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华7·23】市长、市议员候选人一览

人气 35

【大纪元2022年07月23日讯】详情如下:

市选不足百天 市长市议员候选人一览
轻铁二期工程延后 市府:不会重复错误
CBRE北美技术人才中心榜 本市跌出十强
路口“红灯复原”危险大 市府将加强宣传教育


市选不足百天 市长、市议员候选人一览

【记者李华明综合报导】距离10月24日渥太华市政选举已不足百天。目前有10人注册竞选市长,至少需要选出8名新市议员,6个选区的现任市议员是唯一候选人。

10人竞选市长

注册竞选市长、市议员和教育局受托人的截止时间为8月19日。以下为10名市长候选人(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贝(Brandon Bay):软件开发员。根据他的竞选网站,贝的优先事项为住房、环保、原住民倡议、Invest Ottawa项目和以社区为中心的公共交通。

基亚雷利(Bob Chiarelli):前渥太华市长、Ottawa West-Nepean前省议员。他将在市府贯彻领导力和珍视纳税人的税金作为优先事项,相信自己是“唯一一个对有效管理城市和资源有着完整远景,并能推动渥太华前进的候选人”。

库奇曼(Bernard Couchman):商人,第三次竞选市长。他希望将渥太华建设成“世界上第一个终结污名化的无偏见城市,为原住民和团结发声”。

德巴西奇(Celine Debassige):原住民活动家和诗人,7月15日刚刚完成市长候选人注册。

麦克唐纳德(Graham MacDonald):与政府机构合作处理墓葬事务和相关服务十多年。他的优先事项包括任命一名精神健康官员,对OC Transpo进行财务、乘客和维护审计,以确保系统能有效、高效地运行。

马奎尔(Mike Maguire):独立管理顾问和前公务员,第三次竞选市长。他承诺全面审查规划、分区和许可,并寻找利用已有铁路进行通勤的方案,以减轻现有轻铁项目的压力。

麦肯尼(Catherine McKenney):2014年以来一直担任Somerset选区市议员。麦肯尼希望创建“一个加拿大最健康、交通可负担且可靠的城市”;恢复市府的可信度、透明度和问责制;发展渥太华的艺术、娱乐和文化行业;致力于打造“一个拥有更多树木和绿地,更绿色、可持续的渥太华,将环保行动置于所有市府决策的中心”。

奥卢米德(Ade Olumide):渥太华纳税人倡导组织前主席,是多个公共政策团体、社区协会和当地教堂的志愿者。他的优先事项是,设置地税和费率增长上限为1%,在乡村地区提供从家到轻铁站的班车服务。

辛格(Param Singh):渥太华警局警官。他的竞选承诺包括:经济适用房,疫后经济复苏,一个安全和可负担的公共交通系统,以及让渥太华成为具有包容性的城市。

萨特克利夫(Mark Sutcliffe):广播员和企业家。他的优先事项包括建立安全、可靠和可负担的渥太华,将“努力解决住房可负担问题,并尽可能降低税费和休闲活动收费”。

至少8名新市议员 6名现议员无人挑战

今年将至少选出8名新的市议员。其中,Knoxdale-Merivale、Gloucester-Southgate、Rideau-Vanier、Alta Vista、Rideau-Jock和Rierside South-Findlay Creek选区的现任市议员不寻求连任,Somserset选区因麦肯尼竞选市长需要新议员。

Barrhaven West是今年新增的第24个选区,其具体边界可参阅市府网站上的选区地图,https://documents.ottawa.ca/sites/documents/files/ward_24_2022_en.pdf。Rierside South-Findlay Creek现任市议员安妮-米汉(Carol Anne-Meehan)将竞选该选区的市议员。

截至7月15日,6名寻求连任的现任市议员无人挑战。他们是:Orléans East–Cumberland选区的卢洛夫(Matthew Luloff)、Orléans West–Innes选区的杜达斯(Laura Dudas)、Beacon Hill–Cyrville选区的泰尼(Tim Tierney)、Rideau-Rockcliffe选区的金(Rawlson King)、River选区的布罗金顿(Riley Brockington)和Osgoode选区的达鲁兹(George Darouze)。

West Carleton-March选区的埃尔-尚泰瑞(Eli El-Chantiry),以及College选区的基亚雷利(Rick Chiarelli),尚未表明自己是否会寻求连任。

有关24个选区市议员和市长候选人的完整名单,请访问市府官网https://ottawa.ca/en/city-hall/elections/2022-municipal-elections/nominated-candidates-and-registered-third-party-advertisers.

渥太华市长权利有望被扩大

省长福特本周三(7月20日)表示,正计划扩大渥太华及多伦多市长的权力。他的构想是让市长在财政事务和人事安排等方面有更大权力。如果计划落实,市长可在没有议会支持的情况下做出关键决定,即拥有在市议会的“否决权”。此举令省府在某些决策上可以绕过市议会,直接与市长打交道。该计划的具体细节仍在制定中,但福特说,2/3的市议员或能否决市长的否决权。

该系统在美国很常见,市长的角色类似于首席执行官,与市议会联合但也可独立于后者运作。福特打算在10月市政选举前在这两个城市引入市长系统,之后可能在密西沙加、宾顿、汉密尔顿和其它大城市推行。

市长候选人麦肯尼和River选区市议员布罗金顿已明确表示反对福特的做法。麦肯尼称,市民需要能讨论问题和拥有公平投票权的代表。

轻铁二期工程延后 市府:不会重复错误

【记者田青综合报导】对轻铁一期联邦线的公开调查揭开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幕。目前在建的部分二期工程已两次延后,但市府称,一期和二期采用不同的技术和系统,相信不会重复错误。

轻铁二期延长线项目包括Trillium线南北向延长、联邦线东向和西向延长3个工程。南北向工程最早完工,原定时间是今年8月,但目前已延后两次,先是延期9个月,之后是一年,下次项目更新将于今年9月发布。

SNC-Lavalin公司的子公司TransitNEXT,是南北向项目的唯一承包商和维护商。媒体曾披露该公司的投标未达到项目的最低技术分数,当时引发了不少争议。SNC-Lavalin亦是联邦线承包商丽都运输集团(RTG)领导的财团的组成公司之一。这让外界不免担心一期工程的噩梦是否会再现。

7月15日,市府展示了7辆新的Stadler FLIRT列车,它们将用于Trillium线延长线,往返于Bayview站至Limebank站。FLIRT列车长80米,可容纳420名乘客,其长度和容量是之前用于Trillium线的Alstom Cordia LINT列车的两倍。后者将改用于延长线的机场支线。

沃森市长和市铁路建设项目主任摩根(Michael Morgan)都表示了对轻铁二期项目的信心。沃森对《渥太华公民报》表示,与电动力的联邦线不同,Trillium线是柴油动力,建立在一个已应用了20多年的成熟系统之上,将不会遇到在一期工程中的那些挑战。

摩根也认为:“不同的技术、不同的系统,我们非常有信心(它们)将对轻铁运营产生巨大影响。”市府希望年底前铁轨和端到端信号系统能就绪,以便在今年12月、明年1月和2月进行冬季测试。

联邦二期拨款曾搁置数月

2019年开通的联邦线自运营后问题不断,去年更两次脱轨,导致服务中断近2个月。省府和联邦政府都对此颇为担忧。

加拿大基础设施部(Infrastructure Canada)负责监督联邦政府对轻铁二期项目的11亿元拨款。该机构去年11月列出了项目的4个潜在风险,包括2017年以约3亿元的价格购买与联邦线相同的Alstom Citadis Spirit列车;联邦线诸多故障反映出的轻铁设计和施工问题;市府与承包商SNC-Lavalin合作不顺,难以就二期工程延误的责任达成共识;联邦线糟糕的表现引发的公众沮丧。

基于上述风险,联邦政府一度搁置了对二期项目的拨款,但最终认为搁置理由不充分,决定按季度拨款。市府向CBC证实,联邦迄今应付的5.76亿元资金已全部到位。

已经结束的一期项目,市府仍在等待最后的1.2亿元拨款,省府和联邦将各自承担6千万。省运输厅之前已表示,在对联邦线的公开调查未结束前,不会对支付余款置评。基础设施部支持省府的决定,称“在遗留问题得到解决之前,联邦和省府第一阶段剩余的资金都不会拨付”。


CBRE北美技术人才中心榜 本市跌出十强

【大纪元讯】商业房地产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近日发布了2022年技术人才记分报告(2022 Scoring Tech Talent),渥太华去年首次入围前十名,但今年未能保持,排名第13。

据《渥太华商业杂志》报导,CBRE的年度报告考察了北美50个城市吸引和培育技术人才的能力,包括技术(人才)毕业率、技术工作聚集度、技术劳动力规模、劳动力和地产成本等10多个衡量指标。

渥太华今年得分55.51,低于去年的57.34。CBRE渥太华总经理卡拉姆(Louis Karam)称,得分下降,主要因为对渥太华未来5年技术行业成长的预计“中等”。5年期的起点为2021年底,当时电商巨头Shopify因股票抛售受到不小打击。2016年至2021年,渥太华技术从业人员增加了22.3%。

CBRE考察了包括软件开发人员、系统和数据经理等20个关键技术职位。渥太华现有81,200名技术人才,高于去年同期的74,000人。如果将范围缩小到信息和通讯技术公司,加拿大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渥太华相关从业人员为55,000人。

在技术工作聚集度方面,渥太华保持了一贯的高分,技术工作在所有职位中占比11.6%,连续第三年居50个城市之首。第二名是美国的旧金山,占比11.4%。

包括平均年薪和办公室费用的年度运营费用,渥太华今年得分下降一位。技术雇员去年的平均年薪为93,579元,比2020年的91,666元上涨2%。一个员工500人、租赁75,000平方英尺的技术公司,2021年在渥太华的劳动力和办公室开支,北美50个城市中排名第44,但在加拿大城市中仍优于安省的滑铁卢。卡尔加里、温哥华、埃德蒙顿、多伦多、蒙特利尔和魁北克城的成本都较渥太华低。

旧金山湾区和西雅图分列今年CBRE技术人才排行榜的前两名,加拿大有两个城市进入前十,多伦多排名第三,温哥华第八。

路口“红灯复原”危险大 市府将加强宣传教育

【记者高洁编译报导】目前很多交通路口设有传感器,能感知附近是否有骑车者并据此决定如何转换交通灯。如果骑车者车速过快,会导致传感器错误地复原红灯,从而造成安全隐患。市府计划加强这方面的宣传教育。

在交通路口安装传感器是为了加快路口的车辆流动,但会引发危险的“红灯复原”(red revert)现象。其发生原因是,在交通灯转绿前,传感器会最后一次检查是否有骑车者。如果有,骑车者方向的交通灯会变绿;如果没有,骑车者方向的交通灯会保持红色,交叉方向的红灯5秒后将重新变为绿灯。若骑车者移动过快,在传感器最后一次检查前已移出感测区,“红灯复原”或使骑车者没有足够时间穿过路口,被困在道路中间。

据CTV报导,市府正在发起一项宣传活动,让骑车者了解何为红灯复原,为什么要在交叉路口的三个黄点位置上停留直到交通灯变绿为止等。

新的黄点标志将画在自行车流量大的交叉路口以及多用途路口的地面上,骑车车需要保持在这个区域直到交通灯转绿。市府目前正在重刷地面上的黄点标志。市府工作人员还将在社区活动中设立摊位宣传相关知识,今夏和初秋并在交叉路口对骑车者进行现场指导。

数月前,市议员利珀(Jeff Leiper)提出取消导致红灯复原的相关技术,但他的动议被市议会延后讨论。另一方面,市运输委员会指示工作人员制定和实施一项宣传活动,旨在教育骑车者和机动车司机有关红灯复原的知识和工作原理,包括传感器和计时等。

在市交通服务主任兰德里(Phil Landry)和运输规划主任迟(音译,Vivi Chi)提交给市议会的备忘录中,他们表示,自行车安全意识项目将与渥太华安全道路项目合作这个宣传活动。“该活动旨在告知所有道路使用者,主要是骑车者,为什么必须在绿灯被激活前保持在交叉路口地面上三个黄点的位置。有关传感器和信号时间的信息,以及如何安全、合法地骑车进入交叉路口,也是该活动的一部分。”

7月中旬到8月第一周,市府还将在一些路口安装永久性的黄点标牌。它们包括:Colonel By道的uOttawa轻铁站路段,Albert街的Commissioner街以南路段,Alta Vista道的Hospital Link路路段,Booth街的War Museum Access路段,Carling大道的NAC自行车道路段,Carling大道的Preston街以西路段,以及Clegg街的Colonel By道路段。

相关新闻
【渥太华本地12·24】新增病例创纪录 加强剂开打
【渥太华本地1·7】返校推迟 OPH:网课时间或需四周
【渥太华本地1·15】安省发布最新返校指南
【渥太华本地1·28】油罐厂爆炸案结束调查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乌克兰收复莱曼 俄军为何又败了?
【微视频】中国四大银行拟抛售美元对抗美加息
【百年真相】“谋逆”败露?房峰辉落马之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