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现离奇命案 儿子鸣冤遭当局跟踪

——自杀还是他杀?陈光诚侄女为婆婆喊冤

人气 3187

【大纪元2022年10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期,在山东临沂费城新城村,由打人案引发一起离奇命案。当地警方未经充分调查,草草定义为“自杀”,不予立案。却对受害者家属多方打击威胁、甚至进行网上追逃

近日,来自山东省临沂东师古村的陈女士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丈夫的母亲、婆婆葛生荣由被打到死亡的冤情。

事件起因是一桩打人案。今年5月10日,村民房某和邻居、回娘家的周红(化名)发生矛盾,房某的菜园占到路边,菜园的空心砖硌破了周红的车胎。婆婆葛生荣只因说了一句公道话被房某与其丈夫高某大打出手,被打成轻微伤。

葛生荣要求对施暴者依法处理,当地派出所多次强行进行调解。在8月24日凌晨,最后一次调解完成后的第二天,葛生荣就去世了,人是在村东的水库发现的,被发现的还有高某家门口的一滩血迹。经法医鉴定,血迹DNA跟她本人是吻合的,葛生荣头部还有多处颅外伤。但警方却拒绝立案,给了一个“自杀”结论了事。

村民葛生荣被打后离奇死亡,警方在多重疑点未解的情况下草草以“自杀”结案。(受访者提供)

“当天晚上我们家里有人发微博、朋友圈、抖音,在刑警大队手机被收上去了,都删了。把手机里保存的图片全部都给删了。”陈女士说。

她表示,对警方结论大家并不认可,希望警方拿出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事后他们查看监控,没有发现婆婆的背影。只在3点44分,视频里出现了一个男性。那个人是谁?现在也没查清楚。

邻居周红也表示,官方给的是自杀,但是有很多事没解开。“我妈早晨起来出去倒垃圾,就看见他们家大门口电线杆地上有两滩血,有一个小坑,坑里也有血。就流了这么多血,葛生荣怎么去的水库?衣服还是湿的,还挂在了一棵小树上,小树都没手腕粗。虽然是农村,但是地面是水泥路,这一路一滴血印儿都没有,官方也没给出个说法。”

“出事之后,好多家都在大门口按了摄像头。房某躲起来了,不敢在老宅这住。葛生荣死得不明不白的,家里厂子干不了,弄得儿女们都不像过日子的。”她说。

一句公道话被打成轻微伤

由于陈女士不在打人现场,周红向记者讲述了当天的情况。

周红是打人事件的当事人,同时也是证人。周红肯定地告诉记者,“是房某打葛生荣。”周红认为,房某他们就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四邻八舍打遍了。

据描述,房某的菜园占到路(边)上了。5月10日,周红开车出门办事,顺手接个电话,右前轮一下打到小菜园的空心砖上,硌爆了胎。房某回来二人就吵起来了。

周红说:“她扯着嗓子叫着我的小名喊,你不用显摆……我爸妈听见就过来劝架了。紧接着葛生荣从地里干活回来,跟我打个招呼就要走。转身的功夫,房某拉着葛的胳膊:‘二嫂子你给我评评理……把我家菜园扒成这样’。葛就说了一句:你弄得是有点朝外了(太宽了)。

“房某就疯了,‘你这个寡妇娘们,胡说八道什么呢!’葛生荣的丈夫刚刚(因病)去世40天。房某上去就给她打了、挠了,谁都没料到的事。我二娘(葛生荣)一点防备没有,两个膝盖就跪地上了。二个人就撕扯上了,但很快被拉开了。

“这时高某下班回来了,房某跟大喇叭似地喊:‘你快来啊,有人打我了!’高某顺手就操了个棍子,朝着葛生荣的脑袋就去了。我爸一看就喝斥他:你要干什么!你要打仗吗!棍子就没打,就落下了。

“葛生荣给家里打电话,掏出手机的时候,房某又上来打葛。葛的手机掉地上了,我妈就去捡手机。这个功夫打得就有点凶了,高上去给了葛一拳,又踢了一脚,葛当时就脑袋着地休克了。”

周红怀里抱着一岁多的孩子不敢上前,就给120打电话,又给110打电话报警。120先到的,把葛生荣拉走了,之后110才来,带现场人员去派出所做笔录。

周红透露,房某的姐夫原来是费县公安局的,现在退休了。房某的外甥女,是法院的。“他们家的家族,小到地痞流氓,大到法院公安,都有人,这是真事。人家自己也承认,也说这事。”

她说,“第2场打完之后,房某扬言:你不要装死,你咋不死呢,老高回家拿刀去给她剁了,我们家有人,杀三个二个的没事!”

据法医鉴定书,葛生荣面部(左颧、口唇、右腮)皮肤擦伤,腹部、左下肢软组织挫伤,构成轻微伤。

葛生荣轻微伤鉴定书。(受访者提供)

警方强制调解 一天后老人去世

陈女士表示,5月18日、6月6日、7月12日、8月22日,临沂市费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先后进行了四次调解,要求对施暴者进行依法处理。婆婆葛生荣说派出所明显向着对方,处理不公。

她回忆,8月22日,费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警察打电话,让婆婆到派出所调解。她和丈夫陪着婆婆晚上7点准时到达派出所,9点左右,派出所才安排人员进行调解。只有婆婆一个人进了一个房间,晚上12点多才出来。婆婆从派出所出来后第一句话就是,“我挨打就白挨了,咱回家。”

“回家后婆婆说,派出所长对她说:今天晚上不同意调解的话,就别回家了,在这里待个三天两天,以后天天让你们来……,我婆婆说高某扬言要杀人,她两个孙子还小,半夜了两个孩子自己在家万一出事怎么办?我婆婆说因为害怕才同意调解签字的。”

第二天(8月23日),婆婆明显心情低落,不怎么说话。“我下午的时候给她打过电话,问她要不要回家吃饭,她说还没回家。邻居8点半左右遇到她下班回家。9点多我回到家,敲她的门,她回答说‘睡觉了’。前面的邻居说她是半夜12点十几分左右出的门,听见她的门响了。”

陈女士说,“8月24日早上5点多,我村村民在村东面的水库边发现了我婆婆的遗体并报警,经过法医鉴定,我婆婆头部有多处颅外伤,费县公安局的民警在调查时发现在房怀爱、高玉坤家门口有大量血迹,但是并未进一步调查,也未给我家一个明确的答复,而是匆匆忙忙给定义了一个自杀。”

陈女士与高家相距不远,“站在我们家门口能看见高家的门口。”陈女士说,有一次,婆婆带小孙子出门,一会又回来了,说是遇了房某了,她说惹不起躲得起。自从打人事件后,每次房某见到婆婆都辱骂她。

婆婆出事后,陈女士也遇到过高家人几次,“看到他我就心跳,没理过他。”

费县公安局10月5日出具的鉴定书只有一句话:死亡原因符合缢死。从报警到给出自杀的结论,“口头通知是一个星期左右。书面报告是在我们强烈要求下才给的。”至于警方是否就门前血迹讯问过高家,陈女士表示他们不知道。

陈女士一家强烈要示看调解录像。“我婆婆在视频中提了五次想让对方蹲,就是‘拘留’,但是所长董帅没接她的话,而是强行调解。他多次询问婆婆有没有打她(房某)?怎么打的?试图想让婆婆承认,还说不承认就是孬种,我认为他在调解过程中采取了威胁、恐吓、诱供的方式,给我婆婆施加压力。”

相比之下,董帅对房某态度和颜悦色,只要她临时道个歉。房某态度嚣张,“见到我母亲就用手指着她,嫌她没完了,要不行就上费县……”

葛生荣儿子去北京旅游 遭网上追逃

母亲去世后,一家人心情都很压抑。9月20日,陈女士的丈夫房先生出发去了北京,打算带着母亲的身份证去旅游,去逛逛北京,去泰山看看日出,拍下照片,等母亲下葬那天一起烧给她。没想到,当地政府安排人连夜赶去了北京,寻找房先生的住处。房先生退了房,坐车去泰安,政府也派人去了泰安。

“他们还办了网上追逃,政府的人跟我讲的。现在还没有撤销。”陈女士说,10月12日、13日,丈夫去南方进货,入住酒店身份证立即发出警报,显示他是临沂警方网上追逃人员。

在采访过程中,大纪元记者也遭遇很大阻力,发微信被屏蔽,一度与陈女士等人失联。记者致电城北派出所长董帅,就案情的疑点一一询问警方,但对方没有回应。

另一名证人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他短信回复说,自己是帮忙修车的,当时在卸轮胎,没有跟上去拉架,距离闹事现场十几米,对事情情节不清楚。记者拨打高某的电话,显示对方号码已停机。

陈女士的叔父陈光诚:本案有很多疑点

著名维权律师、陈女士的叔父陈光诚向大纪元分析表示,本案有很多疑点,最令人不能接受的,就是派出所长不是站在法律的角度去调解,而是站在当事人的一方去威胁。看调解视频就非常明显地表现出来。

“农村派出所的作风仍然还是土匪作风,根本就没有任何改善。倒退几十年前就是这样办案的。实际上根本就不考虑法律。”他说。

据陈女士透露,高家的女婿是做抽河沙生意的。陈光诚分析,凡是抽河沙的人,都是地方上那种小混混或者是跟公安有一定的关系。作恶的时候就有人替他说话、给他撑腰,这就是在中国农村里的一种现状。

2018年发生在陕西汉中的张扣扣案震惊社会。张扣扣的母亲与邻居争执,遭到殴打,王家人捡一木棒朝其头部猛击一棒致其丧命。王家人在当地是副乡长,颇有势力。由于司法不公,张扣扣长大后为母报仇而行凶。

陈光诚认为,本案与张扣扣母亲案前面的起因确实有些相似。“人命关天,这都不是小事。只是发生得太多,发生的级别太低,在最基层的农村,所以被很多人忽视,甚至事情发生了,连传播都没有机会。”

他表示,自杀还是他杀,现在没有办法下结论。但是从公安侦查或从法医的角度,非常容易鉴定,问题是它不给你调查。这些疑点没搞清楚之前,警方是不应该轻易下结论的。

“假如说是因为这种不公的调解,导致她轻生或者说绝望,我觉得本身警方的不主持公道,就是导致死亡的因素之一。”他说,“说白了就是说句公道话,就要人命了。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那种环境中,很多人都劝诫别人少管闲事,少说话。”

葛女士的儿子去北京旅游却被追逃,陈光诚认为,这从侧面证明整个系统是在压制,不是在维护社会公正。当知道有家人去北京的时候,他们就一下子紧张起来了,又是越级上访,又是派人去抓等等。这种反应和试图要把这个案子搞个水落石出,完全不搭边。

记者在采访中向陈光诚确认了他与陈女士的叔侄关系,他并向记者表示,有关部门在知道了这层关系后,曾威胁陈女士,称国家安全局已经介入了,并诬蔑陈光诚是“卖国的”。

对此,陈光诚说,“当你受到的一些冤屈,你没本事,被它压下来,那你就是韭菜,就是鱼肉;如果你不接受它的这种奴役,你一定要把话说出来,那还会有这种污名化在等着你,什么勾结外部势力、泄露国家机密啊,你就是党的敌人,就不是说派出所所长的敌人的问题了。这就是共产党体制。”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纽约哥大播放纪录片《中国人权律师20年》 观众震撼感动
美媒记者到农村探查疫情 中共官员全程跟踪
中共买黄金股深入企业神经中枢 专家吁警惕
辽宁法轮功学员翟永池陷冤狱五年 离奇死亡
最热视频
【全球新闻】腹泻、白肺、脑炎 第二波疫情已上路?
【晚间新闻】中共国务院密件泄疫亡数据机密
【新闻大家谈】病毒风暴眼找到了?
【中国禁闻】武汉黄陂月亡五千人 政府不公布
【天亮时分】李克强班底70%被清洗
【环球直击】当中共秘密代理人 留美生被判8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