业跟社区讨要说法,同一个社区,区别对待,我们坚持居家隔离是为了疫情早点结束,不是助长物业不作为懒政的行为,在这过程中,来了大批警察,暴力执法,抓了一个人,大家愤怒至极聚到小区的社区办公室前不走,要求把人放了,最后把人放了,雁塔区政府晚上给我们小区降级了。”

于先生还表示,虽然降为管控小区,不做核酸了,但是居民仍然是居家卫生,而且买菜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送来的菜多少钱一收,没有明细,有的还是烂的,短斤少两,同时好多东西还是买不到,“买高价菜我们接受不了,但是没办法,要生活下去。”

分析:群体抗议接连爆发 显露清零模式的不可持续性

就天津、深圳、西安接连爆发的三起群体抗议事件,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分析认为,这种现象折射出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清零模式的不可持续性。

他向大纪元表示,封城清零在武汉疫情爆发时期,曾经因为最终平息了武汉疫情而备受当局青睐,但这种极端封控措施的性质决定了其只能是某种特殊紧急情况下的非常手段,类似于一种战时措施。在特殊条件下这种模式可以起到一定作用,但不等于说这种模式在任何地方、任何条件下都有效。

他说,“现在中共当局已经把这种极端封控措施常态化、制度化使用,但把一种战时措施在正常生活中大面积反复使用的时候,其代价高昂的次生灾害与成本巨大的人力物力负担就会显露出来。”

他并说:“从西安到深圳还有天津,都先后爆发了民众抗议的群体性事件,这是前所未有的。”

而民众为什么从喊楼发展到大规模聚集抗议或冲关,他认为,其直接原因是极端封控导致基本的食物、医药等必备资源供应得不到保障,滥用极端封控但民生支持又跟不上,官员只图政绩和政治正确,政策执行只管一刀切,不管百姓死活与困苦,这种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必然会爆发。

他指出,为什么此前多地疫情封城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这一波疫情却多地几乎同时出现这样的抗议,其实就是这样的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了。

“这种模式如果持续下去,这样的事情只会更多、规模更大、程度更激烈。这不是个别人执行政策方式妥不妥当的问题,而是这种清零模式造成的制度性病症。”

(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洪宁对此文有贡献)

视频:点击这里看视频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哺乳期被逼抗疫 医生诉苦无门
【一线采访】学校爆Omicron 河南安阳封市
【一线采访】冬奥会前 北京再增本土病例
【一线采访】天津林锦花园数千人被隔离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上海被爆加强封控 居委弄虚作假
【十字路口】习近平卧病不起?海外爆料透玄机
【探索时分】共军鹰击21打航母 美日需要担心?
【时事军事】俄军与M777第一次对话 就尝到滋味
【微视频】粮价涨多少?美国争论中国关税
【秦鹏直播】要官员剥离海外资产 习意欲何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