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从北京朴石医学被查 看核酸检测骗局

人气 748

【大纪元2022年05月24日讯】最近,北京房山区一家名为“朴石医学”的第三方核酸检测机构突遭查处,原因是其被发现“原始检测数据明显少于样本检测数量”。对于官方的这一通报,某疾控中心检测科的负责人指出,这意味着“存在较大批量没检测就直接出具结果的情况”,因为“每个样本在检测时都会有一副对应的图谱,没有图谱就是没有检测”。

在分析该机构“没检测就直接出具结果”的原因时,该负责人又提到,可能是因为“第三方检测机构实际检测能力跟不上大规模核算筛查的速度要求”;也可能是因为检测机构想利用“少做实验只出结果”来进行“不正当牟利”。但仔细想想,无论“检测能力跟不上大规模核酸筛查”,还是想通过不正当手段来进行牟利,这样的公司都不可能只是“朴石医学”这一家。否则,上述疾控中心的负责人也不会当众疾呼,“需要地方监管部门进一步夯实监管责任”了。

就在上周,中共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的监察专员还公开吹嘘,“中国有1.3万家医疗卫生机构可以开展核酸检测”;“检测能力已达到单管每日5700万管,……得到显着提升”;“目前对超过3.5万家次实验室进行的室间质评显示合格率达到99.7%”。

然而,即使按照3.5万家机构达到99.7%的合格率来算的话,也有105家是不合格的。也就是说,不具备检测能力、甚至造假的机构远不止被曝光的郑州、上海、北京这几家。更讽刺的是,北京那家“朴石医学”甚至是医政医管局所认定的“第一批合格第三方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机构”。这足以表明,能在“核酸检测”上胡来的,不仅是最低一级的检测机构,还有最高一级的手握审批、监察权的行政单位。

不久前,北京卫健委主任于鲁明因“涉嫌核酸检测提成”落马,就已经让很多人看到,中共国的核酸检测根本不可能只是个别奸商拿来进行“不正当牟利”的手段。“金域摊上大事”时,就有人撰文指出,这类奸商赚的多,但回款难,因为“核酸检测的客户不是医疗机构,就是地方政府”,动的是“公共预算”。这笔钱在国库,无疑是中国老百姓交的,但有权支出的却只有中共集团这一家。无论是下令、组织、强推全员核酸的,还是审批、监察那些检测机构的,基本都能从中分取一杯羹。

为了让“公共预算”不被质疑地流入到各类“赵家人”的钱袋子里,中共就必须巧立名目。在“清零”一声令下,即使2000多万人口中只有几十位染疫者,全员核酸也有理由被强推下去。尽管北京的这种荒诞让人啼笑皆非,但为了继续演下去,有关部门还得继续想出新的理由。就这样,“假阴性”便粉墨登场了。

假阴性”一旦横空出世,就意味着仍有“阳性”患者未被检测出来,于是“加大排查力度以期尽快阻断疫情传播”就成了下一轮、甚至无休止的进行全员核酸的最佳理由。这也就是中共官媒会当众对个别不合格的检测机构进行口诛笔伐的目地之一。有“朴石医学”这样的机构来背锅,北京继续推行荒诞的全员检测,就显得师出有名了。

强推核酸的同时,还能强推疫苗,更极端的封控也变得更有必要。只要潜在的“阳性”患者以及不合格的核酸检测机构还存在一个,中国人就必须无条件地服从“清零”。

此外,拿不合格的检测机构来说事还暴露出中共的另一目地,那就是为了掩盖核酸检测本身根本就无法避免“假阴性”这一事实。

早在疫情爆发之初的2020年,中共麾下某院士就已当众表示,“核酸检测只有30%~50%的阳性率。也就是说,即便是确诊的病例中,也有不少是核酸检测没检测出来的”。在谈及“假阴性”的原因时,官方还提到“和检测技术的灵敏度有关”,但即使现在技术水平提高了,也只能让“假阴性率不断降低”,而不能完全归零。一个随时都会因不可抗力而出错的核酸检测,中共却拿来当什么“金标准”、“不可或缺的手段”,这不是在自欺欺人,就是别有用心。

明明是自己在发国难财,却非要找只“替罪羊”来背锅,中共“又当又立”的流氓嘴脸再次彰显无遗。要怪只能怪“清零”太荒诞,为“确诊”几十人就玩命折腾几千万老百姓,这种天怒人怨的骚操作连长期被洗脑的P民都能看出端倪,可想北京的民情会有多么汹涌。若非如此,北京有关部门也不会利用自己审批通过的机构来搞这种“低级黑”了。问题是,既然都黑到底了,中共又何必再处心积虑替自己“洗白”,这样不仅难堵众人之口,还会把自己越描越黑。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举报华大基因核酸检测不准 王德明被打断骨头
颜丹: 中共国的“假阳性”与“假阴性”
朱同:中共用核酸检测训练人民服从性?
北京海淀区全域封闭 核酸检测机构造假被痛批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张姗姗真相 中共海外一大阵地失守
【晚间新闻】镇压风暴将至 中共政法委紧急定性
【新闻看点】中共或封锁镇压 黑客出手强力反制
【中国禁闻】民间抗争第四天 多地警察暴力清场
【时事金扫描】赵立坚呆立当场 北京建集中营?
【新闻大家谈】新疆火灾头七 中共为江发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