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在美國的眼線

人氣 974

【大紀元2022年09月21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Peter Schweizer撰文/曹茶禮編譯)中共在美國的情報收集方式有多種形式,有不同的目的。大多數美國人都熟悉他們的一些手段和策略,但還不知道他們的廣泛性和持久性。

美國人可能知道他們的孩子使用的那個可惡的TikTok(抖音國際版)應用程序中包含的惡意軟件。他們可能知道,中共軍方的網絡情報部門可能是許多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對美國人的個人數據進行黑客攻擊的幕後黑手。他們可能從新聞中知道美國國防和情報政策如何制裁中國電信巨頭華為,並且建議美國盟友拒絕中國搭建5G網絡設備,因為有證據表明中國在商業網絡設備中植入了後門,旨在讓中共政權在世界範圍內進行監視和網絡間諜活動

他們知道這種間諜活動已經延伸到民用無人機嗎?

網絡安全專家科隆‧奇肯(Klon Kitchen)為在線雜誌「The Dispatch」撰稿,最近詳細介紹了大疆(DJI)公司的問題,這家中國公司的消費級和商業級無人機控制著近90%的市場。這些熱門產品性價比高,易於飛行和操作,並將收集到的每一字節數據發送到中國的服務器。出於這個原因,它們被美國軍方和國土安全部明令禁止,但仍被FBI使用,並且越來越多地被當地警察用作犯罪事件中的「天空之眼」。

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經常警告(最近一次是在倫敦)中國人(中共)對西方商業構成的危險,再想到FBI使用大疆無人機的情況尤其具有諷刺意味。

奇肯對大疆出色的報導追蹤了該公司遊說反對通過一項名為「美國安全無人機法案」(ASDA)的法案所作的努力,該法案現已提交國會,旨在完全禁止聯邦政府使用大疆產品。安全風險在哪裡?不僅是無人機本身收集的數據,還有用戶控制無人機和管理大疆帳戶的移動應用程序所收集的所有數據。與許多其它移動應用程序一樣,這包括用戶的聯繫人、照片、GPS位置和在線活動。

重申一下:美國上空的每一架大疆無人機都像一個盤旋在頭頂的中共間諜。

與華為和海康威視等其它中共政府控制的公司(生產用於面部識別和鎮壓中國維吾爾少數民族的人工智能系統的製造商)一樣,大疆擅長耍政治手段。該公司正在進行强有力的遊說活動,以阻止ASDA法案的通過。他們無所不用其極甚至從當地司法管轄區招攬警察到華盛頓遊說國會工作人員,告訴他們大疆無人機對於他們資金緊張的當地警力來說有多重要。

正如奇肯所說,《美國安全無人機法案》僅針對聯邦政府對這些無人機的禁令,而來自翰宇國際律師事務所(Squire Patton Boggs)、卡西迪公關公司(Cassidy & Associates)和CLS Strategies等公司的大疆公司遊說者並沒有冒險。根據網站OpenSecrets.org的數據,大疆公司在2020年花費了220萬美元,去年花費了140萬美元用於遊說工作。

這些說客正在使用一個經典的論點,即禁止聯邦政府使用他們的產品是錯誤的,因為有很多人正在使用它。這無疑也是蘋果和谷歌應用商店目前在TikTok應用方面所面臨的困境。網絡安全專業人士已確認TikTok包含擊鍵記錄程序,聯邦通信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向蘋果和谷歌施壓,要求他們將TikTok從應用商店中刪除。

他們一定在問自己。「這麼多人喜歡使用的東西,我們真的可以明令禁止嗎?」

這就是中共的核心手段。TikTok最初是一款無人問津的移動設備應用程序,但它在大多數西方國家一夜之間爆火。我們不情願但必須承認該應用程序的創建公司——中共政府控制的字節跳動(ByteDance)公司對大量西方年輕人的內心所展現的敏銳的洞察力。

TikTok最初的作用是分享和瀏覽舞蹈短視頻,但現在已被年輕的「覺醒的」中小學老師占領,他們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出櫃」的陰謀家,高呼社會公正的鬥士,將他們所鼓吹的「性」意識形態帶入教室。

這也是為什麼參議員羅伯‧波特曼(Rob Portman,俄亥俄州共和黨人)在參議院關於《美國安全無人機法案》(ASDA)立法的聽證會上暴怒,他在會上說:

「再次強調,鑒於聯邦調查局和商務部告訴我們的以及我們從報告中了解到的情況,我無法相信我們必須制定立法來迫使美國機構禁止使用中國製造的無人機,尤其是服務器在中國並且中共政府正是這家公司的部分所有者和支持者。」

中共的手段就是「俘獲」美國的精英機構和個人:政治家、一流大學、大型養老基金、社交媒體和好萊塢等。我的最新著作《逮個正著》(Red-Handed)記錄了在政治、外交和商業諮詢、大型科技、學術界和華爾街領域的這種「俘獲」。列寧在蘇聯時代說過的一句話很有見地——資本家「會賣給我們用來吊死他們的繩子」。而知道如何以高價出售繩索的就是中共。

就像他們在太陽能電池板等產品上所做的那樣,中共意識到,在一個覆蓋率等於進入機會的領域壟斷市場對於他們的長期統治計劃至關重要。他們的手段包括竊取無法自己創造的技術,使用任何可用的手段來幫助盜竊。因此,對他們來說獲取到的每一點信息都比用於獲取信息的產品更有價值,。

了解了這些手段你就知道:中共對自己的人民也這樣做。正如章家敦(Gordon Chang)最近為門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撰寫的文章所提到的,中國共產黨通過許多不同方式來嚴格控制海外的中國人,我們都可以直截了當地把這些手段稱為脅迫。

許多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和學者都受到脅迫和恐嚇的事例都證明了這一點,他們或是為香港民主發聲或是為台灣獨立發聲,亦或是指責中共政府踐踏人權。

幾十年來,大學為換取外國資金一直在縱容這種情況。直到最近這种放縱的代價才擺在面前。例如,根據司法部的一份聲明:哈佛大學化學與化學生物學系前任系主任被聯邦陪審團定罪,罪名是「就他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千人計劃和在中國武漢的武漢理工大學(WUT)的關係向聯邦當局撒謊,以及瞞報他從武漢理工大學(WUT)獲得的收入」。

「華盛頓的兩黨智囊團威爾遜中心在2017年報告中說,一小群中國學生和外交官參與了從情報收集到金融報復的恐嚇戰術。」美國之音新聞報導說,「中國對美國高等教育的政治影響和干預活動的初步研究」考察了中共對美國大學的影響。

正是出於這些擔憂,川普(特朗普)政府於2018年在司法部內推出了「中國行動計劃」(China Initiative)。這一動作使在美國的中國公民因技術盜竊和其它形式的工業間諜活動而被定罪。拜登政府今年結束了該計劃,理由是解決問題需要多方面的手段,同時這也回應了亞裔美國人的遊說團體對關於該計劃不公平地針對與中共有聯繫的科學家的指責。此外,助理司法部長馬修‧奧爾森(Matthew Olsen)也表示,他得知學術界正在引發「寒蟬效應」,研究人員擔心被以欺詐和其它的罪名起訴。

多年來,中共的戰略一直依賴那些在美國或其它西方國家工作的中國科學家和研究人員的滲透,並以威脅他們的國內親屬使他們就範。這始終是一個反情報問題,無論揭露它的努力被稱作什麽。

以上就是間諜手段的一部分。被稱為遙控破壞。

作者簡介:

政府問責制研究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Institute)所長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是門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的傑出高級研究員,也是暢銷書《腐敗概況》(Profiles in Corruption)、《祕密帝國》(Secret Empires)和《克林頓現金》(Clinton Cash)等書籍的作者。他的新書是《逮個正著:美國精英如何幫助中國獲勝》(Red Handed: How American Elites are Helping China Win)。

原文:National Security Threat: China’s Eyes in Americ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觀點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美中將:中共軍艦在太平洋動向 美軍都知道
【十字路口】推共產黨垮台 中蘇總加速師誰更強
美祭AI芯片禁令 衝擊哪些中共支持的名校
【名家專欄】中共對國際刑警組織滲透嚴重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各地反抗風起雲湧 官媒刷屏吳亦凡
【新聞大家談】千萬攝像頭下 中國少年失蹤疑雲
【財商天下】急推個人養老金 中共「割韭菜」新招
【晚間新聞】北京疫情再升溫 變相封城如鬼城
【全球新聞】中共重判吳亦凡 殺雞儆猴給誰看?
【遠見快評】大火慘劇重演 新疆爆大規模抗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