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2022年三重冲击 中国民意大变

人气 1042

【大纪元2022年04月21日讯】因为“二十大”和习近平三连任问题,2022原本就是一个“政治年”,当局全力求“稳”。但是,开年还不满四个月,中国民众已遭受三重冲击,社会心理发生深刻变化,未来变得难以预测。中国似乎进入了一个各种突变都可能发生的新阶段。

第一重冲击,“铁链女”事件,全民质疑中共政府。中国传统新年前,一则江苏徐州丰县“八孩母亲”遭拔牙、剪舌尖、被用铁链锁在破屋里的视频热传,举世震惊。而丰县、徐州、江苏省先后发出五份破绽百出的调查公告,更是激起民愤。虽遭封控,但截至2月22日,八孩女的微博话题阅读量已高达48.8亿次。“铁链女”事件涉及到所有的中国老百姓,人人自危,我们与“铁链女”的差距只是一根铁棍、一瓶饮料和一条锁链。人们普遍质疑中共政府到底在扮演什么角色。“铁链女”事件成为轰响中国的冬雷(详见笔者“‘铁链女’对中国政局之影响”一文)。

第二重冲击,俄乌战争激发的中国民间舆论对立,标志着中共表面上的舆论“一言堂”也公开破产。在官方诱导下,网络充斥着挺俄派的声音;但是,透过网络封控,挺乌派也是人多势众,与挺俄派争锋相对,从论点、论据到论证方式,展开全面辩驳。网上争论之激烈、参与人数之多、影响之广泛,都是罕见的。尤其,一些知识分子和体制内人士看到了当局政策的危险,公开发声,力图在政治上有所作为;这表明坚信市场经济和政治自由化的“沉默大多数”不再甘于沉默了,对中国政局的影响是深远的。挺俄挺乌的舆论对立,在某种程度上,可说是民意觉醒运动(详见笔者“俄乌战争对中国政局之影响”一文)。

第三重冲击,以上海封城灾难为标志,中共极端的“清零”政策遭民众唾弃,民心思变。新一波疫情在中国快速蔓延。与欧美解除口罩令、疫苗令“与病毒共存”的做法相对立,中共仍然坚持极端的“清零”政策——封城,完全无视奥密克戎的高传染、低重症和死亡率的特性。

包括东北汽车城长春、北部工业城市太原,中部城市郑州、武汉,金融及经济中心城市上海,长三角第二大经济中心城市、台商生产大基地苏州,南部大城市广州和深圳等等,都在近期实施、扩大或延长局部封锁。野村证券的调查显示,截至4月13日,中国有45个城市(合计3.73亿人)实施了全面或部分封锁,比一周前的23个城市和1.93亿人大幅增加。这45个城市占中国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其经济产值占中国经济GDP的40%左右。

中共封城重创中国经济,但更严重的,是制造了远大于疫情本省的民生灾难,从而使中共所谓控制疫情的“政治优势”、“政策优势”、 “体制优势”完全逆转为“政治劣势”、“政策劣势”、“体制劣势”,乱象四起,遭到民众的普遍拒斥。

以上海为例,其乱象举例而言:(一)突然封城(3月26日还说“上海不能封城”,但28日起却以黄浦江为界“分阶段防控”,又于3月30日深夜宣布采取“全域静态管理”);(二)变相军管(市民反抗,当局调动大量军队、武警及各省医护人员进驻上海协助防疫和维稳,很多小区都有持枪武警参与封控);(三)幼儿与父母分开隔离(4月1日,有上海家长发布视频和图片,曝光被集中隔离的二百多名幼儿的情况,隔离点只有十几个医护,有些孩子屁股都烂了,最小的幼儿只有58天);(四)市民被困家中却有饮食无着,大量外省援沪物资无人接收,导致蔬菜腐烂被扔掉;(五)方舱医院一片混乱(没有治疗,“放弃人的生活,接受作为动物或牲畜”);(六)一些病人、老人因封城死亡,有人跳楼而亡;(七)“上海可能有人家里一根菜叶都没有,但一定有几盒连花清瘟”(连花清瘟被指是“世纪巨骗”,不能预防新冠,还可能带来副作用);等等。

因此,上海“每家都有一个痛苦的故事”, 大陆墙内的社交平台几乎每天都在被上海人的哀嚎、怒斥、质疑刷屏。“上海数以百万计的人——无论老少、贫富、自由派和保守派——似乎被日益高涨的愤怒团结在一起。”CNN的北京分社社长蒋欣(Steven Jiang)这样写道。上海民心开始发生根本性变化。

不仅试图离开中国的上海富人数量激增,草根都想移民。民间抗议更是络绎不绝。敲锣的、喊楼的、喊饿的、聚集抗议的声音此起彼伏。网传视频显示,连隔离方舱内的被隔离人员也在游行、抗议。一些民众,还来到海外的大纪元网站公开发表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少先队的“三退声明”。

例如,上海浦东新区的王丽平、林莉、伟宗声明退党,他们说,“上海的防疫让我们彻底对这个国家这个党绝望。我们被封锁在家一个多月,中间总共只发过几棵青菜、番茄和胡萝卜,然而就这样的‘大礼包’居然要500块!”“更恶心的是,我们打开电视,新闻上却是一片歌舞升平,一直在说物资充足,百姓幸福!真不知道它们脸皮怎么这么厚,能吹牛吹得这么恶心!”上海陈丽娟说,“我上大学时就是因为听信共匪的花言巧语才入了党,现在我意识到共匪如此防疫,目的就为了政绩!为了政绩甚至可以害死百姓!这比纳粹、比希特勒恶毒一万、一亿、一万亿倍!”上海丘雪说,“以为甩锅国外 以为罢免几个基层官员就叫追责?”外来务工人员李东方说,小区整栋楼住户晚上要合唱红歌,他忍不住在业主群里破口大骂,结果10分钟以后他的微信号就消失了,“在这个人间地狱我们生活不如一条狗,还不允许我们有任何怨言,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共匪的迫害。共匪可以为了政绩随意剥削老百姓。”外来务工人员王光成说,“共匪如同肿瘤一样通过吸食人民的血肉来维持统治”。

就全中国而言,上海民众的上述心态变化具有指标性意义。首先,作为中国最富裕、最发达、与国际联系最密切城市的市民,中产阶级生活幻想破灭,而自己毫无发声抗议或走出家门的可能性,那么长久以来自己牺牲了种种自由,难道只能换回这样的结局?“中共政权将伤害每一个人”的结论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其次,如果疫情继续扩散,越来越多的城市将被封控,类似上海人的遭遇和抗争将在各地不断重演。

以上三重冲击表明,中国已进入民意丕变的新阶段。虽然尚不知道临界点是什么、何时到达,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明明白白的,因为中国的巨变必定会到来,就像一个不断膨胀的气球一定会爆炸一样。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追问铁链女真相 大陆律师:关注同胞是关注自己
上海封城发稳经济措施 专家:仍延续政治防疫
张菁:“动态清零”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俄乌实战凸显世界军力前三名的差距:空战和空袭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挑战上海封城 张文宏论文被删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百年谎言 揭中共洗脑术
【新闻大家谈】魔化上海 堂食游击队
【未解之谜】俄罗斯奇异举动 末日预言要兑现?
【远见快评】美最高法掀风暴 推翻限枪和堕胎权
【百年真相】杀情妇贪巨款 内蒙“三虎”黑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