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饭泡菜拉面成本飙升 亚洲餐馆和食客犯愁

人气 6508

【大纪元2022年04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简编译报导)由于全球粮食价格飙升,亚洲多国餐馆和街头食品小贩面临着艰难的选择:要么承受更高成本来降低利润,要么转嫁成本但冒着失去顾客的风险。

路透社报导,马宏(Ma Hong,音译)的麻辣火锅店自去年在北京市中心开张以来,店里的利润已缩水约五分之一,原因是牛肚价格飙升了50%以上,其它主要食材的成本也在飙升。

虽然食材价格上升,但是这家麻辣火锅店没有提高价格。“我们的价格跟以前一样。由于疫情大流行的影响,每个人都在坚持着。北京各地都一样,苦熬的不止我们一家。”马宏说。

从中共病毒(新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导致供应链受到阻断开始,现在再加上俄乌战争导致原料和材料价格飙升,高昂的价格和紧缺的食材正在挤压企业和消费者。

在亚洲,美味且价格实惠的街头食品是社会和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现在这些商家和客户都感受到巨大压力。

在巴基斯坦卡拉奇(Karachi)的一家印度香饭(biryani)餐馆,厨师穆罕默德‧伊利亚斯(Mohammad Ilyas)说,足够三到四个人吃的一公斤调味米饭的价格已经翻了一倍,达到400巴基斯坦卢比(2.20 美元)。“我在这个厨房一直工作了15年”,他说,“这些天来,大米和香料的价格上涨得如此之多,穷人都买不起了。”

为了减低成本,一些商家正在保证价格的前提下削减份量。例如在在雅加达的一个街头小吃角,印尼炒饭摊贩Syahrul Zainullah没有提高价格或使用低档次的食材,而是减少了招牌印尼炒饭的份量。

韩国的消费通胀也处于十年高位,67岁的泡菜店老板崔善花(Choi Sun-hwa,音译)过去能买到10棵白菜的钱,现在却只能买到7棵。白菜是制作韩国著名发酵的“辣白菜”(kimchi)的主要食材。

作为传统,辣泡菜(kimchi)在韩国餐馆作为免费配菜与其它餐点一起供应,但是现在,这已成为一种奢侈。

崔善花的顾客Seo Jae-eun打趣说,泡菜(kimchi)现在应该被称为“keum-chi”,keum在韩语中是“黄金”的意思。“这些天我不能要求餐馆提供更多的泡菜,而且由于蔬菜价格高,自己在家做泡菜的成本太贵了……所以我来这里来买。”她说。崔善花则表示,如果她不能提高价格,就无法继续经营。

价格压力也正在改变一些亚洲消费者的饮食习惯,例如,24岁的服务业工人张先生(Steven Chang)经常光顾台北一家受欢迎的拉面店Just Noodles,但他正在重新考虑自己的支出。

“我远离父母,所以我更依赖到餐厅用餐”,张说,“现在我会尽量减少外出就餐,多在家做饭。”

责任编辑:李玲#

相关新闻
【疫情2.9】美国多州宣布结束口罩令
乌克兰危机 英国食品、能源价格齐涨
分析:中共打错算盘 环台军演让美盟友更团结
推特创办人发“灭中共”推文 引发关注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军舰逼近台海岸线?船长们笑了
【时事军事】没想到 基地组织吃了佩洛西的瓜捞
【舞蹈三剑客】墨西哥“舞蹈六剑客”?捍卫战士:独行侠蒲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