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聊点足球,英式的

英国人对体育的爱好是无与伦比的,在众多选择中,没有一个可以向足球的第一位置挑战(GettyImages)
人气: 7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2年05月07日讯】很多年前有这么一个说法,大部分英国人一见面,基本上第一句是问候,第二句是谈论天气,而第三句最大的可能性是“昨天看球了么?”。英国人对体育的爱好是无与伦比的,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喜爱的运动,甚至直接参与,而在这么多选择中,没有一个可以向足球的第一位置挑战。

至于为什么,说到底,因为足球是一个“底层”运动,你甭管他在全球多么有影响力,商业化如何打造的金碧辉煌,球星们如何的夺目璀璨,但它本质上就是平民运动,比不得上流社会热衷的高尔夫和网球的高雅作风,甚至连橄榄球都比其“档次”高一点,英国有这么一个说法,橄榄球是一群绅士在玩流氓运动,而足球是一群流氓在玩绅士运动。

最早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足球比赛,就是在一百多年前,一帮喜爱这个运动的底层百姓们,主要都是工厂的工人们,或者农闲时的农夫们,在还有太多剩余的荷尔蒙无法得到释放时,各自拉起一支队伍,相互间没有“拳打”的脚踢一番。

英国有这么一个说法,橄榄球是一群绅士在玩流氓运动,而足球是一群流氓在玩绅士运动(Wikimedia Commons).

这种自下而上的底层文化,对于先天性不崇尚权威的英国人,有着天然的契合性,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它继承了中世纪那种封建领土的地域文化,每个区域的球迷,将自我的乡土之情,投影到本地的球队身上,在某种意义上球队就成为了这一区域内民众的精神图腾。

再结合人类原始的对于领地的征服欲,我这个工厂要在这一片拔份儿,自然要干挺周边的其他队伍,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同一城市之内的各种死敌竞争关系,而这种历史羁绊,要远超过每个球队在实际利益上的竞争关系,比如2000年初的阿森纳(Arsenal F.C.)是英超冠军的有力争夺者,但最激烈,最血腥的比赛不是发生在与夺冠对手曼联(Man United)的比赛,而永远是球场就隔着几英里的热刺(Tottenham Hotspur F.C. )。

Millwall的粉丝再次上演足球流氓之间的碰撞(GettyImages)

在这种氛围下,就自然出现了足球流氓的概念,其实他们本质上和足球关系不大,更像是拥有极强的地域保守主义的黑道组织,其中比较有名的就是米尔沃(Millwall F.C. ),这支东伦敦“劲旅”不是以战绩,而是以彪悍的民风闻名足坛,当我们还在谴责向球场内投掷硬币和水瓶是暴力行为时,人家在半个多世纪前就开始扔“手榴弹”了——当然事后被查出是仿制品。

米尔沃最大的死敌,就是东伦敦的邻居西汉姆联(West Ham United F.C. ),发生在这两个球队之间的球迷互殴,已经不能用打群架来简单形容,你完全可以把他们代入到古代那种只有一水相隔,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械斗的“村落战争”。甚至还被拍成电影《Green Street》,《指环王》的明星Elijah Wood担当主演。而米尔沃并非独一无二,只是被媒体抓了一个典型罢了,事实上几乎所有叫得上号的英国球队,都有这种黑帮性质的球迷组织,他们不打家劫舍,专打邻家的舍。

近距离围观一下警察与足球流氓之间的较量(GettyImages)

所以苏格兰场最担心的不是塔利班会不会去炸白金汉宫,而是今晚在热刺主场白鹿巷(White Hart Lane )会出现上万个刚从酒吧出来,正在微醺状态的阿森纳球迷们。每每比赛日这一天,英国会出动几乎所有警员和防暴警察,风声鹤唳的场景,对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不是哪里要闹独立了,而每当客队进一个球,警察们就开始咽唾沫。

每当有球赛的时候,面对阿森纳的球迷,当地警察如临大敌(GettyImages)

但这种现象的背后,其实是英国人骨子里的对于荣誉的追求,事实上如果你有注意观察,在各个英国球队的球场中悬挂的标语,你几乎看不到在某国最爱用的什么“永争第一”、“勇攀高峰”,“你永远是冠军”这种大词,出现频率最高的永远是“荣誉”,但又不是中文语境中对于利欲的概念,而是“英格兰期待每个人各尽其职”。

这才是英国足球最大的特点,英国球迷不在乎球员是不是有着梅西一般的技术(当然有了更好),而是你是否给出了100%的努力,输球了,技不如人,没关系,你依然会得到球迷们鼓励的掌声,但如果你不卖力,即便赢球了还是会被看不起,嘘声四座。

所以英国球迷最喜欢的,往往不是那种技惊四座的球星,而是满场狂奔,最卖力气的那类人,比如曾在曼城效力的中国球员孙继海,他在球队属于轮换替补,没什么太大特点,就是体力好,干活不惜力,其中最经典的是在一场比赛最后时刻,狂奔整个球场距离,在球即将滚入球门线的瞬间解围,就这一幕,至今仍被曼城人津津乐道,能记他一辈子好。

孙继海踢球卖力深受曼城球迷肯定(GettyImages)

这种对于荣誉感的追求,使得英国足球不那麽功利主义,所以虽然这个岛国有着几百个球队,但每个球队都有自己的死忠,他们大部分都是球队所在的当地人,不但自己不会改换门庭,而且很大概率成为家庭传承,以前的周末,是父母带着孩子去教堂祷告,现在是去球场看球——如果再配上一个肉酱派和塑料杯装的啤酒就更地道了——这种在某种意义上代替了宗教地位的习俗,让本土球迷从小就培养成为了最忠实的拥趸。

所以这又诞生出另一条“鄙视链”,就是对于那些完全靠金钱堆出来的豪门队伍,是得不到其他球队球迷打心底的认同的,无论其拿了多少冠军,依然会被嘲笑是买来的,最典型的就是切尔西(Chelsea)了,阿森纳虽然20年没有夺冠,但依然能在蓝军面前底气十足,“你们没有底蕴,”“你们没有历史”,这是最常听到的声音——当然也透着那麽一丝丝的嫉妒。

别说切尔西的这种金钱模式了,哪怕你不是那种本土球迷文化,都会被歧视,曼联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虽然贵为英格兰战绩最辉煌的球队,有着悠久的冠军历史,但只因为在曼彻斯特市缺少当地球迷的支持——因为七成以上的都是曼城(Man City F.C. )的球迷——甚至球队都不在城里,而是位于大曼彻斯特市西南的近郊地带,因此被戏称“在伦敦的球迷都比在曼城斯特的多”,英国球迷是打心眼里看不上“国际球迷”的,认为这类球迷不是球迷,而是胜利者的跟屁虫。

我以前遇到过一个开卡车的西汉姆联球迷,闲聊时说起足球,当时西汉姆联是“升降机”,经常降级,战绩不佳,但他每每说起自己的球队,自豪感是溢于言表的,眼睛中都发光的那种,“无论球队战绩多差,我们这几千在场球迷永远支持她。”

就差说生死与共了。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