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链女案撕破“盛世”面纱 官民互搏暗潮涌

人气 14236

【大纪元2022年0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报导)这是中国黄历虎年的开始,中共在北京举办一个试图装扮“盛世”和遮盖人权问题的冬奥会,并为国际贵宾们举行了豪华宴会。然而,一个蓬头垢面、衣衫单薄的中年女人被铁链拴在一间破屋的视频,却意外打破了这一切。

江苏省徐州市丰县欢口镇董集村,那个被铁链锁定,生育了至少八个孩子的女人,官方命名杨某侠,网民称为“八孩母”或“铁链女”。从最初在网络曝光,她就被网民认为是人口拐卖的受害者,被迫沦为性奴和生育机器,以及是强奸案的受害者,其悲惨际遇迅速成为国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关注热度甚至超过正在北京举行的冬奥会。人们在表达对她的同情的同时,也对涉事者和政府的合谋之罪恶表示愤怒。

在民意倒逼下,当局直到第四次通报才承认涉拐卖,重重谜团未解,官方维稳与公民互搏仍然持续。

中国农村地区长期存在的买卖、性虐待妇女犯罪活动,也随“铁链女”事件在全网持续发酵。要求查明真相、保护被害妇女权益和严惩拐卖奴役妇女犯罪活动的呼声日益高涨,形成中国网际网路史上罕有的舆论风暴。对官员追责的声音也已响起。但观点认为,这绝不只是地方官的事,罪及中南海,而若倒查三四十年,铁链女事件应回溯至少到江泽民时期。

公民发声与官方维稳对阵 铁链女真相未明

许多网络人士都因为徐州铁链女事件发声而被打压,包括中共新华社对外部主任韩松,作为一名公民,2月6日也在微博表示,自己更关注的是拐卖妇女问题,而不是冬奥。韩松的该条微博随即遭到封杀。

更多中国网民、博主和自媒体继续穷追不舍地倒逼质疑,徐州当局在强大舆论压力下,对铁链女案先后发布四次通报,从最初不承认涉拐卖,直到2月10日的第四次通报,才终于改变了先前的部分说法,承认锁链女杨某侠案涉及非法拘禁罪和拐卖妇女罪,涉案三人已被刑拘。

但当局的说法前后矛盾,漏洞百出,特别是有关铁链女的真实身份认定,再次引发舆论海啸。

一开始,铁链女就被网民指是1996年失踪的四川省南充市的12岁少女李莹。

网上流传甚广的照片显示,失踪前的李莹与杨某侠面部特征高度相似。密切关注徐州丰县铁链女事件的公益团队“骄傲女孩”指出,专业人士根据照片分析认定杨某侠就是失踪26年的李莹。

据2月10日晚,徐州官方发布的关于铁链女,即8孩母亲的通告,宣称经过公安部、江苏省公安厅和徐州公安局等DNA鉴定,确定8孩母亲“杨某侠”是从云南福贡县被拐卖的“小花梅”。

但网友指出,铁链女(杨某侠)说话是四川口音,并且五官、走失时间与1996年走失的四川人李莹非常相似。警方则称杨某侠与李莹DNA不匹配。李莹的叔叔李大成2月7日曾向公安部打拐办写公开信,要求重新采集杨某侠与李莹亲属的DNA,并由“有公信力的机构进行对比”。但这个要求没有下文。

财新网曾报导与铁链女同村的另一个同样被虐待的裹被女钟某仙的情况,但报导后被删除。有关铁链女的真实年龄,以及小花梅其实是钟某仙,官方进行DNA移花接木的质疑也在网络流传。

上周末,有两位公民记者(《云南信息报》的前记者)自费前往亚谷村,全程采访了小花梅的亲友和当地村民,发表《寻找小花梅》的长文,指出徐州官方对小花梅身份的认定,无论是照片口音比对方式还是DNA检测比对方式,都存在重大疑问。

据《寻找小花梅》描述,在小花梅出生的上匹河乡普洛村,在她跟随改嫁的母亲生活过的子里甲乡亚古村,她的邻居、儿时玩伴、她的舅舅、堂弟、表弟等人,当他们仔细看过“视频中被铁链拴身的‘八孩女子’,耐心辨识她说话的口音,比对她的五官、眼神,却无法确认,视频中的杨某侠就是小花梅”。

文章表示,小花梅是傈僳族人,但视频中女子的口音不是傈僳语或怒族语,而唯一指认小花梅即是铁链女的人,是一名醉汉。

根据这篇文章,小花梅确有其人,福贡县几个村子的拐卖事件也不少,但他们无法断定小花梅就是徐州8孩母。他们认为,应当让杨女说几句傈僳语让家人听听,这样可以协助证实。

尽管徐州的联合调查组已将八名孩子的父亲董某、以及被指多年前将这名女子从云南老家带到江苏的桑某及其丈夫控制。但这样的处理结果能平息人们的愤怒吗?

在徐州第四份公告后,网传视频显示,到董集村走访的众多外地网友和女性志愿者遭遇当地警察拦截,该村庄有上百警力把守,并进入探访者入住的宾馆房间维稳。有警察称,“挑头要被抓坐牢”,“国家办理的案子是国家机密”。

2月13日,有消息说两名女性志愿者在丰县孙楼派出所遭扣押后失踪。


微博上一直坚持对徐州官方公开质疑的部分大v账号也被屏蔽。

网上大量质疑“铁链女就是李莹”的文章已遭到删除。

但更多的公民继续发声。

中国人大法学教授张新宝发表一首《今年没有情人节》,当中写道:“在所有狗链女得到解救前,这个社会永远没有情人节!!!”

徐州丰县人,中国网制片人、导演王圣强最新作证“(丰县人)都知道是李莹,但是有人不能让她是李莹”的说法,也被热传。

网上爆出,有网友已经开始抵制徐州货。

网友们把这个抵制事件,看作是徐州铁链女事件曝光之后,第五波舆论风暴。

2月14日,前调查记者、知名公益人士邓飞,发布了他们获得的杨某侠的身份证,上写她的出生日期是1969年6月6日,也就是说杨某侠公开的年龄是52岁,邓飞质问:“但这肯定不是我们在视频看到的杨某侠的真实年龄。所以,杨某侠到底多少岁?”

15日,邓飞收到杨某侠的结婚证,但质疑这个多处不规范的结婚证证件,可能性有三,1,假的,但存在,是董志民自己找人做的。2,真的,也存在,是乡镇干部粗心大意胡乱办的,3,假的。

另外,他说有技能的网友,依据1998年董杨结婚证件上的女性,提交了三张修复高清图,我们同样作为线索报送给徐州联合调查组,支持查明她的来源,并恳请网友仔细辨认:1,她是否就是董家那名铁链女性?2,你是否认识她?​​​

前调查记者邓飞,陆续发布了他们获得的杨某侠的身份证、结婚证和网友上传的小花梅在云南的照片,但谜团未散。(网络截图)

当天晚上,邓飞微博发布,有人从云南亚谷村带出了小花梅照片(蓝色屏),和我们收到并在微博公开报送徐州联合调查组的结婚证件照片(黑白照)极为相似,但我们无法确认蓝屏照片真实性。

前调查记者邓飞,陆续发布了他们获得的杨某侠的身份证,结婚证和网友上传的小花梅在云南的照片,但谜团未散。(网络截图)

但这张照片与铁链女的相貌大相径庭。铁链女到底是谁,小花梅又是谁,似乎仍是个谜。

民间要求查地方官 观点:铁链女受害至少回溯到江泽民时期

网络传出,2月14日,湖南岳阳市一些勇敢的市民走上街头,手里举着大字标语,要求“彻查丰县锁链女奴案”。

还有不少网友继续将矛头指向徐州当局,在微博上,很多网友也呼吁当局顺藤摸瓜,追究地方官员的责任。有人说:“还要查一查哪些干部失职渎职!但这只是地方当局的事吗?”

除了徐州官方公布的公安部介入DNA鉴定,我们看到当局从一开始就加强宣传维稳,包括网络封杀和五毛洗地。

主管网络管制的中共最高领导人,是王沪宁。同样是其主管的号称捍卫妇女权益的中共妇联至今未发声。

大陆网友吁查地方官,在大陆的环境下,这个尺度可以理解,但这够了吗?

这次铁链女事件,引发网上掀起一次次舆论风潮,翻出中国二十余年来的拐卖妇女黑历史。

根据1989年5月出版的著作《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从1986年到1989年,人贩子从全国各地拐卖到徐州市所属6个县的妇女共48,100名,(大陆作家谢致红和贾鲁生调查报告)年龄最小的只有十三岁。其中,铜山县的一个村子几年内多了两百多人,她们几乎都是从云贵川三省被拐卖来的妇女。

据自媒体人秦鹏分析:保守估计,仅仅徐州当地最少也会有数十万被拐卖的妇女,而他们的被贩运、买卖、成亲、生孩子、上户口等等过程中,会有同样数以万计的当地村干部和公务员参与其中,而且很多人还成了更高级别的官员。而2021年,在中共国家统计局与中央电视台联合主办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评比中,徐州名列其中。所以,这样的追查结果,会影响到一系列官员、政府部门的颜面。中共是不肯也不敢去揭开真相的。就像《红楼梦》里面说的那样,贾府里“怕只有门口那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

旅德时评人长平早前撰文回顾当年采访报导被拐卖妇女和失踪儿童案件的亲身经历,指出受到中共政府惩罚的往往不是人口贩子,而是揭露人口贩卖的人。

他说,只有人口拐卖受害者家人通过所在地警方找上门来,或者在开展象征性打击活动中,当地警方才会迫不得已“解救”一下。而且警方侦破刑事案件、解救受害者,先向受害者家属收取“解救费”再行动,几乎成为惯例。

旅美知名维权人士陈光诚早前对大纪元指出,拐卖案中共想要回避的政府黑幕非常多,如精神异常的杨某侠,跟董某民的结婚证是怎么领的,“政府那个时候结婚是非常严格的,是怎么批准的?”

陈光诚说,在中共严格计划生育的时代,她怎么能生了8个孩子?“这8个孩子她肯定不是在最近8年生的,又不是在非常偏远的地方,她是怎么躲过共产党无孔不入的这一劫的?”她被铁链栓了二十多年,中共的“妇联”、“残联”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全部都犯渎职罪,按着中国的法律那都是重罪”。

据官方信息,杨某侠于1998年8月与董志民领证结婚。也就是说拐卖行为发生在24年前,当时是江泽民主政,全国道德迅速下滑,官商界腐烂的时期。然后经过胡锦涛再到习近平。如果真要倒查30年,甚至40年,是一直到邓小平改革开放时期。

中国人讲冤有头债有主,旅美时事评论员郑浩昌对大纪元表示,拐卖妇女问题延续几十年,不但没有消减,反而越演越烈,不只是哪个地方当局的特色现象,而是中共体制之罪,罪在中南海,历届高层都逃不掉。就单一的铁链女事件,若倒查三四十年,应回溯至少到江泽民时期。

“当初被拐卖是发生在江泽民时期,江奉行的是闷声发大财国策,拐卖妇女不会影响到官员发财,当然就熟视无睹。其他中共党魁的情况也大略类似,只要不影响政权的稳定,基层的党的爪牙都会假装看不见。”郑浩昌说。

人权最好时期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旅加港人、资深评论人路桥对大纪元表示:拐卖妇女问题,在中国是系统性的制度性的,徐州的事只是冰山一角。

她说,从人贩子到户籍、婚姻登记,全部都是成体系的,最可怕的是到了乡村里面,大家都接受了这种犯罪,认为很自然,形成一种罪恶的文化。

为什么历届中共政府不下力打击人口拐卖,而管计划生育能就下狠手去做?打压维权民众如此卖力,打击人口拐卖如此之难?

对此,路桥表示,这跟中共的意识形态有关系,在它看来,人命不值钱,女孩子更不值钱。拐卖妇女的惩罚是判三年,就跟偷一只鹦鹉的处罚一样。“中共从来没有觉得这是很大的事情。另外也没法解决问题,本身这么多光棍就是因为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

“许多官员都是假装看不见,他们不敢管,因为会被其他有利益在里面的官员打击,或被黑势力谋杀,反正上边不管自己也不想出头。”

她认为人口拐卖只是中南海无法解决的千万问题之一,在中国可悲的是很多问题都是死结。因为上层没有解决问题的意愿,而且是中共自己造出来的难题。

2020年6月,由蓬佩奥领导的美国国务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是全球人口贩运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该报告说,中共、伊朗、朝鲜、古巴等“国家政府都在不同程度上准许人口贩运”。

美国众议院资深议员史密斯在该报告发布会上说,中国的妇女与女孩都被犯罪分子变成了商品。

但早在2008年12月,时任中共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就声称:中国人权状况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

2021年8月12日发表的中共政府白皮书,则声称中共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所谓“中国人权事业发展的光辉篇章”。

中共一直把人权歪解为生存权、发展权,而不是普世的“把人当人”的定义:所覆盖的生命和自由之权利,不受奴役和酷刑之权利,意见和言论自由之权利,获得工作和教育之权利以及其它更多权利,等等。

路桥表示,铁链女事件也说明习近平所说的所谓中国实现了全面脱贫和小康社会,是有大问题的。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共治下的乡村是一个地狱。而且这种罪恶的事已发生了几十年。“中共内心会认为(铁链女)这种叫贱民,谁也不想管。”

评论:铁链女事件引发大陆民间反共声浪涌动

这次中国民间对铁链女事件的反应令人关注。

路桥认为,这个事件现在曝光,应该是偶然的,但是让人吃惊的是大陆民众这次的反应。因为他们本来也会知道一些情况,会提醒家人出外注意人身安全。这次网际网络一下就轰动了,是因为那个女子身上的锁链,造成的效应太大了,这件事在中共吹嘘的冬奥会期间曝光就像天意一样。

“中国大陆的民意已逼着当局拿出第四份报告,我觉得中国民间的反共声浪已经开始在涌动了。”

近日,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和斯坦福大学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存在“沉默的大多数,他们并不支持中共的选择”。

这份由斯坦福大学传播学副教授潘婕(Jennifer Pan)和政治学助理教授徐轶青合作的报告发现,中共对中国公民的洗脑,不像外界认为的那样有效。中国大陆并非所有人都支持中共的政策。比如越富裕及教育程度越高的人越支持自由民主的政治体制、市场经济、非民族主义等观点。他们跟中共推行的意识形态观点并不一致。

报告还表示,大多数受访者更喜欢允许言论自由。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铁链女”所在村被封 专家析拐卖妇女根源
网络大V揭“铁链女”事件背后八大诡异
徐州四次通报未解疑 探铁链女二志愿者被拘
【新闻看点】八孩铁链女事件发酵 涉中共内斗?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俄逮捕中共间谍 中共偷空俄技术
【远见快评】偷换概念 中共重定义“一国两制”
【财商天下】房地产近崩盘 大陆金融危机将至?
【十字路口】五招强吞香港 中共极权入侵术
【神韵早期节目】众王随主下世(2011年制作)
【探索时分】全面解析中共福建号航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