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在美国的眼线

人气 960

【大纪元2022年09月21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Peter Schweizer撰文/曹茶礼编译)中共在美国的情报收集方式有多种形式,有不同的目的。大多数美国人都熟悉他们的一些手段和策略,但还不知道他们的广泛性和持久性。

美国人可能知道他们的孩子使用的那个可恶的TikTok(抖音国际版)应用程序中包含的恶意软件。他们可能知道,中共军方的网络情报部门可能是许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对美国人的个人数据进行黑客攻击的幕后黑手。他们可能从新闻中知道美国国防和情报政策如何制裁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并且建议美国盟友拒绝中国搭建5G网络设备,因为有证据表明中国在商业网络设备中植入了后门,旨在让中共政权在世界范围内进行监视和网络间谍活动

他们知道这种间谍活动已经延伸到民用无人机吗?

网络安全专家科隆‧奇肯(Klon Kitchen)为在线杂志“The Dispatch”撰稿,最近详细介绍了大疆(DJI)公司的问题,这家中国公司的消费级和商业级无人机控制着近90%的市场。这些热门产品性价比高,易于飞行和操作,并将收集到的每一字节数据发送到中国的服务器。出于这个原因,它们被美国军方和国土安全部明令禁止,但仍被FBI使用,并且越来越多地被当地警察用作犯罪事件中的“天空之眼”。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经常警告(最近一次是在伦敦)中国人(中共)对西方商业构成的危险,再想到FBI使用大疆无人机的情况尤其具有讽刺意味。

奇肯对大疆出色的报导追踪了该公司游说反对通过一项名为“美国安全无人机法案”(ASDA)的法案所作的努力,该法案现已提交国会,旨在完全禁止联邦政府使用大疆产品。安全风险在哪里?不仅是无人机本身收集的数据,还有用户控制无人机和管理大疆账户的移动应用程序所收集的所有数据。与许多其它移动应用程序一样,这包括用户的联系人、照片、GPS位置和在线活动。

重申一下:美国上空的每一架大疆无人机都像一个盘旋在头顶的中共间谍。

与华为和海康威视等其它中共政府控制的公司(生产用于面部识别和镇压中国维吾尔少数民族的人工智能系统的制造商)一样,大疆擅长耍政治手段。该公司正在进行强有力的游说活动,以阻止ASDA法案的通过。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从当地司法管辖区招揽警察到华盛顿游说国会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大疆无人机对于他们资金紧张的当地警力来说有多重要。

正如奇肯所说,《美国安全无人机法案》仅针对联邦政府对这些无人机的禁令,而来自翰宇国际律师事务所(Squire Patton Boggs)、卡西迪公关公司(Cassidy & Associates)和CLS Strategies等公司的大疆公司游说者并没有冒险。根据网站OpenSecrets.org的数据,大疆公司在2020年花费了220万美元,去年花费了140万美元用于游说工作。

这些说客正在使用一个经典的论点,即禁止联邦政府使用他们的产品是错误的,因为有很多人正在使用它。这无疑也是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目前在TikTok应用方面所面临的困境。网络安全专业人士已确认TikTok包含击键记录程序,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向苹果和谷歌施压,要求他们将TikTok从应用商店中删除。

他们一定在问自己。“这么多人喜欢使用的东西,我们真的可以明令禁止吗?”

这就是中共的核心手段。TikTok最初是一款无人问津的移动设备应用程序,但它在大多数西方国家一夜之间爆火。我们不情愿但必须承认该应用程序的创建公司——中共政府控制的字节跳动(ByteDance)公司对大量西方年轻人的内心所展现的敏锐的洞察力。

TikTok最初的作用是分享和浏览舞蹈短视频,但现在已被年轻的“觉醒的”中小学老师占领,他们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出柜”的阴谋家,高呼社会公正的斗士,将他们所鼓吹的“性”意识形态带入教室。

这也是为什么参议员罗伯‧波特曼(Rob Portman,俄亥俄州共和党人)在参议院关于《美国安全无人机法案》(ASDA)立法的听证会上暴怒,他在会上说:

“再次强调,鉴于联邦调查局和商务部告诉我们的以及我们从报告中了解到的情况,我无法相信我们必须制定立法来迫使美国机构禁止使用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尤其是服务器在中国并且中共政府正是这家公司的部分所有者和支持者。”

中共的手段就是“俘获”美国的精英机构和个人:政治家、一流大学、大型养老基金、社交媒体和好莱坞等。我的最新著作《逮个正着》(Red-Handed)记录了在政治、外交和商业咨询、大型科技、学术界和华尔街领域的这种“俘获”。列宁在苏联时代说过的一句话很有见地——资本家“会卖给我们用来吊死他们的绳子”。而知道如何以高价出售绳索的就是中共。

就像他们在太阳能电池板等产品上所做的那样,中共意识到,在一个覆盖率等于进入机会的领域垄断市场对于他们的长期统治计划至关重要。他们的手段包括窃取无法自己创造的技术,使用任何可用的手段来帮助盗窃。因此,对他们来说获取到的每一点信息都比用于获取信息的产品更有价值,。

了解了这些手段你就知道:中共对自己的人民也这样做。正如章家敦(Gordon Chang)最近为门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撰写的文章所提到的,中国共产党通过许多不同方式来严格控制海外的中国人,我们都可以直截了当地把这些手段称为胁迫。

许多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和学者都受到胁迫和恐吓的事例都证明了这一点,他们或是为香港民主发声或是为台湾独立发声,亦或是指责中共政府践踏人权。

几十年来,大学为换取外国资金一直在纵容这种情况。直到最近这种放纵的代价才摆在面前。例如,根据司法部的一份声明:哈佛大学化学与化学生物学系前任系主任被联邦陪审团定罪,罪名是“就他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千人计划和在中国武汉的武汉理工大学(WUT)的关系向联邦当局撒谎,以及瞒报他从武汉理工大学(WUT)获得的收入”。

“华盛顿的两党智囊团威尔逊中心在2017年报告中说,一小群中国学生和外交官参与了从情报收集到金融报复的恐吓战术。”美国之音新闻报导说,“中国对美国高等教育的政治影响和干预活动的初步研究”考察了中共对美国大学的影响。

正是出于这些担忧,川普(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在司法部内推出了“中国行动计划”(China Initiative)。这一动作使在美国的中国公民因技术盗窃和其它形式的工业间谍活动而被定罪。拜登政府今年结束了该计划,理由是解决问题需要多方面的手段,同时这也回应了亚裔美国人的游说团体对关于该计划不公平地针对与中共有联系的科学家的指责。此外,助理司法部长马修‧奥尔森(Matthew Olsen)也表示,他得知学术界正在引发“寒蝉效应”,研究人员担心被以欺诈和其它的罪名起诉。

多年来,中共的战略一直依赖那些在美国或其它西方国家工作的中国科学家和研究人员的渗透,并以威胁他们的国内亲属使他们就范。这始终是一个反情报问题,无论揭露它的努力被称作什么。

以上就是间谍手段的一部分。被称为遥控破坏。

作者简介:

政府问责制研究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Institute)所长彼得‧施韦泽(Peter Schweizer)是门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的杰出高级研究员,也是畅销书《腐败概况》(Profiles in Corruption)、《秘密帝国》(Secret Empires)和《克林顿现金》(Clinton Cash)等书籍的作者。他的新书是《逮个正着:美国精英如何帮助中国获胜》(Red Handed: How American Elites are Helping China Win)。

原文:National Security Threat: China’s Eyes in Americ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观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美中将:中共军舰在太平洋动向 美军都知道
【十字路口】推共产党垮台 中苏总加速师谁更强
美祭AI芯片禁令 冲击哪些中共支持的名校
【名家专栏】中共对国际刑警组织渗透严重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俄吞并乌四区 马斯克叫板普京
【时事军事】海玛斯数量翻倍后 援乌清单怎么变
【舞蹈三剑客】豪华牛肉挑战!A5和牛VS.干式熟成和牛,蒙着眼睛能分辨吗?
【车评】试驾全新Z跑车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