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与世隔绝”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人气 4146

大家好,我是扶摇。欢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谜

今天我们先来谈谈一个颇具争议的教育孩子的方式。

体验“小黑屋

2016年6月,一档电视上的育儿节目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节目中一对闹不和的小哥俩被妈妈关了禁闭。虽然屋里有灯光,妈妈也还在门外,但在孩子眼里,这个密闭的小空间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黑屋”。5岁的哥哥还算淡定,不到3岁的弟弟却吓得站在门边撕心裂肺地哭喊“妈妈,妈妈”。这一幕让许多宝妈们看得直掉眼泪。虽然兄弟俩很快被放了出来,但关小黑屋这种教育方法是否合理这个的问题,很快引发了全民大讨论。有些网上帖子到现在都还挺红火的。

有表示支持的网友说,对于一些原则性问题,可以采取极端手段。还有的说:
“限制人身自由仅仅是暴力中较轻的一种,并不一定会产生严重伤害。”

不过更多的网友则是表示反对,认为关小黑屋是:
“非常极端的惩罚行为,用威胁去激起孩子最底层最本能的恐惧。”
“这不是教育,这是虐待。”
“是极厉害的‘诛心之法’。”
“对于关小黑屋:要说‘不’。”

甚至还有不少亲身体验过“小黑屋”的网友出来现身说法。让人惊讶的是,许多人都提到了这两个词:“恐惧”和“绝望”。

有网友说当时“感觉自己已经死了,一望无尽的黑暗,毫无声响。”

还有网友说,虽然只在幼儿园被关过一次,当时不敢睁眼,感觉“很绝望”。但他从此就患上了幽闭恐惧症,从那以后“睡觉从不关门”。

这没打没骂的,怎么会给孩子造成这样严重的心理创伤呢?这只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存在的呢?

有媒体就去找心理学家问个究竟。谁知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原来关小黑屋不止对孩子,对心理承受能力较强的成年人一样会造成巨大的伤害。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几个著名的“关小黑屋”心理实验。大家可以自己来评判一下。

“感觉剥夺”实验(Experiment of Sensory Deprivation)

1951年,加拿大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的校园里贴出了这样的告示,说是招募心理实验志愿者,酬金每天20加元,相当于现在的200加元,在当时算是很高的报酬了。提供免费吃喝和一张舒适的床,只要在床上躺着就行。躺着赚大钱,这样的好事上哪找呀。一时间,年轻的大学生们踊跃报名,队伍排了两里地。

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实验是有附加条件的。这是一个密闭的小房间,除了上厕所,志愿者都得在里面待着,而且必须24小时戴着眼罩,手和脚也要套上套子。房间隔音效果很好,除了风扇的嗡嗡声,基本什么都听不见。也就是说,志愿者将被剥夺视觉、听觉和触觉,基本上跟外界切断了一切联系。这就是心理学教授赫布(Donald Hebb)主导的“感觉剥夺”实验。

实验时间是6周。不过志愿者可以选择自己终止实验。大家猜猜有多少人能撑到最后,领到全额的酬金呢?

事实上大部分人只坚持了2~3天。最多也就一周吧。在实验过程中,他们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幻觉。有听到音乐的,有看到太阳和各种动物的,还有感觉遭受电击的。不仅如此,在实验结束后他们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注意力涣散、思维迟钝、紧张焦虑,以及惊恐等症状,几天之后才能恢复正常。

赫布教授的学生、美国神经外科医生鲍德温(Maitland Baldwin)后来照样画瓢,把一名陆军志愿者在一个隔离箱里关了40个小时。志愿者在经过长达1小时的剧烈哭泣后情绪崩溃,破箱而出。这个实验被认为是不人道,而鲍德温的许多后续实验也因此被迫终止。鲍德温从中得出结论,认为长时间的隔离和感官剥夺可能会使任何人屈服,无论这个人意志多么坚强,而超过6天的感觉剥夺“几乎肯定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或许正因为是他的这个结论吧,“感觉剥夺”后来成为了审讯囚犯的常用手段之一。赫布教授也因此被指责为是“酷刑”的发明者,饱受攻击。

不过关于隔离伤害的研究并没有因此停止。197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哈洛(Harry F. Harlow)的“绝望之井”实验又一次震撼了世人。

“绝望之井”实验(Pit of despair)

哈洛的实验对象没有选择人类,而是用了恒河猴。为什么选猴子呢?看完实验您就明白了。

哈洛选用的猴子至少三个月大,差不多相当于人类八九个月左右,都是在妈妈看护下生活得很幸福的那种,而且与其它猴子也有很好的互动,可以说是个快乐的小宝宝。

然后这些猴子会被关在一个倒金字塔形的房间中,顶部由一张网覆盖着。看到屋顶透进来的光线,猴子们就会身不由己地往上爬,想要逃脱樊笼。然而每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因为四周墙壁非常光滑,刚跳上去,哧溜就滑下来了。几天后猴子们都放弃了,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这世上有一种绝望叫自由明明就在前方,然而我们却永远无法触及。这就是这些猴子最初的遭遇。不过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有一面墙壁装的是单向玻璃。实验人员在外面能观察到猴子的一举一动,但猴子却什么都看不到。它们唯一可以看到的就是递食物进去的那只手。它们一个吃,一个睡,一个坐在那里发呆。可以哭但不要指望有人会来安慰。可以捶墙怒吼但不要指望会有回应。这样的日子短则一个月,多则一年。之后猴子们会被放回原生家庭中去。

然后,真正的灾难开始了。那些只被关了一个月的猴子表现出了极度的不安,行为大变。而那些被隔离了一年的猴子就更惨。它们不会跟别的猴子一起玩耍,表现得对什么都没兴趣,成了被欺负的对象。其中两只连吃饭的兴趣都没有,最后活活饿死了。

成年后几乎所有的猴子都对异性没有兴趣。有的母猴被人工交配后,也没法正常养育自己的后代,不是虐待幼猴就是直接忽视。在两个极端的例子中,一位母亲将婴儿的脸摁在地板上,然后开始啃它的手指。另一位母亲则是一屁股坐在了孩子的头上。

作家布朗姆(Deborah, Blum)在描述这些猴子时说它们“看起来像是在寂寞地狱中死亡的动物”。哈洛当初设计这个实验的时候是为了研究抑郁症,想看看怎样的外在条件可以诱发这种疾病。他的目标可以说是实现了。

实验结束后,哈洛曾尝试通过各种方法来治疗这些受心理创伤的猴子,但收效甚微。

说到这儿,大家明白哈洛为什么没找志愿者做这个实验了吧?因为实验结果实在太残忍了。

不过十几年后,还真有人斗胆做起了人类实验。这就是意大利理心理学家蒙塔尔比尼(Maurizio Montalbini)在1989年主导的隔离实验“昼夜节律”(circadian rhythm)。

昼夜节律实验(circadian rhythm)

实验的志愿者是27岁的装修设计师弗里尼(Stefania Follini)。实验环境跟猴子们比起来,可以说是天堂了。除了必须隔离在地下洞穴,见不到阳光也不知道时间之外,弗里尼可以通过一台电脑跟研究人员联系,有两只宠物鼠相陪,还可以弹弹吉他唱唱歌,闲来无事看书,做运动,玩玩电脑纸牌游戏,一点都不会寂寞。

在最初的几天中,弗里尼过得悠然自得。但很快她的生物钟就紊乱了。有规律的一日三餐,周期睡眠,变成了饿了吃,困了睡。她可以一天昏睡10小时,也可以24小时不停地活动。到130天的时候,研究人员发现弗里尼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就停止了实验。

重见天日的弗里尼看上去苍白憔悴。那么这段“与世隔绝”的生活让她体验到了什么呢?虽然每天只是吃吃睡睡,弗里尼的体重却显著减轻了,减了将近8公斤。伴随而来的是骨骼中钙质大量流失,免疫系统机能也大幅下降。还有报导称,她在实验中感到沮丧,但没人能帮她振作起来。不管怎么样吧,如果再“隔离”下去,她的生命估计就会慢慢垮掉。这也就是研究团队叫停实验的原因。

讲到这里,您是不是觉得关“小黑屋”这事比我们原来以为的更具伤害性呢?

有的时候自由啊,像空气一样宝贵,也像空气一样容易被我们忽视,直到有一天,我们被扼住喉咙无法呼吸的时候,才会发现原来自由是那么地重要。所以现在能拥有自由的朋友,一定要好好珍惜。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咱们下个故事见吧。

参考资料:
1. 加拿大研究:隔离
https://www.canadashistory.ca/explore/science-technology/isolation
2. 极端孤立对你的思想有什么影响
https://www.motherjones.com/politics/2012/10/donald-o-hebb-effects-extreme-isolation/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梅#

相关新闻
【未解之谜】末法末劫在何时?
【未解之谜】风水玄机 青瓦台之谜
【未解之谜】现实版“X档案” 破解UFO飞行之谜?
【未解之谜】寻找救世圣人 西藏古寺蕴涵的天机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