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亞洲崛起 不包括中國

石山

人氣 1963

【大紀元2022年11月24日訊】《有冇搞錯》。11月24日。

11月下旬,卡塔爾世界盃正式開賽。原來我估計,世界盃一開賽,中國大陸的事情可能會安靜一段時間,大家都看球去了。結果不是,不但沒有安靜,各種大火爆炸、工廠騷亂更加厲害了。河南安陽大火,山西太原爆炸,鄭州富士康又出現騷亂,廣東、深圳、上海、北京封控升級,世界盃一點都沒起作用。

今年世界盃,亞洲國家隊伍終於露臉了。先是沙特阿拉伯二比一贏了阿根廷,又有日本二比一贏了德國。我記憶中,亞洲的足球隊,很少很少能夠贏歐洲或者南美隊,更不用說贏阿根廷、德國這樣的足球強國的參加世界盃的隊了。這說明亞洲足球,確實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和世界強國的差距在縮小。

如果說亞洲足球全面崛起,可能還為時太早,但正在崛起,大概不會差太遠吧。可惜,再一次,亞洲的集體崛起過程中,沒有中國。中國足球隊太糟糕,進不了世界盃決賽週。

到目前為止,亞太六國隊伍有五個已經賽了第一場,除了兩場勝利之外,其它卡塔爾、澳大利亞和伊朗都輸了。但是,伊朗雖然輸球,卻出了相當的風頭。起碼贏得了我的很大尊重。這不是因為伊朗對英格蘭那場球打得好,而是他們球員的人性態度和勇敢。

週一,在對陣英格蘭的比賽前,伊朗國家足球隊在國歌奏響時保持沉默,進球之後,不呼喊慶祝,這是伊朗體育運動員過去兩個月默認的,對伊朗政府鎮壓國內民眾表達抗議的一種模式。

伊朗最著名的球星薩達爾‧阿茲蒙(Sardar Azmoun)在德甲效力,他多次在社交媒體表達自己的立場。他將社交媒體帳號頭像換成黑色,聲援國內的抗議活動,「我希望伊朗婦女永遠不會遭受同樣的痛苦」,「勇敢的伊朗婦女們,希望有一天全世界都會尊重你們」。

對於自己的行為,阿茲蒙毫無顧忌,「最壞的情況是我會被國家隊開除,被開除我不會有任何異議,因為我願意為了伊朗女人的一根頭髮而犧牲這一切。」

他對媒體記者說,「我的看法已經說了,最多他們把我踢出國家隊。」伊朗政府沒有驅逐他。伊朗男足的葡萄牙籍主教練卡洛斯‧奎羅斯(Carlos Queiroz)上週對記者表示,「只要在世界盃規則允許的範圍內,並且符合體育精神」,球員可以自由抗議。

在對英格蘭的比賽之前,他們的教練說,每個運動員都有自己的表達自由。伊朗隊隊長伊桑‧哈吉薩菲(Ehsan Hajisafi)更是對媒體公開表示,「我們必須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即我們國家的情況不對勁,我們的人民也不幸福。」

「我們來到這裡,但這不意味著我們不應該成為他們的聲音,或是我們不能尊重他們。」

今年9月,22歲的庫爾德族女子瑪莎‧阿米尼,被伊朗的「道德警察」指控違反戴頭巾的相關法律被拘留,幾個小時後死亡,成為伊朗全國性抗議活動的導火索。幾個月下來,抗議活動已經演變為要求推翻伊斯蘭共和國宗教神權專制統治的運動。

週一在看台上,一些伊朗球迷唱起伊朗革命前的國歌,有一名觀眾舉起伊朗國內抗議常見的「女性!生命!自由!」的標牌,可以聽到一些伊朗球迷高呼「沒有榮譽」的口號,這都是伊朗抗議者用來譴責伊朗政權和安全部隊的口號。

據人權組織稱,經過兩個月的抗議活動和當局的嚴厲鎮壓,在伊朗數十個城市約有1.5萬名伊朗人被捕,數百人死亡。

許多伊朗名人,包括音樂家、藝術家和記者因為站出來支持抗議者,包括伊朗著名的女演員,52歲的加齊亞尼(Hengameh Ghaziani),她在Instagram發布一份聲明,譴責政府鎮壓參加示威活動的年輕人,她還上傳了一段抗議的視頻,結果幾個小時後她被伊朗安全部隊逮捕。

另一位著名女演員,60歲的里亞希(Katayoun Riahi)也在Instagram帖子中公開摘掉了頭巾,並公開表示她反對強迫戴頭巾的法律。根據報導,安全部隊在她位於德黑蘭西北部加茲溫的別墅內逮捕了她。

有報導說,伊朗因為公開反對政府、支持抗議者而被逮捕、拘捕的藝術家,就是有名的演員、音樂家、畫家等,總共有兩百多人。也包括很多年輕的藝術家,比如伊朗很有名的說唱歌手圖瑪‧薩利希(Toomaj Salehi),他創作演唱了支持示威的歌曲,被抓後一直被關押在德黑蘭監獄裡。

我們談談伊朗。

伊朗古稱波斯,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能追溯的文明早期遺址,比中國更久遠。伊朗人是雅利安人,大概和早期入侵印度的雅利安人有很大關係,伊朗也是雅利安人和閃米特人的邊界。在中世紀,伊朗最大的災難來自東方,蒙古鐵騎政府統治波斯地區的時候,伊朗人口消失了百分之九十,古波斯的水利工程系統基本被徹底破壞,農業遭到摧毀性的打擊。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伊朗巴列維王朝建立,在伊朗推動現代化。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伊朗雖然中立,但同情德國,因此英美蘇三國占領了伊朗。1943年12月,英美蘇三國在伊朗德黑蘭開會,作為開羅會議的延續,三國內定了戰後秩序。中華民國的領導人蔣介石去了開羅,卻沒有去德黑蘭,對三國避開中國決定東亞戰後秩序當然很不滿。

伊朗國王巴列維(Mohammad Reza Pahlavi)戰後選擇美國,成為中東世界最親美的國家之一。上世紀七十年代,伊朗曾經是中東最世俗化的國家,因為有大量石油,伊朗同時也是經濟最發達的國家。但和很多後進國家的現代化過程一樣,伊朗官場當時充滿了腐敗,制度也非常專制,警察和安全部門權力極大。

伊朗和美國的關係也很有意思。伊朗的石油,基本上是BP石油公司,也就是英國石油進行開發的,但二戰後,伊朗進行了石油產業國有化,並且把經營權交給美國公司,因為他們更相信美國,主要是國王巴列維更相信美國。

上世紀七十年代伊朗國內發生內部騷亂,巴列維選擇逃亡,跑去埃及,之後在全球多個國家流浪。後來因為癌症去美國治病,結果伊朗伊斯蘭革命派對此非常不滿,要求美國引渡巴列維,美國不幹,伊朗革命衛隊於是占領美國駐伊朗大使館,扣押了66名美國外交官和平民。美國全力報復,1980年兩國斷交,美國凍結伊朗80億美元的財產。

說實話,美國在這場危機中並不是完全無辜的。伊朗和蘇聯接壤,阻擋住北邊蘇聯進入印度洋的通道,這對美國很重要。巴列維統治伊朗期間採用鐵腕專制,美國中央情報局不僅支持他對抗共產主義,也支持他全力對付國內的反對派,大量人權侵害事件,伊朗很多人認為都和CIA(美國中情局)有關。

這場人質危機始於1979年11月4日,一直持續到1981年的1月20日,長達444天。兩國關係從此敵對,一直都很糟糕。對於美國來說,伊朗人質危機是美國人的心中之痛,是越南戰爭之後又一把插入美國背上的歷史之痛。至今,美國和伊朗仍然沒有恢復外交關係。

我在倫敦曾經有一個工友來自伊朗,他最常說的話是:「他不敢惹我,我是伊朗人。」意思是伊朗特別倔,有仇必報,而且很記仇,所以不好惹。我不知道伊朗人是不是這樣,但這個工友確實是這樣的。我想,當年美國支持巴列維政權,很多伊朗人記下了,這個仇到現在還沒忘,大概也是這個原因吧。

當年巴列維因為白色革命被趕跑,其中一個原因,是美國的卡特總統撤回了對他的支持,因為他侵害人權。但伊朗人不管這些。巴列維對這個很生氣,他到處說「美國人背叛了我」。這些都是有意思的歷史。

說起來或許是巧合,1979年伊朗革命,美國和伊朗斷交,從此伊朗走上封閉道路,扭轉過去巴列維兩代國王的現代化的過程。而那一年美國和中國建交,中共開始拋棄毛澤東路線,進行改革開放。現在,伊朗人民站起來抗爭,希望扭轉國家的道路,從一個政教合一的封閉式社會回到較為開放的模式,而中國大陸,則從改革開放回到封閉的模式,難道這個世界真的到了什麼「轉折點」的關鍵點嗎?

說回這次世界盃,伊朗雖然輸了球,但伊朗球員卻表達了人性的固執,這是讓我心懷尊敬的原因。而亞洲國家,包括足球在內都在崛起的過程中,但不包括中共統治的中國在內。人類歷史上,國家民族崛起,首先從來都是民族精神的崛起,而不是物質崛起。中共倒行逆施,壓制中國人自由的精神意志,卻幻想能夠「崛起」,完全是一種痴人說夢。

石山角度: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9m2ego2d87xwxnRkfIjqs3j1th0c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在岸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均跌破7.3關口
【有冇搞錯】中共內部大清洗即將開始
【有冇搞錯】富士康 逃出一個新中國?
【有冇搞錯】中共的「美麗新世界」
最熱視頻
【中國禁聞】習悼江?悼詞埋多重伏筆
【晚間新聞】 駐馬店衛健委揭中共防疫內幕
【菁英論壇】年輕人反了 白紙革命席捲全球
【新聞看點】舉報殺父凶手 葉婷被抓後精神失常
【時事軍事】B-21的暗箱 讓中共不淡定了
【環球直擊】中共推新十條鬆綁 官宣病毒似流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