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亚洲崛起 不包括中国

石山

人气 1858

【大纪元2022年11月24日讯】《有冇搞错》。11月24日。

11月下旬,卡塔尔世界杯正式开赛。原来我估计,世界杯一开赛,中国大陆的事情可能会安静一段时间,大家都看球去了。结果不是,不但没有安静,各种大火爆炸、工厂骚乱更加厉害了。河南安阳大火,山西太原爆炸,郑州富士康又出现骚乱,广东、深圳、上海、北京封控升级,世界杯一点都没起作用。

今年世界杯,亚洲国家队伍终于露脸了。先是沙特阿拉伯二比一赢了阿根廷,又有日本二比一赢了德国。我记忆中,亚洲的足球队,很少很少能够赢欧洲或者南美队,更不用说赢阿根廷、德国这样的足球强国的参加世界杯的队了。这说明亚洲足球,确实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世界强国的差距在缩小。

如果说亚洲足球全面崛起,可能还为时太早,但正在崛起,大概不会差太远吧。可惜,再一次,亚洲的集体崛起过程中,没有中国。中国足球队太糟糕,进不了世界杯决赛周。

到目前为止,亚太六国队伍有五个已经赛了第一场,除了两场胜利之外,其它卡塔尔、澳大利亚和伊朗都输了。但是,伊朗虽然输球,却出了相当的风头。起码赢得了我的很大尊重。这不是因为伊朗对英格兰那场球打得好,而是他们球员的人性态度和勇敢。

周一,在对阵英格兰的比赛前,伊朗国家足球队在国歌奏响时保持沉默,进球之后,不呼喊庆祝,这是伊朗体育运动员过去两个月默认的,对伊朗政府镇压国内民众表达抗议的一种模式。

伊朗最著名的球星萨达尔‧阿兹蒙(Sardar Azmoun)在德甲效力,他多次在社交媒体表达自己的立场。他将社交媒体账号头像换成黑色,声援国内的抗议活动,“我希望伊朗妇女永远不会遭受同样的痛苦”,“勇敢的伊朗妇女们,希望有一天全世界都会尊重你们”。

对于自己的行为,阿兹蒙毫无顾忌,“最坏的情况是我会被国家队开除,被开除我不会有任何异议,因为我愿意为了伊朗女人的一根头发而牺牲这一切。”

他对媒体记者说,“我的看法已经说了,最多他们把我踢出国家队。”伊朗政府没有驱逐他。伊朗男足的葡萄牙籍主教练卡洛斯‧奎罗斯(Carlos Queiroz)上周对记者表示,“只要在世界杯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并且符合体育精神”,球员可以自由抗议。

在对英格兰的比赛之前,他们的教练说,每个运动员都有自己的表达自由。伊朗队队长伊桑‧哈吉萨菲(Ehsan Hajisafi)更是对媒体公开表示,“我们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国家的情况不对劲,我们的人民也不幸福。”

“我们来到这里,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成为他们的声音,或是我们不能尊重他们。”

今年9月,22岁的库尔德族女子玛莎‧阿米尼,被伊朗的“道德警察”指控违反戴头巾的相关法律被拘留,几个小时后死亡,成为伊朗全国性抗议活动的导火索。几个月下来,抗议活动已经演变为要求推翻伊斯兰共和国宗教神权专制统治的运动。

周一在看台上,一些伊朗球迷唱起伊朗革命前的国歌,有一名观众举起伊朗国内抗议常见的“女性!生命!自由!”的标牌,可以听到一些伊朗球迷高呼“没有荣誉”的口号,这都是伊朗抗议者用来谴责伊朗政权和安全部队的口号。

据人权组织称,经过两个月的抗议活动和当局的严厉镇压,在伊朗数十个城市约有1.5万名伊朗人被捕,数百人死亡。

许多伊朗名人,包括音乐家、艺术家和记者因为站出来支持抗议者,包括伊朗著名的女演员,52岁的加齐亚尼(Hengameh Ghaziani),她在Instagram发布一份声明,谴责政府镇压参加示威活动的年轻人,她还上传了一段抗议的视频,结果几个小时后她被伊朗安全部队逮捕。

另一位著名女演员,60岁的里亚希(Katayoun Riahi)也在Instagram帖子中公开摘掉了头巾,并公开表示她反对强迫戴头巾的法律。根据报导,安全部队在她位于德黑兰西北部加兹温的别墅内逮捕了她。

有报导说,伊朗因为公开反对政府、支持抗议者而被逮捕、拘捕的艺术家,就是有名的演员、音乐家、画家等,总共有两百多人。也包括很多年轻的艺术家,比如伊朗很有名的说唱歌手图玛‧萨利希(Toomaj Salehi),他创作演唱了支持示威的歌曲,被抓后一直被关押在德黑兰监狱里。

我们谈谈伊朗。

伊朗古称波斯,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能追溯的文明早期遗址,比中国更久远。伊朗人是雅利安人,大概和早期入侵印度的雅利安人有很大关系,伊朗也是雅利安人和闪米特人的边界。在中世纪,伊朗最大的灾难来自东方,蒙古铁骑政府统治波斯地区的时候,伊朗人口消失了百分之九十,古波斯的水利工程系统基本被彻底破坏,农业遭到摧毁性的打击。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伊朗巴列维王朝建立,在伊朗推动现代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伊朗虽然中立,但同情德国,因此英美苏三国占领了伊朗。1943年12月,英美苏三国在伊朗德黑兰开会,作为开罗会议的延续,三国内定了战后秩序。中华民国的领导人蒋介石去了开罗,却没有去德黑兰,对三国避开中国决定东亚战后秩序当然很不满。

伊朗国王巴列维(Mohammad Reza Pahlavi)战后选择美国,成为中东世界最亲美的国家之一。上世纪七十年代,伊朗曾经是中东最世俗化的国家,因为有大量石油,伊朗同时也是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但和很多后进国家的现代化过程一样,伊朗官场当时充满了腐败,制度也非常专制,警察和安全部门权力极大。

伊朗和美国的关系也很有意思。伊朗的石油,基本上是BP石油公司,也就是英国石油进行开发的,但二战后,伊朗进行了石油产业国有化,并且把经营权交给美国公司,因为他们更相信美国,主要是国王巴列维更相信美国。

上世纪七十年代伊朗国内发生内部骚乱,巴列维选择逃亡,跑去埃及,之后在全球多个国家流浪。后来因为癌症去美国治病,结果伊朗伊斯兰革命派对此非常不满,要求美国引渡巴列维,美国不干,伊朗革命卫队于是占领美国驻伊朗大使馆,扣押了66名美国外交官和平民。美国全力报复,1980年两国断交,美国冻结伊朗80亿美元的财产。

说实话,美国在这场危机中并不是完全无辜的。伊朗和苏联接壤,阻挡住北边苏联进入印度洋的通道,这对美国很重要。巴列维统治伊朗期间采用铁腕专制,美国中央情报局不仅支持他对抗共产主义,也支持他全力对付国内的反对派,大量人权侵害事件,伊朗很多人认为都和CIA(美国中情局)有关。

这场人质危机始于1979年11月4日,一直持续到1981年的1月20日,长达444天。两国关系从此敌对,一直都很糟糕。对于美国来说,伊朗人质危机是美国人的心中之痛,是越南战争之后又一把插入美国背上的历史之痛。至今,美国和伊朗仍然没有恢复外交关系。

我在伦敦曾经有一个工友来自伊朗,他最常说的话是:“他不敢惹我,我是伊朗人。”意思是伊朗特别倔,有仇必报,而且很记仇,所以不好惹。我不知道伊朗人是不是这样,但这个工友确实是这样的。我想,当年美国支持巴列维政权,很多伊朗人记下了,这个仇到现在还没忘,大概也是这个原因吧。

当年巴列维因为白色革命被赶跑,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的卡特总统撤回了对他的支持,因为他侵害人权。但伊朗人不管这些。巴列维对这个很生气,他到处说“美国人背叛了我”。这些都是有意思的历史。

说起来或许是巧合,1979年伊朗革命,美国和伊朗断交,从此伊朗走上封闭道路,扭转过去巴列维两代国王的现代化的过程。而那一年美国和中国建交,中共开始抛弃毛泽东路线,进行改革开放。现在,伊朗人民站起来抗争,希望扭转国家的道路,从一个政教合一的封闭式社会回到较为开放的模式,而中国大陆,则从改革开放回到封闭的模式,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到了什么“转折点”的关键点吗?

说回这次世界杯,伊朗虽然输了球,但伊朗球员却表达了人性的固执,这是让我心怀尊敬的原因。而亚洲国家,包括足球在内都在崛起的过程中,但不包括中共统治的中国在内。人类历史上,国家民族崛起,首先从来都是民族精神的崛起,而不是物质崛起。中共倒行逆施,压制中国人自由的精神意志,却幻想能够“崛起”,完全是一种痴人说梦。

石山角度: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9m2ego2d87xwxnRkfIjqs3j1th0c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均跌破7.3关口
【有冇搞错】中共内部大清洗即将开始
【有冇搞错】富士康 逃出一个新中国?
【有冇搞错】中共的“美丽新世界”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赵立坚呆立当场 北京建集中营?
【中国禁闻】江泽民死亡 多种丑闻被翻出
【新闻大家谈】新疆火灾头七 中共为江发丧
【微视频】清零失败 中共国务院推责给地方政府
【新闻看点】罪恶一生 江泽民死了
【菁英论坛】中共红码江山 手机变手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