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澜对话】王维洛揭秘墨脱大坝 影响超三峡

人气 3799

【大纪元2022年01月21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林澜对话

今天焦点:影响甚于三峡 中共疯狂计划大揭密;郑州洪灾 习近平为何去西藏?中国史上最强烈地震区,斯大林式“自然改造”计划即将上马;最大顾虑 涉及中印边境战争秘史。

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2021年7月,河南郑州的特大暴雨,当时是导致地铁和隧道陷入了末顶之灾。但是,中共的总书记习近平当时并没有去郑州勘灾,而是去了西藏,这让很多人费解,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安排错了吗?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中共在西藏是正在布局一个疯狂的斯大林式的自然改造计划:墨脱水电站。中共官媒说,如果墨脱水电站建成,发电量会是三峡大坝的两倍多。中共把它看作是又一个超级工程。但是不少外国的水利专家预警,这可能是全世界风险最大的项目。今天我们就请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问题专家王维洛先生来分析这个疯狂计划。

王维洛先生您好。

王维洛:林澜你好,观众大家好。

林澜:欢迎您。能不能首先请您介绍一下这个墨脱水电站它的规划方案到底是怎么样的,您怎么评价这个规划呢?

王维洛:这个我们先讲一下,中国的这个水利资源的它的分布。如果把中国分作是东部和西部的话,那么中国水利资源的70%是在西部,主要是分布在西藏高原上,在中文里面叫青藏高原这个地区。

那么青藏高原是世界的屋脊,有的人也有把它称作是世界的第三极,它是亚洲的水塔,也是亚洲诸多河流的河源。对中国来说,它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个西藏高原的存在的话,中国的这个雨,夏天的那个雨啊,季风雨它不可能吹得那么深,它不可能吹到一千多公里,从东到西往西吹一千多公里的这么长的地方,一直到了四川的西部,它还是一个农耕区。

大家只要看一下美国的地图,东海岸和西海岸是美国最发达的地区。我们都知道美国的这个发达地区,它也就一百多公里深。美国的中间都是沙漠地带,它没有像中国这样的气候条件,它的季风可以深入了这么深。所以说这个西藏高原的存在也是中华文明存在的一个最基本的条件。

习近平访问西藏 视察墨脱水电站坝址

那个习近平这次7月21日,他从北京飞,然后飞四川,然后飞到西藏的林芝第一站,他是在林芝的机场下的飞机。中国的报纸说,他去了有两个任务。第一个是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藏,就是所谓的西藏人民得到了“解放”的70周年的这个日子。第二个,他就是去视察川藏铁路。川藏铁路就是从四川的成都一直到西藏的拉萨的这条铁路,他基本上就是沿着川藏公路的线路这么上去的。

其实这个工程已经开展了好几年了,两头就是从拉萨到林芝的铁路已经修完了,从成都到雅安的这一段也已经修完了,现在就是要继续修从林芝到雅安的这一段。那么这条铁路也是为你刚才提到的这个墨脱大水电站做最主要的交通的准备的。

所以习近平他去的这个地方,他是带着三个任务去的。第一个是西藏这“七十周年”,第二个就是川藏铁路,还有一个最主要的任务,他就是去视察墨脱水电站的这个坝址的。

其实习近平他飞机降落的林芝机场,就是我们要提到的这个墨脱水电站,它的可能的一个坝址,林芝飞机场它直接就在雅鲁藏布江的这个岸边的。比如说像邓小平1980年视察了这个长江三峡,那么他拍板了三峡工程的上马。那么习近平往前看,看看邓小平、江泽民有个三峡工程,胡锦涛有一个南水北调的东线和中线工程。那么他也很想拿出几个能让世界人民都感到震惊的大项目出来。

那么其中这个墨脱水电站是一个,还有一个就是南水北调的西线工程,他现在还没有决策,他是要用一般的所谓的小西线工程还是大西线工程。那么习近平他没有去郑州的这个抗洪的第一线,他到了一个他认为更重要的一个地方去,就是他要对墨脱水电站做出一个最后的决策。

中共开发西藏水利资源 早有规划

中共开发西藏的这个水利资源,也是很早很早就在它的计划之内的。1951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藏的同时,中国科学院就已经派出了科学考察队,他们是跟着“解放军”的队伍一起进去的。所以他主要是为了勘探西藏的这个矿产资源,西藏的这个水利资源。所以他这个开采的计划是早就有的。而且在今后的从十四五规划开始,西藏的这个开发,包括水利资源,矿产资源的开发,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点。

他是这么想的,而且这里的水利资源的开发将主要是通过这个电网向中国的中部和东部输送。而且同时也要支撑西藏地区的矿产资源的开发。

在西藏地区的第一个水电站的建设是1985年的时候,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把这个羊湖水电站作为西藏自治区成立三十周年的生日礼物送给西藏自治区政府的。(当时)说是十世班禅喇嘛坚决反对,他就坚决不同意建这个水电站。他就说它要破坏这个西藏的这个生态环境,破坏西藏的宗教信仰。那么他不同意建。

只是等到班禅喇嘛突然去世以后,这个工程才开始建设。那么工程建设完了以后,江泽民就很高兴地跑到那里去题词:羊湖水电站(羊卓雍错湖水电站),他也要把这个东西作为他自己的这个功劳,来写在这个历史的功劳册上。当时的武警水电纵队就建设了这个水电站,那么就像希腊的传说里头一样的,这就是一批木马,特洛伊(Trojan)的木马。

那麽武警部队的人就大量的通过工程建设就进入了西藏。而且中国政府也通过了这个对口资源,大家知不知道,中国的内地对西藏有一个对口资源的(政策)。那么每一个对口资源的单位都在西藏的每一个县建造一座水电站。

西藏到处都是水电站

所以现在西藏到处都是水电站。西藏的水电站很多,不但在雅鲁藏布江的干流上,而且在雅鲁藏布江的很多支流上都盖起了一个一个的水电站。已经登记在册的大概将近有一百多座水电站了。

那么大家都知道,在雅鲁藏布江的干流上,中共在中游地段,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在拉萨河进入雅鲁藏布江之后的下面的那一段,就在加查的峡谷那一段,中共就规划了一共八座水电站,连着八座水电站。其中由华能,就是以前李小鹏当CEO的这个华能,他就建设五座水电站,好像是国电再建设三座水电站,加在一起,一共是八座水电站。

那么我们就讲华能的这五座水电站,五座水电站(中),四座水电站的坝高都超过了100米。有一座大概是八十多米,一共就五座水电站。五座水电站之间的距离大概就是8公里到10公里,就在38公里的这个距离里面,这一段河里面,就建造了五座水电站。

林澜:这个密度很高啊。

王维洛:你就设想一下,你开个车,你在高速公路上一踩油门,也就差不多38公里过去了,对不对?那里你要看到五座超过100米和有一座将近100米的这个大坝,你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建设的疯狂。

林澜:太密集了。

王维洛:那么到现在为止,已经建完了三座水电站,他们是藏木水电站、加查水电站和大古水电站。这三座已经建完了。那么现在2020年的10月份、11月份的时候,中共中央十九届五中全会开完以后,就批准了中国的这个“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的远景规划。在这个里头就提到了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的墨脱电站,它就说要把它纳入到“十四五规划”里面去。

只要一个工程它还没有进入到任何一个五年规划里面,那都是我们所说的规划。纸上画画,墙上挂挂的东西,就是还没有边际的东西。但是一个工程要是进入了一个五年计划,比如说像当年三峡工程在1992年被通过的时候,它马上就强行纳入了第八个五年计划,对吧?纳入第八个五年计划以后呢,它就要开始进行建设了。

那么就是说,2020年10月份这个“十四五规划”批准以后,中电建的CEO晏志勇就出来讲了,就说墨脱水电站马上就要进入到实施的这么一个阶段,实际上的一个实施的阶段。但是到目前来看,就是去年的7月21号,习近平到林芝去视察以后,就是说它的一些实际的问题,似乎好像规划中实际上碰到的一些问题,它是还没有得到解决。

下面谈墨脱水电站它所面临的规划中的实际的问题,它为什么不能这么快地拍板拍下来?

墨脱曾发生8.5级地震 造成中国最大山崩

第一个就是说墨脱水电站,它是在雅鲁藏布江的大拐弯处。这个地区的地质条件是很不好的。大家知道西藏高原的隆起,是由于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的冲撞而抬升起来的。那么就在这两个板块,欧亚板块和印度板块这么冲撞的地方,在这最破碎的地方就形成了我们现在的雅鲁藏布江的这个大拐弯。就是说两个板块相接触的地方,这个最破裂的地方,就是我们现在的雅鲁藏布江的这个大拐弯处。

它是一个很深的深谷。那么在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的强烈地震。在1950年的时候,这里发生过一次8.6级的地震。我们知道这个唐山地震,中国是后来矫正为7.8级的地震。那个汶川地震是8.0级的地震。

那么1950年的时候,这个墨脱地震是8.5级的地震,它的震中的烈度是12级。而且就是由于这一次的地震,引起了中国这个国土面积上的最大的一次山崩。

所以这个地区的地震的风险很大。就在中共政府规划的这个(林芝市米林县)派镇,就是规划的一个坝址,叫派镇的这个地方,2017年的时候还发生过一次6.9级的地震。

由于这次地震的影响,在2018年连续发生了两次从雅鲁藏布江旁边的喜马拉雅山的高山上,这个积雪、泥沙一起就掉入到雅鲁藏布江的这个江里,组成了所谓的堰塞湖坝,堰塞湖坝两次都被这个河水给冲垮了。

根据《自然杂志》前几年的一次报导,从1980年以来,在西藏林芝地区所发生的这些地震的情况来看,它很像1950年在发生这次8.5级地震之前的很多迹象,是很相像的。他们预测在未来的时候,就在墨脱这个雅鲁藏布江大拐弯的地方还会发生这样大的地震。

这是一个从地质条件上来说,让一些人可能会比较保守一点。但是这个东西对于中国的工程技术人员来说,他们好像不是很害怕。因为中国的这个水电建设,我们知道它是从东边向西边推进的,而且是从汉人的区向藏人的区、向少数民族地区,从国内的河流,从黄河、长江,国内的河流向国际的河流推进。在这个澜沧江上,在那个雅鲁藏布江上建造这个水库,它是这么一个推进的过程。

而且中国的工程师也很知道,就在金沙江的上游,在这个澜沧江的上游,也是中国一个地震十分集中的地区。他们好像很乐意在那边建高坝。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就是最高的坝在中国,最多的超过300米、超过265米的大坝的座数,都在中国,中国已经这方面是,说个什么第一,没人敢挑战的这么一个地区。所以在这个方面来说,这个地质条件好像并不构成一个阻碍他们上马的这么一个东西。

将近500亿立方米水量 由印度实际控制

那么让他们比较尴尬的是一个国际问题,或者是向国内人民交代清楚国土流失的这么一个问题。因为雅鲁藏布江的这个水量,中国现在都说每年的水量是1650亿立方米,就差不多相当于三条黄河的水量这么大。

但是你进水量是测到了中国政府认为的中国和印度的这个边界线上。而中国和印度的这个所谓的边境线的,往里数一百公里,就是沿着雅鲁藏布江将近走100公里,往上走,就将近从海拔115米的地方走到海拔550米的地方,那里才是印度的实际控制线,在那条控制线上,那一点可能的流量只有1150亿立方米。

就是说将近500亿立方米的水量,不在中国的这个实际控制之内。如果你规划的时候,你说我是按1650亿立方米的这个水量来规划呢,我还是以1150亿的这个水量来规划我的这个工程,就是墨脱大坝。

大家都知道这个落差很大啊,就是这个雅鲁藏布江的水利发电,它的最大的优点就在于它的落差大,它有两千多米的落差。就是说在这个林芝的派镇这里,或者在林芝的尼洋河入雅鲁藏布江的这个河口上游,在林芝机场这个地方到中国的这个所谓的边界线,巴昔卡的那个地方,它将近有2400米的落差。

而你到印度的实际控制线,其实印度的实际控制线就在墨脱县城南边一点点的这个地方。你是算背崩乡也好,是西藏村也好,你就在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是550米,就说你将近差了400米的高差,那个(500亿立方米的)水量、那个(400米的)高差在印度的实际控制区之内。

墨脱水电站如何规划?中共尴尬

所以大家只要仔细地看一下这个墨脱水电站的它的规划,他一会儿说是三峡大坝的,最多的曾经说到5倍的发电量,一会儿说是3.5倍的,一会儿说是3倍的,一会儿说是2.5倍的,为什么呢?他说不准。

因为你拿哪一个数字来说?你是算到中印边界的、中国政府认可的这个边界的这一点来算呢?你还是算到印度的这个军队、印度的这个士兵守着的那个边界的那个地方,你是怎么算?或者说你中国政府在那里要建水坝的话,你还要有一个安全距离。

你可能还要后撤大概几十公里,那你又损失了水量,又损失了这个水头。所以这个东西它定不下来就在这里,就是说这个东西首先怎么向老百姓解释?就说六万或者到九万平方公里的那个最好的土地、中国最好的土地现在是印度的实际控制区。对不对?

你中国政府老是说“我们不喜欢打仗,但我们从来也没有打过败仗”。它就说“我们没打过败仗”,对不对?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我们没打过败仗”,我们和印度打,“我们也打胜仗”。对,你打赢了,你把地丢了,对不对?你把人丢了将近六万多,或者有的说七万多,有的说九万多的,这个土地、国土面积,你让别人给占领,你说打仗打赢了还是打败了?

林澜:好的,非常感谢王维洛先生的精彩分析。关于墨脱水电站的更多的潜在风险,我们的下期节目将在“林澜对话”这个频道上播出,欢迎您在YouTube搜索“林澜对话”,订阅这个频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时间和您再见。

(未完待续)

《林澜对话》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方菲访谈】专访王维洛:海绵城市是伪命题(2)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大坝在战争中安全?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大坝四命门藏风险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黑幕 谁骗了邓小平?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党官泄“习李斗” 基层官员陷两难
【探索时分】乌俄战殃及台湾 美不卖M109A6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