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连环大案 上海法官警察离奇遇害

2006年秋,江泽民侄子吴志明担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期间,上海发生了一起连环杀人案。被杀的四人中有上海法官和警官,案件至今没被侦破,是什么力量阻止事件水落石出?(《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8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2006年秋,江泽民侄子吴志明担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期间,上海发生了一起连环杀人案。被杀的四人分别是:上海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他的妻子、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警官张慧芝,上海虹口区法院法官范培俊,以及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潘玉鸣。

王鑫明、范培俊和潘玉鸣,都是万邦中心被非法拍卖案的关键证人。他们接连被杀,案件至今没被侦破,杀人犯逍遥法外。是什么力量阻止事件水落石出?今天,我就跟大家聊一聊这桩离奇案件。

任骏良建商业大厦 开启恶梦

1992年,港商任骏良通过招商引资来到上海,组建上海裕通房地产公司。裕通公司在浦东新区投资建造了一座智能商业大厦“万邦中心”。

万邦中心曾入选《东上海名楼谱》,是国内第一幢采用玫瑰红夹胶玻璃幕墙的大厦。大厦配置进口全彩色电视监控系统,通信配置AT&T光纤综合布线系统、智能化系统,并首创自动寻车位系统。大厦各办公室内的电器都可以通过电话遥控,是上海首创。

这栋大厦现在名为“中锦滨江大厦”,位于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地理位置优越,业内人士称,目前市价超过30亿元。

任骏良给上海造了一座现代化的商业大厦,但是时至今日,这座大厦不仅没为他赚回一分钱,相反,却成了他一生最大的噩梦——大厦在完工前夕,就成了上海滩不法分子和上海政法界黑恶势力争相侵吞的一块大肥肉。

多方勾结 万邦中心楼宇遭拍卖

任骏良在2021年9月17日呈给中央第六督导组的陈情书中说,1997年1月,裕通公司副董事长沈承勤,伪造公司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私人印章,擅自用万邦中心4个楼层作抵押担保,为他个人的上海万翔公司,向中信上海信托公司借款1,000万元。

当虹口法院来追债时,裕通公司才知晓,并随即向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报案。同年9月24日,虹口法院执行此案时,把担保人裕通公司作为第一被执行人来追债,反而将借款人(万翔公司)作为第二被执行人不去追讨,也从未对借款人履行过任何法律规定的还款程序。

1998年12月6日,虹口法院委托华星拍卖行,将万邦中心9层楼宇,以超低价,拍卖给唯一的竞拍人“上海国安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售价每平米仅2,080元,为市场价的七分之一。

这个竞拍人公司,是拍卖前一个月通过虚假验资新成立的,公司总经理居然就是诈保骗贷的沈承勤;而公司的股东,无一例外,全是虹口法院执行庭的家属。这是虹口法院、沈承勤、华星拍卖行,三方联手,抢劫万邦中心9层楼宇。然而,这只是任骏良噩梦的一部分。

1996年4月,他的裕通公司与某电梯公司签订进口11台电梯的合同。电梯到货后,裕通公司发现有两台的机头已经损坏,另外有若干箱零件丢失,而且这批货没有“六证一单”,也就是未经海关商检,没有合格证。这构成违约,所以裕通公司拒绝收货,双方产生纠纷。

结果,这家电梯公司居然到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控告裕通公司,要求其承担付款义务。上海一中院完全站在电梯公司一边,以强制执行1,300万元的电梯款为由,查封、扣押了万邦中心19个楼层的房产。之后,上海一中院委托华星拍卖行,将万邦中心19层楼的房产,以超低价拍卖,拍卖给2002年7月24日成立的空壳公司——上海华屋经济发展公司。

华屋公司随后与虹口法院合谋,将原万邦中心9层楼的房产也转给华屋公司。至此,华屋公司以2.485亿元的超低价,取得万邦中心整栋大楼28层的权益。这是上海市一中院、电梯公司、华星拍卖行、华屋公司四方联手,抢劫整个万邦中心。

任骏良认为,法院对万邦中心的拍卖是非法的。1998年4月18日,裕通公司以9,200万美元的价格(折合当时人民币7.6亿元),和南京某公司签订了整幢大楼的买卖合同。这起交易事先得到上海一中院认可。1998年4月27日,上海一中院一名法官和裕通公司人员一起去南京,在该公司总裁办公室拿到1,000万元购楼定金。

但是到第二天,4月28日,上海一中院突然毫无理由地查封了万邦中心19个楼层,并发文给相关部门,声称“查封期间不得办理销售、抵押、赠与等一切手续”。任骏良即将到手的7.6亿元转眼间变成零。

四人接连遇害 真相何时浮出水面?

在整个事件中,万邦中心被法院非法拍卖的第一个关键人物,是裕通公司副董事长沈承勤。

沈承勤诈骗中信信托1,000万元东窗事发后,1999年9月22日被逮捕。2000年,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认定沈承勤犯有伪造、变造金融票证罪,情节特别严重,向上海第一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据《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3月22日报导,时任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院长陈旭,亲自担任审判长,对检察意见书中建议判处无期徒刑的沈承勤,判处两年有期徒刑。“无期”变“两年”,这个反差也太大了吧!

陈旭对沈承勤重罪轻判,是不是表明他本人,或者他代表的背后势力,和沈承勤的犯罪行为之间存在重大关联呢?答案显而易见。而沈承勤刑满释放后,居然又成了上海华星拍卖公司的三大股东之一。

上海华星拍卖公司名列上海市拍卖五强,连续两届被评为中国“AAA”级拍卖企业,是获上海市政府、高级法院、海关公安局分别指定的罚没物资与查禁走私物品拍卖单位,并具备文物拍卖资格。

据《财经》杂志前华东地区负责人杨海鹏的举报信说,上海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被杀前,“数度向法院、公安和政法圈的友人述说因拍卖行股权纠纷、最高检的调查,他所受到的人身威胁,并多次公开提醒上海高院,并向公安报警称有人想杀他,却无人理会。”

王鑫明被杀后,沈承勤就当上了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杨海鹏还在举报信中透露,鉴于万邦中心是被法院非法拍卖的,任骏良一直没有交出房产证。法院发函给房地产中心,另办出房产证。得到房产证的华屋公司,2013年以2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将万邦中心转让给国泰君安。对万邦中心被非法拍卖,“最高法院曾发文要求纠正,但是,上海一中院竟以案卷丢失,相关办案人调离或死亡回复”。

2006年秋,最高检察院反贪总局成立专案组进驻上海,调查万邦中心被非法拍卖案。《中国新闻周刊》的报导称,虹口法院执行法官范培俊与上海一中院执行庭法官潘玉鸣都在被(专案组)约谈后不久,接受神秘人员晚宴后,次日凌晨双双暴毙家中。

虽然“神秘请客人”身份至今未见官方披露,两法官遗体也很快被处理,但上海政法圈内对此事的种种质疑和猜测并没有消散。一位对毒物有深入研究的上海市前法医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认为这两位法官应该是非正常死亡,而且基本确定为毒杀身亡。

两名法官死亡一个月后,接受最高检反贪总局调查询问的上海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张慧芝夫妇,在徐汇区上海南站附近的麦克花园别墅中被杀害。四证人死亡后不久,调查拍卖过程中司法舞弊的最高检人员,不得不中止了调查。

2017年3月1日,原上海市一中院院长,后任上海市检察长的陈旭,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陈旭落马后,《中国新闻周刊》发表《上海“政法不倒翁”落马,被指涉四证人离奇死亡案》。文章写道:“随着陈旭的落马,四条命案背后的真相或将浮出水面。”2018年10月25日,陈旭被南宁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但罪名只有一个“受贿罪”,没涉及四条命案。

谁是四条命案的幕后黑手?

2006年案发生时,上海市政法委书记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侄子吴志明

上海两名法官被杀、一名警察被杀、一名富商被杀、一名港商当时价值近8亿的财产被法院强抢。这个案子,最高法院管不了,最高检察院查不了。是谁不想查?又是谁能在上海地界只手遮天?朋友们可以自己做出判断。

好了,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中共的大肆宣传下,一句“我失骄杨君失柳”,令不少人以为毛泽东对他的第二任妻子杨开慧一往情深、思念无限。但是您知不知道,杨开慧曾骂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她的生命被永远停格在29岁,也与毛有相当大的关系。
  • 2021年11月,有江派背景的海外中文媒体发表文章——《江泽民:台湾问题是我最大的牵挂》。文中特别引用江的话说:“如果我们要(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宜早不宜迟。”然而,江泽民最大的牵挂,真的是台湾问题吗?
  • 林彪,中共十大元帅之一、毛泽东亲自选定的接班人。林彪有个儿子叫林立果。这位红二代,是个时代的逆行者。十年文革结束前,很少有人敢痛批毛泽东,林立果不但敢批,甚至想策划武装起义,推翻毛统治。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提到中国首富,人们一般都会想到财富排行榜上的那些名字,像是现在的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以前的马云、王健林和许家印。不过近年来,随着中共贪腐内幕的进一步曝光,以及“巴拿马文件”“天堂文件”等离岸金融信息的披露,中共前独裁者江泽民的家族不但坐实了“中国第一贪”的名号,而且江氏长孙江志成,被揭露是中国真正的“首富”。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在发动“文化大革命”时,依靠一批“笔杆子”——也就是今天人们说的“大五毛”,来左右舆论风向,掀起极左狂潮。但最后,这些“笔杆子”都没有好下场。
  • 李锐,曾经当过毛泽东秘书。从上世纪40年代到70年代,他三次挨中共的整,一次比一次惨,最后一次蒙冤坐牢八年多。他吃苦很多,命却很大,活了102岁。今天,我就根据《李锐口述往事》等记录,跟大家聊一聊他跌宕起伏的一生和晚年对中共的反思。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在2001年至2022年的21年间,辽宁省四任公安厅长——李峰、李文喜、薛恒、王大伟全部落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四个公安厅的第一把手都不正,整个辽宁省公安系统的官员能正的了吗?绝对正不了。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1949年前,中共特务渗透到中华民国几乎所有要害部门,搜集绝密情报,为中共夺取政权立下汗马功劳,但1949年中共当政后,这些特务几乎没有一个不挨整的,许多人被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葛佩琦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我们跟大家谈一谈葛佩琦被整得死去活来的往事。
  • 中共第一任公安部长罗瑞卿,经常是毛泽东走到哪里,罗瑞卿就陪同到哪里,确保毛的安全万无一失,可谓忠心耿耿。因此,罗又被称为“毛的大警卫员”,也被毛提拔重用为国务院副总理、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等。但是到了1965年,毛却突然翻脸不认人,不但将罗打倒,还把他逼得跳楼自杀。今天,我就根据余汝信编辑的《罗瑞卿案》等搜集的史料,跟大家聊一聊这件往事。
  • 欢迎收看《百年真相》。韩正是在1997年被江、曾提拔重用为上海市委常委,成为副省部级高官,直到现在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其被认为是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中共“上海帮”重要成员。但是在上海期间,当地民间流传着一个说法,叫“韩正不正”,可想而知上海人对韩正没什么好印象。不仅如此,韩正至少和三件严重违纪违法的事,有着重大关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