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铁链女受威胁 媒体人赵兰健退出中共逃亡美国

人气 10444

【大纪元2022年08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常春采访报导)刚于7月21日逃亡到美国的前大陆媒体人赵兰健8月4日在纽约对本报记者说,他已退出中共少先队和共青团组织,并表示,在大陆经历过生死攸关的魔难后,不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8月3日大纪元网站显示“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数已破四亿。2004年大纪元发表了深刻揭露中共的邪恶本性及种种罪恶的《九评共产党》后,18年来,大量的中国民众退出中共组织。赵兰健认为,每一个人都应该准确地掌握自己的价值观及对善恶判断的方向。

赵兰健曾是大陆多家媒体的主编、记者,从事民俗文化的采风、摄影,并报导社会问题。

2022年1月,江苏徐州丰县一名女子被铁链锁在寒冷的无门的小屋中的视频被曝光。此女被拐卖、遭身心虐待、生育八子的非人遭遇引起民愤。之后江苏官方先后公布了多个掩盖真相、自相矛盾的通告。其中的一个是官方确认“铁链女”是云南匹河乡普洛村的小花梅。因这两人有着截然不同的相貌,再度引发网民强烈质疑。

赵兰健在云南采风时采访了小花梅的舅舅,他也否认“铁链女”是小花梅。赵兰健将录制的视频公之于众,并同时寄给最高检察院、公安部、江苏省检察院、江苏省公安厅、徐州市公安局。此后,该视频很快被从微博删除,随后赵兰健被五个省的警察盯上,遭恐吓、施压,陷入极大的恐惧和焦虑之中。

他说,约在今年的3月17日,大纪元、新唐人等“真正的媒体”采访了他,做了很多报导,给了他“一些精神上的安慰和指导”。他当时正处于人生的低谷中。“我就感觉到挺温暖的,就在大纪元的记者的建议下,退出了少先队和共青团。”

赵兰健谈到,小的时候,学校用小兵张嘎、刘胡兰之类的故事“教育熏陶”学生(少年张嘎是被中共树立的在抗日战争时期为八路军做小侦查员的“小英雄”,刘胡兰被塑造成15岁的候补中共党员在国民党铡刀下“英勇就义”的形象)。他认为,“儿童的思想观念还不成熟,让儿童去从事一些暴力,或者抵抗暴力,粉身碎骨去抵抗暴力的行为,在当今全球的主流社会里是不被认同的。”

后来入团的时候,入团者被教育,遇到大火时,要学习赖宁救火抢救国家财产(1988年约15岁的赖宁在家乡四川石棉县发生森林火灾时参与灭火而丧生,被中共誉为“小英雄”)。赵兰健说,他长大后就想,在一般的国家消防队员是需要有专业知识的,普通的人没有能力去救一场熊熊燃烧的大火,让一个没有自卫能力的小孩去救森林大火,是“残忍的行为”。

“我认为这就是过往的一些文艺作品,或者是新闻作品宣传的一种误导。”

“我那个时候还太小,很多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还不成熟。在学校一贯的驱使下,人人都要去做这个少先队员,都要争取入团,我也就随波逐流了,但是等成年之后,我才恍然大悟。”

后来在赵兰健的记者生涯中,他报导过五个女弃婴被北京的两位拾荒的老人所收养的故事,2014年报导过滕格里沙漠的污染问题。他说这不是为了他的职业而做,而是被自己最初的善良本性所驱使。采访小花梅的舅舅这件事也是如此,他当时听到铁链女事件后“非常气愤”。

赵兰健本想,这是做了一件好事,他在很多朋友的帮助下做出了一点点成绩,在一个良性的社会里这该受到表扬的。然而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政府部门、任何一个警察给他一句认可的话,反而对他做了很多恐吓的工作,禁止他写作、摄影。

“这是每个公民必须具备的一种权利,但是我在中国连这样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当时传播《小花梅舅舅否认铁链女是小花梅》的视频异常艰难。他联手了一些国内的名人,通过诗歌的形式、美术设计的形式,把这个信息更广泛地传播出去,但仍然遭到官网的打压。

“我的很多朋友告诉我说,你这个事情太大了,马上到年底要开‘二十大’了,不知道你会遇到什么事情。”他也看到前车之鉴,一位想给铁链女送一束花的普通民众被拘禁了八个月,何况他还拿到了小花梅舅舅的实地采访视频呢。

“我就更担心我自己的人身安全,所以就流亡到了美国。”

之前由于工作的原因,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他一直在许多国家里跑来跑去,到美国去过四次,最长的一次待了几个月。而这一次出国特别艰难,中共对出国人员管控、限制更严。他侥幸地绕行其它国家来到了美国,“我的感触就更深了,我特别珍惜这份自由的获得”。

这次来到美国后,他才发现被他以前忽略的价值——言论自由。他接触了很多美国人、“一些在美国的华人领袖,他们可以针对美国、中国、世界等问题侃侃而谈、各抒己见”。

赵兰健在大陆时,对许多问题都是欲言而止,因为在那里有很多不确定的外部因素,说不定就会有人对你进行抨击。而在美国,他遇到了那么多的人,人人都可以畅所欲言。“我是很感动的,因为我在中国的时候是没有这样的机会。”

他还深刻体会到,这里的所有人,无论是华人还是少数族裔,还是白人,他们都很有礼貌,而且都很知道去体谅对方。“这个是我在国内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我认为,这种人与人之间交往的便利性和互相信任的程度,远远要好于中国。”

赵兰健表示,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因为人生有很多次选择,人生有很多价值观的重塑,那么我们每一个时期都不同,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等我未来可以更好地选择一个社会团体的时候,我愿意是以清白之身进入,而不是有一个什么样的背景进入。”他补充道。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特稿】四亿人三退 红朝将倾 退党保平安
易蓉:四亿勇士三退 引领灭共大潮
三退突破4亿人 退党中心集会庆历史性时刻
吴绍平谈退出中共组织:三退大潮令中共瓦解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东风-26瞄准美国航母的后果
【秦鹏直播】财政危机来临 中共政府出阴招敛财
【财商天下】李克强下死命令 高喊“救经济”!
【微视频】互联网国有化不顺 大佬频换人
【横河观点】习北上李南下 跛足改革大势已去
【十字路口】一带一路遗毒 东南亚人口贩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