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分析中共卫健委专家内部讲话记录

人气 5749

【大纪元2022年04月28日讯】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美东时间4月27日,京港台时间4月28日,我是秦鹏,欢迎收看《秦鹏政经观察》时事天天聊。

今天焦点:独家解读中共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副院长内部讲话;中国何时解封?张文宏和梁万年数字为何差那么大?辉瑞出问题?

这份中国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副院长的内部讲话,到底揭示了哪些秘密?中国接下去如何发展?上海的问题核心,是科学方法问题,还是政治问题?中国到底何时解封?……我们今天做一下独家解读。

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大型感冒?上海专家张文宏和中国CDC首席专家梁万年给出的数字为什么差异这么大?微信群疯传的辉瑞问题,到底应该怎么看?

还是先提醒一下大家,我们节目有自己的YouTube独立频道【秦鹏观察】,会单独发布一些内容,包括秦鹏看经济、秦鹏看科技等内容,请大家订阅。现在【秦鹏观察】的直播时间是美东时间晚上6:30(京港台时间早上6:30)。我已经上传了今天在新唐人【新闻大家谈】的谈目前的中国经济困境的一个视频,大家可以在2个半小时之后观看。

我们今天这期时事天天聊,主要谈一份内部讲话,还有谈一谈今天火热的辉瑞和背后的政治意义。

卫健委专家内部讲话 泄露多少秘密?

我拿到的这份是4月25日的疫情交流纪要,主讲人是国家卫健委新冠肺炎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副院长。这是一个什么性质的讲话呢?有一些经济和金融背景的朋友知道,券商要做行业分析,所以内部经常会聘请专家包括一些官员和纯技术专家做一些内部分析,这样得到的消息可靠性很高,比官方公开发布的内容要有价值得多。比如,最近网上就有人披露,很多券商都聘请了中国CDC首席专家吴尊友去讲解,有人就嘲笑说,他这是走穴。

这份记录里面主讲的人是什么背景呢?我查了一下,应该是北京的专家、地坛医院的副院长蒋荣猛,地坛医院是最早参与治疗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的医院之一,这家医院的院长也参加了北京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而蒋荣猛本人,则参与过武汉救治,是北京应急管理局专家,还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主要撰写者之一,3月18日还公开解读了该方案最新版本(试行第九版),称调整诊疗方案并非要“放开”防控政策。所以,这是一个中共体制内真正的专家。

蒋荣猛此前还说,奥密克戎(Omicron)引发的症状不是流感,应该说越来越像感冒。目前看,Omicron比流感的症状还轻。“近一个多月来,我们医院收治了400多个感染者,绝大部分症状都非常轻,没有发烧超过三天的,也没有重症病人。”这段话引起外界关注,但是后来相关报导被删除。

讲完专家背景,我们再来解读一下他的讲话主要内容:

第一部分,关于新冠病情,他上来就说了:1. 病情很轻,对肺部感染很小,给很多老年人做CT肺部都找不到阴影。2. 大部分人发烧也就1天病程,超过3天都很少,症状很轻。

3. 他强调,多少病例数不重要,要关注重症率。“重症率数据看国内国外都在0.3%这个水平,全世界看香港最高,死的也都是老年人,都是有基础病的,而且没打疫苗。”

4. 他说,那个病死率0.75%数据,说是流感的7-8倍死亡率,原文其实说的是55岁以上的老人,如果算上所有人没那么高。

这是针对最近中共防疫方面的首席专家,国家卫健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最近在央视说的话。蒋荣猛意思是梁万年瞎说,拿高年龄组的死亡数据吓唬人,给绝对清零政策背书。实际上没有那么高。

5. 蒋荣猛说,美国的标准是从重的,不是死于新冠病毒的总人数,而是死的同时检测阳性,“die with,这样可以跟政府要钱,要研究经费,他们不分有没有基础病,都算一块儿。”

死于、和死时阳性,这两个的区别,我理解就像是人如果手被割破了可能会感染死亡,但是一个人因为其它原因死亡之前可能磕破了皮,在美国这种标准下,都算进去了。

另外,我们周一那期节目中,分析过上海的死者中,有的明显是饿死的,“重度营养不良,电解质紊乱”,还有什么其它尿毒症等等,其实可能都是别的病死亡的,但是都算成了奥密克戎,这样增加一些死亡人数,会看起来更让外界感觉中共最高层“绝对清零决策正确”。

第二部分,蒋荣猛讲了中国国内什么时候能放开。

他给出五个条件:1. 有药,这个估计半年不够。2. 老年人疫苗率80%,这个半年有可能做到。3. 有隔离床位,这个也容易。4. 有ICU救治能力,这个不太行,跟欧美差距太远,短期也不可能,设备容易买,培养一个ICU医生要5年。5. 舆论环境要改,现在老百姓恐惧病毒,一旦放开有点儿发烧都往医院跑,一下子挤兑了。以上条件具备了,才能放开一部分,比如我们现在是1分,美国10分,我们可以逐步放开到3分5分,重症少的话ICU才忙得过来。

这五个条件,我们看到,半年内全国放开够呛,因为药物没有,ICU数量不够,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一个房间里的大象,中国医疗资源分配严重不足,大城市资源丰富,现在其实足以应对奥密克戎,包括在上海北京等地。但是中小城市和农村地区,包括ICU在内的医疗资源严重不足。

当然,我们的观众都知道,能不能放开还有一个因素,蒋荣猛没有讲,也不敢讲:政治因素。我个人认为二十大之前,恐怕都不会放开。这也是中共的舆论宣传强调奥密克戎如何严重的一个重要原因。

第三部分,蒋荣猛谈了上海困境,他没有具体说什么叫困境,但是相信大家都知道的:阳性人数居高不下,集中检测其实造成了大量新增感染,迟迟无法放开,导致了上海本身和全国产业链出现严重问题。

他说,抛开政治因素,从专业角度看,有折中的办法:

1. 舆论环境要引导好,病毒本身不可怕,这是为下一步居家隔离做准备。

2. 政府为居家隔离做好整个配套流程,比如派人做家庭环境评估、设施配备、整个流程标准化,这样比方舱好多了,也不占用资源。

3. 重症要送到医院,保证治疗,新增可以不管,直接居家就好。

4. 密接不要管了,可以闭环不出区,不停做核酸。

“这样1-2个月就基本下去了,主要现在上海整个人力不够,衍生的后果不少,医护感染也不少。其实之前已经出过一个居家隔离指南,后来又没声音了,可能还是政治问题,开会之前应该不会放开,还是要从严。”

第四部分,他回答了一个重要问题,即如果不采取现在这种绝对清零政策,而是像其它国家那种躺平模式、或者说之前的上海模式,需要多少时间解决问题?

他的答案是:“按照国外的经验看,一般70~80天,也就是3个月左右也就下去了,上海已经2个月了,再过十天半个月也差不多了,但是因为有人为干预,收尾可能会比较长。”

后面这半句话,但是“因为有人为干预,收尾可能会比较长”什么意思呢?我的理解,就是我们昨天的节目中谈到的,叶剑英的孙女叶静子说有人在捣乱上海,我分析了现在有五股力量,主观或客观上不让疫情那么容易结束,包括集中检测加剧感染,一些利益集团,也包括政治斗争,还有中央决策的干预。

蒋荣猛讲话里面其实也含蓄地说了,这里面有政治因素:“比如你看兰州大学之前预测都很准,现在人为干预的因素多了,他们也把预测收回了。”不过他还是认为,总的来说病毒的规律就是再坚持一段时间就差不多了。

第五部分,他解读了北京疫情的情况,说法比较乐观:总体来说北京是不太担心的,主要五个原因:
A、政治站位没问题,统一思想,执行力很强,很快,执行力很强(解读:北京政治上不自己搞一套,严格清零那一套)。
B、很快准备很充分,检测做得很好。
C、北京公交地铁系统这几年一直都没放松过,没出现过病例从南到北传一圈这种事情。
D、北京有5家定点医院,最近方舱也盖了几个,16个区每个区都建,收治没问题。
E、北京管的比上海严格,比如密接判定量就是上海的3倍,前4后3都算密接。

他认为北京能够在最短时间控制住,不过我个人持观望态度。因为这是奥密克戎的特点决定了的:传播快、无症状感染者为主,而且北京至少已经传播了一个多星期了。官方数字也不可信。

第六部分,他谈了全国其它地方情况,认为早期严格会比较容易控制住。

第七部分,他讲了:为什么上海这么拉跨,和其它城市都不一样?他认为原因是:其它地方是不惜代价控制,上海的管理就更多的权衡利弊、成本效益,专家们的看法也不一致。

第八部分,后遗症,他说:“后遗症还是很罕见的,基本都在个位数。说的最多的是对神经系统的影响,但这个你比如流感,也会影响神经,日本是报的最多的国家,流感影响的也就100多例,新冠的很少很少,不用太考虑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我个人持不同看法,我跟病毒专家董宇红博士沟通过,她认为早期其它变种的后遗症还是比较多的,而奥密克戎要轻得多。由于基数大,神经方面受影响的人数比较大。

、对儿童的影响,他认为:可以用两个字总结:无害。可以不考虑。香港的几个儿童死亡病例大都是有基础病的。

、最近其它国家的儿童肺炎跟疫情有关吗?大概率是腺病毒,和新冠没关系。

十一、疫苗问题,他认为:“疫苗防重症不防传染。对有基础病的人、老年人,疫苗还是很有用的,要打上。普通人、年轻健康的意义有限,小孩可以不打。目前国产有mRNA疫苗已经做完三期了,在统计数据。”

十二、为什么上海很多人、老年人不打疫苗?他认为:主要还是很多官员以前在疫苗这个事情上做得不太好。

十三、以后全国的相关政策会怎么搞?会不会一直这样严控?

他认为:
1. 不可能完全清零,一方面是等药、疫苗这些都逐步跟上,另一方面就是检测,这样零星有几个病例都没关系的,精准去封控,全封肯定不是最好的。

2. 标配应该是核酸+口罩。核酸要常态化,在楼下小区、报摊、便利店都有检测点,不用再像现在这样排队,大家都隔天检测,这样很容易及时就查出来,其实很多地方已经在这么做了,比如武汉,有核酸通行证。

最后这一段,代表他认为中共当前的政策会持续。

张文宏的数字其实打脸“绝对清零”?

我们再来简单说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张文宏最近露面说了几个关键数据,其实是对绝对清零这种极端防疫政策的否定;第二个,是4月27日,辉瑞疫苗的可能引发自身免疫性肝炎的报导引发了中国社交媒体的强烈转发。

张文宏最近两次露面,主要谈了接种疫苗可以较大降低死亡率和重症率。他说: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提供的亚太地区国家今年前三个月的新冠病死率数据,新加坡、纽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新冠病死率为0.1%,新加坡未接种疫苗的人口比例为6%,纽西兰和澳大利亚仅2%的人口未接种疫苗;日本和韩国的新冠病死率为0.2%,日本有4%的人口未接种疫苗;韩国有9%的人口未接种疫苗。

他还透露了上海本轮疫情关于病死率的最新情况。他讲话的时候,上海本轮疫情感染人数已经超过43万人,死亡人数25人,病死率不到0.006%。

而考虑世界范围的接种情况,他认为后面关键是:覆盖脆弱群体,这样我们就可以把病死率维持在较低的水平,这也是我们走出疫情的科学手段。

也就是通过更高的疫苗接种率来控制疫情,尤其是要提升老年人以及有基础疾病的脆弱人群中的疫苗接种率。

我们提到,张文宏4月25日的讲话被《人民日报》等转载,但是我分析过,这代表当前中共清零政策太差,所以他才由雪藏状态露面,给中央一点背书。而张文宏也确实含糊地赞扬了当前的形势,说上海管控区外的社会面病例数呈逐步下降趋势,病毒传播的基本再生数,也就是大家熟悉的R0值从封城前9.5左右,下降到了现在的有效再生数Rt值=1.0左右。

但实际上,张文宏没有说出来的是,R0和Rt是两个不同的概念,R0代表一名确诊者从染疫到康复或死亡期间,对无免疫力人群能够传染人数的数值。而Rt代表病毒在一定时间内传播给人的能力,这个数值会随着人群因为曾被感染获得免疫力而变动,通常用最近7天的确诊个案数来进行估算。Rt值如果低于1以下,代表疫情开始反转。

而上海R0多少?上海超过50万的感染数据,对比封城前大约4万出头的数据,就会发现,封城二十多天,病毒的R0值其实基本没有变化,依然维持在9~10之间。

这其实是打脸中共的绝对清零政策的。但是张文宏没有说,也不敢说。但是他又不肯睁着眼睛撒谎,所以说了Rt没有说R0。

辉瑞再成网络热点 中共为何迟迟不批准mRNA疫苗?

再来说关于辉瑞的报导,中国媒体说:德国最新研究,辉瑞mRNA疫苗,可能引发自身免疫性肝炎。但是,论文检索发现,里面其实只有一个病例,而辉瑞已经全球接种了几十亿了。所以,这样的报导和热烈转发,不科学。而大家也知道,前一阵,莫德纳公司也曾经被中共喉舌抹黑过。而辉瑞当时没有被如此对待,而且,2月份中国应急批准了辉瑞的新冠病毒治疗药物Paxlovid。

几天前,中国媒体还报导说,上海疫情促使官方考虑引进BNT疫苗,也就是辉瑞疫苗

但是,其实早在去年,BioNTech的中国合作伙伴上海复星医药告诉投资者,监管机构将在2021年7月之前批准mRNA疫苗。但是随后,一切杳无音讯,BioNTech的一名发言人说,中国当局现在表示,他们仍在审查文件,以便“就批准我们的疫苗做出最终决定”。

这背后发生了什么呢?因为药物需要漫长的审批时间?显然不是,中国的国药控股和科兴生物生产,中国监管机构修改了规则,允许它们延迟提交试验数据。2020年12月,国药控股的疫苗在公司提交申请一周后获得批准。

所以,真实的原因,是背后的政治因素。科兴疫苗和辉瑞疫苗的有效性有很大差异,以及外界对科兴数据的质疑。

先讲有效性,据巴西科学家称,科兴疫苗预防出现新冠症状的有效率为51%。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国药疫苗的有效率为78%,国药官方自称79.3%。而辉瑞和莫德纳,美国的两种mRNA疫苗有效性被认为高达约95%。

另外,大家都知道新冠疫苗存在一个随着时间有效性降低的问题,所以需要补打加强针,这种情况下,中国产的科兴疫苗补打三针之后,有效性(降低感染率、重症率和死亡率)依然明显低于辉瑞和莫德纳。

3月22日,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发布了一份名为“香港第五波疫情的前瞻性规划”的研究,其中一组来自香港的疫苗有效性数据显示,对于60岁以上老人来说,接种三剂次的科兴和复必泰(BNT162b2,实际上就是辉瑞疫苗)疫苗,防重症、防死亡的有效率,都超过了90%。

但是,该研究同时显示,对于≧60岁人群,在完成两剂次全程接种的情况下,科兴和复必泰防重症的有效率分别是72.2%和89.6%;防死亡的有效率分别为77.4%和92.3%。就是说,科兴防止重症的有效性明显低于复必泰/辉瑞疫苗。

新冠病毒防疫,疫苗的效率问题是关键,中国的抗疫政策一直卡在这里。疫苗无效(或效率不高),又不承认,只好靠强行隔离、清零。诸如密切接触的三次方、时空伴随者等荒谬政策相继出笼。

所以,近几个月来,中共官员们开始公开讨论引入更好的疫苗技术的必要性。“我们应该了解其它国家的好东西,比如mRNA疫苗。”钟南山在去年12月的一次会议上说,“他们花了数年时间进行研究,并在短短几个月内成功开发出mRNA疫苗。”

所以,再回到我们的问题:中国为什么迟迟不批准mRNA疫苗?香港大学病毒学家金东雁说,“我们不知道现在的中国怎样做决策,但更好的疫苗肯定有助于维持清零政策。”他敦促中国大陆的同行批准BioNTech疫苗。

“他们在向世界展示他们在疫苗开发方面做得很好”,他谈到北京的官员时说,“如果他们向中国人民展示相反的一面,那就太尴尬了。”

为什么中共最高层要坚持绝对清零呢,为了政治正确,党不能随便错误、或者不行了,否则怎么继续指导全球抗疫,让世界都来抄作业呢?

现在,不引进辉瑞和莫德纳,乃至对它们抹黑,也是同样的原因。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秦鹏直播】京东大部队遭打击 红三代也不灵?
【秦鹏直播】王思聪拒检被禁言 钟南山反清零?
【秦鹏直播】上海人拜跑路天后 张爱玲的饥饿故事
【秦鹏直播】俄一天2场大火 中共怕制裁拒合作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系上鞋带 我们一起去郊游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